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丹凤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调查

2009-04-21 13:46 作者:葛维樱 2009年第13期

徐梗荣死亡已一个月,徐家依然在等待一份尸检报告

徐梗荣在进公安局接受调查8天后死亡。此后有关“刑讯逼供”的报道被广泛刊出,陕西丹凤县的7名刑警也被拘押。经过徐家几次反复,徐梗荣的下葬似乎使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了。相对被忽略的是,今年元宵节被害的女孩彭莉娜才是事情的起因。随着徐梗荣的非正常死亡,彭莉娜案也跟着没了答案。现在,不仅死亡原因和细节消失了,这两个“山里娃”短暂人生里产生的关联,还不断变换着县城里黄色故事的版本。真相复原越来越困难。

徐梗荣的身后事

徐梗荣的尸体被挖出来。从3月16日被全国媒体报道的下葬,到4月1日晚上徐家将坟墓刨开,原本在大批媒体撤离后渐渐恢复平静的丹凤县城,再次陷入风声鹤唳。下葬前丹凤县政府支付了徐家12万元丧葬费,并给徐家终生低保,但事情并未结束。“我儿子是站着进去的,出来就是这个样子了。”徐和平指着冰棺里的尸体。丹凤县白天的温度已经升到20摄氏度左右,徐家弥漫着阴寒的气氛。徐梗荣穿着生前最喜欢的运动服,躺在自己的小屋里。“冰棺总共花了1万元,是二女儿给联系的,我给的钱。”徐家家境并不好,44岁的徐和平却为唯一的儿子攒下了几万元的大学学费。“那钱留着弄啥呢?”

丹凤县没有火葬场,无论城乡一律土葬是当地风俗,县城到处是花圈纸扎或者棺材店铺。徐梗荣的家在离丹凤县30公里左右的寺坪镇东垣村,是真正的“山区娃”。当地人都知道徐家挖出了孩子的尸首,但却没有表现出惊悚,来徐家说两句闲话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灵堂已经拆除,也没有任何祭奠的物品了,只有一张遗照,摆在电视机旁。徐家的葬礼办得算是当地最风光的了,“县上镇上的干部都来给办的,还有媒体的车子,下葬那天,徐家门口到寺坪镇停了无数的车,都是那种特殊牌牌的”,邻居说。徐梗荣的母亲曹会玲不断描述着“镇上的干部对我们太关心了”,她手上贴着打点滴的胶布,“镇上听说我病倒了,马上就让医生上门来给我打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