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苏格拉底谋杀案

2009-04-14 10:17 作者:岑嵘 2009年第14期
苏格拉底同志躺在屋中央,身上裹着白布。远处,雅典神庙笼罩在乌云下。

苏格拉底同志躺在屋中央,身上裹着白布。远处,雅典神庙笼罩在乌云下。

“先生们,”大侦探波洛清了清嗓子说,“有几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他看了一眼柏拉图:“尽管你的文章已经把苏先生的死写得很详细了,不过还是请你再说一下,雅典人到底是以什么罪名起诉你的老师的。”“腐蚀青年,还有就是不信神。”柏拉图答道。“那么雅典有关于这两项罪名的具体法律吗?”“没有,审判主要是看陪审团的意见。”

波洛摸了一下胡子问,“柏拉图先生,你在遇到苏先生前打算混哪行?”“想搞戏剧。这和我老师的死有什么关系?”“这关系到你对苏先生死因描述的准确性,换句话说,你的《申辩》也好,《费多》也好,我看到太多戏剧化的东西。”“你的意思是我捏造了老师的死因?”“在调查清楚前,谁都有嫌疑,苏格拉底之死,使两个人名垂千古,你和苏先生。他死了,你却活着。”

波洛不再理会柏拉图,转身面对色诺芬:“色先生,请你简单描述一下雅典审判的程序。”“陪审团一共投两次票,第一次决定被告是否有罪,如果有罪,在量刑上再投一次票。”波洛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本《言行回忆录》:“我仔细拜读了你的大作,发现苏先生在你笔下出言庸俗,市侩十足。”色诺芬满脸通红,喃喃道:“其实,他也是个凡人。”“或许,出于嫉妒吧。”

波洛转向阿里斯托芬:“还有你,大戏剧家。”“我嫉妒他?”阿里斯多芬涨红了脸。“你在喜剧《云》中,不是好好嘲讽了他一顿,难道你忘了?好了,你认识他老婆吧?”“你是说詹蒂碧,她的凶,可是雅典出名的,就在老苏死的那天,他老婆还和他在牢里大吵一架……你是说……他老婆?!”阿里斯多芬张大了嘴。

一个月后。

“先生们,现在我宣布调查结果。”波洛缓缓说,“苏格拉底是被人谋杀的。”

众人互相提防地扫视着。

波洛说:“本案有三大疑点。第一,苏格拉底的口才是天下第一的,为什么他说服不了陪审团?第二,雅典是以民主宽容著称的,为什么他们会处死一个只是思想上有不同看法的人?第三,第一轮的投票是280对220,第二轮却是以360对140判了他死罪,也就是说,有80个原本认为他压根儿没罪的人又投了他死刑票,这究竟是为什么?”

“先生们,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苏格拉底故意激怒陪审团。他知道自己老了,离黄泉路不远,家有悍妻更是余生无味,他需要一种名垂千古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于是,他在审判中不断口出狂言,最后轻易地从陪审团手中拿到毒酒。他成功了。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了不起的谋杀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