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康洪雷说《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重要角色主笔

2009-03-31 15:09 作者:王晓峰 2009年第12期

〔虞啸卿〕

虞啸卿这个人,大家看完是正义铁血的军人,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屈辱感也很强,那么他视死如归的精神也很大。他也希望自己有那种理想,那种领兵打仗的感召力。随着剧情推移,当更大的利益——个人利益跟同事的利益、弟兄的利益以及我们共同的理想的利益出现矛盾的时候,他犹豫了。我觉得它极具现实意义。你说他错了吗?他可能是再走一程,然后翻回头来把这些东西补上?总而言之,在他心头有巨大的亏欠。如果还有的话,他还是有良知的人,尽管他在最关键的十字路口没有跟上去,如果跟上去,那么局面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许因为他个人能力和影响,他的力量会使一件事情化险为夷,可是因为某种个人欲望和利益同时到跟前的时候,他犹豫了,这个犹豫可能就是个巨大的遗憾,可能一生遗憾着他。这很现实啊。

龙文章〔龙文章〕

龙文章这样一个没来路、没出身,甚至没军衔的人,在战乱时期拣了个军服别了个肩章冒充团长。他的目的是什么?可以设想,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拉起一干人马可能是个好出路,作为军人,能有一干队伍就是王了。因为那个时代就是这样,所以为什么旧中国有那么多的军阀呢,我想它有一脉相承的东西。军阀割据可不是因为你出身什么样,它是时代造英雄。他有这个可能,我想在龙文章身上是有这个刹那间最大的野心和最小的动机的。同时他有没有另一种呢,国破家亡成这个样子,那些统帅们已经完全没了主张,他看到这个事儿,是不是此时此刻肩负起一点使命呢?所以在每个人的身上不是一种方式一种欲望,是很多种欲望。在战乱时刻,龙文章可不可以被破格提拔呢?他觉得是有可能的。他的判断来源于哪?来源自他童年游走于各种地方,经验太重要了。我们可能用一生去明白的几件事,他可能在25岁之前全经历了。所以为什么给龙文章设计他不知道自己出生在哪里,3岁到哪里4岁到哪里,看似设计成在讲述我们的国土在沦丧,作为军人我们所保卫的家园被蚕食,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从那么年轻走了那么多地方,这可能是他的财富所在。这种财富给他带来过早的成熟,所以龙文章身上有很多生存法则和不太入流、不按规矩出牌的方式,但你不能说他身上没有救国大业的东西——他有,不是硬贴的,但是不能说救国大业里没有皮袍下的小人。于是这个人就充满了猥琐,因为他名不正言不顺,他的出发点不像过去我们通常看到的那种正义,一点私心没有,方显自己高大说话又洪亮也得理的劲头。他永远有一种心底里战战兢兢的阳奉阴违,带有多少猥琐样子的表露。我跟演员反复推敲让他去这样做,我说你不能演成正义凛然,你的正义凛然一定是下意识,一定不能有意识,因为人的伟大往往是下意识的。我跟演员讲,你的正义、你的凶悍、你的战争技巧的实施要下意识,而恰恰是你对生活和上下级周边的关系,你要用有意识来表达。你要表达成3岁孩子都看得出你不太高明的表演方式。其实我们生活中也见过这样的人,他似乎觉得他的表演非常高明,其实我们都是成年人,你撒谎我们看不出来?我们只是没说,因为你那个谎和我们没关系。当你的谎和我们个人利益相关的时候,一语就可以戳破。所以,有人说演员表演特别过火,有夸张的表演方式,我觉得可能说的是如此吧。在这个戏里,他略施小计的做法让孟烦了所谓知识界的人看得如此可笑和不屑。

〔孟烦了〕

孟烦了是北平的学生,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那说明他的教育不差。作为一个学生充军的义举已是不得了的事情,投笔从戎的人太多了,目的孟烦了是保家卫国。但到了这里,你突然发现跟你初衷不一样,你端着刺刀喊着冲锋的时候,后面凉飕飕的,回头看一个人都没有,那哥儿几个都在后面阵地里面猫着呢,就你一个人在外面冲。那我也不冲了,我让新兵去冲,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在他眼里看到了对这场战争、对国家统治者的绝望和不信任。长期的不信任与绝望给自己带来与人为敌、你说东我偏说西、你说白我偏说黑的那种特有的文化人的倔强和拧着来的性格特征。他就觉得本来日子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前面有个人耀武扬威地举着大刀光着膀子喊“弟兄们跟我冲啊”,我相信孟烦了一定会跟他冲的,可他没看见这样的人。今天也一样,我们多么希望有个领头人领着我们,一块来干什么,可是没这样的人啊,大家都在混那我也混吧,大家都这样一个心理状态。殊不知你本身就是领头人啊,大家永远没把自己当领头人。有一句话说“韬光养晦”,老祖宗教育我们别举旗,别带头,可能这4个字对知识分子都有很大很深的影响。孟烦了也是这样的人,他想这样,但他不想往前走,他希望有人在他前面举着大旗英勇奋战,我跟随你。当没有这样的人,他很失望,所以他失望的表达方式就永远是冷嘲热讽,对每个人都是用语言杀伤你,让你毫无自尊,以博得他压抑心情的刹那间快感。那么当龙文章来的时候,他更加不信任,觉得怎么可能是你这样一个人,最少应该是个黄埔军校的人啊。所以当虞啸卿出现在院里的时候说,“我要带你们去打仗”,我给他很多近景,他在哆嗦,因为他想象中那样的人来了。可随着战争进程,好多人让他产生不信任。这里面有很多所谓知识分子看世界的那种理想化和幼稚化。

〔阿  译〕

阿译我最喜欢的就是阿译,他是最表里如一的一个人,但是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是那么不招人待见,那么不招人喜欢,那么孤立无援。我为什么请王往来扮演这个角色?他本身就是个表里如一的人,如果有什么问题,他一定会马上提出来,但是这个人在生活中往往没有朋友,他到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我就从他身上看到了能让我特惭愧的真实,恰恰阿译就是这样一个人,最早谁都不去缅甸的时候阿译就要去,要带着部队回来打回上海,他很真,很渴望这场战争胜利,他希望团队能团结起来,一同联手将侵略者打出去,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想法。他爱憎分明,坚决不与那些浑浑噩噩的人同流合污,那么他就受到孤立,永远像小丑一样被大家当作笑柄放在人群中,他感受到那种痛苦——做一个真实的人为什么那么难呢?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就是这样,我们经历过很多后都学会了很多生活技巧,再看那些表里如一的人,我们就会觉得非常傻,似乎我们才是成熟之人,并美其名曰社会复杂,我们必须要学会保护自己——说实在的,我也是这样的人。这都是社会历练出来的,其实内心是羡慕那样的人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却跟着嘲弄那样的人,这是我们的悲哀。阿译就代表这样的一个人。

〔兽  医〕

兽医是一个医生,但是他究竟是不是一个医生,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清楚。他治一个死一个,可是他那份善良、带给别人的欢乐,能拿他开涮的快感在这里面显露得那个舒服,所以当他离去的时候,大家都那么伤感。他是一个好人,是一种精神力量,像一个慈父般的一个人,当他离去的时候,大家才懂得珍惜。我觉得这符合我们很多人的心态,当用各种冷嘲热讽去伤害一个人的时候,当那个人带着那样一种谄媚的笑离去的时候,会特别难过,特想抽自己,对一个人怎么会这样呢?其实自己是最自卑的,只不过想用那样伤害的语言去博得和大部分人站在同一战壕的机会。其实你很同情他,想和他搀扶着往前走,但是周围所谓主流的眼光又逃避不了,在这个炮灰团里显露无遗。当他走的时候,我特意把他拍得像天使一样,像耶稣一样,慢慢被拉上去消失在云海中,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上天堂,他生活中有那么多苦难,他得不到尊重本身就是一种苦难,他没有因为这些事儿愤然离去,依然和大家在一块儿,多好的一个人!他不上天堂谁上天堂?

〔迷  龙〕

迷龙这个人,打了十几年的仗,从东北一直打到滇西,他的内心一定有很多很多的屈辱。一个连家都回不了人,真是很大的屈辱。但是他身强迷龙力壮、浑身荷尔蒙分泌旺盛的人,这种屈辱到什么地方去施展呢?只能找他的同类去施展。当突然听说所有人都要去打仗的时候,他的那个装犊子劲:“我是不去,我知道你这仗打不赢。”其实他里面有一个对当局和时下巨大失望后表达出的方式。当所有人都说“我要去”的时候,他用拳头解决问题,其实也是在教育自己。当所有人在他拳脚下都加入了赴滇缅作战的队伍中,一个孤零零的人表面装得无所谓,其实内心向往至极,于是找了一个最愚蠢的人赌了一把,将自己最后一点物质的希望赌没了,再轻身出户,加入队伍,顺理成章。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他渴望和大家在一块,渴望打赢这场战争。归途中,仗打到那个程度,人们已经分不出雄性还是雌性,所有欲望就是回家。这种情况下,一个女人在岔路口问“谁愿意帮我一个忙”,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她,就迷龙在这时候出现了特别戏剧化的反应。作为一个女人在四顾无助时能有一个男人挺身而出,我觉得这个爱情是结实的,这时候爱情的邂逅是有力量的。爱情不需要太多的砝码和原因,一个原因足够了,而这个原因有时候会支撑人的一生。

其实龙文章也和她擦肩而过,但当时他有更多的责任和使命,所以把爱情放到了一边,但是不能说他没有七情六欲。在他经过上官戒慈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个特写,明眼人应该能够看出来我的用意。本来故事大纲上还有当迷龙死了之后,龙文章以安慰上官为由,一次次去找上官,上官戒慈就一次次把耗子药拌在茶里给他喝,他就被一次次灌肠抢救,第二天早上起来再去,于是就死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有一天上官慢慢地发现,原来这个男人也靠得住。由于后来剧本没到,这些情节就没有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