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2009电视剧预测

2009-03-09 16:24 作者:孟静 2009年第7期
王中军告诉本刊记者:“电视剧是唯一完全市场化的行业,我现在说它不赚钱,未来一定会赚钱。但现在我认为,电视剧是百分之百市场化,没有任何行政手段可以垄断,没有一个艺人可以和它谈价。”

电视剧《身份的证明》剧照

王中军告诉本刊记者:“电视剧是唯一完全市场化的行业,我现在说它不赚钱,未来一定会赚钱。但现在我认为,电视剧是百分之百市场化,没有任何行政手段可以垄断,没有一个艺人可以和它谈价。”

一年一度的电视剧制播年会也是制片人诉苦大会,因为是个小圈子会议,大家往往比平时敢于讲事实,敢于自曝相对真实的财务数字。去年抢风头的人是《奋斗》的编剧石康,他放言要做中国第一个挣到1000万元的编剧,一年过去了,他的《奋斗2》却没有动静。今年的年会参加者远远超过往年,会议室里新添的椅子春水一样上涨,原因是各家电视台也派出代表,诉苦不再是制作方单方面,抱怨有了倾听者,况且这倾听者就是买方市场。中国最主要的电视剧制作人都来了——华谊兄弟的王中军、中北的尤小刚、慈文的马中骏、赵宝刚的妻子丁芯、海润的刘燕铭……还有北京、辽宁、东方、江苏等各地卫视的台长,与往年的牢骚冲天相比,今年的电视剧生产者们更理性,这种理性恰恰来自于金融危机的考验。

电视剧从生产到播出一轮至少要两三年时间,它要求制片方对两三年的社会、经济、政策形势有正确的预期,否则就要血本无归。《我的团长我的团》制片人吴毅告诉本刊记者一个数据:“2005年后,我们每年的年产量已经突破了1.4万集,进入播出7000集左右,进入黄金档3000集左右。我们用1.4万集的生产量保证了3000集进入黄金档,意味着我们生产方在创作过程中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也就是说,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电视剧是从诞生之日就被打入冷宫的。去年记者曾经见到过电视剧《大秦帝国》的制片人,这部剧投上他公司的全部身家,但由于古装剧热已经过去,两年了,戏还没有卖出去。

从某种程度上讲,电视剧是经济局势的晴雨表。《金婚》的编剧王宛平入行没几年,但也成了产业研究专家,她告诉本刊记者:“2008年广电总局刚刚统计出来的,2008年通过的播出电视剧比2007年同期少了100多集。这个现象,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值得大家重视的现象。因为在这之前,每年电视剧的制作,都以1000多集的数字在增加,一直到2008年,一下1000多集没有了,变成少了100多集。也就是从冲顶开始回落,这对制作方来说是非常标志性的事。今年,是否会接着往下少?”2008年播出的电视剧,最快也要从2006年就要筹备运作,在中国股市最牛的那段时期,电视剧生产者已经预期到了蕴藏着的风险,开始减量,作为一线的生意人,他们的嗅觉比学者还要敏锐。

除了量的减少,质也在下降。去年的电视剧排行榜上,国产电视剧品质大奖被《金婚》和《士兵突击》瓜分,今年却空缺。东方卫视的评论员骆新非常直接地“呛”《春草》的导演郑晓龙:“如果《春草》这个片子和《士兵突击》、《金婚》都在2007年一起放,可能没有人看。”郑晓龙也是《金婚》的导演,他很老实地说:“这叫运气好。”《士兵突击》的本子经过许多道手,没有人肯投资,电视台购买情况也不佳,制作方没有赚到钱。吴毅提起当初的情况时说《士兵突击》的损失会由《我的团长我的团》补上,骆新反问说:“认真做的戏叫好不叫座,现在以原来的名誉做下来的戏,可能叫座不一定叫好?”吴毅默认了这个观点,他回答说:“购片有冒险性。”

电视台通常会以前一个作品的得失来衡量下一个作品是否值得购买,由于在1.4万集中挑选是一件难度很大的工作,因此走眼也是经常的。北京卫视的副台长张强说:“我到了北京台管电视剧购买之后,我最大的一个体会是切身体会到一句话:收视率是硬道理!这是一个铁的事实,电视台考核只有一个指标,没有说你这个戏拍得好、品质好就决定要买,因为收视率关系到购片部门的工作业绩、奖金,细到这样的程度,这是唯一的游戏规则,真的。你没有收视率,什么品质、什么思想艺术,统统谈不上,有的导演想追求品质不想要收视率,那我劝导演你写小说、搞电影吧。”

而电视剧的品质和收视率确实不一定成正比,刘燕铭以他出品过的两部作品为例告诉本刊记者:“我们最重视、质量把关最严的一个戏是2005年拍的《长恨歌》,这是我们和上海文广合资的,当时我自己看了以后觉得是我们制作里面最精良的一部戏,但这部片子的收视率并不高,有些台到现在也没有播出。相反,2005年出的《亮剑》收视率不用说了,国内该拿的奖都拿了,而且是第一,各个台重播率都是最强的,江西台重播几十遍都有了,但从制作的角度来讲,是比较不完美的,穿帮的地方非常多,质量很糙。”电视剧并不是付出必定有回报的产业,刘燕铭的海润在今年接到一个大单子,为海军定制的《沧海》,拍一次演习就需要2000多万元,拍戏用船是去索马里的船队,出航一天就花掉1000多万元,如果不是海军演习捎带着拍戏,民营公司不可能负担这样的投资。但是所得到的回报能相当于成本吗?刘燕铭自己也不敢下结论,反正有人愿意为其买单。

和张强一样,王中军也是商人式的思维,华谊从去年开始下力气做电视剧,以工作室的形式签了八九个制片人。但是王中军对他的电视剧生意并不满意,他告诉本刊记者:“考核了一到两年之后,发现电视剧不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以2007年计算,我们公司电视剧单集净利润最高的才7万元,一点都不夸张,最低5万元,但没有亏钱。我拍500集电视剧赚不过一部电影,就是这样的水平。500集电视剧要操多少心?虽然我不操心,但是我们的财务、我们的团队,像吴毅、张纪中、康红雷这些人可能操心的程度非常大。从投资回报来讲,电视剧在娱乐行业不是非常好的行业。但总比音乐好,音乐公司更不赚钱。华谊兄弟音乐我们去年是音乐公司排名第一,净利润只有1000多万元,一部电影单部戏利润就可以过亿元。”

当然,王中军的计算方式并不科学,华谊去年利润过亿元的电影只有《非诚勿扰》,一年仅此一部,《功夫之王》虽然过亿,却不是华谊独资,主流市场也不是针对中国。王中军嘴上说着电视剧利润低,旗下却在大刀阔斧地增加电视剧投入。这是为什么呢?他告诉本刊记者:“电视剧是唯一完全市场化的行业,我现在说它不赚钱,未来一定会赚钱。但现在我认为,电视剧是百分之百市场化,没有任何行政手段可以垄断。没有一个艺人可以和它谈价钱,艺人说我10万元一集,没有让价的可能,明星让价是面子,10万元一集的明星,一年只能拍三个戏,我不让价,给你档期就是给面子了。一个精品公司,抱怨环境是没有用的,你抱怨环境就不应该拍电视剧。我刚才说了,想赚1亿元很困难,但我们2008年电视剧净利润6000多万元,这是刨掉税收、贷款成本、资金成本、团队报酬后,6000多万元不赚白不赚。”

以商人的眼光看,电视剧是高度市场化的产业,但从题材上讲,电视剧绝不是脱缰野马。北京有20个编剧成立了一家制片公司,编剧阎钢是其中之一,他告诉本刊记者:“在中国谈这些问题就比较可笑,这就是货不对板。我一次和别的朋友讨论戏,我一个朋友是韩国留学生,他最后说,我太敬佩你们了,你们什么都不让搞,你们的行业竟然还存在!这是我们的现实,我们也要尊重这个现实。我们集合20个编剧,做长剧、大剧,用组合的方式做。”

兼任电视剧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的尤小刚也告诉本刊记者:“因为我国现在政府对电视剧的高度关注,电视剧播出受政府统一指挥的可能性在大大增强。像今年,有人说我们要百花齐放,其实今年不是百花齐放的一年。今年从5月到11月,卫视以建国60周年为主题,这个主题下,和建国60周年主题不适宜的片子显然没有播出的机会,这就带来今年某种程度上的一窝蜂,这个一窝蜂,坦率说就是市场。因为卫视不能避免这样的市场,所以就使得创作中要热中有冷,冷中看热。”

记者拿到的一本上海电视行业今年准备制作播出的剧目,头几页全部被“建国戏”占据,不是开国元勋传记,就是开国事件回顾。从演员表上,也可以分析出当下最被电视台认可的演员:上百部戏中,居然有1/4确定或拟定由孙红雷出演;刘晓庆在南方地区还颇有市场,她从十几岁演到老太太的戏依旧不断开机。每个省的电视剧频道婆婆婆妈妈的“娘系列”还是很有观众:《芸娘》、《绣娘》、《奶娘》……收视率稳居前5位。

根据尤小刚的预测,去年的谍战戏过多,建国60周年更是一个大播谍战剧的机会,很多公司盲目上马谍战戏。因为谍战戏是警匪剧的一个变种,以前广电总局对警匪题材有严格控制,现在这个规定已经有所松动。有了真正的警匪剧,谍战戏这个门类会走下坡路。

上海文广去年拿出了10亿元购买电视剧,今年减少了一半,即便这样,其他省级卫视还是非常羡慕这样的大手笔。对于一线电视台,购片人员是“大爷”,制作方是“孙子”。东方卫视副总监苏晓说:“在这个位置上,很多人都无法做朋友,因为竞争太激烈。”但对于二、三线卫视,却被大牌制作方挟制。辽宁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庄学军带着苦恼说:“很多人说电视剧贴片太多,没有办法,我们买赵本山公司的戏,合同就写有一条:你必须保证第一次播出那些广告都要播一遍,否则就罚我们播10遍,我们只能播。”

在这里,辽宁卫视和赵本山的关系像黄世仁和杨白劳一样错位,“我们对自身的频道收视调查、人口、年龄等都看了,发现辽宁卫视工农大众喜欢的电视剧都是这个人群,你整洋一点我们就做不了了。今年我们提出的口号叫‘一山两刚’,‘一山’是赵本山,‘两刚’是《王刚讲故事》和郭德纲”。所以,东三省的三个台攀比着播《乡村爱情》、《关东大先生》,即使刚播完,只要兄弟台一播,收视调查还不错,这边立即重播。

湖南电广节目分公司总经理王鹏举告诉本刊记者:“金融危机反而会给电视剧的产业发展带来机遇。去夜总会、去购物、去洗桑拿的人少了,这些人回家了,回家要看电视,电视剧是最主要的,那么我们电视台对优秀电视剧的购买会增加,同时扩大内需,4万亿元的投入和原来以外销型为主的企业要占领国内市场的时候,是不是要多投放广告?多投放了广告,各卫视、各电视台为了争夺新的份额是不是要买好剧?那是不是要反哺我们制作业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