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茶树菇鸽子汤

2009-03-03 14:05 作者:杨莎妮 2009年第8期
在狮子桥步行街看见了前男友,发现他身边有个女孩儿。走过去以后,回想起那个女孩,感觉好像像谁,像谁呢?

在狮子桥步行街看见了前男友,发现他身边有个女孩儿。走过去以后,回想起那个女孩,感觉好像像谁,像谁呢?

和前男友一起去过深圳旅游。他有同学在深圳工作,所以吃住都很方便。印象最深是被他同学带去一家潮州菜馆,吃饭时间还没到,人已经坐了大半,我们三个人挤在一张小桌子上。点了很多菜,能记住的是一上来端出的每人一碗白粥,分量大得惊人,而且真是彻彻底底什么味道都没有的白粥。再有些什么菜不记得了,只有那罐茶树菇鸽子汤的味道,在记忆里面永远不能删除的部分一直待到现在。

咽下第一口汤,应该不能说咽下,是汤汁如龙卷风一般,从口腔中席卷而过,穿过喉咙消失在身体内部。它的鲜美果真是横扫一切的霸道,这之前吃的菜的味道,已全部被它卷走,独剩下如空旷的巨型广场般的口腔在等待第二次的侵袭。这样形容相当抽象和空洞,最接近这种味道的说法,就是咬破一只旺鸡蛋的膜衣,吮吸里面的汁液,想象一碗由一滴一滴的汁液汇集而成的热乎乎的汤。这个说法也仅是接近而已,而且这种形容大概也只有南京人才能体会一二。前男友喝着这道汤,一边点头一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句:“我觉得这汤就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的味道。”

回到南京后,迫不及待地想要尝试自己做这道汤。生平第一次去买鸽子,颤抖着手从卖鸽子的人手里接过装着处理好了的鸽子的塑料袋,心情忧暗着回了家。那道汤是将鸽子剁成块,我依照着做这步。光秃秃白惨惨的一只鸽子呈不自然的状态,躺在木质的砧板上,那一刻无从下手。先捡了最细的脖子处开始,一刀下去,手指粗细的脖子没有完全断开。鸽子如呼天抢地般的样子,梗着一半连着一半裂开的脖子,眼睛半睁着直视着我的眼睛。我吓得大哭起来,扔下菜刀躲进房间。之后打了电话喊前男友过来处理,他说好办,遂整只丢下锅加水炖起来。炖好后我战战兢兢地喝了一小口,腥味儿不能忍受,整锅全部倒了。

现在总算想起前男友身边的女孩儿像谁了。她不是像某个人,而是非常像只鸽子。小小的脸,圆圆的眼睛,肉乎乎的身体——想来和前男友分手,不是因为性格不合,而是我和他遭到了那只死不瞑目的鸽子的复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