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广州塔:城市新象征?

2009-02-16 14:33 作者:钟和晏 2009年第4期
站在城市的新中轴线上,广州塔的身影在南端的尽头浮现出来。说是浮现,因为这座“世界最高的电视观光塔”看起来有几分灰蒙蒙的不真实感,好像某个面容模糊不清的人,可能灰色的塔身接近白天的日光,也可能出于空气污染的状况。尽管如此,在珠江边扭转身躯的610米的高塔也许从此和广州结合在一起,在未来几十年里长久地成为这个城市的象征。

站在城市的新中轴线上,广州塔的身影在南端的尽头浮现出来。说是浮现,因为这座“世界最高的电视观光塔”看起来有几分灰蒙蒙的不真实感,好像某个面容模糊不清的人,可能灰色的塔身接近白天的日光,也可能出于空气污染的状况。尽管如此,在珠江边扭转身躯的610米的高塔也许从此和广州结合在一起,在未来几十年里长久地成为这个城市的象征。

不可能的任务?

好像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一对年轻的荷兰建筑师夫妇——马克·海默尔(Mark Hemel)和他的妻子芭芭拉·库伊特(Barbara Kuit),有一个总人数不会超过10人的事务所,几乎还没有什么在海外建造的经验,在参与竞标一座电视观光塔之后,他们的设计最终成为这个总投资超过20亿元人民币项目的实施方案。

在荷兰建筑师群体中,这会是一个鼓舞人心或者令人艳羡的事例,他们一定感受到了“在中国一切都是可能的”这句话的真切涵义。据统计,大概有30多个荷兰设计公司正在中国甘苦参半地忙碌着,在丰盛的酒宴饭局上与业主和官方人士进行设计内容和费用的谈判,参加各种与建造过程有关的隆重仪式(有时候还会看到他们的设计模型和烤乳猪并列在一起),或者用几天时间昏天黑地地赶出一大堆图纸之后,被甲方告知这个项目设计已经委托他人,这些故事同样描绘了令人晕眩的“中国建造”速度。

“本质上,几乎每个建筑师都感兴趣在异国他乡设计建造:有的出于建筑理想,有的被这种冒险经历或者经济收益所吸引。难怪荷兰经济贸易部部长宣称,建筑是除了木鞋和郁金香之外荷兰的重要出口产品。”阿姆斯特丹建筑中心总监马滕·克劳斯(Maarten Kloos)说。

马克·海默尔是一个态度沉稳的中年人,一个自我评价“关注社会、环境、人口等问题,希望用建筑改善世界”的建筑师,被他的同事称为“很勤奋、很坚持,肯定不是那种精明的荷兰人。除了建筑以外,他对其他事情都不是很精明”。1998年,海默尔夫妇在伦敦成立“信基建筑”(Information Based Architecture,简称IBA)事务所,后来搬到阿姆斯特丹。他俩都曾在荷兰代夫特(Delft)理工大学和伦敦的AA建筑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学习,之后马克·海默尔在AA任教,芭芭拉在扎哈·哈迪德的事务所工作了5年。

2004年5月,广州举办新电视观光塔的设计竞赛,马克·海默尔在他阿姆斯特丹家中的厨房里完成了第一个塔的模型。他把一些弹性橡皮绳绑在两个椭圆形的木盘之间,一个在底部,一个在顶部。“橡皮绳模拟了力线,简单地帮助我表达出三维的概念。当我开始旋转顶部椭圆的时候,一个复杂的形状出现了!我开始激动起来,从这个简单的想法开始,我们把它发展成一个建筑物。”

电视台工程项目总投资22.15亿元,由占90%股份的广州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占10%股份的广州电视台合资组建了一个公司负责建造。454米的塔身加上156米的天线桅杆,广州新电视塔总高610米,所以,几年前大多数与之有关的报道标题上都有“世界第一高塔”的字样。然而,这是一个竞争惨烈的光荣称号,迪拜塔的高度在去年9月份已经达到688米,超过了628.9米的美国北达科他州KVLY-TV电视发射塔。

根据“信基建筑”的说法,电视塔竞标任务书只是笼统地说城市希望拥有一个具有艺术感的标志性建筑,没有提及高度要求和详细的功能说明,也许事实确实如此。不过,用电视塔为广州提供一座能在全世界名列前茅的标志性超高建筑,对甲乙双方来说大概是不言而喻、心照不宣的。

参与电视塔投标的13家国内外设计公司中,绝大部分高度从330米到728米之间,也有一家贡献了一个1000米高(其中天线120米)的圆形高塔。这家雄心勃勃的设计公司似乎有点“二百五”,毕竟,这里是珠江三角洲而不是阿拉伯石油大亨的世界。

“最开始我们的建议高度是554米,是13个方案中比较低的一个,但已经能够成为当时的世界第一高塔。我们的方案是可以随时增加高度的,最后,业主要求把高度增加到610米。”马克·海默尔说。

“除了CCTV之外,中国的电视台都不会有建立自己形象的宏大愿望,广州电视台既没有这样的雄心,也没有调动资源的能力去建设一个全球最高塔。”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艺术设计学系主任冯原说,“可以说,广州塔是一个地标,一根让广州迈入它所想象的国际性城市的图腾柱。”

新广州电视中心指挥部宣传册的一段话强调了相似的意愿,只不过它的表述方式有点像出自小学生的作文本——“作为城市新中轴线上七大标志建筑的制高点——广州塔,因适应广州社会经济持续发展和举办2010年‘广州亚运会’赛事转播和传输的需要,向世人展示出广州走向‘国际化大都市’的决心。”

现在,站在珠江北岸对着广州塔的地方,扎哈·哈迪德事务所设计的广州歌剧院已经呈现出歪七扭八的钢结构网壳。相比之下,广东省博物馆是一个黑糊糊的规则方盒子,香港许李严建筑公司称他们的概念是一个“盛满珍宝的容器”。它们都将名列珠江新城里的七大标志性建筑,代表现代广州的新面貌。2005年的时候,广州市政府计划在5年间投入2000亿元人民币用于改善城市基础设施,包含地铁建设等大量市政内容,既是为了亚运会,也是出于提高城市竞争力的需要。

西塔与广州塔谁更理性?

“信基建筑”——基于环境信息表达过程的建筑,他们所提供的广州新电视塔最终是一个简单又复杂的新形式,一个钢结构外筒和钢筋混凝土核心筒组成的筒中筒结构体系。外框筒由24根钢管混凝土柱和46个椭圆形钢环梁及钢斜撑组成,塔体由下到上截面由大变小,再由小变大扭转而成,钢管混凝土柱截面由2米渐变到1.2米,在空间里呈现出三维的倾斜状态。外筒和核心筒互相支撑起包括观景平台、餐厅、电影院等在内的观光塔功能层,70%的结构力仍然依靠外筒承担。无数网状的空洞让阳光和空气穿透而过,也减少了塔身的笨重感和风荷载。

“我认为广州决定采用这一方案建造这样一个电视塔,对城市来说是一种幸运。它的形状是由结构自身创造的。或者说就像埃菲尔铁塔一样,结构本身就是它的美感,而不是附加的装饰。”德国GMP建筑设计公司北京代表处的设计总监施蒂芬·瑞沃勒(Stephan Rewolle)评价说。

施蒂芬·瑞沃勒2003年来到中国,到去年为止,这家德国最大的建筑事务所之一在中国完成或者在建的总项目已经超过35个。2004年时,GMP并没有参与广州电视塔的竞赛,而是忙着为广州东西双塔的竞赛提供摩天大楼的方案,最终因为他们建议的建筑高度甚至超出了业主的期望而没有中标。

2008年的最后一天,被简称为“西塔”的广州国际金融中心举行封顶仪式,432米的总高度让它仍然可以排列在世界十大超高建筑的名单之中,从结构楼层来说也应该是全国第一(上海环球金融中心101层,台湾101大厦101层)。西塔总投资约60亿元人民币,那一天,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广宁登上了432米的楼顶。他说,广州国际金融中心的封顶,意味着珠江新城核心商务区和广州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已经驶入了“快车道”。

如果回溯起来,上个世纪70年代,广州建筑的高度能够划破天际线的只有白云宾馆,80年代是花园酒店,90年代是广州国际大厦“63层”以200.18米的楼高成为城市的新高度,直到1997年被391米的中信广场大厦所超越。

上世纪90年代初,广州市在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开始准备建设地铁,市政府提出了建设新城市中心——珠江新城的目标,靠土地收益来支持地铁建设。珠江新城位于天河区,北起黄埔大道,南至珠江,西以广州大道为界,东抵华南快速干线,面积大约6.2平方公里。

珠江新城完成规划检讨之后,因为房地产高潮很快完成了大部分土地出让,其中富力地产有8个项目,保利集团8个,中海地产3个,恒大地产2个等等。现在,珠江新城写字楼的建设已经完成50%以上。

对广州市政府来说,珠江新城从新城市中心变成中央商务区CBD的最新定位是在2003年之后确定的。一条新的城市中轴线从燕岭公园开始,向南经过中信广场、天河体育中心,穿越珠江新城到广州塔作为终结点。一个21世纪的商务中央区当然需要有它新的标志和新的高潮,在珠江内航道与新中轴线的交会处,计划中的东西双塔和电视观光塔在两岸彼此相对,构成一个鼎立的三角形。

“珠江新城里所有的楼盘都是开发商和业主项目,除了西塔是市政府用自己的钱来建造的。这是政府纯粹从城市形象的角度而不是根据市场需求决定的,要在亚运会之前完成,还要追求世界建筑高度的排名。但是,这有可能会破坏周边投资者的利益平衡,突然增加的写字楼面积会造成对整个珠江新城写字楼市场的冲击。”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袁奇峰说。

袁奇峰也是城市规划师,几年前曾经担任广州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的总规划师,事实上是他本人主持完成了珠江新城的规划检讨,当时定下东塔西塔超过350米高度的概念。但是现在,他的观点是“这些楼总会建起来的,只是没有必要一定抢在这个时间来建”。

在政府投资的西塔封顶之后,它的“孪生兄弟”东塔还命运叵测。去年9月12日,东塔被公开竞拍,越秀城建地产、周大福(新世界地产)和毅日集团获得最后的竞价资格。周大福代表在宣布拍卖开始后第一个举牌,随后再也没有追随者,最后以2860元/平方米的底价成交。根据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提供的数据,东塔项目的建造成本将超过70亿元,加上按照合同规定不得分割销售,预期总投资额超过100亿元。

广州塔在2005年8月26日奠基开建,去年8月份混凝土核心筒塔体封顶,去年11月23日举行了外筒最高处钢环梁的合龙仪式。现在,还有156米高的天线桅杆等待被吊装上去。从远处看,灰白色的钢管旋转着冲上450米的高度,顶部两座红色的塔吊像两个犄角一样竖立着。

“一开始,电视塔的设计和想法完全出自我和芭芭拉,除了我俩,没人相信能造出这样的塔来。”马克·海默尔说。接着他又开玩笑说,“既然这么难的建筑都可以建出来,那我下次一定要想一个更难的”。

除了高度带来的施工高风险之外,广州塔的建造难度正是由它的结构本身决定的,钢外筒自下而上扭转45度,外筒钢结构底座椭圆与核心筒椭圆的偏心距9.3米,顶部外筒钢结构椭圆中心又与底座外筒钢结构偏位10米,使结构在自重作用下发生侧移。因此,钢结构施工的吊装、测量、焊接、变形等变得困难重重。

“信基建筑”的设计师吕婉文(Patty Lui)说:“奥雅纳(Arup)提供了很好的援助,结构工程对这座塔至关重要,所以,我们之间变成很紧密的合作关系。”

“第一次看到方案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这么卡通!他画得很特别,难度够大。从结构工程的角度来说,你越困难我们越喜欢、越兴奋,难度不够大的也不用找我们。”奥雅纳工程顾问香港公司的助理董事林小屿(Vincent Lam)说。这家著名的英国工程顾问公司在世界各地有70多家分公司,忙着和那些世界顶尖建筑师合作完成千奇百怪的创新建筑。北京的奥运建筑中,“鸟巢”、“水立方”、CCTV大厦、T3航站楼的实现都有他们的贡献。

“风和温度差对它的影响很大,温度差对变形影响也很大。这个塔每天都在晃动,我们在定位时需要用GPS技术才能做一些测量。”奥雅纳用GPS定位系统进行测量基线网的测试,由5个空间点和一个地面点组成,进行构件空中三维坐标定位。

同样是超高建筑,同样是政府工程,在袁奇峰看来,如果比较一下彼此相对的广州塔和西塔的建造哪一个更聪明、更理性,这也许是有趣的题目。一个超高的观光塔可以成为城市的象征,同样也是一个盈利很好的旅游项目。上海的东方明珠塔每天的客流量近万人,最高客流量3.5万,按照每人100元到180元不等的门票价格,每年给东方明珠公司带去充裕的净现金流和良好的收益回报。

“关于广州塔,当时我们曾经给市长的建议是比东方明珠高1米就可以了。不过最后的决定是世界最高的观光塔,现在回头想来,这是非常聪明的决策。比较广州塔和西塔,一个看起来不经济的事情其实很经济,而一个看起来很经济的事情却破坏了经济的平衡。”袁奇峰说。

一座女性之塔?

坐在车上经过广州大桥的时候,可以看到电视塔的动态体形,好像电脑开机画面中的三维图像,在不停地扭转变化它的形状。非重复性的结构随着高度改变它的尺寸和密度,整个塔所有1128个钢节点都是不同的,它们在上海一家工厂被预制,然后运到工地,像一个巨大的三维拼图板一样被拼装起来。

在任何时候,视线的焦点始终集中在塔的腰身,这是它与其他大多数塔的不同之处。曲线柔顺的塔似乎被周围环境影响着,随着江水和风的方向扭转躯体,显然它的形状让人想起女人的身体。在“信基建筑”的概念中,大多数高塔强调高度、力量、稳定性和地心引力,然后被转译成男性的外观:棱角、高大、宽肩并建立在功能和重复的逻辑上。这座塔也许更温和、更善解人意,虽然有超乎寻常的高度,并不是一味强制性地专横,代表一座建筑物和它周围环境敏感多元的关系。

它的腰身究竟有多细?因为是椭圆,现在它的短轴是20.6米,长轴36米,从审美的角度看,一个更纤细的腰身也许会使这座塔更加优美,当然也会意味着更多的钢材和成本。这是涉及高度、造价、扭转方向和功能性质之间的复杂关系,这是建筑师、业主和作为工程顾问的奥雅纳三方之间彼此妥协、小心翼翼的平衡结果,既要推到技术可能性和安全性的边缘,又要考虑钢材的价格和政治的氛围,特别是它们与高层建筑的关系。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设计,它会变成一个城市象征,一个简单、有力,容易辨识的形象,而广州到现在似乎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志和城市联系在一起。这类计算机设计生成的三维建筑已经出现一段时间了,不过IBA也是属于这一流派的先锋者。”荷兰KOW建筑公司的建筑师迪克·贝克林(Dirk Bekkering)评价说,他同样是众多在中国工作的荷兰设计师之一,“其实,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很奢侈的建筑,一座电视塔可以用更少的结构和材料来完成。也许IBA最大的突破是找到这样特别的委托,能够有足够的资金来完成这样一个建筑试验。”

如果说对一个建筑形象的选择,其实也反映了决策层对这个城市形象的思考,那么,选择一座“女性之塔”作为标志,如果用性别观念或者潜意识的精神分析,是否也联系着城市隐性的长期性格?在居住在广州的外省人并且经常代表广州人发言的冯原看来,无论从历史上还是地属上看,广州从来不是一个雄性占优的城市,它处于权力上被支配的位置。

“广州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强势城市,像北京和上海这样中国最强的城市。另一方面,它又很独立,从来也没有屈服过,很多情况下表面上受支配,但又有自己的诉求。选择这样一座塔作为标志是折衷的选择,也许正好结合了这两个矛盾性。”冯原说。

虽然可以被视为“女性之塔”,当你真正站在塔底的时候,感受到的却是很有气势的雄性力量,或者说那一类宏大建筑所具有的一种魔力,因为它的高度,因为它超乎寻常的钢结构,这也是人与城市的凝聚力量的体现。在不远处,广州塔还将会有一个“男性伴侣”,这座城市还在建造一座新的广州电视台。

在我们已经有了CCTV大厦这样的“建筑奇观”之后,几乎可以说,GMP为广州提供了一个“保守”的电视台形象。两个长、宽、高均为100米的立方体,之间由一个8.4米高的基座相连接,一个自我限定、自我和谐的经典几何形状。全部是铝材料和全部是玻璃的外立面互相交替,还有玻璃和铝材穿插的Z字形外立面。如果围绕这两个立方体大楼走动,整个建筑会处于生动的变化之中。一直以来,GMP的建筑原则是简洁、合理易解的设计,表现出形式上的审慎和在材料上的统一,和与功能、结构或者使用性能无关的表现主义形式保持距离。

“要想建造富有表现力的建筑,必须有充足的预算,否则会很糟糕。在四川汶川地震之后,大部分中国南方城市的公共建筑都希望简单易造,广州电视台的业主总是在迫使我们节省预算。”施蒂芬·瑞沃勒说。

有一天当马克·海默尔和林小屿走在塔底的时候,他们想起那个法国“蜘蛛人”阿兰·罗伯特。“假如这个塔他尝试以后说不能爬,那你就出名了。假如他从这个塔上摔下来死了,你是不是就更出名了?”

“我还没有想出名想到这么疯的程度。”马克·海默尔回答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