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1948~1949年的沈阳

2009-01-20 11:24 2009年第4期
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我们希望这一组系列报道从60年前的沈阳开始,通过对细节的发掘,重新回到历史现场,再现中国共产党人在60年前对一个人民民主政权,对团结各界社会力量管理城市、管理国家的思考。这种回顾,或许对于60年后的今天,仍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32   进城之始

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我们希望这一组系列报道从60年前的沈阳开始,通过对细节的发掘,重新回到历史现场,再现中国共产党人在60年前对一个人民民主政权,对团结各界社会力量管理城市、管理国家的思考。这种回顾,或许对于60年后的今天,仍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朱文轶)

38   城市重建的沈阳模式

事实证明,沈阳的做法对于未来大城市的接管和经济建设有着方法论的意义。在1950年上半年全国工商业陷入困难的时刻,政府将“劳资合作”改为“降低工资,劳资团结,渡过难关”。有些企业要渡过难关,不仅需要政府的帮助,也需要工人支持,包括忍受裁员减薪这样暂时的牺牲。周恩来在七届三中全会上要求对工人进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教育,工人被减薪,少数还失业,这是经济恢复时期对资本家所做的必要妥协。(朱文轶)

48   大雪崩:国共东北战事演变

作为东北战场最后一个被解放的大城市,如果不是国民党青年军207师在沈阳郊区的顽强抵抗,解放军在1948年秋收复该城几乎算得上是兵不血刃。许多国民党军在城内清点好了人员和武器装备。一排排完好无损的火炮和装甲车曾经的主人,此时在兵营内等待着,甚至主动寻找解放军入城接收。(蔡伟)

在辽沈大黑山一带,国民党在东北的最后一支机动兵团——廖耀湘兵团,数日后几乎是在瞬间就被解放军全歼。新一军和新六军,这两支在滇缅战场曾打出国威,也曾在东北战场横行一时的国民党王牌部队,竟如阳光下的露水一样被蒸发。

沈阳的收复是东北国民党军军力崩溃的终曲,而辽沈战役之前,国共东北的攻防态势其实早已彻底换位。国民党部队从1945年进入东北到1946年连克本溪、四平,占领长春,战绩和士气一度达到顶点。但谁承想到此后两年,国民党在东北的战争机器竟如大雪崩般迅捷溃散。(蔡伟)

56   1948:沈阳,那些被改变的命运

晏欢回忆,潘裕昆在北京长大的孙子特别爱跟爷爷聊辽沈战役时解放军如何神勇地把国民党部队击退,每逢此时,潘裕昆总显得很无奈地说:“你怎么总提我那些倒霉事,怎么不说我带部队打日本人的事?”孙子反问:“你们国民党部队哪里抗日了?”潘裕昆沉默不语。

1982年10月28日,76岁的潘裕昆在香港去世,而34年前的这一天——1948年10月28日,他率领的新一军灰飞烟灭。(李菁)

66   铁路接管:“炸不断”的运输线

“集中力量修通抚顺至清原线,力争15天修通;本溪与安东间,1周到10天修通。动员3000人从里往外修,枕木绝不能烧。”1948年10月28日,沈阳军管会的第一次会议就明确了接管沈阳后,“抢修铁路”是铁路方面的首要工作。除了运兵与运粮的需要,库存在沈阳城内的大量军火和弹药,也需要畅通的铁路线迅速转移,否则,“弹药仓库如果都被炸,沈阳半座城市可能被毁”。 (王鸿谅)

71   风扫残云:公安与法院的新秩序

沈阳军管会分工的七大系统,包括军管、军事、政委会、市府、财经、工业、治安,其中治安系统干部人数最多,有800人。这直接说明了沈阳解放初期,接管城市时共产党面临的严峻现实。(王鸿谅)

76   沈阳解放时的经济命脉

1948年跟随陈云接管沈阳的秘书余建亭告诉本刊记者:“沈阳当时作为东北最大的城市和工商业中心,也是军火生产基地与军事补给基地。而它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为逐渐展开的全国解放战争提供经济支持。”

在沈阳的货币和黄金斗争,成为把握这个城市经济命脉的重点所在。本刊记者几经努力找到了4位亲历了沈阳金融接管的老人,他们中的一位建国后成为国家计委的领导干部,3位成为辽宁省经济领域的高层领导。(吴琪)

80   小公务员入职记

进沈阳后,他们过着早上6点起床学习、7点上班,晚上18点下班继续学习的生活。“我们的学习非常紧张,所有政府工作人员都是忙忙碌碌。领导说,沈阳是重工业城市,一切都极其陌生。”(葛维樱)

82   寻找60年前的沈阳

1948年11月2日晚,韩华平坐着卡车进入沈阳,他全部的心思都在三个大麻袋上,里面装着东北行政委员会的接管布告和封条。韩华平之前一直在山东农村打游击,进沈阳前,只在哈尔滨待过一段时间。进沈阳前那一夜,他就在卡车上伴着枪炮声睡了一晚。

1948年的沈阳城可分为老城和新城,老城在东部,房屋都是平房,比较破旧,新一点的是日本人建的,许多二层别墅,再往西就是竖着高高烟囱的铁西区。空闲时,热情的老工人会带着韩华平到处见世面:故宫和大帅府是他最先去的地方,也去北市场登流泉浴池洗澡,繁华的太原街则很陌生,“当时还是供给制,从牙刷到铺盖都是发的,没有钱”。

60年过去,刚进城的小伙儿早已见多识广,30年的交际外事工作让韩华平几乎接待过所有的开国领袖和许多外国首脑。80多岁的老人家带着本刊记者细细寻访60年前的沈阳,这个老城的来龙去脉依旧清晰可辨。(杨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