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专访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戴维·杰勒恩特

2009-01-07 12:52 作者:陈赛 2009年第2期
你在《镜像世界》中提到,镜像世界最大的好处是带给我们一种“高处视角”,从而帮助我们理解真实世界。但我的感觉是,技术越多,信息越膨胀,世界就越复杂。“镜像世界”会让这个世界更简单,还是更复杂?

戴维·杰勒恩特

三联生活周刊:Google Earth是您理想中的“镜像世界”吗?

戴维·杰勒恩特:Google Earth以及类似的软件,只能说是“镜像世界”人机界面的一种。从目前看,Google Earth组织世界的方式是肤浅的。“镜像世界”不应只展示空间的表面信息,更重要的是逻辑架构(那些你需要打交道的社会机构)。我在《镜像世界》中详细描述过这种逻辑架构的搭建方式——一组平行运行的程序,每个程序代表一个组织中的一个人,信息在链接之间的流动会自动显示这个组织的层级架构,你可以利用这个机构图表作为一种“控制台”,获取关于这个组织目前状态的信息。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镜像世界》中提到,镜像世界最大的好处是带给我们一种“高处视角”,从而帮助我们理解真实世界。但我的感觉是,技术越多,信息越膨胀,世界就越复杂。“镜像世界”会让这个世界更简单,还是更复杂?

戴维·杰勒恩特:世界越复杂,就越需要“高处视角”。“高处视角”不仅是智力上的驱动,更是情感上的驱动。当你俯视一样东西,把某样东西放在手掌中,会获得一种满足感。

镜像世界之所以能给我们“高处视角”,是因为它提供了所有层面的信息排列。比如,在镜像世界的最高层,你能看到关于全世界人口、贸易、经济、物理状况的完整数据。第二层,你会看到关于某个具体国家的基础信息,比如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继续深入,你看到巴基斯坦的信息中心——政府、恐怖组织、军队、瓦其里斯坦、基地组织等。当地学校、医院,或者你所在城市的经济系统,都可以以这样的结构进行组织。我可以找到全部的细节,也可以退回一步,看看这些细节与整个系统的关系。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麦克卢汉关于“工具是人的延伸”的论断是正确的,车轮是腿的延伸,照相机是眼睛的延伸,那么镜像世界是什么?

戴维·杰勒恩特:我只能说,它是整个世界的延伸(或者说映射)。这个世界是我们亲手创造的,从一个空的地球开始,加入一层层的结构和组织。在镜像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流”(Life Stream)——想象一下,每个人一生中所有的信息都汇集到一个流中,每一封邮件、每一张照片、音频、视频、日历、地址……当所有人的“生命流”全部汇集到一起,就形成一个巨大的“世界流”(World Stream),那是世界在讲述自己的故事,它包括历史、记忆、现在、未来。镜像世界和“世界流”在数学和逻辑意义上是双重的,它们各自都是对人类和宇宙的完整描述,但一个描述基于空间,一个描述基于时间。

三联生活周刊:您真的认为“镜像世界”能完整反映真实世界的复杂度吗?

戴维·杰勒恩特:在某些方面,它会超越真实世界的复杂度,空间和时间的维度会为信息提供语境,揭示一些隐藏的模式,帮助你思考那些从未想过的问题。但在另外一些方面,它不可能完整反映真实世界的复杂度,最重要的例子是人的思想,每个人的精神状态只有他自己知道。我们在真实世界里的行为和对话中反映出的精神的复杂性,在镜像世界里不会有同等的反映,至少我们希望如此。

三联生活周刊:当网络进化到“镜像世界”的阶段时,它会怎样影响我的个人生活?

戴维·杰勒恩特:对于这个世界,你会看得更好,看得更深。一个人知识越丰富,思考的东西越多,一个人越能描述周围的世界,注意到的细节就越多。有人往窗外看,只看到“鸟”而已,但另外一个人看到的是雪鸟、山雀、啄木鸟——我正在看我的窗外呢。一个12世纪的欧洲农民,除了自己的村庄之外,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但他同时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对道德和精神世界的领悟比今天大多数人更敏锐。今天,我们虽然能描绘整个世界,但这种描绘是肤浅的。镜像世界会扩大你想象力的宇宙——从1200年到2000年之间,世界的想象力膨胀了多少,你的想象力也会膨胀多少,但同时我们必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三联生活周刊:谁来控制“镜像世界”?人工智能,还是集体智慧?

戴维·杰勒恩特:集体智慧。但很不幸,最大的声音仍会是那些技术专家们发出的——他们了解一切关于科学和工程的问题,却对人性知之甚少。

三联生活周刊:您对于“集体智慧”是如何看待的?

戴维·杰勒恩特:“集体智慧”又叫“公共意见”或者“普遍智慧”。一个民主国家面临问题时,会逐渐达成解决方案。科学的进展是“集体式”的,就像20世纪初,物理学家逐渐发展出量子理论,很多物理学家都做出了贡献。错误的理论会被提出来,但最终会被正确的理论所超越。或者,在1620年,一群清教徒决定坐船去美洲大陆,他们想建立一个村庄,有农场,进行小规模的建设和生产。没有人告诉他们做什么,或者怎么做。集体智慧和个人智慧一样,贯穿了人类的整个历史。

三联生活周刊:在您的理论中,镜像世界会如何取代今天互联网的信息架构?

戴维·杰勒恩特:我猜测会是分布式的。个人、组织,或者城市,会各自建造它们的镜像世界,并持续地添加细节,实时的数据流会持续增加。独立镜像世界的数量会逐渐增加,最终它们会汇集到一处,组成一个全球性的镜像世界。我不认为这种结合的过程会很简单或者很快,但它最终会发生。语义互联网会是走向镜像世界的中间步骤。

三联生活周刊:您在十几年前就提出了“生命流”的概念,您觉得今天这些“记录生命”(Lifelogging)技术在正确的轨道上吗?

戴维·杰勒恩特:现在已经有很多的“生命流”项目,有些很有价值,但它们都缺乏一种“普遍性”(Universality),这是“生命流”最重要的东西。但是,在新技术的初始阶段,它们从各种特殊目的、版本的形态开始,也是很自然的。

三联生活周刊:威廉·吉布森把“普世计算”(Ubiquitous Computing)视为对人类世界最大的挑战之一,您呢?

戴维·杰勒恩特:“普世计算”是一个大的挑战,但人们对于这个概念的思考有问题。比如大家都在讨论,计算机对于书和阅读多么重要,但我不想用计算机屏幕来代替书。我爱书,为什么不能在书里置入计算能力?

三联生活周刊:您说,Web的终极形态与Google没什么关系,为什么?

戴维·杰勒恩特:我对Google没有任何意见,他们做了许多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但严格从历史的角度来讲,老牌公司往往难有新的想法,除非他们有独立而庞大的研发实验室,就像IBM、AT&T早年所做的,但那样的研发实验室已经不存在了。不过我相信,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你会听到许多从未听过的新公司,它们会是未来革新的主角。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