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游戏还是博物馆

2009-01-07 12:51 作者:王星 2009年第2期
规模足够海量的资料库其实才是“永恒的埃及”项目真正的支柱,倘若现有的资料库不过与当年Cryo的《紫禁城》相当,“超越时空的紫禁城”作为博物馆还是难以真正令人信服,终究逃不了被比拟为“3D导游游戏”的名声。

游戏《紫禁城》中的虚拟紫禁城画面

规模足够海量的资料库其实才是“永恒的埃及”项目真正的支柱,倘若现有的资料库不过与当年Cryo的《紫禁城》相当,“超越时空的紫禁城”作为博物馆还是难以真正令人信服,终究逃不了被比拟为“3D导游游戏”的名声。

最早见到的虚拟故宫确实是一款游戏。

那是一款名叫《紫禁城》(Fobidden City)的老游戏。游戏设置的故事背景是:乾隆年间初夏某一天的黎明,游戏者扮演的内务府总管安大人忽然接到急报,说是大太监王公公被人杀死在太和殿的大殿中。禀报皇帝,皇帝责成你在黄昏之前查清事情的内幕,抓到犯人,否则你会因无能而被驱逐出紫禁城。于是,你在一座3D的虚拟故宫中开始了侦查。

这款中国背景的游戏出自法国。法语版全称是《中国:紫禁城中的阴谋》(Chine:Intrigues dans la Cité Interdite),简称《中国》(Chine),发行于1998年,负责游戏开发的是当时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Cryo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单提Cryo的名字或许有些陌生,假如知道他们开发的第一个游戏就是大名鼎鼎的《沙丘》(Dune),可能不少人会对这个公司刮目相看。Cryo的游戏大多改编自小说或是以某段史实为背景,他们早年开发的《克格勃》(KGB)就是一款将背景设定在苏联的游戏,而《紫禁城》或《中国》所属的“凡尔赛系列”更是如此。

以“中国”命名本身也许是为了与同系列中后来制作的“埃及”以及“阿兹特克”相呼应。这一系列游戏以最早的一款《凡尔赛1685》(Versailles 1685)命名,自1997年至2002年陆续发行了七部。游戏基本是一个路数:在某个历史时期、某个历史古迹中发生了谋杀案,要求游戏者四处搜寻线索直至查出幕后的凶手及其阴谋。游戏中所有场景都依照真实古迹以3D建模,同时提供大量知识介绍点,因此游戏者顺路也就了解了一些与古迹相关的文化历史。

作为一款解谜游戏,《紫禁城》的情节确实有些老套。伪造国玺、弑君篡位,这些所谓“惊天内幕”不用想就能猜到。谜题的设置也不复杂,所谓“黄昏时限”不过是个口头威胁,并不像《11小时》之类游戏那样较真。事实上,除非你解开最后一道谜题,否则这座虚拟故宫中的黄昏永远不会来临。《紫禁城》更主要的价值其实还是作为“历史教育”游戏。与Cryo合作开发这款游戏的是法国博物馆联合会(Réunion des Musées Nationaux)。直至今日,假如去巴黎参观吉美博物馆或是卢浮宫,在纪念品销售部仍能看到这款游戏。甚至曾有欧美玩家评论:倘若不是有丰富的知识库,《紫禁城》恐怕只能算是款三流游戏。在《紫禁城》的游戏手册上,协作单位有故宫,还有古籍出版社和建工出版社,从中约略可以看出参考史料与建模数据库的来源。1998年,故宫曾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合作,计划“利用3D技术对故宫主要古代建筑和珍藏文物的形式、结构特征、表面装饰乃至建筑技术和建筑艺术等基本元素等进行准确、系统、综合性的采集和再现,建立完整的古建筑和古文物三维数学模型及数据库”。

因为是游戏而低估它的知识准确性并不公平。尽管游戏中不时出现屏风上汉字左右颠倒这样的低级错误,但仍能看出制作者对于故宫及清宫礼制的细节颇花了些心思。开场先是一段皇帝训话,然后游戏者以安总管的身份被扔在养心殿门外。自雍正以后,养心殿一直是清朝皇帝的寝宫和处理政务的场所,由此开始也算合理。被谋杀的王公公的“办公室”说是在养心殿大门外西侧,在现实故宫中,这片小矮房也是太监侍班的地方。比较有趣的是安总管自己的“办公室”所在。乾清门外内右门西侧那串小板房的身份如今几乎尽人皆知——大名鼎鼎的军机处,然而《紫禁城》中却将这里称为“内务府”(Imperial House)。游戏自带的有关“内务府”的链接介绍也明确指出内务府位于保和殿以西的院落中,只字未提乾清门西侧。曾经以为这是游戏制作者指鹿为马的一大败笔,不想详查资料后发现另有玄机:历史上这串板房其实只被军机处占用了中间一间,以东为侍卫值房,以西正是内务府大臣办事处。

如此准确的地点定位颇令人叹服这款游戏的制作精细。无论是日精门以南的上书房还是月华门南侧的内奏事处,游戏中大部分场景都保持了类似的精准水准。进入后宫查案需要特别“批条”,到了门口只能让太监层层传话,妃子需要千请万唤才能见到,这些也都符合清宫礼制。耐人寻味的是游戏中名叫“深清宫”(profound purity)的所在。依据游戏的地图,深清宫属东三宫,临近御花园入口。然而,无论明清,故宫史料中从未记载有这样一座深清宫的存在。对照现实故宫的地图,位置接近的是承乾宫。尽管不清楚乾隆朝时哪个妃子住在这里,说起当年董鄂妃曾在这里居住仍不免令人浮想联翩,倒也体谅游戏设计者为何会在东西六宫中唯独选择了这里虚构出一番故事。

《紫禁城》的主页面中另有“参观”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游戏中作为场景的3D故宫已经更多地变成了与现实故宫近似的博物馆。就1998年的技术而言,《紫禁城》中构建的虚拟故宫在现在看来仍然算得上漂亮。这座虚拟故宫的最大缺点其实在于操作系统:这原本是一个以Windows 95/98为平台的游戏,如今只能在Windows XP上勉强运行。

幸好有这层安装运行上的不便利,而且记得或知道这个游戏的人如今并不多,否则“超越时空的紫禁城”恐怕要花更多的力气辩解自己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座虚拟博物馆。然而,事实是“超越时空的紫禁城”初次公开亮相就与游戏有关。2006年11月14日,IBM全球首席执行官彭明盛在北京召开年度员工大会。在这次会议上,彭明盛在7000名员工面前用虚拟身份进入了号称“虚拟世界先驱游戏”的《第二人生》,在一座虚拟紫禁城中转了几圈。除了整体朝向和周边建筑略有不同,这座紫禁城的建筑与布局几乎与现实故宫一般无二,连石狮和瓦缸都原封不动地进行了数字化处理。《第二人生》中的这个3D紫禁城“背景墙”正是两年后的网上虚拟空间“超越时空的紫禁城”的雏形。

下载客户端,安装,进入www.beyondspaceandtime.org,注册,选择角色,签收确认信,登录。听起来很像网游的一套程序。这座虚拟紫禁城对用户硬件环境的要求也强硬得不输任何游戏——操作系统:Windows XP/Vista;CPU:Pentium 42,4G以上或AMD2400xp以上;内存:2G;硬盘:2G可用空间;图形卡:128M以上显存,带3D功能。“超越时空的紫禁城”的客户端也有204M之大,下载一次需要30分钟到一个小时。除纯粹技术需要之外,客户端的这个大小似乎也有某种对用户心理的考虑。一位体验者就曾表示:“毕竟花一个小时下载下来的客户端不能因为一次浏览而被删除或闲置。”

至于进了这座紫禁城能做的事,倒比法国游戏中那座紫禁城平和得多,没有什么杀人、篡权。你大可安步当车,选择一条设定好的游览路线,来次“至尊金殿游”、“故宫精华游”或是“祥禽瑞兽游”;也可以去观看“场景”,目前可供选择的有“皇帝批奏章”、“皇帝进膳”、“宫廷画师画像”;更愿意动动手的可以参与“活动”,比如斗蛐蛐、下围棋、射箭。当然,还有一项“活动”也很重要而且颇为虚拟紫禁城所提倡:聊天——和导游聊,和游客聊,天南海北,越热闹越好。更进一步的交流方式虚拟紫禁城中也准备了,你可以拍照,发送电子邮件,呼朋唤友组团观光,总之,直接把故宫当做自己的电子社区就是。

尽管IBM方面一再强调虚拟紫禁城“对于三维交互引擎的选取有基于文化和教育的独特要求和考量指标”,但也承认:如果仅从技术本身看,虚拟紫禁城与网络游戏平台采用的是类似技术。IBM的一位软件工程师曾表示:“这的确是以网游的方式研发的,我们采用游戏引擎,对古代建筑、文物和人物进行了高分辨率的精细的3D建模,采用开放标准的集成技术,允许与其他大型社区网站的数百万用户进行内容共享。”将平台设置为开放式原本是为方便虚拟紫禁城信息库的升级。IBM方面的考虑很实际:建立整个紫禁城的3D模型是一项十分浩大的工程,因此希望借助一种“交互式文化环境”(PCE)让来自全世界的建模人才都来参与创建紫禁城的主要建筑构件模型。然而,开放的平台本身就意味着虚拟紫禁城有可能真的被加工成一个网游,虽然IBM在研发的过程中刻意去除了网游中所必需的下蹲、踢腿、打斗等动作,但倘若重新拾起来,另增加些装备购买、技能升级、寻宝攻关之类,故宫变成个大网游场也并非难事。所谓“用免费网游的方式来吸引更多的人了解古迹”并非说不通,不过,故宫与IBM双方自虚拟紫禁城启动起就以“公益”为由回避了这个话题。故宫方面的说法是:“我们是文化单位,以公益为主,我们只是提供内容,所有平台的搭建和研发的投入都是IBM完成的。我们可以这么做,但这个平台是IBM建的。这更多要看IBM的打算。”IBM则说:“IBM投资制作的虚拟故宫完全是公益性质,是IBM的公益事业之一。IBM曾在埃及做过同样的虚拟古迹。”

IBM在埃及做的是“永恒的埃及”(Eternal Egypt)。与埃及政府合作的这一项目是IBM颇引以为豪的成果之一。“永恒的埃及”项目其实远不止网上博物馆,而是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墙内博物馆”(The museum inside the walls),指项目囊括了遍及埃及各地的大小博物馆的藏品信息,建立了庞大的交互信息库,并以此为依托创建了超越普通“语音导游”的数码导游方式,赋予手持终端内容更丰富的文字、图画以及更能促进对展品理解的动画短片。第二部分是“墙外博物馆”(The museum outside the walls),实际上是以手机为接收端,对实地景观(例如卢克索神庙、吉萨金字塔等)进行数字导游。游客可以利用手机远程查阅网站的信息库。这一技术还可以帮助游客设计自己的参观路线,同时下载相关的介绍资料。第三部分是“无墙博物馆”(The museum without walls),这才是“永恒的埃及”网站本身。

2006年,“超越时空的紫禁城”项目宣布启动时也公布即将实现“手机导航”。按照设想,在网上的虚拟紫禁城建成后,当游客在现实故宫中迷失方向,或者在某一精彩馆藏或古建前无法了解其内容时,只需要根据当前所处的位置输入一个编号,或者通过手机拍摄所在位置区别于其他场景的独特的特征,发送到指定的位置,就能得到短信指引。IBM的叶天正博士解释:“利用‘交互式文化环境’的不同特性,可以将故宫内某一位置的虚拟图像传送到游客的手机之中,通过比对这些虚拟图像游客就可以获知他们在实际的博物院中的位置。”

这套“交互式观众体验系统”的理念颇为接近“永恒的埃及”中的“墙外博物馆”部分,近似于“埃及工程的中国版”。IBM主动与故宫接触、希望进行信息化方面的合作其实自2003年就已开始。此时IBM已经在10多年间通过数字技术创建了一系列文化遗产项目,包括梵蒂冈图书馆、圣母怜子像、圣彼得堡冬宫、永恒的埃及和美国非洲裔历史与文化国家博物馆等。尽管每个项目都因自身的特性而有不同的侧重,“三墙”理念倒是贯穿始终。IBM最初对于故宫数字化的构想现今不得而知,关于为何迟了3年才开始与故宫的合作,IBM方面的解释只是:当时虚拟化技术还不够成熟。

另一方面,2003年时其实在故宫里已经存在一座“数字故宫”。2000年,故宫开始与日本凸版印刷公司合作建设“数字故宫”。已有100多年历史的凸版印刷公司在文化遗产数字化展示技术方面的成果罗列开来同样辉煌。从1998年开始,凸版印刷公司先后完成了梵蒂冈的西斯庭大教堂、日本奈良的唐招提寺、洪都拉斯的玛雅文明遗迹等17个世界遗产的“虚拟现实”技术保存工作。2000年6月,凸版印刷公司迎来100年成立纪念,便以此为口彩提出与故宫合作,希望共同进行故宫的数据积累和数字化保存工作。2000年10月31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故宫博物院与日本凸版印刷株式会社签订了第一期“文化资产数字化应用”的合作协议书。2003年,完全以计算机实时3D建模技术渲染制作的《紫禁城·天子的宫殿》完成,号称世界上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高精细虚拟现实作品。

《天子的宫殿》其实应该被称作“虚拟现实电影”。若想进入这座虚拟故宫,你必须坐进一个“沉浸式剧场”。理论上讲,当故宫金碧辉煌的建筑群在4.2米高、13.5米宽的半弧形超大屏幕上展开时,观众可以通过手柄的操作,任意在场景中游走,实现一定程度的人机互动。无人否认,这是迄今为止建模最精细的虚拟故宫,然而这也是硬件要求最高的一座:首先自然是要建一座剧场,其次对于将影片重现的投影设备也有苛刻的要求,例如多通道间的画面必须无缝拼接,任何条件下拼接区不能有亮带效果出现,多通道的实际输出亮度及三原色都要实时保持一致,跨通道的图像几何校正保证不失真等。用于播放《天子的宫殿》的剧场位于故宫西侧,设有50个座位,据说目前还只是用于招待贵宾。

日本凸版印刷公司与故宫方面的合作当年曾颇为沸沸扬扬。2003年,凸版印刷公司出资5亿日元与故宫合作成立了故宫文化资产数字化应用研究所,双方签订协议,准备将包括100多万件文物在内的故宫文化资产逐一进行数字化处理,把这些信息通过各种传播方式对外实行公开展示。凸版印刷公司发布的工作蓝图一直展望到2010年。然而,就在同一年,另一项看似有些雷同的故宫数字化工程也开工了。久违的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再度登场,宣布与故宫文化遗产数字化应用研究所开始合作,对故宫建筑进行3D数字化测绘。时至2006年,项目正式发布为“激光雷达故宫古建筑数字化保护与应用”。按照项目计划,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将采用3D激光测绘技术,完整采集统一坐标系的高密度、高精度的太和殿3D模型数据,包括构建太和殿的现状彩色立体模型、对太和殿的每架梁脊制作现状剖面图、制作太和殿的正射影像图、用逆向工程的方法构建太和门的大木结构构件仿真模型、制作太和殿的等值线图等。项目的目标之一是:“将故宫数字化地放进计算机,通过对这些数据的进一步处理和加工制作出故宫的虚拟现实仿真模型,使观众在互联网上足不出户而又身临其境地参观故宫,把玩每一个建筑构件、每一件珍稀文物、每一处装饰处理。”2006年也正是IBM的测量团队进入故宫的时候。同样的三维激光测绘技术,同样是大约每5毫米就有一个空间坐标点的精度,可以想象那一年三大殿四周何等热闹。

凸版印刷公司的宏伟蓝图已经有一阵不曾听到消息,而北京建筑工程学院的项目也更多地是针对故宫未来的维修工程,似乎只有IBM的测量建模是一心为故宫搭建网上的虚拟博物馆。然而,再华丽的3D建模对于一座虚拟博物馆来说都只能算是“外墙”。IBM在“永恒的埃及”项目中实现了埃及多家博物馆的资料信息库互通,这听起来着实令人艳羡,可是在虚拟紫禁城中却一时难以实现。2001年正式开通的故宫官方网站如今有故宫博物院总说、紫禁城游览、紫禁城快讯、藏品精粹、文物保护等12个主要栏目,影像库3.5万张,文稿库约4000万字,现在继续以每月60篇文稿和一个网上主题展览的速度更新扩充。倘若能漫步虚拟紫禁城中,随时查询这样一个足够海量的资料库自然是件美事,可惜,目前故宫官方网站的资源与“超越时空的紫禁城”并不互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