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油价过山车

2008-12-15 13:35 作者:谢九
中国经济应该利用这次危机来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实现一次彻底的经济转型。

11月20日,纽约油价在早盘跌破了每桶50美元大关,创三年半来新低

中国经济应该利用这次危机来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实现一次彻底的经济转型。

仅在4个月以前,全世界都在为150美元的石油而忧心忡忡,就在人们还来不及想出办法来应对高油价时,油价开始戏剧性地高台跳水,在4个月之内跌至50元附近,回到了2005年的水平,跌幅也高达67%。4个月前,人们担心的是石油市场的供给不足,而随着国际经济形势的急剧恶化,人们开始担心需求不足。

过去40年里曾经爆发过3次规模较大的石油危机:1973到1974年,油价从每桶3美元上涨到12美元;1979到1980年,油价从每桶14美元上涨到35美元;1990年,油价在3个月内从14美元上涨到40美元。这三次石油危机均以战争为导火索,持续时间也都不长,最短3个月,最长也不过2年。而本轮石油价格上涨并没有任何战争因素催发,几乎纯粹是全球经济高速增长加上人为投机炒作所致。如果以2002年的20美元为起点,2008年的149美元为终点,7年时间涨了6倍多,而且大部分涨幅均在最近一年完成。暴涨之后带来的必然是暴跌,在美、欧、日以及中国等大国经济开始放缓之际,出于对需求不足的担心,油价终于开始实现价值回归。而在油价的暴跌过程中,欧佩克在过去两个月内连续宣布减产,目前原油日产量已累计减少200万桶左右。

对一些石油输出大国而言,油价暴跌意味着好日子的终结。比如俄罗斯股市在上半年一直是全球最稳健的市场,在全球股市都在下跌时,俄罗斯股市甚至在5月份创下了2500点的历史新高,但是随着油价从150美元的高点向下跳水,俄罗斯股市也从2500点迅速跌落到11月底的658点,半年内的跌幅达到74%,下跌幅度和速度居全球主要市场之首。

对中国这样的石油需求大国而言,油价快速下跌缓解了很大的压力。由于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的不合理,在国际油价高涨的背景下,炼油企业陷入越炼越亏的困境,只能依靠财政补贴来减少亏损。今年上半年,仅中国石化一家公司就获得100多亿元的国家财政补贴,上半年国际油价一路疯涨,中国对油价的补贴政策是很重要的支撑因素。在国际油价跌破90美元之后,国内成品油价格和国际基本接轨,这使得炼油企业可以开始扭亏为盈,国家财政没有必要再继续补贴。在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国家开始以积极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各方面财政支出都大幅提高,油价下降可以为国家财政节约一大笔补贴支出。

油价下降减轻了各行各业的成本,为国家财政节约一大笔支出,这是最直接的影响。另外一个影响虽然并不那么直接,但影响甚至超过前者,那就是为国家保增长带来了足够的调整空间。在上半年国际油价高企的背景下,国内的通货膨胀压力一直存在,这也使得上半年国家经济的首要任务就是防通胀,下半年的CPI价格虽然开始下降。但是PPI价格依然高企,在今年8月份创下10.1%的新高,继续给通胀施加压力,这正是高油价带来的压力。不过国际油价的迅速回落带动了相关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这使得PPI价格也开始下降,10月份PPI回落到6.6%,而CPI仅为4%。可以说,油价的大幅下跌,使得国内通货膨胀的压力基本消除,国家也可以放手来全力刺激经济。11月27日,央行大幅降息1.08个基点,一年期存款利率下降至2.52%,如果国内的通货膨胀压力没有消除,CPI继续保持8%以上的高位,央行不可能将利率降至2.52%的低位,否则将形成巨大的负利率空间。如果将来油价继续回落,CPI继续下降,央行还有进一步大幅降息的空间,这将给国内经济复苏创造很好的外部条件。

油价的快速回落,对我国进行能源定价改革提供了很好的时机。我国主要能源品大部分都不是市场定价,成品油、天然气、电价等都受到管制,即便是已经走上市场化之路的煤炭,其市场化的程度也并不彻底。在行政管制下,我国相对较低的能源价格,对于促进经济增长、减少通胀压力的确能够起到一定作用。但相比之下,副作用更加明显,一方面扭曲了资源的优化配置,同时也带来了油荒、电荒等行政管制的产物,甚至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国际市场的油价。如果说上半年150美元的原油价格的确给推进能源定价改革带来很大压力,但现在50美元的油价则使得压力不复存在。以成品油价格为例,现在为人诟病的事实是,当初油价高企时,国家用财政补贴来弥补炼油企业的亏损,而现在国内的成品油价格已经高于国外市场,成品油价格却迟迟不降。当然,对于中石化等公司而言,成品油价格晚一天下调,也就意味着多一天的利润。毕竟,对于长时间笼罩在国际和国内市场价格倒挂的国内石油公司,国内成品油价格大大高于国际价格,这样的好日子并不多见。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其实是对石油公司双重补贴,过去油价高企时间接以财政补贴,现在油价回落时直接以消费者的身份补贴。与此同时,燃油税如何推出也依然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方案和时间,这也使得成品油定价机制的改革看起来迷雾重重。

根据相关报道,拟定中的成品油定价方案可能是:当国际原油价格低于80美元/桶时,国内成品油价格与国际同步调整;当国际原油价格高于80美元/桶时,扣减加工利润率计算国内成品油调价额;当国际原油价格高于130美元/桶时,国内成品油价格另行确定。与现有的成品油定价方案相比,这个拟定中的方案无疑进步了很多,但也并没有完全放开。比如“当国际原油价格高于130美元/桶时,国内成品油价格另行确定”,其中隐含的意思可能还是成品油价格行政管制,而以国家财政补贴,这样做的后果可能是,中国再次以行政补贴支撑全球的高油价。当然,考虑到高油价对下游产业以及一些弱势群体形成强烈冲击,这种担心并不为过,但其实市场上油价越高,行政之手越应该松开才是。因为高油价会提高人们的节能意识,减少市场对石油的需求,最终也会促使油价回落。否则,政府的补贴只能扭曲资源配置,甚至将油价越推越高。如果这一轮高油价不是因为金融危机大规模扩散而跳水,中国经济有可能被国际油价长期挟持,而起因就在于政府对油价的行政补贴。将来全球经济复苏,谁也无法断言油价是否能再创历史新高,如果中国对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不彻底,将来有可能再次被高油价所挟持。

对中国经济而言,更应该利用这次危机来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实现一次彻底的经济转型。1973~1974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机曾经重创日本经济,日本后来进行了能源多元化改革,同时在经济上大力发展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尽量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大力展开节能活动,在10年内节能幅度达30%。在第二次石油危机到来时,日本经济所受冲击就减轻了很多。对中国经济而言,从能源消耗性向资源节约型转型,不仅仅在于为了应对将来可能再次出现的高油价,更是为了实现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与发达国家比,中国经济的模式比较粗放,相当程度上依靠大量资源投入来拉动,更多的经济增长是靠汗水而不是靠灵感,这决定了增长模式的不可持续性。体现在单位GDP能耗上,中国实现1万元GDP的资源消耗远远超出发达国家水平,对一个发展中大国而言,这是初期发展的正常现象,但是如果要实现下一个30年乃至更长远的发展,中国经济依靠高投入的增长方式必须改变。对石油等资源的依赖乃至消耗水平也必须有所节制,在过去10年对全球的石油新增需求中,中国和美国占了一半。

按照“十一五”规划,我国的单位GDP能耗要降低20%,2007年全国单位GDP能耗比2006年下降3.66%,今年前三季度比去年下降3.46%,虽然保持了连续下降的趋势,但是距离20%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在这样的背景下,有限的国家财政与其对高油价进行补贴,还不如更多补贴在节能减排上。

油价下跌同时还牵涉到另外一个话题,那就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众所周知,中国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部分都是美元资产,在本次金融危机中面临了很大的贬值风险。从分散风险以及国家战略角度出发,在相对较低的国际油价环境下,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或许可以考虑储备一定数量的石油资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