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一个村庄的产业聚集效应

2008-11-18 12:38 作者:邢海洋 2008年第43期
小堡村现在有88家画廊,而村委会通过各种渠道获得收入,再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每年已逾千万元,累积投入超过5000万元。文化创意产业还带动了餐饮和旅游。2007年底,小堡的总产值6亿元,上缴国家利税2000多万元。

王立则,因为购买了宋庄镇的房产而成为宋庄镇小产权房官司的代言人

小堡村外来人口现在达到6000人,是村民人口的4倍多。

小堡村现在有88家画廊,而村委会通过各种渠道获得收入,再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每年已逾千万元,累积投入超过5000万元。文化创意产业还带动了餐饮和旅游。2007年底,小堡的总产值6亿元,上缴国家利税2000多万元。

两年前,画家张智搬到宋庄的时候,接通互联网成了很棘手的问题。他租住在大兴村的村头,实际上已经和宋庄村完全接在一起,房子挨房子,中间连过道都没有。可铁通的互联网只通到宋庄村,不通大兴村。邻居给出主意,把两家的门牌调换一下,按宋庄村报装,可张智刚从美国回来,知道这样做在那边是一种很严重的欺诈。邻居们不以为然,最终事情还是这样解决了。铁通的人从村头的电线杆上引出一条线,并且并没有比宋庄村多消耗电话线。

村子里,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创意”解决的。创意产业给宋庄带来了2000多名画家,他们通常口袋里揣着一沓现金,先住旅馆,再找房子,再安电话,然后就待下来。能住到5年以上,就算扎根了,而相当多的,往往住不到一年,钱花光了就打道回府。不过,每住进一个画家,从他一下车,就给村子带来现金流。张智给记者粗算了一笔账,一年至少七八万元要留在村子里。租房子1.5万元是固定的,两个人吃饭3万元,购买画材、添置一些家用品也得两三万元。最后他搬离宋庄的时候把很多画框送了朋友,“买的时候几十块一个,带不走就不值一个钱了”。

宋庄,尤其小堡村范围内画材店有十七八家,大多是这几年出现的,今年就多出了7家。并且,这些画材店也全是外地人开的,河北人居多,宋庄本地人已经不干这种本小利薄的生意。因为画材店开得太多,最早开店的日月星美术用品专卖店的樊秀云说,生意已经远不如画家村没出名的时候好做了。

小堡村共有503户,劳动力682人,其中1/3在村委会各职能部门,另1/3在工业区工作,余下的1/3处于闲散状态。机构为什么如此臃肿?就因为外来人口远超过当地人的数量。这里仅画画的就多达800多人,超过了他们劳动力的人数,加上为画家提供服务的人口,外来人口数量更是成倍增长,达到6000人,是村民人口的4倍多。这个村子目前有51家饭馆,除了满足当地人口,还向城里来看画展的游客提供餐饮。记者来的时候,这里最大的一家饭店佰富苑正在扩建,改为生态餐厅,过去吃饭的大堂里建造了水池,种植了植物。不妨通过艺术家数量估算艺术家聚集的扩散效应——如果一个艺术家一年消费2万元,2000名艺术家就能带来4000万元的现金流,服务业就能解决2000人的就业。

画家也按卖画的状况分为三六九等,顶级画家显然不用在当地卖画,但大多数还是在这里的画廊和工作室里展示、出售作品。小堡村有88家画廊,村民也开有画廊。这里创作的作品标价多以美元计价,一幅几千甚至上万美元不等,作品成交,画廊至少分得一半利润。这里的画家,有些一两年不开张,一开张卖出上百万元,这几年市场红火,也有家里突然闯入画商,将作品全买走的。据宋庄艺术促进会的估计,画家创造出的价值已经达到3亿元。第一家村民画廊韩燕画廊的主人靳东升就充分享受到这种利润,几年的经营下来,靳东升已经有实力在艺术园区购买10亩地开办更大的画廊。

小饭店一年租金一两万元,大饭店几十万元,画廊因占用面积大,租金收入更高。这些都构成了村庄的收入,村庄的收入又反馈给村民。村民的收入中,一部分工资收入,一部分股金分红,一部分房租收入。相对于城市人口,工资收入应该说有限,年均万元左右,而股金收入,2000年时每人以5000元入股村工业区的收入却带来了可观的回报,去年每股分红2000元。另外一大收入项则是租金收入,人均达到6000元。

在小堡村,交通要道的电线杆和墙壁上租房或求租的小纸条密密麻麻。去年要价1万元的院落今年已经涨到了1.5万元,而5间正房的院落则在2万元上下。实际上,随着租金的持续上涨,村民们已经不满足于只出租原有的住房,而是在院子里再建造新的院落。昔日的农家小院被分割成两块,村民住在后面的老房子里,由一个侧门进入,而前面新起的房子已经不再顾及“地气”,基本没有了院子,只是水泥的房子。这样的房子也动辄一两万元的年租金。这样的改造投入不下10万元,但几年内就可收回成本。另一种“公寓式住宅”也出现了,村民在自己长条状的院子里建两排厢房,每个小房间分开出租。一个院子里住了十几户单身艺术家,蔚为壮观。

靠改造自己的房子还只能算小儿科,村子里交通的节点和主街边已经有人建造两层建筑,提高租住面积。而更大规模的诸如嫘苑和A区的艺术家工作室集群早在5年前就已经出现,现在则遍地开花。一年中增加了多少工作室?村委会的李学来估计不下百家。宋庄美术馆兴建的时候,与它一马路之隔建立了东区美术馆,馆后是20间工作室,年租金4万元,很快就出租完毕。以此为标志,宋庄艺术家开始了加速向艺术园区和工作室区的聚集。而这种高挑空、大空间、兼具展览功能的工作空间迅速膨胀,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