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谁拯救冰岛

2008-10-21 12:39 作者:李伟 蒲实 游姗姗 2008年第39期
作为渔民,阿曼森的父辈们不曾做到驾驶渔船穿越大西洋和印度洋,来到太平洋东岸。但阿曼森却把冰岛的投资带到了中国,他在中国成立了代表处,作为格里特利尔的第八家海外机构,并在西安、咸阳投资了地热供暖项目,还打算成立房地产投资基金。

冰岛中央银行行长戴维·奥德森

本加尼·阿曼森(Bjarni Armannsson)站在上海浦东香格里拉酒店37层的豪华宴会厅,举起杯子,向在场所有嘉宾祝酒,在座的是冰岛外交大臣、银行家、渔业与食品公司的CEO以及能源公司的掌舵人。那是2006年12月初的一个夜晚,那一年阿曼森38岁,他是冰岛第三大银行格里特利尔银行(Glitnir)的首席执行官。他在位的6年中,冰岛金融业经历了最亢奋的黄金期,格里特利尔银行的资产从38亿欧元上升到了208亿欧元。

2007年底,《银行家》杂志将年度银行的荣誉授予了这家冰岛银行,因为“格里特利尔的目标市场占有率和出众的高达80%的利润增长让《银行家》印象深刻。格里特利尔开展了一系列小型房屋经纪业务,切入了北欧资产经纪市场6.16%的市场份额,在这个领域排第三。市场份额还在有规律且高效率地扩大”。格里特利尔银行的前身是冰岛银行,上世纪90年代通过一系列的重组完成了私有化。

作为渔民,阿曼森的父辈们不曾做到驾驶渔船穿越大西洋和印度洋,来到太平洋东岸。但阿曼森却把冰岛的投资带到了中国,他在中国成立了代表处,作为格里特利尔的第八家海外机构,并在西安、咸阳投资了地热供暖项目,还打算成立房地产投资基金。

然而从云端坠落到谷底的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不到两年,格里特利尔银行却成为冰岛经济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9月29日,冰岛政府以6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银行75%的股份,希望通过注入政府信用使这家深陷债务泥潭的银行渡过危机。在此后不到10天内,冰岛政府又相继接管了冰岛最大的两家银行——Kaupthing、Landsbank Islands。他们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去年7月,阿曼森已经从格里特利尔银行离职,拉鲁斯·威尔丁(Larus Welding)取代了他的位置,在被政府接管后,新的CEO博纳·恩那思多提尔(Birna Einarsdottir)于10月15日走马上任。

多少世纪以来,渔业一直是冰岛的主要经济支柱。但就在6年前,冰岛人发现可以从金融业获取巨额财富,他们带着热忱和无畏投身到这个新行业中,凭借狂热的投机欲望从海外大量借贷。

尽管冰岛政府利用能源优势大力发展电解铝、地热发电等行业,但是仍无法形成真正的多元产业。于是以银行业为代表的虚拟经济成为了冰岛人致富的希望,这些银行的规模也迅速让拥有32万人口的冰岛国内经济相形见绌。

美联社数据显示,冰岛金融业如今外债超过1383亿美元,美国彭博新闻社提供的数据显示,冰岛3家大银行所欠债务共计610亿美元。而根据冰岛驻华大使馆提供的数据,2007年冰岛国内生产总值为12790亿冰岛克朗,按照今年3月的汇率水平——1美元=75冰岛克朗,冰岛2007年GDP为170.5亿美元,金融业外债是GDP的8倍以上。从3月至今,冰岛克朗的贬值幅度已经超过100%,如果这状况无法扭转,到年底时,外债与GDP的比值将是恐怖的数字。

有意思的是,冰岛三大银行并不是美国次级债的直接受害者,他们本来已经躲过了贝尔斯登与雷曼兄弟的死亡方式,这几家银行都发布了良好的上半年业绩,都有健康的资产充足率,而它们对市场融资的依赖程度也并不比同行们更高。这些银行中没有一家持有不良证券,自2006年初的“迷你危机”(mini-crisis)以来,这些银行运营良好。

但是,当美国次级贷危机爆发后,房贷市场的不良贷款不仅让美国国内金融市场信贷紧缩,在金融高度全球化的背景下,也引发了国际市场的信贷危机,冰岛银行赖以生存的短期贷款于是突然枯竭。

就在几个月前,金钱还在闹哄哄地滚动着:冰岛的银行借钱,放贷,然后再借更多钱。当然,他们是必须要还债的,但那时还钱不成问题,因为反正还有地方能借到更多的钱偿还旧债。而现在,所有金融机构都在考虑自己的生存问题,现金成为最宝贵的资源,以往无所不能、包罗万象的金融工具和衍生产品突然间失灵了。

这时候,冰岛政府的信用看起来也不那么靠谱了,尽管它在以往64年的建国史上从未拖欠过一分钱的本金和利息,但是市场认为,冰岛央行看上去不是可靠的最后贷款人,风险过高。冰岛央行所掌握的外汇储备也只有40亿美元,当国际市场的流动性枯竭时,这点钱不过是债务金字塔上的一粒沙子。冰岛就这样被资本家们抛弃了。

“冰岛银行有优质的资产和漂亮的债务单,可惜的是在日常操作上无法周转。”冰岛驻华大使贡纳尔·斯诺里·贡纳尔松(Gunnar Snorri Gunnaarsson)对本刊记者说,“冰岛的危机间接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主要是短期的信用危机。银行之间对借款非常谨慎,再加上其他一些大银行的破产,使得银行间的借贷非常困难。”

冰岛银行的操作模式并没有脱离欧洲银行业的规则,它反映了绝大部分现代银行的生存方式:混业经营、全球扩张、多领域投资、以低利短贷博取高额长期收益。现代银行业为此创造了一系列的金融概念,并开发了相应的金融衍生工具,将资本、债务层层打包,击鼓传花般送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今天以悲观者的角度看来,每一个金融概念都是一个泡沫,而每一个金融衍生工具都是一个幻觉。

冰岛的银行业并不是一个胆子过大的“赌徒”,它只是众多“赌徒”中的一员,而且是很守规矩的一员。它们率先倒下的原因不是玩得过火了,而仅仅因为冰岛金融业在国内经济中过于庞大,国家经济实体过小,国力无法承担虚拟经济所遭遇的重创。在雷曼兄弟破产后,资本的流动性危机迅速上升为国家信用危机。而“信用”,恰恰是带动现代金融全球化运转的传动链。

有意思的是,长期以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给予冰岛国家的信誉评级都是最优的长期Aaa和短期P-1。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冰岛一直是一名有修养的绅士。危急时刻,“信誉”也显得无能为力。就像20世纪初伟大的英国金融家欧内斯特·卡塞尔(Ernest Cassel)爵士所说:“当我年轻的时候,人们称我为赌徒,后来我的生意越来越大,我成为一名投机者,而现在我被称为银行家。但其实我一直在做同样的工作。”

2007年,《中国外汇管理》杂志前任主编吴克鲁曾在冰岛进行了短期调研,并为国家外汇管理局撰写了调研报告。在他看来,冰岛的危机与美国的危机在本质上并无不同,唯一区别在于,“美国是一个大国,美元是国际货币,美国可以通过铸币税,用美元贬值的方式减轻外债的压力,而冰岛不可以”。所以冰岛的标本价值就在于,它是一个规模小而市场化程度高的经济体,经济指标的敏感性要远远高于其他国家。所有现代资本主义被认为正确的朴素“规律”,在这里会得到重新的校验。

就人均GDP而言,2007年冰岛排在世界第五位,它的前面是卢森堡、挪威、美国和瑞士。可现在对很多普通冰岛人来说,不得不开始一段紧缩生活。优越的社会福利使他们已经习惯了高负债生活,根据冰岛央行的统计,即使75~79岁的老年人,负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也高达80%以上。

冰岛就像一个充了气的巨人,它是高负债、高流动性与高风险的混合体,但是突然而来的信用危机拔掉了巨人身上的气阀,他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由于冰岛经济总量过小,依靠自身走出困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目前冰岛已经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接洽谈判,如果冰岛得到了IMF的资金援助,则是该组织援助的第一个发达国家。对于冰岛的救援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但从根本上来说,则是对全球金融链条的拯救。谁也不想看到第二个冰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