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中欧峰会的不完全见闻

2008-10-15 14:48 作者:李三
从2004年开始,中欧峰会持续在德国汉堡举行,今年是第三届。作为中国和欧盟固定对话的峰会,德国政坛元老级人物纷纷亮相,以他们的阅历指点江山。

9月10日,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前排右二)在德国汉堡参观空中客车公司时,与德国副总理兼外长施泰因迈尔(前排左二)和空客首席执行官恩德斯(前排右一)合影

从2004年开始,中欧峰会持续在德国汉堡举行,今年是第三届。作为中国和欧盟固定对话的峰会,德国政坛元老级人物纷纷亮相,以他们的阅历指点江山。

同一个问题,以中德两个版本发问,答案是什么?

德国的哪些方面是您感到陌生的?中国驻德国大使马荣灿的回答是:“每天翻开德国的报刊,我们都遗憾地感到,德国民众包括不少汉堡民众对中国非常缺乏了解,一些人不愿摈除他们对中国的偏见。”

中国的哪些方面是您感到陌生的?汉堡市长欧勒·冯·伯斯特的答案:“个人自由在儒家思想中所占有的不同价值以及明显不同的对待多样性和反对性意见的方式,极不契合我们欧洲化思想。而我们欧洲人直率和长于争论的风格也一定是令中国人感到陌生的。”

两个答案背后,是两种意识形态。但这并不构成沟通的障碍。

施密特力挺中国

9月11日,德国前总理、90岁的施密特出现在汉堡的“中国时代”论坛上,这位至少15次访问中国的德国老人给在场嘉宾开讲中国历史课:“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教育我注意东方这个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国家,我记得父亲说过,中国现在虽然很贫穷,但有朝一日它一旦崛起,就将对整个世界产生重大影响。”

“我前后十几次去中国,1975年,我见到了中国当时的领袖毛泽东。”施密特告诉记者,“毛泽东见我时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康德学派的人,而我则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我们谈了3个小时。”在施密特的记忆里,“当年看到的情况与今天完全不能比,到处是骑自行车的人群,物质非常匮乏。但当时的那一代领导人已经开始意识到发展经济的重要性,他们制定了发展经济的政策,我非常尊重他们这一代领导人。后来在多个场合,我又见到了中国后来的领导人邓小平,他是一个很实干的领导人”。

90岁的高龄,长期活跃在世界政治经济的舞台上,施密特的演讲智慧而犀利,尽管台下都是来自德国政府、法国政府、中东国家的政府以及欧洲央行的高级官员们,他也毫不讳言自己的观点,不迎合利益集团的口味。他说:“跟中国人打交道,你们首先要了解中国的历史,中国早在14世纪就是世界上最领先的国家了,我们现在说的明瓷器就在那个时期得到了辉煌的发展。只是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中国在最近的100年落后了,他们甚至遭到来自欧洲国家的侵略。”幽默的德国老人指着旁边的法国前总理说:“你们就是其中之一。”他又故意把嗓音压低了一些:“当然了,德国人也参与了这个侵略行动。”

施密特在多个场合力挺中国。他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才刚刚开始,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阻止中国的经济发展,更不要说哪个政客了。曾任德国财政部长的施密特告诉大家:“中国已经超过德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出口冠军,人民币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货币之一,用不了多长时间,人民币就将成为与美元、欧元一样重要的世界第三大货币。”他说,“你们在跟中国打交道的时候,要顾及中国在过去受到屈辱的历史,要少谈意识形态,多谈实际问题。邓小平先生的‘白猫黑猫’理论不是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吗?”

欧洲北京商会主席伍德克告诉本刊记者,施密特在德国的地位就像中国的邓小平,“他是我们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邓小平。施密特曾任德国政府的财政部长,后来成为德国总理,在他领导下,欧洲成功地避免了“冷战”的升级,他们这一代领导人为后来欧洲几十年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基础”。

70次访问中国的德国元老

汉堡峰会的嘉宾主持人和发言人特尔施克特尔施克(Horst Teltschik)教授是德国政坛的元老级人物,上世纪70年代,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还是州长时,他就是科尔的顾问,1982年科尔成为德国总理,特尔施克也就成为德国政府最重要的一个成员。在随后的16年,他一直是科尔最重要的外交和战略政策顾问,一年一度在德国慕尼黑举办的北约安全会议,特尔施克一直扮演重要角色。1998年科尔竞选失败后,特尔施克成为宝马集团负责中国事务的董事会成员,他还曾担任过波音公司的德国总裁。由于多年的政府工作背景,他曾代表10多个德国巨头公司与中国多个政府部门打交道,参与过很多重大工程的招标以及谈判。用特尔施克博士自己的话说:“我先后70次访问过中国,慢慢地成了中国的‘粉丝’,我女儿高中毕业后,我送给她的礼物是到中国游览14天。”

特尔施克是汉堡峰会嘉宾主持人和发言人,他和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以及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一起,讨论中国以及亚洲未来发展的问题。

在汉堡商会哥伦布大厅内,特尔施克教授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

三联生活周刊:您曾跟随德国前总理科尔很多年,也在宝马董事会任过要职,中国对您来说不陌生,您眼里的中国是什么样子?

特尔施克:刚才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先生说,他1975年就到过中国,其实,在1974年,我就陪同当时的德国莱茵-普法尔茨州长科尔访问过中国,说起来还比施密特早一年。那时候,我是科尔的外交和政策顾问。后来在科尔担任德国总理的18年中,我作为德国总理的外交、经济、政策顾问,参加了所有科尔对中国的访问。后来作为多个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特别是作为宝马汽车集团的董事会成员,我负责东欧以及亚洲特别是中国事务。总的算起来,我去过中国至少70次。在我看来,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一个国家,中国已经摆脱了贫穷和落后,中国取得的成就是30多年前根本无法想象的。

三联生活周刊:在您看来,现在的中国与30年前比较,最根本的变化是什么?

特尔施克:我记得30多年前去中国,看到街道上男男女女穿着基本都是一样的,清一色的灰色或蓝色衣服,如果不细心观察,甚至很难分清楚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街道上到处是自行车,汽车凤毛麟角。根据我的了解,现在北京轿车的保有量早超过300万辆了吧?另一个例子是上海浦东,20多年前那里还是一片农田,没有一栋高楼,现在浦东是世界上高楼大厦最密集的地区之一,上海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那里的生活节奏非常快。

中国目前快速发展的同时要注意一个问题,就是要保护好传统文化,例如一些有悠久历史的古迹、有特色的居民住宅区和有时代特色的标志性建筑等等。“二战”后,恩德国也经历了非常快的发展,我们犯了很多错误,拆除了一些很有保护价值的古迹和一些有特色的人文景观,现在想来很可惜,中国人现在应该可以避免德国人犯的错误。

三联生活周刊:今天我们在汉堡讨论中国的话题,作为一个经济和政治方面的资深专家,您会给汉堡市长一些什么建议?

特尔施克:汉堡市长已经执政多年,作为轮职的德国上议院主席,他经常有机会与很多国家的政要接触。如果说有什么建议的话,我希望他能够经常保持与中国的交流,同时也要经常邀请中国客人来德国参观交流。我们必须承认的一个事实是:德国的文化或者说欧洲的文化与中国有很大不同,正因为有这样的文化差异,经常会产生一些不理解或者是误会,这很正常,保持经常的对话和交流是维系良好合作关系的重要途径。在交流和对话中,双方必须要有诚恳的态度,要善于倾听不同想法。保持良好的沟通不仅局限在政府和政策层面,在经济层面双方开诚布公的交流也很必要。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经济顾问,现在哪些中国公司在您的视野里?

特尔施克:90年代,我作为宝马公司负责中国事务的董事会成员,自然而然非常关注汽车工业。作为经济顾问,我曾经代表至少10个德国在中国投资巨大的公司与中国多个部门接触,这些公司包括当时的戴姆勒后来叫做戴姆勒–克莱斯勒、德国电讯、巴斯夫、汉莎、西门子、ABB以及几个主要的建筑公司。我经常打交道的部门就是中国发展改革委员会,因为以前在德国政府工作多年,我与当时的中国总理以及主管经济的副总理都很熟悉。

德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很多经验,10多年前,在与中国中央政府以及地方政府谈论基础设施建设时,我们提供了很多德国的经验和教训。比如我们当时曾建议,机场、铁路甚至是海运这些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必须先行,在建设时还必须考虑未来几十年的发展。今天,中国经济有了长足进步,快速发展的势头依然强劲,当年下决心发展的基础设施为现在以及将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相反,中国邻邦印度发展速度就没有这么快,制约印度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基础设施落后。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将成为最重要的一个经济强国,您是否听说过“走出去”的说法?对此您怎么认为?

特尔施克:这符合逻辑,“走出去”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在这方面,美国、日本、德国的很多企业都走在了前面。企业走出去的同时还要注意高科技人才的交流,经济的全球化实际上是高科技和高科技人才的全面融合,只有拥有一流技术、一流产品和一流人才的企业,才能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赢得市场。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前不久举办了第29届奥运会,您去北京观看了吗?

特尔施克:我在电视上观看了北京举办的第29届奥运会,开幕式场面非常宏大,里面有很多中国文化元素,我祝贺北京奥运会取得的巨大成功。

我是一个中国文化爱好者,我的小女儿高中毕业时,我赠送她的毕业礼物是到中国游览14天。我很乐意回忆起在中国的日子,记得有一次参加活动,有人从后面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吴仪女士。现在我去中国的次数没有从前那么多了,邀请也越来越少,很多以前的老朋友都已经退休了。

汉堡的中国痕迹

随后几天,短暂的参观有如走马观花,但看得出来,参观项目却是德国人精心呈现的。汉堡港口高效率的集装箱码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作为欧洲仅次于鹿特丹的第二大港口,去年汉堡港的集装箱吐量达到了约1000万标箱(20英尺集装箱),作为来自中国的记者,我们被告知:“在这些集装箱中,有约320万标箱来自或运往中国。”

走在汉堡港口新区,感觉还真有些恍惚,不像是在欧洲,倒像是在中国的某个港口城市。据说目前在汉堡的中国企业超过了400多个,其中中国远洋和中国外运集团是在汉堡最大的两个中国公司,在港口区,能看到这两家公司的货运码头以及标志醒目的办公大楼。因为与上海是友好城市,2006年,汉堡港口新港的建设中也考虑到了中国元素,被命名为“上海大道”和“上海桥”的工程已经完成,港口新区的另外一条道路被命名为“香港大道”。

与很多欧洲城市几乎停滞不前的经济形势不同,汉堡眼下正经历着最好的发展时期,港口新区的规划面积达到155公顷,其中水域面积55公顷,其他为陆地面积。今年9月,整个港口新区建设已经基本完成,一个崭新的城市海市蜃楼般停靠在欧洲第二大港口。建筑面积为1.4万平方米的汉堡国际航海博物馆就是其中的一个,在8层的博物馆里,航海爱好者可以欣赏到各个时期的历史、船只、武器、服装等珍贵物品,我们在那里见到了“故乡人”——中国明朝著名的航海家郑和得到了非常高的礼遇。

在汉堡港口,参观集装箱装卸码头简直可以用叹为观止来形容,陪同我们的汉堡港务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是目前欧洲乃至世界上最先进的全自动集装箱装卸码头,码头由汉堡物流管理公司(HHLA,上市公司)管理。我们遇到一艘正在装卸的集装箱船,物流管理公司总经理告诉我们:“这是一艘来自日本的集装箱船,船上总共装了9000个标准集装箱。卸完这个大家伙我们不需要任何人工,包括把集装箱从船上吊起,然后运送到港口旁边指定区域,只需要28个小时。”这位总经理似乎觉得自己的解说不够震撼,特地又补充道:“这艘船不算大,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船能够运输1.3万个标准集装箱。”

两位知名的瑞士籍设计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在汉堡港口新区设计了标志型建筑易北河音乐大厅,这个作品的特别之处在于,美轮美奂的音乐大厅就修建在原来A号码头的仓库之上,屋顶设计成倾斜的波浪,人们可以通过仓库建筑内的自动扶梯上升到37米高的四面开放的穹顶大平台上,俯瞰整个易北河两岸景色,旧有的仓库功能与崭新的文化内涵在这个建筑里巧妙结合,融为一体,浑然天成。如果说这里有什么中国痕迹,人们会骄傲地告诉你,这栋建筑的设计师曾经成功设计了中国国家体育场“鸟巢”。

还有雷姆·库哈斯,新的中央电视台就是这位荷兰建筑大师的手笔,他设计的科技中心也理所当然地成为汉堡港口新区另一个标志性的建筑。

“不怕慢,就怕站。”在一份有着汉堡新城介绍的出版物上,记者见到了这个中国俗语的德语版本。在过去的几年中,汉堡是德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很多欧洲城市的人口在下降,但汉堡的居民从原来的135万人增加到现在的175万人。在沉稳有余而活力不足的欧洲,汉堡港口新城的确是一个罕见的项目,“这个项目是目前欧洲最大的城市发展项目,建设速度超出了人们原先的估计,按照规划,20年后的港口新城将把今天的汉堡内城面积扩大40%”。新城有限公司总经理于尔根·布隆斯-贝伦特科告诉记者,50多个建设项目部分已经完成,“每平方米4000欧元的民宅已经售罄,这里的居民人数每天都在增加”。

与经济部长的早餐会访谈

阿克瑟·达思科(Axel Gedaschko)是汉堡经济和劳动部长,峰会期间,达思科来到中国记者居住的酒店里接受西方式的早餐采访。

三联生活周刊:汉堡有多少中国企业,主要都从事哪些行业?

达思科:根据最新统计,在汉堡注册的中国企业已经超过400个,其中多数企业与进出口有直接关系,比较著名的是中国海运和中国远洋,当然也有一些从事服务行业的公司,例如旅游等等。我要补充的是,投资从来都是双方的,在中国投资的汉堡企业也有600多个。

三联生活周刊:您跟这些企业有经常的联系吗?

达思科:跟企业保持密切的联系是我这个经济和劳动部长重要的工作,我们在汉堡建了一个“欢迎中心”,这个中心可以帮助刚来汉堡的企业人员了解环境,同时也可以学习语言,我也经常参加中国社团组织的活动。每年举办汉堡峰会也是为中国企业和德国乃至欧洲企业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

不久前,汉堡市政府免费提供3000平方米的一个场地,这个场地以前是汉堡大学的网球场,来自上海的豫园集团在这里修建一个“汉堡豫园”,9月25日就将落成。

三联生活周刊:德国是一个高税收的国家,高税收是否给投资商带来很大的困难?

达思科:德国税收的确有很多种类,但高效率的技术人员和完备的设施依然能保障企业获得很好的收益。我们有一些政策倾斜,比如刚来汉堡的投资商在收回投资之前几乎不需要交纳营业税、增值税、财产税等等。不仅如此,汉堡市政府还会采取很多措施帮助刚来汉堡的企业拓展业务,除港口经济外,还有例如水处理、风能、太阳能以及新能源技术,对这些从事高科技的公司,汉堡市政府会在财政上给予补贴。

三联生活周刊:在汉堡是否有专门机构为中国投资商服务?

达思科:汉堡有一个叫做贸易促进委员会的组织,这个机构是市政府下属的企业服务机构,从公司注册、驾照领取到如何寻找合适的办公地点、孩子在哪里上学就医等,贸易促进委员会都有专人来办理。另外汉堡商会以及中国驻汉堡的总领事馆也能为中国企业提供必要的咨询和服务。

汉堡船东的航海建议

在港口城市汉堡,船只不仅是重要的运输工具,也是财富的象征,船东在德国属于绝对的富有人群。尼古劳斯·许斯(Nikolaus W.Schues)和他的儿子共同拥有一支历史悠久的船队,船队一共有50多艘船,其中包括集装箱船、散装货船、油轮以及科学考察船。汉堡的船东富有却低调,他们继承了普鲁士人的座右铭——内容大于形式。

9月12日,采访地点在汉堡商会。尼古劳斯·许斯是2006~2007年的商会会长,按照惯例,期满卸任。他是本次汉堡峰会主要赞助商之一。

三联生活周刊:汉堡是一个港口城市,港口经济在汉堡占有多大的比重?

许斯:汉堡人口有170多万人,从事与港口有关的就业人员有14万多人,港口工业为汉堡市提供了最多的就业位置。第二个提供就业位置的公司是空中客车飞机制造公司,可他们提供的就业位置还不到港口提供的1/10。汉堡是仅次于荷兰鹿特丹的欧洲第二大港口,整个德国经济增速不足2%,而汉堡的增速达到13%,可以不夸张地说,以港口为龙头的进出口业务就是汉堡经济的发动机。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船东,您非常了解这个城市,在您看来汉堡在吸引投资方面有哪些优势?

许斯:汉堡的地理位置堪称东欧、北欧和中欧的门户,比地理位置更重要的是,汉堡作为德国乃至欧洲最繁荣的城市之一,更吸引投资者的还是汉堡人。因为是港口,这里与外界沟通历史悠久,汉堡人很国际化,语言、社会交往能力都非常强。曾经有一段时间,汉堡受到柏林的挑战,柏林在两德统一后再次成为德国首都,很多汉堡企业特别是一些媒体企业开始考虑迁到柏林,一些广告公司也跟随这些媒体大集团搬到柏林。10年后的今天,这些集团突然发现,柏林并没能给他们提供更好的商业环境,一些原来迁走的企业又开始返回汉堡,例如施普林格出版集团等。

三联生活周刊:运输业需要很大量的能源支持,海洋运输业如何面对目前动荡的石油价格?

许斯:海洋运输业是一个需要很多能源的行业,大型集装箱货船如果以24节航行的话,每天需要消耗的燃油达到250吨。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使用燃油效率更高、运载量更大的船只,我的集团向中国订购了8艘更现代化的货船,两年后这些船只就将加入到船队。

三联生活周刊:全球海洋运输业目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许斯: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贸易的往来越来越密切,作为从事海洋运输行业的企业,我们非常需要熟练的技术工人,以及熟悉海洋运输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全球有500艘大型集装箱船正在建造,我呼吁那些热爱大海的年轻人赶紧到海洋学校去学习,学习航海,等到毕业的时候,一定能找到很好的工作,他们将来的升迁机会很可能比其他行业好得多,我现在就可以断定,一个大学毕业生用不了10年就可以得到高层管理的位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