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百花深处的农民工

2008-10-14 15:25 作者:李落落 2008年第38期
到了北京好几年后才知道,原来陈升唱的“百花深处”是一个地方,是一条胡同。原来《北京一夜》是一首凭吊历史的歌。

到了北京好几年后才知道,原来陈升唱的“百花深处”是一个地方,是一条胡同。原来《北京一夜》是一首凭吊历史的歌。

先上网查地址。在百度上一搜,原来那里更是中国摇滚乐的摇篮所在地。那里的一个录音棚是崔健最初录歌的地方,唐朝、张楚也在那里录歌。不仅如此,李娜在那里录了《青藏高原》,刘欢也去过。

一个和我一样去寻找的人说了这样一个故事:当时陈升在那里录歌,有一天录到深夜了也找不到感觉,就出去喝酒,“喝得有些高”,又到地安门转转,就冒出了那首著名歌曲的第一句,一下子兴奋了,诗兴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还有让人心动的故事,说百花深处明朝的时候有一对外籍进京的农民工,他们在那里种蔬菜。与现在六环附近不少外地农民租地种菜不一样,他们自己买了20多亩地。后来,因为达官贵人爱往那边散步,他们就不种菜了,改种花,招待达官和文人。久之,地名也变了,成了故事传奇。有材料说这对夫妇的儿子后来从军了,所以陈升才唱什么“狼族”之类。很快又发现新材料修正,说从军的不是儿子是丈夫,所以,陈升唱“老情人缝着绣花鞋”。

还有其他资料。老舍对这里的描写是:“胡同是狭而长的。两旁都是用碎砖砌的墙。南墙少见日光,薄薄地长着一层绿苔,高处有隐隐的几条蜗牛爬过的银轨。往里走略觉宽敞一些,可是两旁的墙更破碎一些。”顾城则诗歌之:“百花深处好,世人皆不晓。小院半壁阴,老庙三尺草。秋风未曾忘,又将落叶扫。此处胜桃源,只是人将老。”

所有这些都比任何一家旅游公司的广告更有力地煽动了我的心。于是在某次去积水潭的时候顺路踏访而去。一进胡同就后悔了,说真的,什么也没有。红砖,或者被一种青灰色涂料涂过的砖,感觉上与北京其他的胡同没什么区别。胡同口的标牌也很普通,而且空空的行人稀少,也没有找到那个录音棚。走到半路的时候,一棵高高的杨树倒是长得出人意料的高。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也就走到头了。那一头也有“百花深处”的标牌,不远处一个农民工靠墙坐着。他一脸的汗,也不知道刚刚干了什么活。我拿出相机让他帮我和那标牌合张影,他有些不情愿,咕咕哝哝地说有什么好拍的之类,又不是名胜。他一张嘴,我就听出是我的安徽老乡,就聊了一会儿。一聊,他居然也有一个可以刊登在《故事会》上的故事。我真想跟他合一张影,但陈升又没有歌唱过他,老舍和顾城也没有写过他。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