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黄金需要重新启蒙

2008-10-07 10:49 作者:邢海洋 2008年第37期
接踵而来的金融动荡,把黄金作为最后避险工具的传统功能演绎得淋漓尽致。

大涨110美元

接踵而来的金融动荡,把黄金作为最后避险工具的传统功能演绎得淋漓尽致。

9月15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美林被美国银行接管的消息接连传出,国际黄金价格大涨。不过,涨幅并没有投资者普遍想象的显著,每盎司不过上涨了20美元,远没有达到格林斯潘所说的“百年一遇”的危机所应有的幅度。历史上,突发事件往往造成黄金短期内急剧上涨,“9·11事件”当日,黄金急剧上涨17美元,那时候金价还徘徊在低谷中,每盎司还不到300美元。

难道黄金的避险能力已经日渐衰微?从2001年2月的255美元涨到今年3月的1033美元,7年时间,金价翻了两番还多。巨大的涨势见证了“黄金无用论”的破产,也延续了历史上黄金作为财富象征的传统。现在,如果投行破产引发大规模金融机构倒闭,投资者是否要诉诸于这“最后的避风港”?就连曾经激烈批评金本位制“已经成为野蛮的遗物”的凯恩斯也不得不承认,黄金“作为最后的卫兵和紧急需求时的储备金,还没有任何其他更好的东西可以替代”。1999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芒得尔也认为,对不使用欧元和美元的国家来说,黄金仍然是重要的储备资产。万一美元或欧元大幅下滑、通货膨胀加速,或战争爆发,黄金就会成为很好的避险工具。

投资者受到如此惊吓,黄金却滞涨,这种反常现象真使得投资界一头雾水,分析师不得不解释为,这是黄金避险功能受到美元挑战的结果。黄金在今年3月创下1000美元也正是美元极度疲软的时候,避险买盘和投资者纷纷卖出走软的美元买进黄金。而到了9月中旬,刚好美元再度转强,美元的转势已经使黄金跌到了800美元/盎司之下。雷曼兄弟破产时,又正是美元“强弩之末”的时候,美元是否还能继续强势,投资者尚处于观望期,避险资金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当主权信用最终受到质疑,避险者“走投无路”,黄金作为最终避险工具的功能就发挥了出来。美元成为许多国家的避险投资目标不过几十年,而黄金作为避险投资目标有数个世纪的历史。雷曼之后,9月16日晚,在美国财政部的支持下,美联储通过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向摇摇欲坠的美国国际集团提供850亿美元贷款,投资者对美国银行体系崩盘的忧虑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拯救雷曼过程中,美联储只出力不出钱,这次却是动了近来最大的一笔真金实银,而这笔钱势必使财政负担加重。沿着这一思路,财政赤字恶化,美元信用势必再受打击。9月下旬,布什政府推出了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与市场对美元的忧虑不谋而合。这一计划若得以实施,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上限将由目前的10.6万亿美元提高到11.3万亿美元,超过美国GDP的70%。

终于,避险资金从观望开始到美国国债大举撤离了,等待他们的是价格还不到800美元的黄金市场,于是,黄金成为无论股票还是商品中唯一上涨的品种。9月1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期金飙涨70美元,创下20多年来最大单日涨幅,18日再涨46.5美元,盘中最高达到916.6美元。如果说此前美林被收购、美国政府接管“两房”对市场的效应如温水煮青蛙,雷曼破产和AIG的危机则令市场猛然惊醒后奋力一跳。这一跳,反映出了在黄金面前,金融系统乃至国家信用都远为脆弱。

黄金与货币的不同,就在于它不是一个国家发行的、有着信用风险的产品。黄金的风险只有一个,那就是价格风险。而货币,除了价格风险还有信用风险。买黄金就是买一个长期抵抗其他信用风险的产品。

黄金与美元

黄金可以避一时之险,若想永久避美元之险,也就是有人热议的重回金本位,恐怕是天方夜谭。实际上,金价暂时站上了900美元,但不久后又回落了。市场显然找不到另一种可一劳永逸替代美元的交易和储备工具,无论是欧元还是黄金,市场对美元的规避只能一点点日积月累中转换。这点在美元21世纪的逐步贬值中可见一斑。

收藏黄金的人,念念不忘的是金子的货币价值。1816年,英国开始实行金本位,随后多数资本主义国家也于19世纪70年代后实行。淘金潮也从美洲到大洋洲到南非,一幕幕上演。问题是,黄金一枝独秀,难道不是一个巧合?工业革命中黄金战胜其他贵金属成为货币,或许恰恰和它的产量有关。在19世纪之前数千年的历史中,人类总共生产的黄金不到1万吨,如18世纪的百年仅生产200吨黄金。而19世纪产金则达到了1.15万吨,是18世纪的57.5倍,其中1850?1900年就生产了1万吨。黄金以度量衡的面目出现,刚好和工业革命后资本主义经济创造出的大量财富对应:工业革命带来的西方财富上的变化,也是数十倍乃至上百倍地膨胀。白银则没有这个幸运,白银的大量开采是19世纪前的事,生产大国开始是日本,后来是南美,开采的白银多被运到了我国,充实到银本位体系中。

20世纪黄金产量还是在上升,却没有了19世纪的迅猛。1900年300吨,上世纪30年代最高年份1300吨,上世纪60年代1500吨,这样的上涨令布雷顿金融体系破产。没有了足够的黄金和全球产出对应,物价只有下跌一条路,而通货紧缩的结果是经济步入萧条。这点,甚至在19世纪末期就有过征兆,没有新的金矿和银矿的发现,从1880到1896年,美国的物价水平下降了23%,整个经济也因此陷入衰退。货币主义大师弗里德曼曾说,货币是购买力的暂时居所。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尼克松总统放弃了35美元1盎司的兑换承诺又过了30余年,发达国家经济规模数倍于当时,而世界经济体中又加入了中国、印度等新生力量,购买力更是数十倍乃至上百倍地放大。以黄金为货币本位的麻烦在于,货币供应量的多少要视黄金的多少而定,而这段时间全球出产的黄金显然不能与新增经济规模相等。如果黄金储备不够,就不能发行实体经济所需要的货币数量,造成人为的信贷紧缩,使经济陷入通缩之中,轻则经济衰退,重则经济危机。

其实,正是在黄金不能满足经济发展的大趋势下,美元借助于黄金崛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原来的世界货币体系带来了毁灭性打击,战争临近结束时,在世界范围内政治和经济都需要一个全新的稳定的世界货币体系来重建世界经济新秩序。在这样广泛而迫切的要求下,“布雷顿森林体系”应运而生,其核心就是美元与黄金挂钩,以美元为国际货币结算的基础,美元成为世界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和流通结算货币。借助于黄金,美元崛起,美元取得了等同于黄金的地位,成为世界各国通用的支付手段和储备货币。可惜实行不到30年,由于美国发行了过多的货币,币值贬损,不得不中止兑换,但以国家信用为担保的国际货币体系却顺利地建立起来。

1976年的《牙买加协议》废除黄金条款,取消黄金官价,各会员国中央银行可按市价自由进行黄金交易,黄金就失去了货币功能。但它仍在各国和国际组织的储备中占有重要份额,仍被看作最后的支付手段。

现在,全球黄金的年产量维持在2600吨,南非也即将把百年来全球第一产金国的名号让给我们。更准确的说法,“不是中国在超越南非,而是南非退缩到了中国后面”。南非人挖黄金,最深的矿洞达4000米,我们的矿洞最深400米,似乎还有着无限的潜力。但价升无法刺激产量同步上升的事实,还是说明了资源枯竭的威胁。而此时,基本失去货币意义的黄金只能回归它的金属状态。

至于20世纪后期金价的一蹶不振,只不过是黄金脱离了货币功能,重回金属功能的余波而已。也正是因为黄金一路贬值,美元得以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仍旧巩固了它的世界货币的地位。而进入21世纪,随着美国债务剧增,美元的国家信用降低,黄金也顺势崛起。

金属属性下的升值与保值

2001年至今,金价翻了两番,不过,其间美元指数也从120点跌到70点。如此算来,黄金的升值就打了折扣。与此同时,原油价格最高时涨了13倍,铜则从最低的1340美元/吨涨到8900美元/吨,黄金均不能比肩。究其原因,还是黄金曾经是货币、现在是金属的双重特性决定的。而作为最终的支付手段,黄金仍有一定的需求,货币与商品的双重特征时刻左右着价格的走向。

作为金属,此时的黄金已经不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时的黄金了。那一次,是美元与黄金几十年不变的兑换比率扭曲了商品价格体系,体系一旦崩溃,全球商品价格均大幅上涨,作为计量衡的黄金也同步上涨。从1971年到1980年,黄金与原油上涨幅度相似,基本上都是24倍,且在1980年前后分别到达历史高点。

本轮上涨中,黄金涨幅却远远低于原油价格上涨幅度,这是商品市场供需平衡的真实反映。黄金和原油储量一定,但原油属于不可再生资源,消费以后就没有了,而黄金却很难被消耗掉,只会转移形式而已。全球石油产量已达到极限,每年不过以一两个百分点的速率在增长,而石油需求上升速度远超过供给。但黄金不同,除了产金国可以供应黄金以外,各国央行和国际组织拥有3万余吨的储备,私人手中拥有的黄金数量也是一笔庞大数字——印度民间藏金就超过万吨,远高于任何一家中央银行的储备量。供给的多样性和丰富性足以保证黄金价格的平稳。据预测,地下储藏的石油只能用到本世纪中叶,而黄金已经被开采出来藏于政府和私人手中的,就足以用到这个时候。

需求角度,黄金的需求弹性也远大于普通商品。按2006年的数字,以用途分类,首饰加工占黄金总需求的69%,工业用生产电子产品的黄金占总需求的12%,投资所需黄金量仅占19%。大部分需求用在首饰加工上,而并不富裕的印度消费着全球第一的金饰品。今年1月,当黄金涨到900美元,印度的黄金进口量从一年前的62吨下降到只有5吨,高价抑制了需求。2007年,印度消费黄金774吨,比上一年上涨6%,其中首饰用金558吨,但在金价急涨的第四季度,当国际金价从第三季度的660美元/盎司上涨到800美元/盎司的时候,印度的黄金消费还是大幅度下降了,相对2006年的第四季度消费量下降了64%。这774吨的需求占到3547吨的全球总消费的22%。世界黄金协会表示,印度的黄金需求在今年的上半年大幅下跌,需求量为263.5吨,下降了47%,不管是对珠宝的需求,还是投资的需求,在昂贵的金属价格面前都产生了巨大的滑坡。一旦这样大比例的需求减速或消失,对金价的抑制不言而喻。

如果说黄金与石油有相似之处,那就是黄金的开采的确越来越艰难。21世纪的7年间,尽管金价翻了两番,但全球黄金开采量却下降了6.7%。大品种中,黄金是第一个从供给上式微的,这点与钻石的属性类似。枯竭的资源与持续上升的开采成本和日渐富裕的经济环境,足以使得价格稳定上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