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山林隐士与世界房东

2008-09-22 13:49 作者:何潇 2008年第35期
刘以林想要的,是真正入山的房子。“入山”二字,远比“悠然见南山”的要求来得苛刻。

刘以林想要的,是真正入山的房子。“入山”二字,远比“悠然见南山”的要求来得苛刻。

“现在城里很多人都在郊外有第二居所。我在城里也有房子,但我希望能看到真正的山里四时和日出日落。”刘以林说,“靠山的别墅很多,但那些都是开发商建的,他们有自己的打算,而我想要的是真正可以进到山里的房子,开发商建的房子,一般是办不到的。”

2003年,刘以林在北京北郊昌平区上苑买了一块山地,并开始请人设计、修建这栋位于山顶的房子。2004年,房子建成,建筑面积约500平方米,外观设计成半圆与风琴的拼接形状。正面屋前,刘以林插上了两面旗帜——五星红旗和自己设计的家旗,并在门上贴了标牌,上书:“山是众妙之门,屋为精神小衣。”

“这不是什么所谓的高调隐居,到山里去是我的生活状态,是我的一个分支。”刘以林曾经写过小说,在机关当专业作家,后弃文从商,领域涉及出版与商务,现在为爱书人有限公司董事长。

“像我这种情况的人也很多,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有了个人资产,很多人都有一点渴望自然的心。”刘以林说,“尽管我也经商,但我在心里是顽固的文化人。”

刘以林表示,建造房子花费的成本其实不多。“因为从设计到原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一切我都遵从经济的原则。任何一个开发商都不可能以这个价格建成我现在的这所房子。”

抛开低廉的成本,从今天的情况看,当年做出的决定也是正确的。刘以林说,与2003年相比,房价已经涨了两倍多,盖房的时候交通不通,现在驾车到北京市区只需要40多分钟。他表示,自己在山里建房子没有任何的投资考虑。“山里的房子是我的精神生活,与物质没有关系。这就像上班族,下班后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私人的精神时间。我的人生准备工作已经结束了,现在可以更多地放在精神生活了。”

在他居住的山下,是“上苑艺术村”。艺术村由多栋独立小楼组成,其中很多是屋主的“第二居所”,在此置业的有教授、主持人、设计师、舞美等等。在很多人看来,在此买楼,除去房价因素,多少也怀有归隐山林的想法。

“上苑只是一个‘进了村’的例子,算不得真正‘入了山’。”刘以林说,自己每周只有半天在公司。“工作与自己的生活分离开来了,我大部分时间在山里读书、种地、写字、画画。在山里买房子,为的就是远离尘嚣。”

同在都市里生活,有人希望归隐山林,也有人希望漫游四海。“看来我比较注重都市生活,为了生活方便是我买房子的因素之一。在选房子的时候,我一定是选择交通方便的地方,所以我在北京的家选在西直门,台北的房子也在地铁站楼上。”杨小滨笑着说,他在北京、上海、台北等地都有房子。他说:“在各地有房子,可以满足一种到哪里都有家的虚荣感,也许该说是安全感。”

“我并没有外地的概念。在买北京房子的时候,北京是本地;后来,去台湾工作,当然,‘本地’也就跟着换了。”两年多前,杨小滨从大陆去台北,在“中研院”任副研究员,同时在“政治大学”兼任副教授。“在上海,是给我父母买房,由于各种原因,挂了我的名字。美国本来也有,独栋那种,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那个大学小镇,房价比10年前的北京还便宜。”杨小滨说,他曾经考虑过在美国长期“作战”,但是后来还是卖掉了。

 在各处的房子里,杨小滨最喜欢的还是北京的房子。房子虽然处在闹市里,但天气好的时候,依然可以远望西山。“我买房不完全是出于工作的考虑。”杨小滨说,“也有对北京的热爱,考虑以后即使不在北京工作,也会经常来,甚至是退休以后。投资的考量也是有的,购买的时候觉得至少不会贬值,那时候上海的房子已经涨了,大概是2004年。”

因为工作关系,杨小滨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台北。暑假的几个月间,他会回到上海或北京。但由于回来的时间短,有时候,他并不能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房子近来的使用率很低,前些年暑假回来还使用过,但遇上长期出租的,不方便空出来,如果正好在出租的空当,就会使用。”

今年夏天回京,他就只能住在朋友家里,因为北京的房子已经出租给了一个两年期的房客。“我的房子全部都出租了,先让房客帮我还贷款。台北的比较高档,所以租金算相当高的。因为价格太高,我只好牺牲面积,所以很小,反而更好出租,但也要看当时的行情。我去某个中介,他帮杜德伟租的,4万台币。第一年形势比较好,后来开价一样高,就乏人问津了。”杨小滨在台北的房子位于忠孝东路上,靠着101大楼,是个知名小区。“我那个楼里有杜德伟、林俊杰等人,蔡依林原来也有一套,听说后来卖掉了。”

谈到多处买房带来的不便,杨小滨说,主要就是寻找房客比较麻烦。“一个租约到期了,总要顾着找下一个,所以签两年的,也可以略微省心。”

曹予恬(化名)是另外一个“世界房东”,供职于国内一家财经媒体。因为工作关系,她在伦敦与上海两地置业。

“英国人一般不会在银行里储蓄几千镑的。当时英国房贷利率是40年来最低时,房价也还没有猛涨,我也不会其他投资。”6年前,她在英国一家媒体工作,有了些储蓄,在银行部门的建议下,买房用来居住兼投资。“就投资性来说,由于货币和市场成长趋势的缘故,国外投资会比较好,但是后来国内的房价也是飞速上扬,区别就不大了。最近由于整个经济萧条,对房价都有一定影响。”

“当时伦敦的平均房价大约是17.5万英镑/套,现在已经到了30万英镑。即使是现在房价开始跌了,在伦敦还是求大于供的,我最多也就是少赚点,卖得慢点。”曹予恬说,“应该说,如果想买房,或者有能力支付首期的,还是不难踏上置业的阶梯的。当时不用身份,只需要工资和税单。但是实际上当时我的信用度是很差的,因为我拿的是4年工作签证,并没有居留权或长期身份。现在看来,也是次贷。”她说,因为房价的迅速蹿升,自己成了次贷的受益者。

现在回看当时在英国做出的买房决定,曹予恬用“很值得”来形容:“这些年,我几乎没有花钱供贷,总是有房客替我还贷;我自己有固定的居所;朋友来也有地方落脚;投资回报率达到75%。我还有什么要求?”显然,“世界房东”的生活让她十分满意,“只是家里前后花园疯长的那些草,让我太郁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