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娜塔莉:奥运残奥两栖选手

2008-09-09 12:32 作者:蒲实 2008年第34期

娜塔莉和南非游泳队总教练莱斯利·威廉

残奥会前,南非运动员娜塔莉·杜·图伊(Natalie du Toit)的新闻发布会比8月20日她参加的奥运会马拉松游泳比赛结束后的发布会冷清很多。《法兰克福汇报》的记者问娜塔莉,为什么参加完了奥运会,还要参加残奥会?这里的媒体少得多,关注少得多,人也少得多。娜塔莉回答说:“我丝毫不关心这些。无论奥运会还是残奥会,奖牌对于我的意义是一样的。这跟健全或残疾无关,我只是实现我的目标:参赛、竞争并且拿奖。”

见到娜塔莉时,她正和她的经理人斯科特·菲尔德(Scott Field)从残奥村居住区慢慢走向国际区的新闻发布厅。她个子很高,超过1.8米,步子迈得也很大,虽然不快,且左腿仍有一些跛。人多路窄的时候,她就和菲尔德分开,各走路的一边。她完全可以独立行走,不需要搀扶和陪同。快到发布厅门口时,菲尔德向我们道别,回去处理其他的事情。娜塔莉轻声对我说:“他只是确认一下我按时到这里来了。”

娜塔莉有三个梦想:第一,参加一次健全人的奥运会;第二,在克鲁格国家公园度假;第三,能够奔跑。第一个梦想把她带到了北京奥运会。在顺义举行的女子10公里游泳决赛中,她名列第16名。奥运会结束后,她留在北京足不出户地备战残奥会。她将参加50米自由泳、100米蝶泳、自由泳和仰泳、200米混合泳以及400米自由泳的比赛。残奥会结束后,她就可以实现第二个梦想,去国家公园拜访一下野生动物。第三个梦想现在看来也不是什么遥远的事,那时可能菲尔德得把她送进新闻发布厅才能确保她不迈着长腿乱跑。

2002年英联邦体育锦标赛上,当时18岁的娜塔莉开始成为世界体坛的榜样式人物。那一年,刚结束截肢手术一年的娜塔莉游进了女子800米自由泳决赛并获得第8名,是这个项目中唯一的残疾人选手。早在1904年,美国体操运动员乔治·艾瑟尔(George Eyser)就带着他的一只木质假腿在第3届圣路易斯奥运会上获得了三金两银一铜。不过那时奥运会的规模还很小,参加奥运会体操项目的只有美国一个代表团,奥运会和美国体操锦标赛的赛事都没有做区分,距第1届残奥会还有56年。加上电视媒体和奥运会的商业模式都未兴起,因此艾瑟尔的名气和娜塔莉今天得到的关注不可相提并论。英联邦锦标赛之前,尚年幼的娜塔莉已是南非泳界有名气的希望之星。“1998年,我在吉隆坡游泳比赛上认识娜塔莉,那时她才14岁。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我们差点成为队友。”西奥·维斯特尔(Theo Verster)曾是南非国家队的游泳运动员,参加过悉尼奥运会。2004年退役后,他担任游泳教练,现在是娜塔莉所在的残奥会游泳队的负责人。2002年,维斯特尔再次和娜塔莉在曼彻斯特比赛中相遇,“我感觉不到她的生活和性格发生了什么剧变。她很沉着,很平静,就像今天我所认识的她一贯的那样。我只是感到她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2000年和2001年,娜塔莉的确经历了生活的坡坎和变故。2000年,16岁的娜塔莉没能获得悉尼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备战雅典奥运会伊始,2001年的一场车祸几乎浇熄了她的奥运梦。那是一个周一的早晨,完成晨练后,娜塔莉骑着她的小摩托去学校。娜塔莉的母校——雷丹姆书院(Reddam House)位于开普敦的斯特恩伯格(Steenberg)闹市区,她悠闲地穿行于高峰期的车流中,没有料想到街角处的变故。一位粗心大意的司机正开车从停车场里出来,直接撞上了娜塔莉。她的左小腿像个西红柿一样炸开了。娜塔莉还记得当时她在口中不停地念叨着:“我没有腿了,我没有腿了。”她清醒地目睹了那天的一片混乱:队友迅速包围了她;交通陷入瘫痪;急匆匆赶来的交警还没到现场就一头撞进了一辆货车;她被空运进医院。那个时候,她压根儿没时间去想游泳生涯。

医生试图拯救她的左腿,但是无效。她接受了左腿膝关节以下的截肢手术,医生把一根钛金属棒接到腿骨里。手术第二天她就试着下地了。“我希望回到我以前的生活,每天还能游4个小时泳。我希望能够站立和行走,能够自理。”这是娜塔莉术后的愿望。她的队友来医院看望她,脸上写满了哀愁,言语中充满了似乎不得不表露出的同情。于是她掀开被单,用只剩下一半的腿吓唬小伙伴,几个人差点当场昏过去。她并不是生气,只是以这种方式藐视怜悯。半年多后,她执意要重新站在泳池的跳台上。

“爸爸、妈妈都问我,娜塔莉,你在开玩笑吗?”娜塔莉说起第一次重新下水的经历,觉得有点戏剧性,变得有些兴奋:“当我一开始游泳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腿又回来了,我又变得和以前一样有力量了,我和以前没有区别。”站在岸上的教练卡洛里·冯·图勒斯(Karoly von Tores)可没有这样轻松。“她在水里不是往前游,而是在原地打圈儿。大家都笑了。那时我想,她没戏了。她失去了左腿,必须重新学习在水中保持平衡的新方法。”

娜塔莉也认识到了她和以前的不同。对每一次击水来说,双腿蹬水的力量都是前进的反推力,其爆发力对短距离游泳的速度至关重要。在每一次触壁转身的时候,双腿的那一蹬也非常关键。除了需要重新在水中获得平衡,她还必须弥补她所失去的左腿力量。“我集中于加强我所拥有的力量,而不是关注我的短处。我可以通过加强身体其他部分的肌肉来增强在水中控制力,而且我身形宽大,比较扁平,有利于在水中前进。而且我总相信,我可以通过不断的训练来提高速度。”维斯特尔说:“她必须让上肢和上半身变得更加强壮,用左臂来弥补左腿的力量,用腰肌和臀肌来控制身体的平衡。为此她需要在健身房花更多的时间。重新找回水平衡感需要的是不断地游。她的一套训练是2个半小时至3个半小时,通常她每天都要完成两套训练。”虽然天性乐观,娜塔莉对自己的劣势有清楚的自知之明,“我的力量比率主要集中在身体的上部,所以我的加速能力是有限的。我不可能像双腿健全的运动员那样依靠双腿的强劲蹬力来加速”。2004年,她又一次未能获得参加雅典奥运会的资格,不过她在同年的残奥会上获得了5枚金牌和1枚银牌。

2005年10月,国际奥委会决定新增公开水域游泳10公里比赛,娜塔莉看到了希望。公开水域的马拉松比赛没有池壁,不需要转体,回避了她最弱的环节。“我们重新设计了训练计划。距离越长,意味着蹬腿发挥的作用越小,她必须让手臂更加强壮才能够胜出。”图勒斯说。在维斯特尔看来,因为她前期的训练已经集中于手臂,所有她所需要的“只是更长的距离,更多的肌肉训练,以及耐力”。经过两年半的调整,2008年5月,娜塔莉在西班牙塞维利亚的公开水域世界锦标赛上获得了女子10公里游泳的第4名。当时的第一名是俄罗斯运动员伊利琴科(Larisa Ilchenko),她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了这个项目的金牌。那次比赛娜塔莉的成绩是2小时2分7秒8,仅落后于伊利琴科5.1秒。娜塔莉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南非奥组委主席莫斯·马史什(Moss Mashishi)在宣布娜塔莉成为南非奥运代表团的成员时说:“我不知道娜塔莉是否意识到了这件事的历史意义。她让南非在世界地图上具有了前所未有的意义。”

训练的生活按部就班,很单纯。对于娜塔莉来说,泳池之外的生活她还没有太多去想。车祸以后,娜塔莉和以前的许多朋友失去了联系。平日里除了和队友在一起打打牌、出去吃顿饭或者看场电影,她没有其他的朋友圈,也没有更多的业余生活。“走出泳池,我仍然感到有些难以融入正常人的生活。在开普敦的大街上,有人会对着我抽烟,或者跑到我面前来喝酒,因为我是一个残疾人。以前的朋友大概都觉得我离他们太远,用一种仰视的目光看我。”娜塔莉今年24岁,在开普敦大学上遗传学和管理学,但因为专注于游泳训练,她很少有时间学习。维斯特尔觉得她还很年轻,体育生涯还很长,不用过早担心退役后的出路。南非队需要她,不仅因为她的优异成绩,还因为她的精神对整个队的激励。在南非,娜塔莉已经成为非凡的偶像式人物。训练之余,她在全国的学校和公司做励志演讲,鼓励人们要乐观自信。她会说:“集中于生活中的幸事,并且为它们欢呼,忽略掉那些不幸的坏事。我在自己的经历中懂得,一切都来源于对自我的信念,我们只需要学习如何正确地使用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