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生命、尊严与人道主义

2008-09-09 12:30 2008年第34期
残奥会对于我们比夏季奥运会更重要,因为它不但有助于我们构建面对世界的大国心态,更有助于我们变得“更加开放、更加透明和更具包容性”。同时,残奥会运动员们鼓舞和激励着世界,并让人们对于残疾人的看法和观念发生改变,认识到残疾人对于世界发展所做出的努力同样重要。

46   同一片蓝天下

残奥会让运动员实现自己的梦想,做出优异的表现,这不仅是取得奖牌,参与本身也是一种优异的表现,他们鼓舞和激励了世界,并让人们对于残疾人的看法和观念发生改变,认识到残疾人对于世界发展所做出的努力同样重要。

50   一切运动都关乎生命与人道主义

专访国际残奥委会主席菲利普·克雷文

54   李端后来有勇气

“通过电话采访,我看不见你,你看不见我,我们俩是平等的。”李端面对文字记者的时候更喜欢这样的采访方式。他是雅典奥运会上F11级别跳远和三级跳比赛的冠军。在盲人运动员中,11级别代表着双眼没有光感,相当于全盲,是伤残最重的级别。李端的世界里永远是黑暗,“阳光照在身上是热的,知道是白天,如果阴天就没法判断了”。

58   何军权的“有幸人生”

2004年雅典残奥会上,让人们记住游泳运动员何军权的不是4块金牌、打破3项世界纪录的骄人战绩,而是这样一个场景:何军权头戴花环站在领奖台上,颁奖嘉宾给他挂上金牌之后,把花束递给何军权,忽然意识到这位冠军没有双臂,全场沉默,几秒钟的尴尬后,何军权弯下腰,把头歪向右侧。直到他费力地用左下巴夹着鲜花直起身,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顿时,场内爆发出长久不息的掌声。

62   杰茜卡:在水里飞翔

16岁的杰茜卡·朗很会摆姿势,完美的身材,迷人的金发。周围挤上来拍照要签名的中国观众小声说,“太漂亮了,她哪里残疾啊?”杰茜卡修长的小腿是假的,她可以借助它们走不太远的一段路,然后就得回轮椅上休息。残奥会结束后,她将参加一个时装秀,和菲尔普斯一起。“我真的很喜欢这双为我设计的腿,你看,皮肤和我一样白而且柔软,我还为它们涂上鲜亮的红色指甲油!”

66   娜塔莉:奥运残奥两栖选手

残奥会前,南非运动员娜塔莉·杜·图伊(Natalie du Toit)的新闻发布会比8月20日她参加的奥运会马拉松游泳比赛结束后的发布会冷清很多。《法兰克福汇报》的记者问娜塔莉,为什么参加完了奥运会,还要参加残奥会?这里的媒体少得多,关注少得多,人也少得多。娜塔莉回答说:“我丝毫不关心这些。无论奥运会还是残奥会,奖牌对于我的意义是一样的。这跟健全或残疾无关,我只是实现我的目标:参赛、竞争并且拿奖。”

68   波波维奇:美国美人

“Woo……Yeah!”轮椅小队甩出漂亮的S形,几个金发姑娘双手搭在前面同伴的肩膀上,打头的艾琳·波波维奇奋力踩着小脚踏车,“在美国游泳队里,我总是第一个”。艾琳身高1.34米,头和躯干很正常,四肢短小,医学上称为“先天性软骨发育不全”。“我应该化个亮丽的妆出来,平时简直离不开睫毛膏。”看到相机艾琳有点后悔。这个23岁的美国姑娘曾经在雅典残奥会上取得了7枚金牌,和当时夺得6枚金牌的菲尔普斯获得了同样英雄般的待遇。在一张两人背靠背的合影中,艾琳露出一贯的开朗笑容,而菲尔普斯则故意做出无奈的表情,“艾琳说:‘迈克尔,我就赢了你一块。’”

72   刘文君:爱哭的马拉松冠军

刘文君,3年前还只是一个前途未卜的中专生,现在却要在北京残奥会上参加轮椅竞速4个项目的角逐,其中包括马拉松和100米这两项最长和最短的项目。“能练轮椅竞速就是我最快乐的事。”因为运动让她改变的,不仅是命运,也是性格。

76   董明:所有人的奥运天使

1995年,一个9岁的女孩背对着10米跳台,在一天前结束的比赛中,她的分数排名在全省第二,对今天的比赛她自信满满。哨声吹响,起跳后的一瞬间,她看到水中还有一个孩子,就这样跳下去将会重重地砸伤对方,董明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一点,没按照规范双手先入水,而是头先入水。跌入水中的她摔断了颈椎,溺水让她几乎昏迷。朦胧中的求生本能战胜了一切,她的手伸出了水面。她得救了,却由此开始了另一种人生。

同一片蓝天下

“为世界人权、为人类文明、为爱和尊严”,这是48年前罗马残奥会的承诺。

主笔◎朱文轶

48年后,英国最杰出的轮椅运动员坦尼·格雷·汤普森对《金融时报》一名记者说,北京残奥会可能是“为中国的残疾人带来社会变革的最重要的机会”。她说:“在这里,我从来没有受到一个中国人居高临下的对待。他们似乎根据你是怎样的人,以及他们看到和了解到的你而接受你。但是在我家,我被人傲慢地对待了20年。”

北京正为这同一个夏天的又一场盛会全力以赴。北京曾在几年前做出承诺,2008年的这座城市将能够满足残疾人生活的全部细节:残奥会运动员不用借助外力也可以自己登长城,逛故宫,游颐和园,可以到任何地方买东西,可以自己去享受。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蒋效愚说:“我们正在努力营造一种关爱残疾人的社会氛围,这也是一种挑战。”

奥组委残奥部部长张秋平解释这个承诺时表示,它的实现从技术上包含两个部分,“硬件设计和运行设计”。张秋平说:“我们北京市2008年奥运会建设工程指挥部组织了所有的相关部门,组织了一些建设方面的专家、无障碍专家和组委会,共同对所有的残奥会场馆、残奥会训练场馆和那些只用于奥运会、不用于残奥会的场馆进行系统的检查,检查结果表明所有的新建场馆无障碍设施都远远高于国家标准,他们所采取的一些临时设施完全达到了国际残奥委会的标准,就是说作为组委会来讲,作为场馆的无障碍,在设计上应该是达到标准了。”“另一个就是运行设计,怎么样在软件上跟得上去,因为设计上面的无障碍只是设计上面的,还有服务,有的时候设计没考虑到的你怎么通过人性化的服务来弥补,这是下一步各个场馆团队所要做的。事实上,场馆的运行,我们要按照六大客户群来设计无障碍:一是运动员,二是裁判,三是媒体,四是观众,五是贵宾,六是赞助商。要确保这六大客户群的流线不能交叉,且到达的地方都必须无障碍,这个无障碍标准非常高,并不是说我是一般观众,我从入口看比赛,这个不行,运动员的流线从下车到做准备活动,到比赛、接受采访,到更衣,到回去,这条流线是必须无障碍的。贵宾有国际贵宾、国内贵宾,他从任何地方到发奖台,从发奖台到下面去都必须是无障碍的,这对我们细节考虑的要求极高。另外,北京市政府在加强北京市的各个交通、商店、社区的建设,包括景点的无障碍设计,建立中国第一支无障碍出租车队。”

这些对北京来说极具考验的承诺正在一一兑现,包括让全世界再一次感受到“无与伦比的”残奥会开、闭幕式。在去年4月份国际残奥委会在北京开执委会的时候,残奥会开、闭幕式筹备工作团队向国际残奥委会主席、主要官员进行了一次汇报。据说,这次持续一个小时的汇报结束后,所有人都屏声静气地等待残奥委会官员的评价。“中间大概有两三分钟的沉默,他们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我们在里面着急啊,团队所有成员非常期盼他们给出的意见。”当时带队的张秋平回忆说:“这时候主席克雷文说了一句话,他说现在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他说了一个‘Wow’,他说:‘我非常感动,如果说再让我说的话,只能说我已经流泪了。’他说西方人一般来讲是不太容易被感动的,但是他那天确实被感动了。这个时间距离残奥会开幕还有1年零4个月,北京奥组委已经把开、闭幕式准备工作都走到这么深的一步了。”张秋平说,事后国际残奥委就要求把4月份的版本,提出特殊要求,作为国际残奥委会博物馆来收藏。

一个月前,在观看了奥运会开幕式后,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接到女儿从伦敦打来的电话。她说:“了不起。”陆克文在奥运会开幕式上遇到了邓朴方,他对这位北京奥组委执行主席说:“没有邓小平,就没有开放政策;没有开放政策,就没有奥运会。”“奥运会对中国很重要,因为奥运会将中国带入其全球化过程的新阶段。”陆克文说,“自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30年,中国一直奉行开放政策,并且逐渐融入经济全球化时代。奥运会是一种象征,它为中国的全球化进程提供了一个平台,不仅从市场的角度,同时也从全球政治秩序的角度。”

无论奥运会的舞会,还是全球化的派对,都没有结束。“两个奥运,同样精彩”,没人认为接下来的这场残奥会只是刚刚过去的那场盛大夏季奥运会的附属品,人们坚信,残奥会同样将是奥运精神遗产的重要部分。我们一直在强调,夏季奥运会是一个中国改革开放30年所取得成就的展示,而残奥会则集中体现了建造一种相互理解和包容的社会价值的努力,它意味着,社会偏见正在最小化,也意味着,残疾人群体从救济对象到权利主体的观念正在变得深入人心。某种意义上,它是夏季奥运会最完美的一个延伸和补充,它是我们国家继续精神文明建设的心灵之旅。

它对于我们比夏季奥运会更重要,因为它不但有助于我们构建面对世界的大国心态,更有助于我们变得“更加开放、更加透明和更具包容性”。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兼秘书长王伟在残奥会开幕前一天接受采访时说:“在北京举办残奥会的头等大事就是要推进中国的开放,让全世界知道真正的中国是怎样的面貌,所以我们的首要大事就是要展现中国现在真实的风貌。”

中国在2004年雅典残奥会上就已经高居奖牌榜首位,199名残疾人运动员组成的军团夺得了63枚金牌——比第二位的英国多出28枚。许多人把中国的优势归结于我们拥有的8300万庞大的残疾人口——其中约有10%投身于体育——但中国在残奥会上的出色表现从上世纪末才逐渐开始。英国牛津大学研究现代中国政治的拉纳·米特教授表示,中国为登上残奥会奖牌榜首位的努力,目的在于渴望向世界展示其对残疾人的态度和更丰富的全貌。他说:“近年来,他们做出了巨大努力,向世界证明他们是关注残疾人问题的先锋。”

对残奥会长达数年的精心筹备,本身也是这个国家和这座城市在修正自身偏见的过程。一个现代城市发展的最终方向是让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所有人都感到亲切——它不是别人的城市,而是我们自己的城市。奥运会使我们有机会去深入关心路权分配,关心如何重建道路以及机动车和行人的关系,残奥会则无疑提供了城市反思的另一个视角。《金融时报》在最近的一则报道中称:“考虑到主办城市巨大的投入,要保障奥运会获利通常是相当棘手的问题。然而,就残奥会而言,却无须考虑这类问题。对于残疾的居民和到访者,残奥会已经成为使主办城市变得更宜居的最有力工具。”
“国家标准要根据国家社会发展的程度来制定,你制定太高也不太现实。”张秋平说,“应该说这几年我们国家的标准要比以前提高了很多,无障碍标准提高了很多。在房间的无障碍方面,饭店无障碍房间国家都要求有一定的比例,做得比较好的比如港澳中心,他们经过招标被定为残奥会的主要饭店,这个饭店在建的时候,包括现在他们又进行更新,从房间的无障碍、公众场所的无障碍,都是在北京遥遥领先的。”这一系列改变既得益于残奥会,也得益于我们自身在发展过程中的反省和深思。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正如美国历史新闻网专栏作家詹姆斯·卡特所说:“在最近几十年的快速经济发展中,中国采纳了一种超越资本主义的模式,并且寻求接受西方和被西方接受。从这个意义上说,奥运会代表了中国在世界面前重塑自我形象的数十年努力的顶点。”在成长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道路上,中国在与国际规则接轨的同时,也通过广泛而深入的国际事务参与到国际规则的制定中来;中国在形成自己独特经济发展模式的同时,也正在重构独特的自我价值和认知体系。它试图向世界证明:在现代文明的成长中,我们不只享用,我们也付出;在人类价值的发现中,我们不只接纳,我们也提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