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发型师弗兰克

2008-09-02 12:16 作者:蒲昕宇 2008年第33期
我已经半年时间没有打理头发了,因为我唯一信赖的发型师弗兰克(Frank)去国外进修了。

我已经半年时间没有打理头发了,因为我唯一信赖的发型师弗兰克(Frank)去国外进修了。

好的发型师其实就是了解自己、适合自己的发型师,找到一个这样的发型师其实比找到一个好男人要难上百倍,你们需要沟通沟通再沟通、磨合磨合再磨合,这过程着实艰辛,但若真的寻找到了,他带给你的满足感不会比一个好男人带给你的少。

在没有认识弗兰克之前,我去不同的店面打理自己的头发,那时,我的头发是明星,而我是她的经纪人,我用时尚杂志上的信息和自己的直觉判断发型师的水平及他们推荐的产品。“明星”一直是最简约的造型,但就像越简约的时装越考验设计师的功力一样,“明星”的简约低调揭穿了很多名气响亮收费昂贵的发型师那“水平有限”的底牌。

认识弗兰克的原因很庸俗——朋友推荐。这位挑剔的朋友自从在弗兰克那里打理过两次头发后,就成了他的忠实“粉丝”。事后和弗兰克偶然谈起此事,他表情酷酷地回应:“做这行这么久,没被崇拜,会很闷。”

弗兰克是位少言又低调的发型师,除了他的莫西干发型略微透露出一点点特立独行的信息。在工作时他总是穿着Dior Homme的黑色西装裤及白色或黑色Polo衫。没错,牌子不同,但只有纯粹的白色或黑色,同时,还有复古Adidas。所以,当我穿了Nike的鞋子去他店里打理头发时,第六感会告诉我他对待我头发的态度不如我穿阿迪的鞋子时对待我头发的态度好——温柔程度略有差异。其实这或许不应该被称之为第六感,而应被称之为“事实就是如此”。当然,听说工作之余他也很偏爱Diesel的牛仔裤。

弗兰克的店里常会有明星客户。弗兰克的少言沉默令她们放心,他不会在A面前讲B的事情,同样,亦不会在B面前透露A的信息。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弗兰克是一个高尚的人。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谈会产生黏性,你一言我一语,你来我往,似乎没完没了,而弗兰克在这样的空间中,是格外安静的倾听者,偶尔开口,讲的都是深入且画龙点睛的言语,令人觉得碰见知己。弗兰克曾说过:“很多问题无法用语言解决,无法被探测、被判断,不能下结论。说太多,词不达意,谈论过多,不过是将错就错。不如沉默,自行消化。”

我的头发越来越长,虽然距离上一次打理已经过去半年时间,但由于基础好,依然有型,那略微凌乱的感觉反倒塑造出自然的颓废感,配上我的竹竿身材,挺有流浪女范儿。此时若被拍成照片送去模特公司,定会被冠以“New Face”之名,看,流浪女范儿继凯特·莫斯后再次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卷土重来。

只有我的头发清楚,她是多么期望弗兰克快些结束进修,回到北京。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