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戴伦·罗伯斯:关键是,你能占据这个巅峰多久

2008-08-26 06:23 作者:朱步冲 2008年第32期
刘翔的因伤退赛,牙买加飞人博尔特的横空出世,使得8月21日罗伯斯在“鸟巢”的轻松夺冠并没有成为当天新闻关注的焦点。这个一贯被体育评论员认为心智不成熟的孩子的反应是,“这是一场很放松的比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刘翔的因伤退赛,牙买加飞人博尔特的横空出世,使得8月21日罗伯斯在“鸟巢”的轻松夺冠并没有成为当天新闻关注的焦点。这个一贯被体育评论员认为心智不成熟的孩子的反应是,“这是一场很放松的比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除了有时在训练的时候戴着耳机听说唱音乐,戴伦是天赋加勤奋训练的范本。”古巴奥运田径队教练圣地亚哥·安东涅斯说。从某种意义上说,罗伯斯的运动天赋来自于遗传:他的母亲莱吉拉·梅西是一位业余排球运动员,而叔叔尤罗吉奥是上世纪70年代古巴国家田径队著名的400米跨栏高手,也是鼓励戴伦走上田径运动之路的导师。从10岁开始,罗伯斯就开始接受业余田径训练,尽管他最喜欢的项目是跳高,但他的爆发力与协调性促使教练在他14岁时命令其改练跨栏。2002年,在古巴全国青年运动会上一举夺魁后,罗伯斯被选入国家队。他在国际田径赛场上的初次亮相就是2003年加拿大世界青年锦标赛,16岁的罗伯斯在110米栏项目中名列第6名。“罗伯斯结合了身高、速度与栏间的节奏感,他简直就是为这项运动所生。”第一个将110米跨栏成绩提高至13秒以内的美国田径名将雷纳尔多·内赫米亚说。虽然在2005年赫尔辛基世界田径锦标赛中,18岁的罗伯斯因经验不足,在半决赛中成绩名列榜尾,但在随后一年里,他开始在聚光灯远离自己的情况下逐渐巩固地位:2006年7月,刘翔在瑞士洛桑以12秒88的成绩打破了110米栏世界纪录,那一年也是罗伯斯崭露头角的一年——在国际田联的世界排名里,他已经从年初的28位,上升到年底的第一位。

“与观众的想象截然相反,跨栏并不是简单地将跨越与短跑交叉在一起。”美国《体育画报》田径专栏作家大卫·爱博斯坦提醒说,“比如梅里特和博尔特,冲出起跑线时像一颗子弹,在奔跑时膝盖高抬到了腰部,而如果看看罗伯斯的比赛回放,就会发现他比其他跨栏选手更加动作精确,在栏间跑动中,脚部几乎只会离开跑道几英寸。”

“罗伯斯将栏间跑动的节奏,与自己的身高完美结合在一起。”体育网站“跨栏第一”的创办者、一位隶属美国田径协会的跨栏教练史蒂夫·麦圭尔说。从起跑到跨越第一道横栏,罗伯斯通常只要7步,而他的竞争对手通常要8步。罗伯斯在跨越横栏时,上体保持与地面垂直,跨越腿不是竭力从横栏上方飞越过去,而是从上至下,轻松地“迈”过,同时跟进腿已经向前迈出了有力的一步,根本无需做出什么调整。“如果一名跨栏运动员与横栏之间的距离过小,那么只有两种选择,撞倒横栏继续前进,或者减小步幅——两者对于分秒必争的比赛来说都是灾难性的。”史蒂夫·麦圭尔说。

对话戴伦·罗伯斯

三联生活周刊:跟我们谈谈8月21日这场激动人心的比赛吧。

罗伯斯:对我来说,这是一场很放松的比赛,我的起跑不错,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似乎已经领先我所有的对手半步。然后我就什么都没有想,全神贯注,因为8月21日比赛那天北京一直在下雨,跑道很湿滑,在跨越每一道横栏时的失控都可能会使人跌倒。跨栏比赛就是这样,充满不确定性,有时你在跨过最后一道横栏时的领先都不能保证自己是第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是一场我确信自己能够拿到金牌的比赛。

三联生活周刊:这是否部分要归咎于刘翔的因伤缺阵,让你感到比赛现场竞争的气氛没有预期中浓烈?

罗伯斯:不,一场集中了全世界顶尖田径运动员的比赛从来都不是轻松的。如果刘翔能够参赛,确实能够更加激发我的好胜心,尽管我并不认为一名出色的田径运动员的比赛动力会全部来自于某个对手,但我认为他是出色的竞争对手。比赛的结果不论好坏,重要的是过程,我知道他和我一样,是代表整个国家的人民出现在田径赛场上。在未来的几个月或明年,我做好和他对抗的准备。希望刘翔能尽快康复。

三联生活周刊:除了夺取金牌外,你参加本次奥运会110米栏的目标是否还包括打破刘翔保持的12秒91的奥运会纪录?

罗伯斯:哦,不,我对这个成绩很满意,我并没有给自己强迫设定一个目标。这不是一场室内田径赛,也不是一场其他什么商业性锦标赛,这是奥运会,过多或者过苛的目标只会让你的竞技状态变得糟糕。

三联生活周刊:夺得这枚宝贵的金牌后,你是否有一种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终点的感觉?你下一步的比赛和训练安排是怎样的?

罗伯斯:是,这是一项长达4年、漫长艰苦的跋涉,对于我来说,在冲过终点的时候确实有如释重负的感觉。我付出了很多代价,比如今年3月的瓦伦西亚室内田径锦标赛(罗伯斯因误认为刘翔抢跑而启动过慢,未能小组出线),或者2007年大阪世界锦标赛(第4名)。瓦伦西亚给了我一次很好的教训,即比赛中始终要全神贯注,并且放松。这些失误是成长所必须经历的。但是终点?不,一个运动员的运动生涯就是一场比赛,终点意味着退役。过几天我就会去瑞士,参加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苏黎世站的比赛。奥运会金牌,这对于每个运动员来说,都是他们能够拿到的最高锦标。做奥运会冠军感觉很好,但关键是你能占据这个巅峰多久。我刚刚21岁,我喜欢待在这里,希望自己的状态能够和阿兰·约翰逊、科林·杰克逊,或者这项运动里其他伟大的前辈运动员一样,延续到三十六七岁。顺便说一句,跨栏是一项很有激情的运动,但我还渴望更多,不排除去尝试其他跑步项目的可能。

三联生活周刊:古巴民众的期待是否会让你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你是如何应对这种期待的?

罗伯斯:我身上的压力,同时来自队友、教练和全体古巴民众,为了他们我必须获胜。你知道,这些期待既是动力,也有时会让你备感煎熬。我拿到金牌后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她告诉我说,在我跑步时,几乎所有古巴人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或事情,在电视机和收音机旁关注这场比赛,他们都希望我能拿金牌。我很高兴自己的名字能够进入佩雷斯·杜纳斯(1971年三级跳世界纪录创造者),或者阿尔伯托·胡安特雷纳(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400米、800米跑冠军)等古巴著名运动员的行列,这对我是一种最持久的鼓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