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水魔方”之谜

2008-08-26 06:18 作者:贾冬婷 2008年第32期
“水立方”里的15天比赛,打破了24项游泳世界纪录,65项奥运会纪录。“水立方”变为“水魔方”,仅仅是因为“快速泳池”吗?

“水立方”场馆设施与环境副主任康伟

“水立方”里的15天比赛,打破了24项游泳世界纪录,65项奥运会纪录。“水立方”变为“水魔方”,仅仅是因为“快速泳池”吗?

8月23日是“水立方”的最后一个比赛日。媒体入口处,站了15天的志愿者丝毫未放松警戒,因记者没有相应分区证件,虽由媒体副主任引领,志愿者仍坚持由安保副主任亲自来受理。花样游泳团体决赛即将开始,但从媒体区进入却看不到观众入场。媒体副主任肖名焰对本刊记者说,像其他场馆一样,“水立方”里分为红区(运行管理区)、蓝区(比赛场地区)、白区(公共流通区)、2区(运动员准备区)、4区(新闻运行区)、5区(电视转播区)、6区(场馆礼宾区),共7个分区。不同人群到达对应分区的流线,严禁交叉。分区一般是软隔离,视线所及是开敞的,但走到另一个分区就会遇到安保人员的阻止。

运行团队办公区在3层,墙上贴满了各种运行图和紧急情况预案。场馆主任商和顺来自北京能源集团,曾是1990年亚运会服务工作办公室主任。他对本刊记者说,“水立方”运行团队2007年6月5日组建,实行“1611制”,即1个场馆主任,6个副主任(常务、场馆设施与环境、服务、属地关系、安保、媒体),1个监督办公室主任,1个运行秘书长。这与亚运会期间树状管理模式不同,不再是“一把手负责”,而是“分级负责”,竞赛主线清晰。整个运行团队212人,1500多名志愿者,近2000名环境、后勤保障、合同商人员。商和顺统计,“水立方”奥运会期间共产生了42块金牌,打破了24项世界纪录。

14点半,“水立方”里举行了一个特殊仪式: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泳联主席穆斯塔法·拉尔法维为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颁发“国际泳联荣誉勋章”,以感谢北京奥组委在奥运会游泳比赛中所做的出色工作。穆斯塔法用“惊艳”来形容“水立方”,国际泳联执行主任考内尔·马库莱斯库则表示:“我们把这里称作世界游泳圣殿。”商和顺对记者说,国际泳联的颁奖也是对“水立方”奥运会工作的肯定:“否则为什么颁给北京,为什么在‘水立方’里颁发?”

最热的场馆

“‘水立方’里已经产生了一个‘梦八’,菲尔普斯的8块金牌;说不定你今天晚上能看到第二个‘梦八’的诞生,中国跳水队从未实现过呢。”主管竞赛的常务副主任原家玮说起这个很兴奋。

原家玮曾任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他告诉本刊记者,在奥运会比赛中,竞赛只是个舞台,只完成了一半,这是奥运会比赛的特殊性所在。其实从竞赛角度看,奥运会还不如世锦赛难办,因为奥运会竞赛规则严格、参赛人数有限,游泳A标2人,B标1人,花样游泳只有集体和双人。世锦赛则是开放的,人数多、国家多、水平参差不齐,他亲眼见过有运动员在世锦赛中50米距离游了2分钟。但单项游泳比赛中,游泳比赛客户群单一,主要是运动队,官员主要是国际单项体育组织或协会,他们具有绝对决定权。而奥运会比赛还牵扯到转播、观众等各方面,涉及1.7万名观众、2000名记者、2000名工作人员、1000多名后勤保障人员,要对当地组委会、国际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三大机构负责。

温宇红对这一点深有体会。作为运行秘书长,她是“水立方”运行团队第一个到岗的人。那是2006年12月,奥组委、BOB(奥运转播公司)不断提各种要求,需要多大房子,电源插口、椅子、文件柜……23个业务口,每个都有一大堆要求。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房子只有这么大,不可能像吹气泡一样越吹越大了。类似这样的问题,她此后不断跟运动员和随队官员、技术官员、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电视转播人员、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赞助商、观众七大客户群协商,所有问题的解决都是大家一起争论、磨合、妥协的结果,这就是奥运会的复杂之处。

据商和顺统计,“水立方”的观众上座率平均达99%,最低上座率也有98.13%,是所有奥运会场馆中“最热的一个”,这也带来更多的多方协商。温宇红告诉本刊记者,比如这届奥运会游泳比赛最大的争议,是将决赛时间安排在了上午。对运动员来说,晚上的状态是最好的。这是国际泳联让步于转播商的结果,因为美国希望在当地晚上的黄金时间转播游泳。

因为“水立方”只有1.7万个坐席,而这里的比赛又那么“热”,如何分配坐席数目和排布也成了“打架时间最长的问题”。温宇红说,各类人员都想要视线最好的位置,因此北侧看台各种注册席位的排布,直到今年4月才定下来。

雅典奥运会后,原家玮就研究过菲尔普斯现象。他认为,上一次菲尔普斯连续出场创造了好成绩,这一次国际泳联更注意“树立明星效应”:菲尔普斯同样出场18次,但由上一次的7天半改到9天,保证一天内两次出场。除了400米混合泳他出现两次外,其他比赛他都参加了预赛、半决赛、决赛3场。原家玮认为,明星效应也是“水立方”成为最热场馆的一大原因。

快速泳池?

“游泳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有一个破纪录的高峰期。”有40多年泳龄的原家玮告诉本刊记者,泳池的因素只是辅助作用,甚至是心理作用。“比如游泳运动员为什么喜欢在晚上比赛?其中一个简单的原因就是晚上灯光明亮,普通人也知道灯光暗了容易困,亮了容易兴奋。”

“水立方”场馆设施与环境副主任、国家游泳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康伟对本刊记者说,“快速泳池”是初期设计中的72个科研课题之一,是向悉尼奥运会游泳场馆学习的结果。悉尼奥运会打破了5项世界纪录,就被称为“世界上最快的泳池”了。康伟认为,泳池当然只是影响因素之一,但当今游泳技术是向人类极限挑战,点滴的设施和环境的改善或许就更有利于运动成绩的提高。

在国际奥委会、国际泳联的严格规则下,泳池设计只能从细微处入手。康伟说,“水立方”的泳池深度达3米,比以往奥运会的泳池加深了至少1米,水的深度越大,水面扰动时产生的阻力就会越小。相比起传统的8道游泳池,“水立方”泳池更宽,它拥有10条泳道。比赛仅占用中间的8条泳道,泳池两边各留下1条泳道,以便让运动员比赛中产生的水面浪花消散。

运动员在前进中产生的水波,会反过来对运动员有个阻力。为了消除这个不利影响,“水立方”泳池安装了好的泳道线及在四周的池边上都专门设计有溢水槽。同时,在一般的“高沿”即池边高于水面的泳池中,位于最外面赛道的运动员往往处于不利,因为容易受到被池壁打回来的波浪影响。但“水立方”的泳池设计为“齐沿”,即水面与池边高度一致,而且池边稍稍向下有个坡度,逐渐被水淹没,再加上溢水槽的作用,就可以很好地消减水波,避免了运动员受到不公平待遇。

泳池内水的温度也会对运动员的成绩产生影响。按照国际泳联的规定,泳池的温度在25至27摄氏度之间即可,但“水立方”的水温一直精确地控制在26.5至26.9摄氏度之间,差别非常小。此外,我国对泳池水质的浊度要求在5个NTU(NTU为水质浊度单位),而“水立方”的水浊度却仅有0.1个NTU。

在“水立方”的一层看台墙壁上方,有一圈通风口,不断向泳池中央吹送新鲜的空气,室内像个巨大氧吧。“这个设计目前在全世界只有两个泳池有,除了‘水立方’,就是悉尼的泳池。”康伟说。而吹风的速度小于每秒0.2米,这样的风速,让运动员几乎感觉不到,从而也不会对比赛产生影响。

康伟说,心理作用当然也是运动员取胜的因素。几乎所有人一进入“水立方”的第一反应都是“哇!真漂亮!”所以这里也被称为“哇效应场馆”。菲尔普斯评价,在他仰泳时,大片阳光洒下来,他觉得特别美好。北岛康介也说,到这里,就有一种想冲刺的感觉。

这种影响从一进入“水立方”就可感受到。中方主设计师王敏对本刊记者说,比赛大厅的天花板就是巨大的泡泡结构,座椅蓝白相间,形似水波。在公共大厅里,他们设计了透明卫生间,背景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渐变,延伸至观众入口,希望标识区域和功能。室内设计不希望出现特殊的几何形体,都是方形或圆形,一种是“水立方”固有的形体,另一种是水立方落在地上溅出的水滴。四处是波光水影,不断描摹出水的形状。出现在大厅墙面上的水滴状圆洞,以后会成为一个视窗,孩子可以通过它看到嬉水大厅的热闹。

“水立方”外面的LED照明,也是希望表现水的不同表情,水平如镜或波涛汹涌。王敏说,他们甚至对大海在晨、午、昏、夜等不同时段颜色做了观测和模拟,希望通过LED实现。奥运会期间,“水立方”的表情会更丰富一些,比如配合开幕式变成了“红立方”或绚烂烟花。

康伟还要处理永久使用与临时使用的关系,比如1.1万个临时座椅都是钢结构的,赛后可拆卸。王敏说,赛后改动最大的也是这部分,比赛大厅将从三维方向缩小,临时座椅空间可改建商业设施,有效缩小尺度,又增加功能。品牌开发也要以奥运会商业赞助商需求为先,作为业主的他们,已经注册了“水立方”商标,推出同名矿泉水,但要在奥运会以后才可发售。“日本奥运会推出了精工,韩国奥运会推出了三星、泡菜,北京奥运会可以推出什么品牌?”

复杂的奥运会

“只要比赛一开始,所有人就开始转起来了。”原家玮说。在雅典,游泳、跳水、花样游泳是分开比的,这次是在一个竞赛大厅里。而且15个比赛日中的7天,上午、下午、晚上都有比赛。

温宇红说,将游泳、花样游泳、跳水这三项比赛、两个泳池放在同一个大厅里,是设计之初为节约资源、相互利用观众而决定的,但也无形中加大了转场压力。比如游泳转花样游泳,在泳池部分就要拆除泳道线、出发台、摄像杆,增设花样游泳大平台等。

转场的时间精确到分钟,一旦延迟,观众散场、体育展示、转播等全都要跟着变动。转场时间一般要超过2小时,110分钟就要启动应急方案一,90分钟就要启动方案二。原家玮记得,15日上午仰泳比赛,两个运动员并列第8名,要加赛一次,推迟了5分钟。11点45分上午比赛结束,下午13点30分要进行另一场比赛了,只有1小时45分钟转场时间。那么,跳水的训练时间就要控制,停10分钟不能跳,不然观众就不离场,同时大屏幕显示“退场”,广播也督促观众尽快离开,售卖点停售。因为规定可提前2小时进场,那么还要开放部分公共区域,让先入场的观众休息等待。

温宇红说,转场时间最短的一次是1小时40分钟。没想到这样的延迟又在23日下午的花样游泳团体决赛时出现了。第3组出场的日本队做完了动作,全场观众正为之欢呼之际,一名队员突然受伤,没有游上来。应急预案马上启动:救援队到场施救,担架抬离赛场,竞赛主任通知日本队领队,领队决定是否转院。温宇红说,后来查出,这是因为她憋气时间过长,脑缺氧,比赛完了之后放松导致窒息,没有大问题。但这名队员正好抽到了兴奋剂检测,这就要马上通知兴奋剂经理,推迟检测时间。

温宇红向本刊记者展示她的胸牌,背后是一系列“红色应急预案口诀”,如跳水运动员受伤、游泳运动员因政治事件拒绝领奖,或者在摄影区时间过长、电动计分器故障等都要启动红色预案,胸牌上都有扼要标识应如何应对。

不同客户群的分区和流线,也要与各方面协商解决。比如菲尔普斯从通道下来,若与观众交叉,肯定不能快速离开。但还有兼顾媒体采访需要,所以有一部分设置为运动员和媒体的混合区。原家玮说,这次仍有一个地方考虑不周,就是媒体、贵宾、运动员出口在同一条线上,中间并无障碍设施,明星运动员离场时就有很多人围观。

这天晚上20点,是“水立方”最后也是激动人心的一场决赛——男子10米跳台,两侧看台座无虚席。但最后的结果并未像中国观众期待的那样实现中国跳水队“梦八”,不免有些遗憾。获得冠军的澳大利亚人马修实在太兴奋了,他身披国旗绕场庆祝,与每一个人拥抱,耽搁了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媒体副主任肖名焰着急地让媒体副经理一遍遍催,直到马修姗姗来迟。记者们似乎都不愿错过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300座的发布厅挤进了400多人。当马修身披澳大利亚国旗走进发布会会场时,他脸上的兴奋立即驱散了现场的沉闷。有位记者打听到马修曾经在大学修读过中文,于是用中文向他发问,最后问:“你能听懂我说的中文吗?”马修来了句半咸不淡的中文“不行”、“一点点”,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8月24日凌晨1点,人群散去,沸腾了一天的“水立方”平静下来。因为是最后一个比赛日,年轻的志愿者们聚在一起唱惜别的歌,温宇红半开玩笑地说,“快去拿啤酒,我们要抱头痛哭”。从这一刻起,“水立方”就要由奥运会进入到残奥会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