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刘子歌:夺金非奇迹

2008-08-19 04:44 作者:李翊 2008年第31期
悬挂在辽宁本溪市平山区某小区大门和楼道入口的红色祝贺条幅,是寻找刘子歌家最明显的指示。为本溪拿到建市以来的第一块奥运金牌,让刘子歌一家一夜之间闻名遐迩。在经历过最初的惊喜并饱受媒体“骚扰”之苦后,刘子歌的父母迅速选择以“低调”作为面对外界的统一姿态,出言谨慎、小心翼翼。

2008年北京奥运会,刘子歌的“横空出世”给中国游泳队带来了惊喜。身高1.81米的刘子歌主攻200米蝶泳,在2008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奥运选拔赛中,从没有参加过国际大赛的刘子歌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以2分07秒76达到A级标准的成绩力压历届冠军焦刘洋获得第一名。8月15日,2分4秒18,刘子歌在夺金的同时也打破了世界纪录。“水到渠成”是刘子歌的教练——金炜夫妇由衷的感慨,他们也坚信,“刘子歌能走得更远!”

我们就是普通家庭

悬挂在辽宁本溪市平山区某小区大门和楼道入口的红色祝贺条幅,是寻找刘子歌家最明显的指示。为本溪拿到建市以来的第一块奥运金牌,让刘子歌一家一夜之间闻名遐迩。在经历过最初的惊喜并饱受媒体“骚扰”之苦后,刘子歌的父母迅速选择以“低调”作为面对外界的统一姿态,出言谨慎、小心翼翼。

与大多数运动员的父母一样,刘子歌的父母出于强身健体的考虑,同意念小学一年级的女儿参加本溪市体校举办的游泳暑期培训班。那是1996年6月,曾经入选辽宁省专业游泳队的本溪运动员刘东退役后分配回本溪市体育运动学校4个月后,受命组建本溪自己的游泳队。

“那时候她叫刘颀,完全不会游泳,但是在同龄孩子里身体自然条件突出,比同龄人高、瘦。试训3个月后,发现这孩子水感好,动作轻,听话,能吃苦。”刘东告诉本刊记者,当时一共选了20多人,从下水、基本技术动作教起,到第3年,开始半专业化训练。一天有两节训练课,早上5点到6点一次,晚上再练2小时。“头一年,刘子歌只是表现不错而已,之后两年就练得特别好。”

刘子歌10岁时,正逢沈阳海舰游泳俱乐部成立,还没有完全展露天分但已经对游泳表现出浓厚兴趣的刘子歌作为本溪市游泳运动项目的培养对象输送到海舰,跟随金炜夫妇开始正规专业化训练。

“亲切、随和、有涵养”是刘子歌父母对金炜夫妇的第一印象,“听到的不如亲眼见的,见到教练,参观了游泳俱乐部全封闭的训练环境后,我们非常放心地回了本溪”。对于孩子的未来,这对本钢的工人夫妇并没有预先做出规划,“顺其自然吧。孩子的将来不是你能设计的”。虽然几年都见不了女儿一面,他们也表示了相当的理解。

刘子歌长得像父亲刘立辉,而身高则超越了父母。刘子歌母亲身高1.71米,父亲1.77米,刘子歌“15岁时身高已经有1.76米”,到19岁参加奥运会时,身高达到1.81米,是国内游泳界少见的大个子运动员。2004年,刘子歌从辽宁队交流到上海队,刘立辉夫妇也从体育盲变成了彻底的体育迷。2005年,夫妻俩添置了1台三星组装电脑,闲时上上网,搜集女儿比赛信息,关注体坛大事。8月17日刘子歌父母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在不到8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紧挨着电视摆放的就是这台电脑,显示器是传统老式的,页面显示的全是刘子歌的消息。

在父母眼里,刘子歌安静、内向,从小就是个明白事理的孩子,“有什么事,跟她讲道理,能讲得通”。但也仅此而已,“她就是一普通孩子,我们家也就是所有普通家庭中的一个,没什么区别”。刘立辉知道女儿能参加北京奥运会是在7月26日大名单公布后,本不抱希望的夫妻俩从网上得知女儿成功入选,异常高兴,“从没奢望过她拿奖牌,就觉得能参加北京奥运会已经很幸运了”。一场场奥运比赛看下来,尤其是看到射击比赛美国选手埃蒙斯再次出现戏剧性一幕时,刘立辉感慨:“竞技体育,一切皆有可能!”

刘立辉把女儿的出息完全归功于教练金炜。“孩子10岁后,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和教练在一起度过的,无论是学游泳还是学做人,我们做父母的所给予孩子的远远比不上金炜夫妇。”刘立辉说,“赛后,杨澜做了一期刘子歌的访谈,看着女儿在电视节目中与杨澜侃侃而谈,我突然感觉,孩子长大了。不过孩子毕竟是孩子,她哪里能跟杨澜讨论书里那些高深的东西呢?”

她能走得更远

教练金炜是刘子歌成长经历中必须一提的人物。金炜,前辽宁省游泳队运动员,1983年入选国家队,5年后退役去澳大利亚留学。“他去MBL俱乐部一开始是打工,后来教练肯·伍德觉得他身体条件不错,爆发力强,就带他练了2年,然后代表俱乐部参赛。”金炜的妻子席秋菊向本刊记者介绍。席秋菊曾经也是辽宁省队的游泳运动员,刘子歌进入海舰游泳俱乐部后,席秋菊负责她的基础训练。“肯·伍德正是培养过本次获得女子100米蛙泳奥运冠军的琼斯和女子200米蝶泳季军得主斯基佩尔的恩师。只不过,由于琼斯和斯基佩尔为了追随男友而先后搬家,离开了如今已是78岁的伍德。”

1998年,金炜回国,组建辽宁海舰游泳俱乐部,并在国家游泳中心注册。这是中国第一家私人游泳俱乐部,之后发展壮大,人数最多时在1999年,达到100多人,是目前国内最大、最好的个人游泳俱乐部。“刚开始是租的场馆,发展几年后,我们在沈阳盖了竞技游泳馆,吃、住、训练三集中,封闭式管理,不对外开放,主要是培养竞技游泳运动员。在经营模式上采取两条腿走路,一是收取前来培训的运动员一定的费用,二是开展其他的经营业务,比如将俱乐部里水平高的运动员租借给有需要的其他省队。2004年,被上海游泳队看中的金炜就带着刘子歌和石峰两名得意弟子交流到了上海。”在席秋菊看来,丈夫之所以回国组建游泳俱乐部,是因为他想将国外先进的俱乐部理念和训练体系引入中国,培养属于中国的高水平游泳运动员。“国外已经全是俱乐部制,在我们看来,这是体制发展的必然趋势。金炜的这种做法非常超前,刚开始时不被人理解,遇到很大的阻力,海舰游泳俱乐部也一度搬到北京、上海,但他是个很执著的人,认定了的事情就会全力以赴。而且当时手里有一些像刘子歌这样不错的运动员,这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现在,我们在山海关附近盖了自己的游泳馆,以比赛集中训练为主。”席秋菊对本刊记者说。

席秋菊坦言,一开始刘子歌并不被人看好。2004年,刘子歌曾经被选入国家队参加2005年的世锦赛,16岁的她第一次参加那么大的比赛,成绩并不理想。回来后她被国家队退回,自尊心受到很大打击,但是金炜坚信,刘子歌能出来。在训练方法上,金炜既不盲从欧美,也不因循守旧。“刘子歌刚进来的几年,我帮她打基础,之后金炜发现她很有潜力,接手带她。”席秋菊说,因为人种差异,适合欧美人的训练方法不一定就完全适合亚洲人,得因材施教,根据运动员的体能、类型特点制订训练计划。

刘东曾在金炜的俱乐部待过几天,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像我们沿用下来的训练方式一般的程序为:准备篇——基本篇——中心篇——结束篇,其中有一个冲刺训练都是放在结束篇,我就发现,金炜把这个冲刺训练放在基本篇。当时我很奇怪,问过他,他说,在训练开始阶段运动员精力和体能充沛,这个时候进行冲刺训练更有效果。”

对于这个不同,席秋菊做了进一步纠正:“冲刺训练在强度和精力上要求很高,训练方法因人而异。有的运动员就适合在训练前段上高强度冲刺,有的运动员适合在结束的时候练习,这个没有定论。”

“不注重大运动量,注重每堂课的质量。在技术上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谈到丈夫金炜的训练理念,席秋菊如此概括。“游泳其实是一个技术含量特别高的项目,所以金炜对刘子歌的技术要求特别严格。高水平运动员之间实力并没有太大的差距,所以优势往往体现在出发、转身、触壁这些方面的小动作是否做得完美到位。有时候,正是这些小动作,决定了那0.01秒的差距。”席秋菊说,“就像菲尔普斯,臂长超过2米,这也是个优势。在大家游得差不多的情况下,他就能比别人先触壁。”

除了技术,席秋菊认为,训练之后的恢复好坏与训练效果也有直接关系。“在国家队训练时,每个运动员身后有一个团队,系统地为运动员服务,这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

具体到刘子歌,席秋菊说,“她性格内向,爆发力和速度要差一点,但是她耐力好,每次比赛后半程很厉害。2007年她的最好成绩仅列世界第21位,从2007年10月到奥运会前,近一年的训练她速度提高很多。这次奥运会比赛,她前100米也不错。蝶泳是4种泳姿中最难的,需要极高的整体配合协调能力,将速度和耐力完美结合,技术含量非常高。之所以让刘子歌主攻200米蝶泳,就是结合了她自身的特点,你看刘子歌的技术还不错,没有太大的毛病”。前中国游泳队总教练陈运鹏在赛后接受采访时也提到,刘子歌的技术合理,省力有效;身体位置平,手腿配合和呼吸十分协调,技术结构和伍德的得意门生斯基佩尔几乎如出一辙。

“像刘子歌这样性格内向的选手不像外向型选手,兴奋点来得快,她没有特别兴奋的时候,比较稳。2007年1月至3月,刘子歌随教练金炜到澳大利亚训练了两个月。那是澳大利亚著名的游泳俱乐部,与各路高手同场训练、比赛,金炜是希望让刘子歌见见世面,通过转换训练环境培养良好的心理素质,学习新的方法和理念。刘子歌一直处在一种平稳的训练状态中,可以说是一步一个脚印往上走,到了奥运会,也是出成绩的时候了。正好作为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这样大型赛事的年轻选手,没有一定要拿牌的压力,心态决定了状态,无形中也提高了训练水平。”

长年跟随金炜训练,刘子歌深受教练的影响。在席秋菊的眼中,丈夫金炜做事认真、要求完美,平时没什么业余爱好,游泳是他最大的乐趣。金炜爱看书,了解国际泳坛发展,钻研训练方法的改进,夫妻俩没事就互相切磋。除了自身的提升,金炜很注重培养刘子歌内在的东西。在教练的影响下,刘子歌养成了爱看书的习惯,比如《道德经》、《论语》,电视节目喜欢看百家讲坛。“都是教练爱看的。”席秋菊说。刘立辉曾提到一个趣事,2007年他和妻子去北京看备战奥运的女儿,结果女儿没带他们去景点游玩,而是带着他们去了西单图书大厦。“跑到北京就逛了把图书大厦,还买了一大摞书。”说到这里,刘立辉忍不住笑起来。

懂道理,才能走得更长远,这是金炜夫妇所坚信的。“运动员与教练要有交流和沟通,如果运动员不提高自身修养和文化,脑子空,就无法领会教练的意图。理解不了,就做不到。你看现在的刘子歌,才19岁,已经很成熟了。即使拿了冠军,言谈举止也很平静。她在训练中表现出的那种意志品质非常人能具备。但是另一方面,她很有爱心,乐于帮助人,尤其是和小队员相处的时候。有了成绩不张扬,之前即使拿了全国冠军仍然和平常一样刻苦训练,谦虚待人。”

考虑到社会对运动员的诱惑太多,喜欢跟运动员讲道理的金炜也采取了“专制”措施。席秋菊说,“刘子歌19岁了,手机和电脑都没有。金炜就是希望她能不受干扰,将精力全部投入到训练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