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低调吹响夺冠集结号

2008-08-19 04:42 作者:朱步冲 2008年第31期
——专访美国男篮“梦八队”

8月14日晚,北京奥林匹克篮球馆,美国“梦八队”以92比69战胜希腊队

美国男篮主教练迈克·沙舍夫斯基在接受我们专访时说:“16年前的‘梦之队’是不可复制的,独一无二,而我们是一支有梦想的队伍,我们尊重对手在篮球场上取得的成就。”

从8月8日开始,美国奥运代表团驻地北京师范大学的东门外,不时有身穿新款耐克激光花纹“梦之队”球衣和各色NBA比赛服,脚登詹姆斯、布莱恩特球鞋,手举海报的小球迷在逡巡,渴望能与他们心目中的偶像相遇,哪怕只是在大巴出入时短暂的一瞥。“很惊讶在这里,我们能受到如此盛大的欢迎,简直像一支造访的摇滚乐队,尤其是勒布朗和科比,我们去看别的奥运比赛时,只能在中途悄悄进去。”在全新的邱季瑞篮球馆里,白色头套下覆盖着标志性垄沟头的掘金队球星卡梅隆·安东尼一边整理着套在肌肉发达的左臂上的长护肘,一边对我说,“伙计,真是难以置信”。

对这支美国男篮来说,虽然“梦八队”的称呼已经变得极端牵强,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那支“梦一队”的表演仍然是他们身上背负的沉重期望。“魔术师、MJ(乔丹),他们的表演很伟大,16年前,我还是个小学生,只能在电视上瞻仰这一切。”作为NBA 2003“黄金一代”的宠儿,卡梅隆·安东尼分别在2004年的雅典和2006年的崎玉,亲历了美国男篮被两次拉下神坛的痛苦。他也坦陈,对于习惯单打独斗、利用身体和运动天赋的NBA球员来说,国际比赛永远像一只不合脚的球鞋一样。“我,或者我的队友,常常在场上忘记这是规则不同的比赛。比如我们打挡拆时,实际上身体是可以移动的,但在NBA赛场上就会被吹罚犯规,在低位背身进攻时,有关身体接触的判罚常常会对防守方有利。还有,国际比赛中对手部犯规的吹罚要宽松得多,遭遇这种情况时,我们总期望从裁判那里听到哨声。”卡梅隆说。

尽管如此,NBA球员的失败并不意味着NBA商业模式和造星运动的失败。正如Fox体育频道篮球评论员迈克尔·罗森伯格所说的那样,在北京,每支男篮球队受欢迎的程度与队中NBA球员数量密切相关——除了拥有姚明得力助手的斯科拉等4名NBA球员的阿根廷,德国队里有德克·诺维茨基和快船队中锋卡曼,而西班牙拥有加巴约萨和加索尔兄弟。还有年仅17岁的新星替补后卫里奇·路比奥,美国球探已经拿球风华丽诡异的他与NBA历史上的传奇左撇子后卫、“手枪”皮特·马拉维奇相提并论,他们预言在2009年选秀中,路比奥将成为前10位的“乐透区”新秀。很明显,路比奥的比赛风格比他的前辈纳瓦罗或者卡尔德隆更加美国化,8月16日在对美国的小组赛中,路比奥拿到了8分3次助攻,在他未来的队友面前着实露了一手。

然而,正是在这个NBA试图再次征服世界的夏天,在NBA的欧洲球员却掀起了一股“返乡潮”:灰熊队的后卫纳瓦罗选择了返回巴塞罗那队,而新泽西网队的第六人、波斯简·纳克巴则刚刚与莫斯科迪纳摩俱乐部签约。虽然薪水、当地税收、比赛强度和欧元汇率都曾被体育评论家拿出来作为NBA球员“回流”欧洲的借口,但欧洲联赛整体水平与NBA之间差距的急剧缩小,也是不争的事实。在训练场场边,我们遇到了“梦八队”随队记者、已经拥有12年NBA与国际篮球大赛报道经验的洛杉矶时报体育专栏作家马克·海斯勒。海斯勒说:“当我刚刚进入这个行当的时候,美国篮球在世界上仍然占据统治地位,12年前,美国在这里,而世界其他优秀球队的位置在那里。”他用两只同时平举,高度相差大约1尺的双手说:“然而现在美国的优势地位已经非常脆弱,差距已经缩小到非常细微的程度。”他缓缓地把右手抬到了距离左手只有1英寸左右的地方。“在10年前根本无法想象,NBA中有超过80名国际球员。中国男篮的首发阵容中有1名状元秀,他还是联盟中最好的中锋,1名6号新秀,总共4名球员有NBA经历。”海斯勒说。

众所周知,这种美国在世界篮坛“一枝独大”局面的终结,反而要归功于美国篮球人才和理念的持续输出。和著名的篮球国际主义者唐·尼尔森一样,“梦八队”助理教练、曾担任意大利联赛米兰奥林匹亚与贝纳通特雷维索两支劲旅主帅的麦克·德安东尼也是NBA中“开眼看世界”的先驱分子,今年选秀大会上,刚刚接过尼克斯队教鞭的德安东尼顶着压力,在第6顺位把不满20岁的米兰队小前锋达尼罗·加里内利带到了纽约。对欧洲篮球风格的熟悉,是他入选“梦八队”教练组的主要原因,当我们问及美国男篮将如何面对希腊、西班牙、立陶宛等欧洲强队引以为傲的联防时,德安东尼的回答显得胸有成竹:“3年来,欧洲球队的比赛风格是我们研究的重点,挡拆、多重挡拆、空手走位,我们3年来一直在训练这些,只要保证投篮命中率,联防战术对美国球员来说就不那么可怕。况且我们还拥有许多能够执行切传(Cutting and Passing)战术的高手,能够不停地在他们的防线上打开缺口。”

对于这一点,已经在德安东尼和主教练迈克·沙舍夫斯基麾下集训了将近3年的美国队队员深有感触。“在过去的两年中,K教练和其他教练组成员一直在使我们熟悉国际比赛,我们也能够打出精彩的挡拆,并且能够在对手这样做的时候破解,会有更多的Catch & Shoot(接球即投)战术。”安东尼对我们说,“贾森(基德)和克里斯(保罗)会为我们制造出大量这样的机会,而且我们整天都在观看比赛录像,熟悉每个对手的风格,以及国际比赛跟NBA的差异。”

如果翻开历史,就会发现前几届美国队的失败,除了内线乏力,就是缺乏大局观出色的传球手,这也是沙舍夫斯基和美国篮协为何执意要求曾跟随“梦四队”在悉尼奥运会上夺冠的老后卫贾森·基德重新回归的原因。虽然直到8月16日对西班牙的比赛,基德才借助一次左手上篮拿到了他本次奥运赛场上的第一个2分,但他的经验、大局观和无私的传球却是这支美国队的宝贵财富。“(34岁的)年龄对于我根本不是问题,每天,保罗和德隆(威廉姆斯)都会吵着要求跟我单挑,可我的任务是把经验和稳健带进这支球队里来。”基德摆弄着缠绕在膝盖上厚厚的护膝,对我们说,“我经常告诉他们,在NBA时感觉不难对付的对手,一旦回到他们熟悉的FIBA比赛规则和本国队友中间,就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对于前辈的规劝,刚刚入选美国国家队、来自犹他爵士队的明星组织后卫德隆·威廉姆斯倒有些不以为然,身高1.91米、体重93公斤的德隆能够在与欧洲高大后卫的对抗中占尽优势,这也许要归功于他少年时代的另两项运动才华——8至12岁级得克萨斯州自由摔跤冠军得主和中学时代校橄榄球队的安全卫。“这些运动的特点在于,通过狠狠地撞击对手,你才能保持自己的优势和竞争心态。”威廉姆斯对我们说,“别忘记卡洛斯(布泽)还在我身边,我们会把犹他的强悍风格和默契带到这里来。”

确实,尽管随后的练习在詹姆斯、安东尼、霍华德等NBA新星的戏谑打闹中展开,但谁都知道,已经放下身段的美国人开始较真了,这一点从他们当中最大牌的球星科比·布莱恩特身上就看得出:8月9日,他和主教练沙舍夫斯基一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五棵松篮球馆的看台上,认真观看了整场希腊对西班牙的小组赛。这种谨慎的备战精神和历代“梦之队”明星藐视对手的劲头截然相反。“(NBA)总冠军是一个职业体育联盟里的最高荣誉,而奥运金牌则是任何运动员所能企及的最高奖励。”布莱恩特用他一贯谨慎、少年老成的口气告诉我们,“我们不会单打独斗,因为在NBA取得成功的经验在奥运会上仍然有效,跑动,让球快速地转移……每个赛季最终进入季后赛的NBA球队都是团体意识极其浓厚的。”科比说:“我们拥有一大批锋卫线上的多面手,能够跟上任何对手的速度,能够在防守中迅速收缩。”当我们问到,在这支明星云集的队伍中,他是否是当仁不让的最后一投人选时,科比的回答是:“我们绝对不会让比赛进入到依靠制胜一投才能决定结局的境地。”

科比的断言果然准确,美国队在这几场比赛中根本没有给对手留下任何“一球定胜负”的机会,如同当初对手摸透了自己一样,美国人也开始逐渐适应自己的对手:8月14日和16日,在面对希腊和西班牙两个曾经在世锦赛上击败自己的夙敌,美国队统共胜出了60分,助攻和3分球命中率都压倒了对手,他们对防守和传球的热衷甚至超越了杂耍扣篮。在对老冤家希腊男篮的比赛中,科比·布莱恩特在第一节防守斯潘诺里斯时,就因动作过大而领到了一次“违反体育道德犯规”。尽管如此,这次没有媒体像8年前抨击“梦四”那样,把诸如“粗野”、“傲慢”一类的词语用到科比和他的对手身上。“没有追着裁判喋喋不休的申诉,没有恼羞成怒的肘击。”一家希腊报纸在赛后承认,“梦八”是一支打球干净、努力的队伍。确实,也许对来到北京的所有篮球队伍来说,一支在球场上抛弃了浮华、骄纵,没有背负任何不切实际期望的美国队才是最可怕的对手。“你说易建联在我头上扣的那个篮?哈,我不会介意的,这就是比赛的一部分。”安东尼轻描淡写地如是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