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蔡国强:为了这个珍贵时刻

2008-08-11 05:58 作者:舒可文 2008年第30期
在整个开幕式进行的过程中,蔡国强不断从主席台上面指挥部跑到现场气象办公室去看卫星图,因为在整个开幕式中,他负责的火炬点火和焰火燃放可能是最受雨天干扰的环节。虽然之前工程师们为此做了很多技术上的调整,但真正好的效果和减少心理上的负担当然是没有雨水的干扰。

在整个开幕式进行的过程中,蔡国强不断从主席台上面指挥部跑到现场气象办公室去看卫星图,因为在整个开幕式中,他负责的火炬点火和焰火燃放可能是最受雨天干扰的环节。虽然之前工程师们为此做了很多技术上的调整,但真正好的效果和减少心理上的负担当然是没有雨水的干扰。

开幕式结束后,蔡国强就去清点现场,检查是否有没有打出的哑弹。我8月9日凌晨两点采访他的时候,他自我评价,“这一天的花打得很潇洒”。在“鸟巢”上空的1.6万发焰火中只有6发没打出去,是很高的成绩。而整个开幕式的最高潮——点火,是蔡国强认为最复杂、考虑因素最多的一个环节,它需要近10个部门的配合才能完成。导火线长达80米,当它点燃的时候不能燃烧得太快,那样可能会伤到李宁,蔡国强自己在实验点火时就把手烧伤。为此他们选用了一种无烟透明的固体燃料,燃起火焰的速度慢,并且能抵抗雨水。但是如果在80米的燃烧中一直是慢速度又难以产生高潮的震撼力,最终他们经过调制原料,让我们看到一个欲扬先抑的片刻,之后火焰喷薄而起,主火炬被点燃。

蔡国强临时名片上的头衔是“奥运会核心创意小组成员”,是“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2005年,蔡国强在纽约成立一个创意团队,参与了北京奥组委开幕式竞标,2006年3月他来到北京进入这个创意团队。前一个阶段的工作重点他一直是参与在整体的创意,最后才专注到焰火团队,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实施焰火燃放、LED五环出现、最后点火等环节。

焰火是蔡国强在艺术界的著名手法,在开幕式的焰火设计上,他承担了莫大的期待。从20点钟开始,伴随着4个多小时开幕式的一个个环节,那一晚打出4.3万发炮,为开幕式和整个城市制造出了一个荣耀、开朗和昂扬的氛围。据说全世界95%的焰火产自中国,随着人们对焰火的利用,它演变为一种艺术,能蕴涵不同的文化特点。蔡国强说,在世界上,中国、美国、日本和法国是最爱放焰火的地方,美国人放焰火追求声势,量大,激动起热烈震撼的气氛是它的特点,它能燃放得让人觉得周围的建筑都被摇动;法国人精心于焰火的节奏的变化和速度;日本的焰火讲究简单的花开效果,而传统中国人看焰火时的心情与他们都不同,喜欢火树银花、万紫千红的场面。他在开幕式的焰火设计上极尽所能地强化了中国焰火的这个特点,并发挥了他作为艺术家的风格,使焰花具有理念和主题。

29个焰火脚印是蔡国强在竞标时就提出的创意,开幕式后张艺谋透露说,这也是创意小组最初众多创意中“硕果仅存”的一项。从永定门开始沿着中轴线一路向北,29个150米的大脚印踏响在150~180米的空中,一步步跨入“鸟巢”上空。这组被称为“历史足迹”的焰火在“鸟巢”上空散落为一片繁星,轻轻落在地面化为闪亮的五环,“飞天”从天上降下,从地面的屏幕中拉起一个五环,成为开幕式的真正起点。五环标志的出现是历届奥运会的一个创意重点,在北京出现的这个五环由29个脚印带出,形式上的新颖只是其一,更有内容的是通过脚印焰火的前言,道出了在29届奥运会期间,中国的五环是从漫长的历史中走来的。一般焰火在礼花弹发射后是翻滚而上的,花型很难定位,设计出的脚印就会一会儿正、一会儿反,左右混乱,最终做到29个脚印端正地一左一右、一步一步迈向主会场,发射技术的更新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抛开其中的技术难度,这29个端正轰鸣的脚印首先展示了今天中国接纳这始自100年前的世界聚会的充分的能力和自信,中国在这百年中经历了那么多的屈辱和艰难,终于在抵抗外辱的历史中走出,现在可以迈出堂堂的步伐阔步于世界了。这29个脚步声似乎应和着中国人心中的自信和骄傲,令人鼓舞,使得它如此引人注目,成为开幕式的一大亮点。

于是,中国这个开幕式就不是一个被会场空间局限的聚会,从永定门迈出的脚印开始,通过与中轴线的联系就与北京的历史联系起来。蔡国强一直提倡,把奥运会场的开幕仪式扩大到外面,把故事写到整个城市中,让尽量多人能够看到焰火,因为中国能够举办奥运会是中国人民的共同历史时刻,它展现国家状态也是中国人民的共同命运。这个脚印穿城而过,可能是观看人数最多的焰火,虽然没人能完整地看到29个。蔡国强开幕式后征询印象时的统计是,在天安门广场周围的人群能看到8个脚印,而我在北四环内看到了3个。国旗升起后的红、黄两色牡丹礼花,沿着龙型水系,伸展出长达3.5公里的龙形,是从“鸟巢”主会场内向外延展。焰火的这一进一出都在诠释着奥运开幕式对城市、国家的意义,与人民的关系。到最后尾声时,焰火燃放的范围扩大到居庸关长城和整个北京,73个焰火燃放点覆盖面积达100多平方公里。

在奥运会即将开幕的时候,蔡国强的艺术展在美国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馆长汤马斯·克伦斯曾评论说,“蔡国强的艺术是社会能量的一种体现”,参考蔡国强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工作,这个评论显得更有内容。2001年蔡国强在为上海APEC会议召开设计焰火表演时曾说道,“只有在这种大型的国家活动中,才能实现这种规模的艺术梦想,这其中也展示了我们的社会与艺术的一种关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后,他又一次说到作为艺术家在国家活动中的作为——

三联生活周刊: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蔡国强:比较不一样的视觉,不仅是眼睛能看到的视觉。特效更多的类似现代艺术,不是传统的舞美装置、布景或者是道具。导演组讨论了很多现代艺术的作品,现代艺术会用多媒体,还有现代艺术中的一些观念,比如行为艺术,我们利用运动员入场在画布上踩出五彩的脚印,带动全场观众和运动员一起做和平鸽飞起的动作,这就是一个大规模行为艺术。焰火也是有很多特效,不仅是一般的焰火,在焰火的弹里面就预先把五环配好放在里面,打到空中就是五环,但它是旋转上去的,不能定向。后来让每个弹都有一个炮,算好了倾斜角,打上去的时候每颗花都是独立的,开始时有点暗,之后慢慢一直大起来,直到最好看的那个时刻才亮起来,并且交叉。这是全球第一次。我们还有考虑让中国的五环怎么出来,使用了4万多个薄薄的LED光点,这是一种可发光的二极管。我们一直想努力带来一些新的东西,更有创意底对中国文化有新的诠释。

三联生活周刊:很明显地看到开幕式上在尽力渲染中国历史中的文化元素,你们为什么选取这些元素?

蔡国强:我们整个创意团队都一直在想中国的文化、精神是什么,什么是中国的视觉特点,和西方文化的区别是什么?大家还是倾向写意和诗意。在中国艺术中,写意显然是一个特点,所以所有努力都朝着这个效果。写意是在一种行为和时间里缓慢进行的,所以它的视觉不是固定的,相对来说是比较强调流动性,在时间里面获得的。这和水墨渲染、长画卷的展示是有关系的,所以我们从一张纸开始画,一直画到最后。先是现代舞蹈家在纸上画出黑白山水;进入现代后,很多孩子在纸上画上彩色;到最后运动员入场,再画上踩出五彩的脚印。用慢慢展开的画卷展示我们的历史和现在,这个画卷贯穿始终。画卷刚开始在地面上慢慢打开,舞蹈演员用身体画出图画,他们用一种特制的墨和涂料在白纸上面画,第一次是画水墨山水画,画出时有写意韵味,3分钟之后慢慢消失。写意的黑白韵味在古代开始部分表现得比较好,一直到活字印刷为止,服装的色调都是有这种韵味的。慢慢到现代部分就色彩多起来了。长卷慢慢展开也是中国观看艺术的一个特点,它有时间性。既然强调时间,空间就不受限制了,可以在主会场里做,也可以在会场外面,所以我们可以把焰火放到整个城市。画卷一直使用到最后李宁的500米跑的背景上,随着他的脚步展开的是北京奥运火炬在世界传递这一路艰难历程的影像长卷。所以它就不是表现在空间造型上,也不局限于一般用眼睛看的视觉效果,是在时间流动中和行为中产生的一种美学。

三联生活周刊:是不是出于同样的努力,其中的歌曲也都有舒缓的特点,包括我们习惯的铿锵有力的《歌唱祖国》也被唱得清丽舒缓?是为把歌舞欢腾的成分降得很低?

蔡国强:在这里我们想体现出中国对艺术、对思想的推崇,而不仅仅是歌舞,所以取消了一些歌曲。比如在放飞和平鸽这个环节,本来设计了一首歌,那样就被局限在歌舞这种形式中了,取消了歌曲才能让观众和运动员都参与到这个手势中,成为一个万众共同参与的一个行为艺术。放飞和平鸽是国际奥组委的规定环节,在全场做这个动作的最后,在“鸟巢”的两边放出的白色焰火,就是和平鸽的两个翅膀,把整个“鸟巢”变成了一只和平鸽。它的效果肯定比单纯的歌舞或焰火有意思。

三联生活周刊:是因为强大对中国思想的推崇,又要有画卷的时间流动感,就以历史为线索来结构整个开幕式吗?还是要把我们历史中的优秀理念告知世界?

蔡国强:以时间为线索,当然你可以说这个太一般了。但是用什么呢?比如用李白的一首诗做线索来串联,也是能做到的,也可能很有意思。但是,我们也不能忘了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聚会,你是不是还得向人家讲解,这首诗讲的是什么意思;在古汉语里,这个字是什么意境;甚至还要讲李白是谁,他在中国是什么地位,对中国文化有什么影响?所以说,现在是以中国的影响力和在世界上的被了解程度,按时间线索追寻古代、近代、现代,这样最容易懂,与我们中国大众自己的理解方式也不冲突。

三联生活周刊:你曾跟我说过,“只有在这种大型的国家活动中,才能实现这种规模的艺术梦想”,这次你又一次实现了你的艺术梦想了。

蔡国强:我是这样说的吗?其实我们还有几个创意没办法表现出来,有的是技术上做不出来,有的是做出来后使用上不是太方便。还有一些别的原因。开始我很坚持,后来慢慢开始动摇,因为这不是艺术家做个展,从竞标的时候,我们这个团队就提出不做总导演,只是帮助奥运会的开、闭幕式做一些更具艺术性的现代性和国际性的表现。开、闭幕式这样的大型晚会,有10万人在现场看,有十几亿人在电视机前看,这就挑战了艺术家对艺术纯粹性的要求。你是要让尽量多的人感受这个聚会的盛大和精神,这时候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不是那么单纯,要有更复杂的考虑。从艺术家的角度去要求,还是会有遗憾和不满意,但到一定时候,我愿意大家先看,过两三年后大家已经讨论很多后我们再来。对于我,重要的是在这个时候,我没有去世界哪个地方,晚上在酒店跷着二郎腿指着电视评头论足。对自家的事我来参与了,我努力过,而且,事情都做成以后,只看到做成的部分,很多别的东西就会渐渐淡忘。也许今天看来不一定最好的东西,但有一天回头来看,会发现在那个特定时间、特定地点,这样是最恰到好处的。能够最后做成的样子就是中国今天的现实,呈现的是我们的现实、我们的能力、我们的制度、我们的世界印象等等,从事实中可以感受它的力量和美。我想,这个时刻的现场,是历史的、生命的活力现场,这种特殊的时刻才很珍贵。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