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香港奥运安保踏访——为了更平和欢乐的聚会

2008-08-05 05:01 作者:葛维樱 2008年第29期
香港的警民比例全世界最高,1∶218,香港警务处行动处处长、已经准备了两年奥运安保工作的孙贵良说,“我们会做到最好,但还是不敢说万无一失”,但“这毕竟是奥运会,是个欢乐、祥和的场所,警察也是制造舒服、自由气氛的”,于是更考验警方的,是在祥和氛围中的足够强大的警戒与应变能力。

香港的警民比例全世界最高,1∶218,香港警务处行动处处长、已经准备了两年奥运安保工作的孙贵良说,“我们会做到最好,但还是不敢说万无一失”,但“这毕竟是奥运会,是个欢乐、祥和的场所,警察也是制造舒服、自由气氛的”,于是更考验警方的,是在祥和氛围中的足够强大的警戒与应变能力。

红色的粗绳子从左臂下绕过,延伸到孙贵良胸前的口袋,他顺绳摸出一个纯银哨子,“嘟——”地吹响。作为香港警务处行动处处长和高级助理处长,他与路口维持交通的警察佩戴着同样的配饰。“银鸡头”与层级无关,是香港警察传统中的至高荣誉,由特首颁发,代表“英勇”。“3年前,因为指挥策划世贸部长级会议安保的成就,我得到了它。”已略有些白发的孙贵良笑得很自豪,和他一样,香港警察依赖的是实际经验。在这次奥运会马术比赛之前,2005年的世贸会议是香港安保历史上的最高级别,“最多时出动了6000名警员”。而这次奥运出动警力最多的一天将是4000名。

香港规则

到达香港的第一天,报纸就登着大幅照片,一只手握住一把水果刀,背景是香港沙田马场的大草坪。“一把水果刀不能等于恐怖分子。”虽然孙贵良这么说,“伟玲大婚”之后,当地记者还是持续狗仔的职业精神,试图找出香港奥运安保的漏洞。除了把小刀装在皮带扣里过安检,在附近的小村庄寻找野路子进赛场,还有人趁黑夜蹲守在沙田赛场附近的护城河边,写“如果有意图不良的人士趁黑潜入河中……”报纸上各有各的热闹,但警务处的回答是,安保工作还没有开始,赛场外围的围网和巡查工作正在设立。果然,媒体自顾自紧张的氛围很快就平息下来,从7月26日开始,香港安保进入了第二阶段。

“奥运安保的动员时间是55天。”第一阶段已经轻松度过,是运动员到来前的场地封锁和安全搜查时间。香港共有两处赛场,分别是被称为“世界上最豪华赛马场”的沙田马场,和双鱼河高尔夫球场改建的8000平方米双鱼河马场。对香港人来说,每日新闻的很大一个版块,都是看到北京或其他城市的安保措施。相对于“神秘保护神”之类的报道,在第一阶段,香港警察似乎没有透露任何有分量的信息,“每时在赛场的保安人员约100名,场外的警察80至100名”,不少立法会议员和媒体于是议论香港警方“不够重视”奥运安保。而在警察公开的“安保任务纲领”上,第一条明确写着:“以不影响奥运欢乐气氛及高效率为主。”香港警方有自己的看法——马术公司行政总裁林焕光说得更直接:“这是一场运动会,不是保安会。”

从整个奥运会马术比赛的建制就知道,香港有香港的办事方式。按照市场规则,“奥马委”成立了马术公司,整体管理奥运会马术比赛。在面对采访的时候,“奥马委”不得不一直解释,马术公司和“奥马委”之间的关系,“马术公司是执行机构……”这个执行机构在奥运安保方面也延续了以往香港的习惯,即聘请私人的保安公司负责赛场内和奥运村内部的安全保卫。尽管以往香港大型活动都会采用这个方式,但这次,在执法机关和纪律部队以外寻求安全的思路,还是引起了担忧。在采访孙贵良以前,已有传闻,说在形势压力下,保安公司将完全被警察取代。孙贵良坚定地否认了这个说法,他说:“早在2006年8月,香港和北京签署的协议上已经写明确,香港警方全权负责奥运马术安保。具体工作分为两块,场内由马术公司聘请的保安担任,场外由香港警方全面负责,而场内保安也是在我们的指挥下工作的。我们是老板。”“拿钱办事”是市场规律,也同样面临问题。7月里有一些保安对酷热的工作环境和福利过低等不满,马术公司随即改善了相应条件。香港人不会因为奥运改变自己的规则。

马儿驾到

按照“马经”术语,现在是香港人的“饿马期”。明明香港赛马季从7月到9月停赛,街边巷尾读报纸的人基本上都还拿着“马经”那一页,“澳门还在赛,怎么不看呢?有马必看”。某匹马因为鬃毛颜色,让人联想起它外祖父的脾气,“那可不是一个善于前100米的家伙”,人们议论着。1884年香港就开始了赛马的传统,马是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其实香港人热爱的赛马是纯血马,奥运比赛却是混血马,因此,香港人必须比照自己的审美和欣赏习惯,来明确奥运马术是怎么一回事。“获奖无数的香港马王‘爪皇凌雨’身价才500万元,奥运马最便宜的也要过千万元呢!”杂货店老板热心地把报纸推过来分享,“本来我们都是喜欢速度的,可是奥运却不仅仅是比速度和爆发力,你看看还要跳筷子的。”马术障碍赛里的很多障碍都被设计成中国特色的雕刻,“和赌马是两种趣味啦!”

对于香港赛马会花费8亿港元改建了奥运史上最豪华的马场,也许只有香港人能表现出如此的兴趣。市民们会对卫生或消防部门为了奥运添置新车,提出“会不会造成浪费”的意见,而对于恒温23摄氏度的“六星级”马房,只有赞叹和骄傲,“我们都没有新建,只是用原来的马场改一改”。从7月26日第一匹“奥运马”进入香港开始,每天这些马的运送和吃住都是市民关注的焦点。现在最令人担心的问题是,“天气这么热,会不会把这些马热坏了?”热带气候香港人已经习惯了,但他们却希望马待在空调房里不要白天出来训练,“它们是那么金贵”。为了保证马的健康,配合安保措施,观众们必须在凌晨3点半左右出发前往赛场,观赏清晨的比赛,却没有任何抱怨。2007年香港已经举办了“好运北京——香港回归10周年”的马术测试赛,当时观众们情愿因为天气一次又一次忍耐赛期改变,爱挑刺的媒体都变成了好脾气,并且一致提议给马房装上空调,“以马为本”。

“奥马赛”大本营沙田已经是香港最接近自然的地方,围绕马场周围,是脉脉青山,白云在赛场的草地上投下阴影。周围单车道因为封锁,很多单车青年都改了路线,继续徜徉在清新的空气中。这里街道安静,行人从容,连菜价都便宜不少。马场周围是居民区,而不是商业区。沙田在上世纪70年代还被叫做“卫星城市”,是香港发展较晚的地区。因此,香港运动队的队员们把沙田当做训练基地,而为了马术赛,他们也搬到别处训练了。赛场踩上去平滑并不塌陷,因为沙粒的成分是石英砂、碎布以及塑料纤维,针对马蹄的受力特点对其实施保护,也能起到减震和增加弹性作用。为对付雨季,沙土在配方上有雨水渗透和排除的功能。每个马厩的面积为3.6米×3.6米,风扇吹冰的设施随处可见。几年前以沙田马场为背景拍摄的电视剧最近又开始播放。相对于沙田马场,越野赛场双鱼河更像是一个私人会所,在比赛后它将恢复高尔夫球场的功能。“事关马的安全,我还是想看。”一个年轻女孩在警戒线以外拍照,“不过这里和电视剧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中度”风险的双层含义

随着马和马术运动员的到来,香港安保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只是人员轻轻加一点,安保加到了每时一个场地有150人,警察数目没改变。”孙贵良说,但是第二个阶段对香港来说已经不一样,围网和警察、保安的防范严密起来。各协调单位也开始不断发表有关奥运安全的准备工作,比如地铁公司撤掉垃圾桶,不允许大件行李上车等等细节要求,香港的气氛反倒更加放松。“准备越细才放心”,“香港遭到恐怖袭击的风险评估到今天一直维持在中度”。孙贵良和其他警务人员一样,每次都要强调“中度”。风险评估是香港警队的一贯工作准则,作为开放的国际都市,香港在安保方面的经验已经累积成一定体制。

“2005年的世贸会议,我们对于恐怖袭击的风险评估也维持在中度。”孙贵良说,风险评估有两个方面,公众治安和恐怖活动,“世贸会议的公众治安风险评估是最高级,也就是示威活动”。每一次大型国际性活动香港警队都会以评估机制来考虑安全问题,不在市民中形成过度的紧张,“香港有和内地相关部门及世界各情报机关的紧密合作,是每分每秒进行。经过多次验证的评估,是科学全面细致的。这一次‘奥马赛’的评估,无论公众治安还是恐怖袭击都是中度”。所谓公众治安,也就是香港人最熟悉的示威活动。“2005年韩国有一个社会团体来港暴力示威,我们在12月14日抓了1000个暴力示威者,也算是一个世界纪录了。”谈到曾经面临的场面,孙贵良显然严肃了许多。香港警方在公开发布会上曾经一再强调,经过警方批准和配合的示威有非常醒目的活动范围,“在观众进入沙田和双鱼河两个赛场的必经之路上”,“但我们目前确实没有接到任何来自外国组织的申请”。

世贸会议积累的最宝贵经验,也可以派上用场。“我们当时用了港警最有特色的部队之一——谈判专家。”孙贵良说。香港警察建制中包括警民关系科,这使得港警延续过去“差佬”的功能,更方便听从民众调遣。“对于本地人,香港五大警区的警民关系科平时有很好的积累,对当地人都了解、认识”,但是对于外国人,香港警方在2005年第一次启用了谈判专家,用专业的谈判技巧,“发觉非常成功”。一个有趣装备是“谈判球”,在保证人员安全的前提下,扔进喊话范围。孙贵良说,并不是说风险评估中等,警察的准备也就是“中等”。在与北京奥组委签署的协议中,“对突发事故的应变计划”早就签署好了。孙贵良从2006年开始接手奥运安保工作,就已经遵循了“跨部门合作模式、建立网络”等原则。“从2007年开始,我们的演习太多了”,7月中两次生化演习只是很小的部分,目的并不是震慑,而是协调力随时进行更新和改善。

最小圆里的人

根据香港警方的描述,奥运安保就是“三个同心圆”。最内部最小的部分,是马术公司负责和警队监管的场内安保。看到香港警察关于奥运安保布置的文件,实在过于枯燥和简单。其实香港的安保和内地一样,也有各种群众力量的参与。沙田地铁站邻近的茶餐厅里,穿着北京奥运志愿者服装的人个个捧大盘饭吃。“从13点到现在20点了,你说饿不饿?”54岁的吴国伟明年退休,他本人就是最小圆里的一员。吴国伟的本职工作就是保安,“我的公司不在这次受聘范围内,干脆就当志愿者好了”。在两个赛场内部,有一定比例的保安是由志愿者组成的。一起吃饭的,除了吴国伟,还有一位电脑学校的老师和一个健身房教练。3个人年纪都在50岁上下,“你看我们不像保安?我们可以说是最底层的安保人员了”。他们拿出身份证明牌,“四周巡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车辆和人”。吴国伟都是和正式安保人员共同工作,在香港的高温天气下,他们都不怎么喝水,“上厕所很远的,走一个人就不好办了”。因此茶餐厅里,他们都要了最大杯凉茶,“百年一遇,你说该不该开心?”

另一类安保人员则是香港林林总总的义务组织。梁肇衡魁梧的身材,穿着“民安队”的严密制服,却不怎么出汗。交谈中才知道他在银行工作,家住香港豪宅集中地九龙塘。他同样要在沙田马场站岗10小时,“我参加民安队20年了,香港的大型活动我都会加入保安工作。今天站岗的话,公司那边只能拿到基本薪水,时薪就没有了”。除了这些免费为民众服务的人,安保公司的奥运村主管林业庭戴着耳麦,看上去倒像一个文员,“场内安保工作都是,比如让观众进入场地、维持比赛秩序之类的。有任何需要,警务人员都会来管理”。在警务处的指挥下,场地内的照明、闭路电视、围栏等一切安保设施由安保人员安装。林业庭自豪的是:“沙田场内的大屏幕是全世界最大的。”安保人员的工作范围还包括搜查场地、车辆、人员,保卫和管制一些地点,“至于特定行动和紧急应变,完全在警务人员的控制范围内”。

专供运动员下榻的帝都酒店就是奥运村,不过,在酒店外面,轰隆隆的新地基正在建造,并不会因为奥运停工。这个被喻为“城堡式酒店”的地方也一样被围板、闭路电视和安保关卡包围。就在为安保找茬儿的同时,香港媒体也不忘记报道,奥运村村长梁爱诗因为车辆没有通行证,不得不在奥运村开村第一天,步行进入。在场馆和酒店内部,香港警方并没有放手不管。相反,与奥运有关的赛场、宾馆和几个广场的安保交通都已经布置了精英警力。根据马术公司最新消息,“奥运会开始后,安保人员总数将增加到千人”。而警方也组织了专门的“场地特遣队”,林瑞成警官就是特遣队驻守沙田马场的一员,他说:“5年前我去过北京,现在真是变得完全认不出了。北京会有香港热吗?”特遣队由香港6大警区抽调精英,已经受过反恐等训练,但是林瑞成们并没有携带任何与平时不同的武器装备,“正前腰上的小瓶子还是胡椒喷雾”,林瑞成坚持:“我们的任务是,要在所有参赛者可能出现的地点,明显地展示友善和欢迎。”

“500块”以外

“就好像我太太和我逛街,她说只买500块钱的东西,我口袋里一定不是只装500块。”孙贵良说,“我们准备的水平很高。”看似轻松的香港警方,风险评估是中度,而动员能力和应变计划却是另一回事,“这毕竟是奥运会,是个欢乐、祥和的场所,警察也是制造舒服、自由气氛的”。保证这一切的是,今年6月1日至7月15日,粤、港、澳警方联合开展了代号“雷霆08”的专项行动。共出动警力共21万余人次,打掉各类犯罪团伙共168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4万余名。

香港的安全不仅由港警负责。7月份,广东警方透露,粤、港、澳三地正构筑包括出入境签证部门严拒破坏分子入境,口岸部门堵截以假证和偷渡方式混入,警方联合打击跨境“黄赌毒黑”行动,对各自重点敏感设施加强保安,以及开展情报信息采集会战与反恐应急预案等“五道防线”。在香港警方负责的安保范围内,空中管制由民航署发出的《飞行通报》,限制赛区上空飞行,协助的则是广东空军。而水面管制只有沙田外围的城门河,香港水警已经24小时守卫河道。香港水警自1884年起建,曾经拥有相当于海军排放量的舰船,至今依然负责1651平方公里海域以及262个离岛的治安。2007年水警配备了一批新船,在新的中央指挥系统下使用。

“我们所说的奥运会动用2000至4000名警力,还有更大范围的分布。”2.8万名香港警察,统称为纪律部队。除了最核心的场馆、广场,还有城市整体治安和秩序维持的警力,更大的范围则是,应对突发、大型事件足够的力量储备。“如有需要,能力迅速提升”也是香港警队的安保纲领。8月1日至24日,全港警务人员不准休假,所有和奥运会马术比赛无关的活动压后。在警方的预案中看不出什么特别,只有两个奥运文化广场的安检措施一类,孙贵良说两年来自己压力颇大,“做到最好,是香港的光荣”。做到最好的定义是:“平衡安保和欢乐气氛,让大家好好享受。”为了更欢乐的氛围,“应变”作为最高字眼,才是香港警察准备奥运安保的标尺。

特色防线

“我们的应变分为两道防线,第一道应对公众治安问题的防线是‘蓝帽子’,第二道应对恐怖袭击的防线就是爆炸品处理科和飞虎队。”对此,孙贵良提及虽少,却是港警最有特色的部门。爆炸品处理科俗称拆弹专家,是个技术活,而飞虎队是香港警察最出名的特别部队之一。孙贵良作为行动处处长,所有我们知道的行动部队,诸如机动部队、行动、爆炸品处理等皆由他管辖。处长以下是警司乃至督察。香港警务处最高长官处长邓竟成就是飞虎队出身。飞虎队的建制只有120人左右,正式名称是“特别任务连”,其英文是Special Duty Unit (SDU)。1971年,一架菲律宾航空公司的客机被劫持到香港地区,此后,香港警方为加强应付突发事件的力量,于1973年选拔精英组建“神枪手队”。1974年,神枪手队被改编为特别任务连,即“飞虎队”。后来,特别任务连又分化出一个专门的机场特警队(ASU)负责机场保安。香港警察每年都从现役警员中选拔精英,最优秀者就加入飞虎队,次优者加入机场特警。接待记者的警务处公共关系科的欧阳照刚高级警司,曾经参与了2003年赫赫有名的捉拿头号通缉犯季炳雄一案。现在的欧阳照刚温厚谦和,当时却与4名同事用6秒时间破门拘捕逃犯,然后迅速撤离。现在香港飞虎队在市民心目中威猛低调的形象就是由此案树立。

“蓝帽子”是香港警察机动部队(Police Tactical Unit,简称PTU)的别称,因带有闪电徽号的贝雷帽而得名,是以半军事训练及组织的应变及防暴部队,由轮流抽调的警员组成。队员都接受过防暴训练,平时负责边境巡逻、各区支援、人群控制等工作,遇有骚乱时则负责防暴工作。1967年反英抗暴运动后成立,编制以连为单位(一连约200人),职责是处理突发事件、保护公众安全。特别是在公众集会或在重大的节日庆典时,经常可以看到戴着蓝色帽子的PTU警员。PTU还负责在不同地区的事件现场安插警戒线,如1997年的中英香港交接仪式。PTU的训练内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项:内部安全、反犯罪和人群管理。PTU训练包括防暴、行动战术、强化的体能训练及直升机索降等。

除此以外,港警中受到瞩目的要员保护组“G4”也会成为奥运安保中的重要力量。G4专职负责各国首脑、重要领袖人物的警卫和保安。G4的“G”是Group,就是“组”,属于刑事及保安处。G4有独立枪房及车队,队员在执行任务时,大都西装笔挺,配备耳线通讯器、Glock 19半自动手枪,个别成员要配有德国制MP5轻机手枪,以备紧急事故发生时,有足够火力掩护政要安全撤走。外国、中央政要到港一定会出动G4,本地高官只有行政长官平时有一位G4成员保护。G4和飞虎队都是从机动部队当中选拔的。“应变部队的行动能力和人手都已经提高到了最高状态。”孙贵良说,“30多年警队生涯,现在面对奥运会,我感到非常光荣。压力也不小。”

2007年“好运北京——香港回归10周年”马术测试赛,让香港警方有了强烈的感触。“8月份的香港,刮大风、下大雨、雷暴是一定的。比赛那几天一会儿刮3号风球,一会儿刮8号风球,不仅仅是香港警队要跟上,整个马术公司,所有的交通等协助单位都要应变。只是通知观众压后多少小时这件事,真的不简单!”警察和各部门用了一年时间协调沟通。近期国家副主席来视察,“对我们的工作没有影响”,孙贵良依然说,“万无一失是我们的目标”。

香港的马术比赛目标是“狂欢节”,这个调子现在依然没有改变。烈日下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小足球场内“顶头槌”,深夜的海边还有年轻人打太极拳,生活方式的快乐和自由,让香港的奥运安保看起来依然轻松。“有人会愿意到一个堡垒中观赏奥运会?”孙贵良无法设想为了一个拿小刀的人,“让全场1.8万名观众,每个人被‘哔’一下,等‘哔’完比赛也完了”。香港人是来玩的,客人们也一样。贵宾由G4保护,“会被刀攮到?”“对于带入攻击性武器的人,我们的CID等调查机构还要调查他,不好受吧?”他哈哈大笑起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