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飞跃鞋的前世今生

2008-07-29 04:32 作者:于萍 2008年第28期
上海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出品、售价28元的飞跃鞋,经过3名法国设计师重新设计变为新锐时尚品牌,售价超过50欧元。

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门市部经理胡凤娣与制作飞跃鞋40多年的赵师傅

上海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出品、售价28元的飞跃鞋,经过3名法国设计师重新设计变为新锐时尚品牌,售价超过50欧元。

位于上海长宁区遵义路585号的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门市部并不好找,门脸总被常年排队买生煎包子的人流挡住。因为毗邻两家小吃店,铝合金门窗上方的门梁乌漆墨黑,好像浸润了一千锅的油腻。走进去,首先看到一货架的橡胶雨鞋,左侧由印有“大博文”字样的橙色鞋盒砌成一堵墙,上面错落摆放着“Top One”牌球鞋和米奇球鞋,右侧墙上陈列着几双匡威和李维斯球鞋,蒙着灰尘,式样也是好几季以前的了。我们要寻访的主角飞跃鞋,则藏在灰扑扑的玻璃柜台里,孤零零一只,它朴实、坦然的样子和摆放的环境,仿佛好几十年都没有变过。

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的前身可追溯到1931年的大孚橡胶厂,新中国成立后公私合营,成为地方国营工厂,既生产轮胎又生产解放鞋。1959年飞跃民用解放鞋年产量161.1万双,1964年被评为全国同类产品第一名。“文革”期间大孚橡胶厂成立上海胶鞋一厂,继续生产飞跃鞋。1992年大孚橡胶厂划归上海轮胎橡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随集团并入上海华谊集团。1997年,大孚橡胶厂投资成立上海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上海胶鞋一厂一并归入,同年,大博文鞋业转入上海兰生股份公司名下。工厂也从原址上海中山西路搬迁到浦东新区,又搬至青浦工业园区。厂长陈建岳说,大博文仍旧在生产飞跃鞋,年产量不超过20万双,与20世纪90年代年产几百万双时的辉煌不能比,那时候“全国各地的商家开着卡车,拿着现金在门口排着队等”。陈建岳将产量降低的原因归咎为“假冒太多”,大博文的厂名在浙江被仿冒,同时生产假冒“飞跃”鞋,售价仅10元。这位厂长以工厂刚刚搬迁没有恢复生产为由,拒绝记者参观,公司主页上的电话和厂址也已全部失效。在青浦工业园区,连邮递员都不知道大博文在哪儿,这家兜兜转转的工厂更加神秘莫测。于是门市部成为唯一的窗口,自建厂时便成立,经过几次搬迁屹立不倒,成为全上海乃至全国唯一的大博文专卖店,由经理胡凤娣、售货员马大姐和营销员小赵3人打理。

53岁的胡凤娣骑一摩托,披着纱巾风风火火赶来,说话如玉珠落盘:“我18岁就进大孚橡胶厂技校了,做的第一份工就是生产飞跃鞋,‘冲大底’。”她拿起一双36码的女款飞跃鞋做解释,“就是用机器模具冲压出橡胶鞋底,为了保证准确必须有专人监督,一双鞋的鞋跟,有不多不少7条坎”。她认真地一一数过。改为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后,工厂仍有1000多名工人,分了4个车间流水线生产,有的部位还采用手工,比如鞋前部的包头,全部为手工划刻。工厂搬迁到浦东后,以接外销订单为主,代工生产匡威、李维斯、安踏等品牌(门市部内仅售48?68元),飞跃鞋已不是主打产品。一年前工厂改制,换了老总,买断老工人的工龄,胡凤娣承包了门市部。她说在国营工厂做惯了,门市部也延续旧风格:讲质量,求信誉。本可以代卖其他品牌的产品,但因为更了解、信任大博文的质量,始终以大博文为主。她对老厂长黄建年赞赏有加:“跟同类鞋比,大博文的鞋子都偏贵,我向老厂长提出降低成本好卖便宜点,他坚决不同意。”而老主顾一来二往也有了感情,从小娃娃时就穿“飞跃”,一直穿到上大学。聊着,不时有顾客进门,熟稔地跟售货员马大姐唠起家常,马大姐手脚麻利,牛皮纸一包,白鞋带刷刷缠好就是一双,跟旧时做法并无两样。当天门市部共零售出15双鞋,其中3双为“飞跃”,胡凤娣说这一阵子飞跃鞋好卖起来,有年轻情侣牵着手来,你一双,我一双,还有好多老外。营销员小赵对法国人重新包装、价钱飙升的事情略有耳闻:“可那是法国呀,物价不能比。要是李连杰、成龙都穿咱们的飞跃鞋,那价钱还不好几百块地升?现在‘飞跃’如果重新包装就厉害了,可这事儿别人干不了,得自己厂的人,有头脑的人来做。”

说话间,一位瘦弱的老人推门而入。胡凤娣赶紧迎上去:“老赵师傅今年73岁了,在大博文工作了40多年。”大孚橡胶厂公私合营前,老赵还是小赵的时候,他就进厂做工,原来是做盒子的,后来改做鞋子。老赵回忆,1959年飞跃民用解放鞋推出时,并没有特别的设计师,而是集体创作,其中鞋帮设计员名叫张学进,他文质彬彬,整天闷在技术室搞创作,做好了就拿下来给“掏帮工”做测试,也就是拿鞋楦试试合脚与否、好不好看,如此反复修改。当年帮张学进测试的正是老赵。飞跃鞋设计完成后,还在1960年初获得了上海某设计大赛优秀奖。

老大孚橡胶厂有厂房10多间,全是苏式建筑,鞋业主要生产两类:军用解放鞋和飞跃民用解放鞋,前者专供部队,后者也全部被中国百货公司包销,在20世纪60年代售卖四五元一双,可算奢侈品。飞跃鞋款式始终未变,工艺却不断改进,原本鞋帮由手工刷浆,改成更整齐的机器投浆,粘鞋底的胶水也经过技术研发改为气味更轻、颜色更浅的“原胶”(直接从橡胶中萃取,混合一部分水)。工厂部门繁多:生产1部、2部,检验科,技术部等等。一些部门十分繁忙,要早晚两班倒。作为上海第一家公私合营大厂,大孚橡胶厂享誉国内,曾多次派厂内文艺团体到北京表演合唱和戏曲,“文革”时都没有停产。老赵从1959年进厂,工资每月72元,相当阔绰,提起这些,他面带红光:“蛮好,蛮好。”1960年以后进厂的工人工资起薪也有36元,按级增长,最高5级。“我就是5级!”老赵说。他对干了一辈子的鞋厂颇有感情,爱人也是同厂职工。改制为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后,工厂迁至浦东,遣散了老工人,“全部都是外来妹了”。老赵退休后还为新厂做了一年勤杂工,月薪400元。

法国人出现在2005年。旅居上海的帕特里斯·巴斯蒂安(Patrice Bastian)是个喜爱音乐和街头艺术的“球鞋怪人”,幼年就好收集经典款式的球鞋,品牌囊括Vandal、耐克“乔丹”、Stan Smith、Americana、彪马“Clyde”,数量以百计,只是藏品中仿佛缺少一个既历史悠久又鲜为人知的款式。“第一眼见到‘飞跃’我就迷上了它,爱它的经典与强烈个性,甚至爱它被大多数中国人所遗忘的这个事实,在中国只有很少的人才穿它,大都是武术爱好者或者工人。带着历史感的‘飞跃’的确有点不合时宜,但那基本形态有足够强的时尚感。”按照帕特里斯的说法,他当即走访了大博文鞋厂,见到当时的老厂长,可惜工厂更关注为匡威等大品牌做代加工,只为本地市场生产少量飞跃鞋,也从未想过拓展海外市场。帕特里斯有一套改造“飞跃”计划,包括重新设计“Feiyue”字样商标,减低原本的僵硬感,并调整品牌定位:客户瞄准潮流青年和喜爱复古装扮的人群。帕特里斯获得了大博文的首肯,双方开始合作。

早期的飞跃网站上,有这样的历史介绍:“Feiyue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并由于其舒适性而成名,特别是练习武术的需要。Feiyue源自1920年的上海。它受到中国各个社会阶层的喜爱,从农民到政客,从国家足球队员到著名的少林武僧。Feiyue是7000年的中国历史和现代碰撞的产物。Feiyue的工厂自1905年起就保持了这种古老的制鞋工艺,并且一直在那里生产这种复古款式至今。穿着Feiyue还可以为上海的郊县地区创造就业岗位。”(现在这段话已经不见了)配以上海街景图片,颜色调得很波普。重新设计的飞跃外形更柔和,颜色多变,还有高帮款式,并取了些中国特色小名,诸如“少林”(Shaolin)、“二当家”(Er Dang Jia)等。对制鞋工艺也有改造:重新制作了鞋楦,调整模具形状使鞋更瘦削,增厚了帆布和衬里,改进了绘制鞋面的颜料,对胶水、胶皮、鞋带金属孔和鞋底也进行了调整。相比老飞跃用牛皮纸包,法版飞跃售卖时有了鞋盒,并附送精美小册子一份,每双43?60欧元。一个3人团队也形成:负责设计、品牌营销的帕特里斯·巴斯蒂安,负责财务的尼古拉斯·斯圭亚(Nicolas Seguy)和负责后勤管理的克莱蒙特·福斯(Clement Fauth),总部设在巴黎。

2008年3月,时尚品牌Celine向帕特里斯发出邀请,请求为新一季的“太极”系列合作推出一款球鞋。“奢侈品牌与民主化的复古产品合作,将是多么有趣,两个毫不相干的词因为同一份时尚事业结合在一起!”经过一番头脑风暴,Feiyue x Celine出炉,就像在飞跃网站上看到的,白色/皮面包头,并不很看得出老飞跃的模样。此前帕特里斯也跟一些新锐设计师有过合作,比如北欧设计品牌Black label、Run 777、Bshit等,他说他们的时尚哲学正是“信息共享,团结协作”。而“飞跃”也作为极富前途的新锐品牌频频在《Elle》、《Cosmopolitan》、《WAD》等时尚媒体上曝光,并请到奥兰多·布鲁姆等明星代言。迄今为止,法版飞跃已经推出6个系列,在4种款型基础上有40多种颜色可选择,店铺地址多与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体育用品商店、市内集市广场等大型时尚卖场合作,而非独立开店。法国3人小组目前在全球49个国家拥有“Feiyue”商标,球鞋卖到了瑞典、英国、西班牙、意大利、美国……当被问到为什么飞跃鞋这么受欢迎,帕特里斯说:“我们有不错的设计、不错的故事、不错的营销手段,有什么道理不被喜欢呢?”

法版飞跃却不进入中国市场。“很不幸,我们没法同时做所有的事。”帕特里斯解释说,“我们在巴黎——世界时尚之都,为‘飞跃’建立了良好的形象和品质,在品牌认知度加强之前,我们还是要慎重选择海外扩张。对于中国,我们面临一个挑战:中国人始终将‘飞跃’与低端便宜货联系在一起,与时尚毫无关联。让中国人接受‘飞跃’经过重新设计和品质提高后有了更高的价值,比在其他任何国家都要难。我们还注意到中国人对西方时尚品牌更感兴趣,却忽略本国经典品牌。新一代年轻人更喜欢穿耐克、匡威、阿迪达斯和彪马,而非‘飞跃’。我们想在欧洲和美国市场使‘飞跃’积累名声后,再来回馈中国消费者,我们希望终有一天,在中国,‘飞跃’会是一个卓著的时尚品牌。”但中国市场上已出现了来源不明的少量法版飞跃,售价不超过100元。

帕特里斯拒绝再透露是否依然与上海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合作。厂长陈建岳则一听到“法国人”就仿似遇到仇人:“与法国人接洽的是老厂长,他有经济问题……我不便多说。我们在考虑与法国人打官司,他们侵犯了大博文的知识产权。我们也在讨论重新设计开发飞跃鞋。”大博文的控股公司兰生股份公司的张荣健经理确认了准备诉讼的消息,但“因为法律并不清晰,还在讨论中”。依据商标保护地域性原则,商标一旦抢注成功,被抢注商标的企业就不得在该国或该区域内使用此商标,否则构成侵权。而中国已加入《国际商标注册马德里协定》和《马德里议定书》,利用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体系,即便没有开拓海外市场也可以进行商标国际注册,从而得到有关缔约国的保护,目前加入《马德里协定》和《马德里议定书》的国家有76个,包括美国和欧盟,基本覆盖了中国主要的贸易伙伴。

法国3人小组目前对中国媒体也十分审慎,尼古拉斯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有太多的谎言和不愉快。”帕特里斯则有这样一番话:“我们害怕曲解和误会会毁坏‘飞跃’的名声。我们一再强调,我们以最诚挚的心意将‘飞跃’与中国紧密联系在一起,因为我们都十分尊重和喜爱中国和中国文化。即使我们是3个外国人,也希望中国人能够以我们为傲,因为在我们的努力下,‘飞跃’成为第一个在国际时尚界获得承认的经典中国品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