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陈汗:在历史的空白处写戏

2008-07-01 06:00 作者:王晓峰 2008年第24期
《赤壁》的编剧之一陈汗对吴宇森拍摄《赤壁》的思路非常认可,和许多内地编剧不同,陈汗认为只要是历史上没有写出来的都可以想象。这和他在香港影视圈里多年来接受的编剧方式有关,就像吴宇森可以为一种礼仪或是器物考证半天,但是并不介意主要演员都留着分头——这是因为这些演员平时还有别的戏要拍。这可能就是吴氏三国的痕迹。

《赤壁》的编剧之一陈汗对吴宇森拍摄《赤壁》的思路非常认可,和许多内地编剧不同,陈汗认为只要是历史上没有写出来的都可以想象。这和他在香港影视圈里多年来接受的编剧方式有关,就像吴宇森可以为一种礼仪或是器物考证半天,但是并不介意主要演员都留着分头——这是因为这些演员平时还有别的戏要拍。这可能就是吴氏三国的痕迹。

陈汗在香港电影圈里并不像很多人那样出名,主要是他所从事的事情太多,涉及各个领域——他做过记者、教师,后来又做过网络。18年前他就认识了吴宇森,当时吴宇森刚拍完《英雄本色》,正好很多导演都在为张彻从影40周年拍片子,就这样与吴宇森有过一次合作。后来,吴宇森去了好莱坞,再后来陈汗到了北京发展。这一晃就是18年。

吴宇森在北京拍《赤壁》,知道陈汗也在北京,便找到陈汗,希望能帮他做编剧,因为之前编剧写的剧本吴宇森不太满意。就这样,18年后俩人又走到一起。用陈汗的话讲,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找到他,是因为他比较能了解吴宇森的那种思维,对于他那种阳刚美学,尤其在剪接方面比较了解,才让陈汗做收尾工作。

三联生活周刊:吴宇森想拍《赤壁》的想法是什么时候萌生的呢?

陈汗:他自己说是18年前。也就是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拍完《英雄本色》,前前后后就想拍《赤壁》。其实他是出身于邵氏,张彻也是邵氏的,邵氏那个时候拍了很多这种类型的电影。吴宇森离开邵氏的那个时候,最后一部好像应该是《群英会》英雄好汉那种刚阳的东西,那种兄弟、男人之间的豪情,已经在他心里面。我个人的看法是,吴导的作品一直都以两个英雄为主,你看《喋血双雄》、《变脸》,都是一忠一奸。其实人的正邪很难定的,但是唯有这豪迈的义气,一种浪漫,都是共通的,所以他就一直发展这个。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与梁朝伟的合作,第二部的《喋血街头》,去越南拍的,那个结构就类似于张彻的《刺马》,后来《天堂口》也是这个结构的。我们叫做Due Heroes。但是这次拍的《赤壁》不是两个了,你可以说主要是两个,但是基本上是一大群,不是两个人之间友情那么简单,而是为了共同的梦想,联合很多不同的人,有男有女,为共同的目标奋斗。以前没有女的,现在有女的了。所以就是很多的美学或者价值观在这方面是一个新的探讨吧。

三联生活周刊:吴宇森以前拍的电影可能都在表现一种男人之间的情义,但是对于《赤壁》来说,至少赤壁之战这段历史在《三国演义》和《三国志》里面叙述的跟情义关系不是很大,最终是利,并不是义。那么导演把他的情、义想法用在《赤壁》上,会不会很牵强?

陈汗:绝对会。这个就看每个人对历史的看法了,不一定非得是利。《三国演义》的版本可能侧重利,比方说周瑜和诸葛亮的联盟其实不是很稳固,周瑜在《三国演义》里面比较小气,英雄是诸葛亮。他们的联合是为了利益,但现在不是。现在的的确确是在曹操大军压境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样去联手,他俩是惺惺相惜,而且现在主角是周瑜了。网上很多所谓批评或说指责,他们所谓的很准确的历史的真实其实是通过《三国演义》得来的,其实《三国演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虚构的。但他们总觉得这个才是真,所以就可能会觉得其他人的叙述是假的。我可以说,其实如果真的说起来,吴宇森的《赤壁》可能更真实。

三联生活周刊:您说的这个比较真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陈汗:首先,历史上周瑜才是主导,这个已经是最重要的一点了,诸葛亮只是配合。而且吴宇森要求考据是很严格的,我们做了很多工作,虽然我加入比较晚不是了解很全面,但是每一个细节都尽量考察一下,比如说茶艺、蹴鞠,都考据过,还有穿的衣服以及颜色,全都考据过。

要站在编剧的立场上说的话,有一个真实的历史,那是《三国志》和《资治通鉴》,这个才是真实的。《三国志》关于赤壁大战在曹操的《魏武帝纪》里面才20多个字,不到30个字,非常简略。因为曹操输了嘛,儿子曹丕帮他修这个历史的时候,觉得丢人,就很简单的抹过去。《魏武帝纪》里边还说到其实曹操是跟刘备打的,不是跟周瑜和孙权那边打的,但是在《吴志》里边,说到《周瑜传》的时候,就说是曹操打周瑜,它本身都矛盾。有时候又说根本没有打,说是因为有疫症,曹操自己放火,把船烧掉就回去了。所以这样真正的历史非常的暧昧、模糊,从而提供了很好的小说或者说艺术加工的空间。

《三国演义》做得很好,我们现在是深入做的第二个版本,或者说文本吧。我们认定《资治通鉴》的文本为历史,它考据过,删除了那些矛盾的地方。第二个文本就是1000多年以来的《三国演义》了,它把周瑜给贬了,认为诸葛亮、刘备的蜀国是正统,刘备是讲义气、讲情义的,把周瑜他们都给比下去了。其实历史上曹操对孙权是欣赏的。生子当如孙仲谋,从宋朝人苏东坡比较接近的时间看到,大江东去,他们是歌颂周瑜的,没提诸葛亮,羽扇纶巾是说周瑜拿着那个扇子,不是诸葛亮。这些导演都做过很大的痛苦选择。

吴宇森有吴宇森的一个文本,我觉得这个文本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会诞生的是另外一个演义,因为这段故事空白太多了。有人认为曹操不是这样子的,是什么什么样的?他们这些认识完全是根据《三国演义》,其实《三国演义》里有很多错误,有些还很严重。比方说曹植有首《铜雀台赋》,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时候引用了这首赋,“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那个二乔指的是“桥”,汉朝没有这个字,“乔”字是后来演变出来的。大乔小乔是乔公的女儿,但是铜雀台是曹操赤壁之战打败了之后两年才盖的,诸葛亮怎么可能把当时还没有盖出来的铜雀台用作舌战的素材呢?它不符合历史的地方没有人说。所以我觉得,观众、读者应该抱着新的心态,去认识历史人物的可能,比如曹操现在已经翻案了,大家觉得曹操是奸雄、残暴,其实他治国是很有想法的。

所以,吴宇森的这个版本是一个比较创新的版本,重新把周瑜放在主导的地位,而且他本身是真英雄,他受到的压力很大,与诸葛亮很快惺惺相惜,英雄中的英雄。所以这是他最大的一个不同的精神所在。这一点其实更符合历史。另外造型方面,张飞的“丈八蛇矛”没有了,观众可能就会觉得,有没有搞错,这个不符合历史,其实这个是小说编进去的。关公的青龙偃月刀也不用,为什么我们不可以给它另外一种历史解读?因为用那种武器感觉上比较像武侠,大家可能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而我们要比较新的角度,新的切入点,新的价值衡量。

还有就是以前是群雄,现在加了女性主义,也是吴宇森一个非常大的突破。他加了孙尚香,其实很合理,因为她真的懂功夫。大家从正史、《三国演义》都能看到,她门口都站了带兵的婢女,婢女都懂打仗,她也武功高强。小乔是最大的一个特色,这个我先卖个关子,不说太多,她在这场战争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三国演义》说到赤壁大战,没有提到大乔小乔。大乔不用讲,因为孙策死了,但是小乔是周瑜的太太。《三国演义》里貂蝉灭董卓,其实又没有貂婵这个人,貂蝉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那为什么小乔不可以?都是一种艺术加工,吕布加个貂婵,就很好看,千载传诵。当时作为小乔来说,丈夫去领军,那太太怎么想?这完全是吴宇森的独到了,这么多年来已经在他脑海中形成了。编剧主要是对白、戏剧性加工,但是主要架构、文本是吴宇森的。

三联生活周刊:当吴宇森第一次把想法说给您的时候,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陈汗:第一个反应是有点犹豫,或者说有点抗拒,觉得小乔写成这样有些不能接受。但后来觉得如果我们又拍一个《三国演义》,电视剧都已经有了。情节其实是服务于主题,服务于导演的价值观或视野。也就是说,《三国演义》的情义是围绕桃园结义展开,还有汉朝姓刘的正统,那个仁爱。但可能我们就不一定这样想。因为导演有个视角在里边,这个视角不是指情义、几个兄弟,或者说刘才是正统,才是最对的。它是说2万人加上5万人,还是临时凑合的,怎么能打败80万大军,而且水军又那么多,过程到底怎么回事。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崭新的历史的重新改造,但是这个改造是凸现了导演的视角,就是他看到一些东西,他的价值观,这个很重要。凡是大导演、大师,一定要有这个。

三联生活周刊:导演什么时候第一次跟您讲的这个故事?

陈汗:去年的12月左右,算是很晚的了,距离原定开拍日期3月18日只有3个月。其实他没有跟我讲故事,因为已经有几个剧本了。大概前面有两个剧本他觉得比较靠近他的想法,我看了这些之后就先弄个分场。所有的动作场面他已经有了故事图,很认真、很清晰,每一个动作都有。他之前就想好了,尤其动作,他是动作导演,这些我不用碰。还有就是周瑜跟小乔的线。另外,他比较喜欢孙尚香,他对这个角色有特别的一种感情,有点像他女儿,多了很多真正内心的那种温情,这跟以前吴宇森的作品相比是不同的。

三联生活周刊:他18年前有拍《赤壁》的想法,这么多年,他的人生经历以及他对情义的理解跟他当年已经不一样了,包括他有了一个20岁的女儿,他对女性的理解不一样了,他把自己生活经历写进了《赤壁》。

陈汗:所以我觉得,《赤壁》是吴宇森很重要的作品。当然有很多我不能代他说话,他怎么转变的,他自己才知道。我可以说对他的作品全都跟踪,全都看,他每个电影变过来,巅峰啊,成熟啊,我一清二楚。最重要的一点,可以说是回归吧,对传统的回归。感情,其实这个感情是很多很多年前种下的,绕了一个圈子,现在回归到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前都是那种正邪可以互相渗透灵魂的那种,但是现在它是比较针对人性的那种,尤其电影里的那些小动物,白鸽是吴宇森电影里典型的和平象征了,一种宗教的意象。

三联生活周刊:刚才我问您的那个问题,就是一开始您有一种抵触,后来是怎么接受这样的思路的呢?

陈汗:我是认同首先周瑜才是正统、主导,我认为是对的。最大的争议就是小乔的定位问题了。这个是我那个时候,哇,我都要想象……后来很快我接受了,而且我觉得很棒,我个人来讲。在小乔这一段后面呢,我都根据他的思路给了一些意见,但是他也不想搞得太过分。所以我觉得最大的突破也好,争议也好,应该是小乔。孙尚香也没什么,她就是在戏剧上丰富一些,张力够,有戏剧感,所以观众看的时候是另一条线,这个是很大的转变。如果不这样处理小乔,你就落到以前的俗套,大家都知道,这个电影就都不用看了,对不对?也是那个黄盖挨打,那个苦肉计,然后他就去诈降,这里有什么戏剧性呢?如果这样子,观众一定会说,又是这样子。反而是现在我可以告诉观众,你可以等待一些东西,你没办法想到的,而且我觉得就当时来讲很合理的。合理的意思是忠实于历史的逻辑,现在没空白了,以前这部分是空白。

三联生活周刊:您在剧本里面加入的内容,有您创造性的部分有哪些?

陈汗:首先导演已经有很多想法,我个人比较擅长结构,尤其是史诗式的结构,因为结构决定了什么时候才有戏剧,才有力,冲击力在哪里。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把它理顺。举个例子,有一场戏,诸葛亮已经舌战群儒了,分析了整个战争的利弊,他已经说了一大堆,周瑜后来又跟孙权说了一大堆,我当时就说,糟糕了,电影不能这样,说了两遍,都是对白戏。但是诸葛亮那部分你没办法不要,已经深入人心了,我们也要平衡一下,你不能太伤观众们的心,他舌战群儒是他来东吴的一个最大的场面。周瑜这边,让孙权带他去打老虎,在打老虎的过程中跟孙权说话,把场景压缩,这叫文戏武做,武戏文做。老虎就是曹操,你敢射这个箭,你就是成长了。吴宇森最擅长最精彩的就是他剪接。这个剧本在创作过程中已经是一个电影的过程了。

三联生活周刊:您刚才讲吴宇森希望这个片子放给那些外国观众,让他们能更多地了解中国文化、历史,那么就有一种好莱坞电影要求的标准、模式,剧本创作需要具备很多要素,不然这么大的投资可能就会赔钱。西方人能接受的东西,主要是哪些?

陈汗:很简单,重点是人,不分国籍,谁看都好看。人的那种压抑,受委屈时的爆发,尤其是男人的情义,团结的力量,英雄,各个方面。我是一个香港编剧,某种程度上应该比较贴近好莱坞。这次可能有很多编剧都绝对有很多好东西,但是,他们用几场戏来表现,好莱坞就是只有一场戏,才有力度,才好看。包括这么多人物,外国观众已经乱了,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简化,很清楚很明确的就是曹操率领大军南下去抓两个人,一个是刘备,一个是孙权,不要再搞刘表了,因为乱得已经搞不清了。所以这个结构已经是好莱坞模式了,不一定是指里面的英雄美人那么简单。吴宇森说了很多关于外国怎么去写一个英雄,很多忌讳,很多模式一定要遵守的,这些他完全知道。

三联生活周刊:除了您刚才说的简化一些人物之外,其他更符合好莱坞模式的内容还有哪些?

陈汗:我作为一个编剧,单从编剧的角度来讲,我们参与的那个拍摄本,其实一写完马上就翻译成英文、日文,马上去给发行商,我们并不是闭门造车的在做这个事情。发行商也看过,OK的。其实好莱坞这种有战争、暴力情节的大片,有一种做法就是,剧本你要压住人家,这一场跟下一场是有关系的。不断压,压了之后放一放,然后再压。但是编的时候不容易编,你要有桥段,而且这个桥段是要有一点意外的,这就是好莱坞最厉害的武器,并不是它那些特技。特技、绝招,看多了你会觉得不好看。主要是戏,一场压一场,在压的过程中最大的压力里边谈感情。它是在压力下让你透不过气,然后突然间来个搞笑的,但是搞笑的之前也有铺垫。我觉得这些是好莱坞的好处、优点,或者说更贴近商业票房的期望。不断地压,不断地变,而且人物让你不断地去同情或者崇拜,再加一点浪漫,这是好莱坞模式。商业电影尽量压迫你,让你跟着它。

三联生活周刊:那《赤壁》是这样吗?

陈汗:《赤壁》不至于压得这么厉害,但是有,都是这个方式。而且里边不断地看到东西,不断地有事情发生,当然也有些地方是情怀,我觉得吴宇森投入的不仅是感情,而且是情怀,这个很不同。

三联生活周刊:除了跟您谈剧本之外,吴宇森跟您谈过关于三国这个故事他的理解角度么?

陈汗:其实那个时候我们都没什么时间去谈那么多。主要是我作为一个编剧,他给我的剧本,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且根据过去我对他的电影的理解,所以基本上很快,那个时候真的很快。我懂,我知道大概我怎么说出来会OK。最重要是出来的那一稿,发行商很满意,从剧本的角度,应该说已经得到世界性的认同。

三联生活周刊:其实是您对吴宇森比较了解,一直在关注他的作品,所以您介入的时候非常顺利。

陈汗:用个比较的方法来说,我不是最好的,但是很多国内的编剧,很多大腕都已经参与过了,他们有可能不太好莱坞,这个解释了为什么一直都不对头。而且国内的编剧很多是小说家,他们本身对剧本有很多看法。比如说,台湾写了两个版本,有一个是女编剧,她写女性应该比我好,但她整个发展以女性为主,太女性化。另外一个编剧写就比较老实。我们香港的编剧就比较应变,可能比较好莱坞,香港那种情节带动,人物在里边,是好看的电影,先走这一步。关于内涵,是导演的事了,不关我的事,导演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加也是没用的。

三联生活周刊:观众会看到一个真假虚实放在一起的东西,外国人不了解,看到什么就是什么,那中国的观众看到了之后……

陈汗:对啊,这里面一定有很大争议。我希望这里能说一句比较公道的话,大家要有点耐心,容许另外一个虚构者吴宇森——第一个最大的虚构者是罗贯中——试试看吧。一个导演,花了5亿元投资,绝对不是想搞个东西来骗你,或者耍你的。首先要打破一个事情,不是你以为这个是真,就认为这是尚方宝剑,这不对。我们能不能创造一个新的文本,是因为有没有一个导演的魅力,演员能不能把你带进那个世界里边,你觉得那才是真实的,我希望不要抱一种先入为主的心态去看《赤壁》。我们做了很多考证,当时汉朝是怎么踢球的,跟宋朝、明朝不同。包括那些牌,孙权的宗庙,都找教授来指正,我们能做的就是这些。我们的态度是虔诚的。关于情节方面,应该有一点开放的心怀。最重要的是,如果好看,大家无所谓,我相信。
(实习生石鸣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