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财富消减后的欲望状态

2008-06-27 07:27 作者:王恺 2008年第23期
广州丽江花园小区居民资本生活后续调查

陈飞

环绕着丽江花园小区的珠江仍然舒缓而浑黄地流过。一年前来到这小区,这里弥漫着兴奋、不安和恐慌的气氛,当时正是股市、楼市价格飞涨,而通货膨胀也在齐头并进的时候,人人生活在“保卫财富”的积极状态中。

如昔,一位IT公司的员工,就在那种情况下辞职“专心炒股”,相信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为自己的财产添砖加瓦,一年过去了,情况大变。今日的她已经恢复了工作状态,也断然拒绝了重访的要求。

去年因为财产激荡而引起的那种人人皆可感知的兴奋气氛已经荡然无存,面对着复杂的经济环境,小区不少股票狂热者是“就地躺下”,尤其是许多新股民,采用“三不政策”——不说、不看、不想,去忙别的事情了。可是,财产的消减却是事实,光靠“躺下”是不起作用的。

几个股票群的老大们各有各的坚持,而当时几个“财产保卫者”也拿出了自己的新思路——还是巴顿·比格斯那句旧话在起作用,中产阶级的财富如在山腰,上不去的话,就会往下滚落。

小区的商街依然热闹,在这里租个店面开个有格调的小店养老,是不少居民的生活理想,因此,漂亮的“丽”字楼下面的时装店和书吧越来越多,可是,据说这种商店开得多,倒闭得也快。

还是站在房屋中介店门口的店员最热情——他们没有书吧老板的玩票心情,最近几个月广州楼市不好,直接关系到他们的饭碗。他们甚至会冲到店外,拉住稍一驻足的过客游说。这种紧张而活跃的行动,是小区目前唯一的兴奋经济活动。

可是,这种兴奋,只加重了人们对股市的沉闷心情。

“真金白银在手”:放弃股市的人

小区的茶餐厅里面,陈飞手中包装精美的银锭看上去有些异样,与周围嘈杂的市井生活不一致。

那些带点氧化层(行话称之为“包浆”)的银锭被他放在红木盒子中,然后卖给他的客户,据说利润比股市获利要高很多,最关键的是,“财富掌握在自己手中,很放心”——而且,这不是句比喻之词,重达5两或者10两的银锭是实在的“真金白银”,拿在他自己的手中,“特别有满足感”。32岁的陈飞笑起来还是很天真。

去年初,在美院工作的陈飞受了同事和小区朋友们的影响,初入股市,“那些朋友从来都是清高得口不言钱的,可是去年天天说股票”。陈飞将自己的积蓄投了下去,因为自己不是学经济的,对股票也没什么钻研,“我买的很多是报纸推荐的股票,有些是像中石油这样的蓝筹股”。还不到2007年底,陈飞买的股票就已经全部被套。

陈飞的父亲是著名画家,虽然不管陈飞的投资生活,可是看他全部被套的股票还是忍不住说了话,“你还不如玩收藏呢,至少不像你的股票血本无归”。他有许多学生在收藏圈里混,知道一些门道。陈飞虽然没有正式进入藏家圈,可是和父亲一样,也对收藏小有心得:“白玉、翡翠目前已经到了顶点,不能进去;瓷器是阔人的游戏,10多万元也难以买到珍品。”于是,他把自己的基金于2007年10月份全部赎回,“当时基金还没有亏本”。

父亲在古董圈里混的学生帮陈飞找明清的银锭,那些5两或者10两重的银锭沉重华丽,陈飞付给他们一些赚头后,自己再加价30%卖给他的客户,“有些客户是平时装修时认识的,有些就是我在小区论坛上发贴子后自己找来的”。2008年春节期间,“我在论坛上卖出去100两纹银”。据说很多人买去是为了送礼,“好看又稀少”。

因为小时候一直和父亲玩收藏,所以他对真假文物有一定判断力,玩起银锭很得心应手,“像网络上卖的那些,我一看照片就知道真伪”。而他搜罗银锭的渠道比较独特,有很多外面看不见的云南牌坊银锭等,“卖得很好,资金流动非常快”。银锭收藏市场远不如别的收藏市场那么发达,也给了他很好的机会——“资金不会积压,上次买的50两的一个银锭,4小时之内就卖掉了。”对于他,银锭收藏纯粹是赚钱的生意,“而且是远比股市赚钱的生意”。不过陈飞有这样的习惯,他做什么,就觉得什么很好,去年他谈起股票来和今天谈起银锭来,口气同样的欣喜自信。

陈飞的股票一动不动,他甚至连行情都不再关心,前些日的“十连跌”对于他也不过是个遥远的消息。他说他研究过,一般股票市场是4年一个轮回,所以他可以等到4年后再去关心他的股票,“还是选择自己熟悉的生意去做比较好”。去年的股市投入,至今让他后悔。

其实在去年的小区新股民中,陈飞绝对是运气好的一类,他虽然股票被套,但是他和父亲的投资很分散,股市只是其中一部分。他们家在小区买的商铺现在已经还贷完毕,只是收取纯租金;买的一些油画还在升值的状态中;而他自己的装修生意也源源不断。可是,陈飞还是总感觉自己缺钱,所以毫不犹豫地从股市跳进了银锭买卖,“不缺小钱,可是大钱是始终缺乏的”。

小区的居民最近热衷于传播一个帖子,是分析去年股民的赚钱与否的,据说92%的股民是亏损的,4%是不赚钱不赔钱的,只有3%是赚钱的。陈飞当然是那92%。他觉得,自己买卖银锭一定要幅度加大,赚到的钱才能弥补自己的损失。过几天他要去福建,参加一个风险投资公司办的收藏鉴赏会,顺便把他带去的银锭推销掉,“好在不难销售,现在很多客户都喜欢这些,买一个放在保险箱里,朋友来的时候拿出来玩,他们觉得有面子”。

更多的小区股民不像陈飞那样勇于创新去找财路,最普遍的反映是对股票漠然置之,去年喧嚣一时的若干股票群现在都已沉寂,按照去年的小区“股神”江山的说法,“好在小区的居民多数是用闲置的钱去投资,而不是用生活必须的钱来炒股票,所以对日常生活影响不大”。

可是要说没有什么影响,那是纯粹的假话,“去年可以吃鱼翅的,今年也就只能吃鱼了”。江山嘲笑自己,小区居民的收入正在消减,欲望也随之钝化,“今年小区的楼市生意差了好多,买新车的也少了好多”。和他一个股票群的周京亮说,本来赚钱后想买的是奥迪,先是少了4个轮子,后来连车帮也没了,现在连奥拓也买不到了。

最受影响的是一些辞职后专心炒股的人,目前的股票市场显然不再能满足他们辞职时的宏大愿望,也不可能在目前花整天的时间炒股,于是索性重回职场,如昔就是一例。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