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寻找最熟悉的陌生人

2008-05-23 10:23 作者:蔡伟 2008年第18期

北川陈家坝镇一房屋倒塌后日历永远停留在5月12日

三联生活周刊读者第一现场口述

作为最后一个被派出的《三联生活周刊》记者,我前往灾区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寻找“周刊”在灾区的读者。西南地区,尤其是成都及周边,是我们发行量很大的地区之一。这些关注我们杂志的读者,他们的命运如何,他们在灾难发生后是否得以安顿,是编辑部很关心的问题之一。读者服务部登记的订阅者的手机是此时我们唯一能找到他们的方式。在下飞机前往成都的机场巴士上,从北京回彭州老家的方正集团员工胡海峰先生谈到,他们在都江堰市的代理处一共3人,刚刚被确认全部遇难,使我的心情很沉重。在抵达宾馆后我一共用电话联系了15位读者,令人兴奋的是,这15人和他们的家人都平安无事。其中3位读者口述了他们在地震第一时间和现场的难忘经历。

西南农业大学都江堰分校教师 周宇爵先生

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我午睡刚起床,因为下午还有几节课要上。我的家在五楼,当时感觉房间突然一阵摇晃,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不久,第二波更厉害的震动和摇晃袭来,我赶紧站在墙角躲起来。趁着震波中的间歇,赶紧只带了手机和房门钥匙跑了出来。出门后我还没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还往学校走,准备接着去上课。刚走出小区,却发现四周浓烟滚滚,已经倒了很多房子。我赶紧继续往两公里外的学校走,准备去找同事,可是当时手机已经打不通了。沿途看到岷江机器厂的厂房倒塌,路上途经一个2006年才刚入住的小区,一栋住宅临街的窗户阳台已经全部垮下来。其余垮塌的建筑,说得上来的还有中国银行都江堰营业厅,建设路上的中医院住院部和新建小学。中医院住院部里有120多名住院病人和医生护士被埋在里头。新建小学是个学校的名字,房子是上世纪90年代的老房子,教学楼也全部倒塌。学校除了位于一楼的一年级学生,其余学生基本都没能跑出来。我到学校后不久,学校开始清点学生人数。当时我们的办公楼马上就要坍塌,实验大楼已经损毁,只有教学大楼还算完好。由于所有建筑没有在地震瞬间崩塌,除了几个职工的孩子死亡、一个在外租房的学生遇难,在校师生无人死亡。伤情主要是几名学生在慌乱中跳楼骨折造成。震后次日9点多,我从成都乘车回老家雅安避震。雅安受损的情况比较轻微,从成都到雅安的高速公路也非常完整,但是相邻的汉源县房屋受灾损毁严重。我们学校目前已经停课,大部分学生都已经返家。学校的大操场已经搭建了很多救灾帐篷,成为受灾群众安置点。我给我的学生都打过电话了,他们都平安。所有人都在等待学校复课的通知。

德阳市天元镇金属材料加工厂职工 兰林先生

我工作的企业在德阳附近的天元镇,是个金属加工企业。12日下午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厂房内上班。同事们听到巨大的震动,都以为是隔壁的企业加工时,不小心把什么巨大的金属件摔下来了,于是我们纷纷跑出厂房去找声源。出来后我还一阵发蒙,突然有人发现不对,这不是施工事故,是地震!我这才大叫:“赶紧回去关上电闸!”叫出来后又突然意识到,这时候让同事们回到厂房也不现实。于是所有人跑出厂房后都聚集在厂区内的空地上,眼睁睁看着厂房不断摇晃,时间长达一两分钟之久。最明显是附近一座烟囱不停摇动,成为地震强度最好的参照物。后来我还想,要是地震再多持续一分钟,可能所有建筑都要倒塌了吧。万幸的是我们的厂房和烟囱都没倒。回家后不到10分钟,有人告诉我说汶川发生了地震。我的家在乡下,地震时我母亲正在午睡。她跑出来后发现,家门口的鱼塘内,水不停地波动,后来我分析可能是地震波横向摇动的原因。这让她当时非常害怕。其实我家距离德阳城区很近,灾情还算比较小,附近只有一些随意砌起来的围墙倒塌。唯一的不便是停电了,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地震后周边的整个局面,听到收音机广播后才发觉情况不对,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有人说地震前通常都有所预兆,比如狗会异常地吠叫。但是我们和邻厂都养了很多看门的狗,没有一个事前叫过。地震完全就是在无知觉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发生的。

绵阳市西南科技大学教务处教师家属 李文婷女士

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我正在午睡。那一声巨大的震动,我以为是楼下施工造成的。由于当时房子摇动得太厉害,我甚至以为是施工队把房子的地基挖坏了,于是在房子摇晃的时候就往下冲。后来想起来,这样真是太危险了,因为很多地震时的死亡都是这样造成的。当时下楼时头晕得厉害,人很难站直。冲出来后才想起是地震,可不知道怎么搞的,在地震的间歇中,我居然又跑上楼去穿鞋,然后拿了一些东西下来。我的家在学校老区附近,住的是农民的出租房,出来后我去新区找我先生,路上看到一个小孩被楼上倒下的女儿墙砸死。我们那里农民的住宅和出租房,新修的基本没事,倒塌的大多是老房。新区情况正好相反,因为学校的新校舍空间大,所以损坏严重。相反是老房子和学生宿舍因为格局小,空间小,所以情况反而相对较好。当时去新区的路上,我还是不敢相信真的发生了地震。我老家在湖南。读高中时学过地理,我知道湖南不在地震带上,结婚后来到先生的老家四川定居,也忘了看四川的地震带分布图。这一路上看到很多人穿着裤衩到处晃悠,都是从午睡中惊醒的。此外就是不少血迹。找到我先生后才知道,他当时和另一位老教师在办公室写教案。那位老同志比较有经验,两人在震动时躲在桌子底下,待地震间歇才冲下楼。目前学校的房屋受损严重的都已经不让进人,好在大多数建筑都没有坍塌,所以师生们基本没什么伤亡。唯一一名死去的学生是因为跳楼导致,此外还有几人因为慌乱中跳楼骨折。地震时跳楼是错误的逃生方式,但甚至后来余震时,还是有学生跳楼,导致骨折的悲剧。于是学校的教导员们整夜守在安置在操场的学生周围,对学生进行安抚和心理辅导。我们学校小区距离江油市比较近,所以损害比绵阳市内严重。17日晚上我们得到特别通知,说晚上将会有很大余震,所有人都整夜在操场上休息。果然18日凌晨江油发生6.0级余震,我们感觉地震持续时间很长。不过后来我回到家里,发现东西并没有明显移位。于是我先生说,在外面睡实在受不了了,根本睡不着,准备还是回家睡觉。不过明天和后天可能余震会比较厉害吧,因为是农历十五,月球的引力可能会比较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