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中国民航遭遇“非正常飞行”

2008-04-21 15:59 作者:李三
业内外对于《飞行员条例》的呼吁已有时日,业内专家对此有一种成型的假设,比如建立有如足球运动员一样的飞行员“转会制度”,通过航空公司之间的交易平台,实现双向选择。如果不能在飞行员“转会制度”上寻求满足相互之间利益诉求,那么,“3·31”事件可能还会上演。

随着中国航空业的发展,中国的航空市场尤其是飞行员市场已经从严格的行政管制逐步走向市场化

业内外对于《飞行员条例》的呼吁已有时日,业内专家对此有一种成型的假设,比如建立有如足球运动员一样的飞行员“转会制度”,通过航空公司之间的交易平台,实现双向选择。如果不能在飞行员“转会制度”上寻求满足相互之间利益诉求,那么,“3·31”事件可能还会上演。

在被定义为“非正常飞行”的“3·31”事件中,东方航空云南分公司从昆明飞往大理、丽江、版纳、芒市、思茅和临沧六地共18个航班返航,航班飞到目的地上空后,乘客被告知无法降落,又都飞回昆明,导致昆明机场更多航班延误。东航方面事发5天后发表声明称,正在对18个航班返航的原因调查,如证实确因人为因素故意返航,东航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4月5日,国家民航局派出的工作组将对东航云南分公司航班返航原因进行详细调查,根据国家民航局的要求,民航云南监管办已封存了所有返航航班资料、目的地机场天气实况以及相关飞行数据。国家民航局负责人表示,如发现故意延误航班等有悖职业道德的行为,将责成有关方面视情依法依纪严肃处理当事人。

“3·31”事件是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航空公司与飞行员矛盾冲突升级的集中反映,背后是航空公司之间的恶性竞争与飞行员紧缺。根据波音公司、空中客车公司发布的中国民航未来20年市场预测,中国将成为继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大客运航空市场,此间,将至少再引进1500架至2000架飞机。2004年我国飞行员总数约1万多人,基本能满足当时700多架飞机的正常飞行,但随着民用航空市场的快速发展和民营资本相继进入,航班架次迅速增加。按照引进1架飞机、4套机组人员的配比,飞行员缺口达近万人,波音公司的飞行员缺口预测更为惊人:“如果考虑到退役飞行员的数量,中国未来20年需要5.5万名机长。”

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是我国目前最主要的飞行员培养摇篮,学院招生处处长罗亚光告诉记者:“目前中国民航每年飞行员缺口在1000名以上,而且缺口还在增大。这些年招飞行员名额逐年扩大,5年前的人数为500多名,去年已经达到1200多名,仍远不能满足航空公司的需求。”

目前,我国民航飞行员粗略分为机长和副驾驶两个等级。机长和副驾驶又分别分出等级,副驾驶一般又分为二副、一副;机长分为机长、教员、模拟机教员等。航校毕业生加入航空公司都得从学员做起,经过至少一年多训练才能成为二副,二副只有在跟班满100小时后,在有教员在身旁的情况下才可以上座。从二副要升为一副,则需要有2700小时左右的飞行成绩单。飞行员属特殊专业技能者,我国现有体制下,因为关乎航空安全,培养一个合格的飞行员平均需要6~7年,而一个机长需要10年。

“一个机长的背后是近10年光阴和航空公司数百万元的投入。”这个说法是航空公司的共识。除了人员短缺,飞行员培训体制也是飞行员“转会”的一大门槛,因为,“为培养一个机长,航空公司支付了包括改装、复训、航线、带飞等巨额培训费用”。在这个指导思想下,巨额索赔就成为飞行员“转会”时难以逾越的惩罚性门槛。

目前我国飞行员主要来自航校培养和退役飞行员“军转民”——作为专业性要求极高的职业,除了部队驾驶员转业到民用航空外,我国航空公司飞行员团队的“新鲜血液”一直由相关专业院校统一“输送”。然而,即使学员在飞行学院学满4年,并由航空公司支付了60多万元的招录费,毕业进入航空公司时,都还不能称是飞行员。通常情况下,航空公司会根据不同机型和航线的需要,将新学员送到空中客车或波音公司开设的飞行训练学校,以便拿到相应机型的国际标准证书,其间费用全部由航空公司支付。高昂的培训费用和职业特点要求,使国内航空公司的飞行员逐渐紧缺且流动困难,因此飞行员跳槽民营航空公司,甚至被扣上“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

在欧美等地,因为学习是自费的,飞行员“转会”问题就简单得多。美国民用航空业非常发达,也是全球飞行员储备最多的国家,美国飞行员培训资源十分丰富,仅佛罗里达州就有100多所飞行学院。据世界飞行员联合会提供的数据,美国公民所拥有的飞行驾驶员执照的数量至少在30万张以上。由于政府支持,美国的通用航空十分繁荣,个人获取飞行驾照的门槛较低。正是有了人数众多的飞行执照持有者,美国各航空公司也就无需为培养飞行员买单了,需要飞行员时,公司只需在招聘广告中注明如下附加条件:持有美国民航局(FAA)认可的飞行执照;飞行经历2000~2500小时以上;无不良信誉记录……诸如此类。

目前中国90%的飞行员来自民用航空飞行学院,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不到10所正式挂牌的航校。飞行员的短缺暴露出的是一个“综合征”,在供求矛盾不断升级的情形下,中国航空业改革也呼声渐强。业内人士指出,中国民用航空不仅面临缺少飞行员的问题,更紧迫的还有落伍的管理模式,化解眼下劳资纠纷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建立航空公司和飞行员都能接受的游戏规则。

最明确目标是保证飞行安全

——专访德国驾驶舱联合会董事克什尼克

在德国有一个叫做驾驶舱联合会的组织,几乎德国所有民用飞行员都是这个组织的会员。该组织目前有8200名会员,他们来自德国所有的民用航空公司,其中也有正在接受培训的实习飞行员和直升机驾驶员。这个联合会的主要职责就是:维护会员的职业和工资利益。

4月4日,德国驾驶舱联合会董事马库斯·克什尼克(Markus Kirschneck)先生接受了专访。他除了是这个组织的董事会成员外,同时还是驾驶舱联合会的发言人,在他看来,“作为一个飞行员联合会,最明确的目标就是保证飞行的安全”。

克什尼克先生介绍了德国驾驶舱联合会的日常工作:“在有关飞行和飞行员的法规制定上,联合会要当仁不让地施展自己的影响,在会员的工作条件、工作时间以及劳动报酬方面都发挥作用,具体到直接参与会员劳动合同的签署。”联合会的最高机构是会员大会,大会选举董事会,董事会对外代表所有会员的利益,同时也是驾驶舱联合会具体工作方针的制定者和执行者。

在对近来中国同行的近况有了一些了解后,马库斯·克什尼克谨慎地表达着自己的感受,“要实现保证飞行安全的这个目标,的确需要很多前提条件”。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这个组织与中国飞行员有没有过接触?

克什尼克:与中国的同行我们当然有过一些联系。我的感觉是他们都非常友好,但从工作层面说,恕我直言,中国飞行员似乎有很强的等级观念,机长就像长官,副机长像是士兵。中国飞行员的管理似乎跟军队有些相像,其实在空中飞行,无论机长、副机长还是驾驶舱内应,都应该是在同一个高度上保障飞行的安全与舒适,为乘客提供优质服务。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航空行业发展迅速,很多新飞机补充到机队中,作为一个现役飞行员,您对此如何看?

克什尼克:全世界的飞行员都关注着中国航空业的快速发展。作为驾驶舱联合会的董事,我们当然希望整个民用航空行业是安全、舒适和快速发展的,可是经验告诉我们,快速发展的同时必须加强安全管理。我们知道,全世界都缺飞行员,飞行员到处被航空公司借调,我们非常担心飞行员们的睡眠是否足够,身心是否健康,家庭生活是否和睦,还有他们是否满意自己目前的职业状态。这些问题都是我们这些联合会管理人员非常关心的。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遇到飞行员与航空公司发生劳动纠纷,驾驶舱联合会将如何表态?

克什尼克:在德国,劳动纠纷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这很正常,也并不可怕,因为我们有一套制度在维系着劳动关系的方方面面。每一个就业者与雇主都有工作合同,保障最基本的雇佣关系,如果雇员不满意自己的工作可以辞职;同样道理,如果顾主不满意雇员的工作也可以解除合同。作为驾驶舱联合会,我们的职责很大一部分是帮助飞行员得到一份非常有保障的合同。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飞行员一方要离开航空公司,他是否可以随时被解聘?

克什尼克:即使在德国也有飞行员与航空公司合作不愉快而解除合同的情况。一般说,解除劳动合同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当然,无论是东家还是雇员都需要一段缓冲的时间。

三联生活周刊:德国飞行员提出辞职,他本人在离开航空公司前是否需要交纳一定的培养费用,或者叫做损失补偿?

克什尼克:这个问题在合同里应该有具体规定。每个合同都有时间期限,德国的情况与中国不同,飞行员培养途径不像中国这样单一。多数情况下都是公司因为经营原因辞退员工,这时合同所表达的内容是如何补偿雇员;如果是雇员提出辞职,根据合同领取剩余的工资以及各种应该的补贴就完事了。在德国,不存在航空公司因为员工辞职要让飞行员交纳培养费用的事情。

三联生活周刊:在德国是否有过飞行员罢工的事情?

克什尼克:飞行员罢工的事情当然也出现过,但一般很少发生,因为我们有驾驶舱联合会,我们担负着保障飞行安全的义务。联合会不是万能的,一旦有状况发生,我们就会与航空公司以及主管航空行业的部门例如交通部沟通。在德国,罢工一般开始都是“警告性”的,在这个阶段,罢工引发的负面影响有限,大致与天气原因导致的航班晚点或者取消差不多。我们要做的就是力争在警告性罢工阶段就让问题得到解决,让一切能在有序中。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矛盾带到天上,因为在民航业,安全重于一切。

三联生活周刊:全球的飞行员是否有一个共同的组织?

克什尼克:有的,这个组织叫“全球民用飞行员协会”,几乎所有民用飞行员都是这个组织的会员。我们德国驾驶舱联合会就是这个组织的重要成员之一,我们经常讨论世界航空行业共性的题目,例如如何提高安全标准、如何保障飞行员利益等。我们也会讨论如何保障飞行员得到足够的休息等具体的话题,这个话题其实一点都不小,因为作为飞行员,承担着很大的责任,让他们有一个比较高的生活质量非常重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