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大叔不好造型

2008-04-08 11:35 作者:鲁花 2008年第13期
我并不想辜负“时尚顾问”这一荣誉称号,可我不得不承认,男装世界完全是个虚构,不为现实中任何一种人准备。男装的本质没有改变,只不过以前是未知的,不可质疑的,现在可以被谈论、指摘、推销。我兴致勃勃地要向我的时尚学徒宣讲这一理论,他却用走火入魔的口气说:“我觉得我穿不了Dior Homme,至少也可以试试Raf Simons吧。”■

非常有幸,最近我成了一位男士的时尚顾问。他40多岁,身材匀称,肚子微大,我给他预设的目标风格是:风流老书生型。虽然不过买买衣服这等俗事,我还是异常庄重,因为从他身上,我仿佛看到中国一代男的觉醒:他们这个年纪,受过“板绿”、“察蓝”的荼毒,还没经过什么时尚启蒙呢,就直接蹦到人人有范儿的时代。有些人明显跟不上趟,干脆泄了气,胡乱一穿了事。而他,代表了少部分自觉萌发了时尚羞耻心的,明白在这个年头,如果衣着不当,随时都有可能遭到社会的谴责。

就好像对待文学启蒙不完整的人,先恶补一下“四大名著”吧,我推荐他先研读四大男性时尚宝典:《Esquire》、《GQ》、《FHM》和《体育画报》,专攻里面的时装专题和男装广告片。我知道这样做是有风险的,因为2000年初《北美心理月刊》做的一项调查:16个男性分别盯看上述4本杂志中的男模各30秒,之后出现了明显的沮丧情绪,并伴有增加肌肉指数的愿望,梦想增加的肌肉平均为30磅。毕竟不像女性喜欢看印在杂志上比自己美的女性,男性并不受用比自己精壮的家伙。翻看当下的时尚杂志,顾虑全无:男模们个个瘦骨伶仃,大标题写“0号男模走红T台”,所谓“0号”就是那种小时候在学校都要整天挨揍、岁数长身子骨不长的鸡崽形。大约从2000年的Dior Homme开始,男装品牌突然意识到水牛男模不行了,只能吸引普罗大众,要显得高级,必须搞出些精瘦的衣服,再把它们挂在连这种衣服都带不动的小男人身上。

之后就要领取偶像分类效仿了,就好像女装世界里有人好凯特·莫斯的颓废劲,有人走吉赛尔的美艳路线,吉玛·沃德式的大头娃娃也有人效仿。可问题是,男装世界里就没有一个超级男模,就找不出一个聊以效仿的偶像。一堆杂志里,没一个脸熟的,没一本吹捧男模讲述男模的24小时的,为了抵消男性对男模的厌恶,Barneys这个牌子还干脆用自家的裁缝、会计当广告模特。大概也有一些有名有姓的,诸如马库斯·申肯伯格(Marcus Schenkenberg)、贾森· 路易斯(Jason Lewis)或者马克·万德鲁(Mark Vanderloo),不过,如果这些人你全认识,恭喜,你不是专业时尚人士就是Gay。

我并不想辜负“时尚顾问”这一荣誉称号,可我不得不承认,男装世界完全是个虚构,不为现实中任何一种人准备。男装的本质没有改变,只不过以前是未知的,不可质疑的,现在可以被谈论、指摘、推销。我兴致勃勃地要向我的时尚学徒宣讲这一理论,他却用走火入魔的口气说:“我觉得我穿不了Dior Homme,至少也可以试试Raf Simons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