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金钥匙说,欢迎光临

2008-03-05 18:18 作者:困困 2008年第7期

对安东尼来说,这可不是轻松的一天。像以往每天一样,他又为16位客人邮寄了明信片,给5对夫妇订了晚上歌剧的票,帮3位男士买了送给他们太太(情人?)的玫瑰花,那只被客人装在LV皮箱里的狗,他也遛完了。不同往日的是:有位商务人士怎么也无法用iTouch上网,为此他不得不头昏脑涨地研究了从iPod第一代到最新一代的技术。还有一位给小费很抠门的家伙,想要预定高级Spa,他以客满为由将其打发了,结果被揭穿投诉到经理处。这还没完,临近傍晚,他被叫到经理办公室,要求将领子上的名牌由“门房”(Concierge)换为“客户关系”(Guest relations),他戴着新名牌一走进大堂,就被一女客人拦住,投诉餐厅服务态度太差。职业素养极高的安东尼恼红了脸:“这不是我的职责!”“你的职责是什么?”女客人问。安东尼也一时语塞。

任何一个高级酒店都有安东尼这么一号人物——门房。他们的职责一言难尽又无所不包,主旨是帮助客人解决一切匪夷所思的难题。在美国禁酒时代,安东尼的前辈也能够在一天内弄来一箱上好的波尔多酒;即使是1961年这个紧张的年头,也可以让客人抽上正宗的古巴雪茄。他们是高级酒店的耳目,记得住每一位客人的名字和禀性,尤其是出手是否大方,只要给钱,就能满足客人所有的要求。对于抠抠搜搜的刺儿头,也有办法让你吃点儿哑巴亏。为了嘉奖他们的八面玲珑,还有个国际组织叫“金钥匙协会”,授予其中的佼佼者“金钥匙”称号。安东尼领子上就有十字交叉的“金钥匙”。

我就是那个要预定高级Spa的抠门。因为工作关系,我有机会入住高级酒店,但由于个人财富与所见所闻之间的落差,心态很难平衡。我从来不吃Mini吧里的东西,或者说,假装不吃,我把矿泉水喝光再灌上自来水,吃了一半的巧克力用硬纸板撑起来,我做得天衣无缝。我也不使用干洗服务,都是手洗袜子,挂在衣橱里阴干。为了少给清洁工小费,我两天才要求打扫一次房间(当然我认为这样很环保)。当我成功揭穿Spa阴谋后,我兴高采烈享受去了:两个五大三粗的Spa大娘将我像面饼一样揉打一番。等我要结账离开酒店时,Mini吧里的矿泉水和巧克力神奇地出现在账单上,还有干洗袜子的钱。那双手洗后湿乎乎的袜子被熨得平整无瑕,像两条真丝领带似地打着结摆在账单之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