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春晚启示录

2008-03-03 10:16 作者:凌霜华 2008年第6期
春晚联排结束后,有位地方媒体的记者发短信给本届总导演陈临春:今年的节目还不赖。陈临春回短信:望支持。这位记者感慨:春晚导演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了。过去按照央视惯例和陈的文艺中心副主任的职位,通常这短信是不回的。

春晚联排结束后,有位地方媒体的记者发短信给本届总导演陈临春:今年的节目还不赖。陈临春回短信:望支持。这位记者感慨:春晚导演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了。过去按照央视惯例和陈的文艺中心副主任的职位,通常这短信是不回的。

不知是不是总导演的低调换来媒体的体恤,几天后,报纸上就出现这样的标题:“央视春晚八年来满意度最高,收视率逾96%。”中国有三件事不能信:收视率、电影票房和祖德的话。祖德已经真金不怕火炼,也许另外两个也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就说这个96%,来源一定是索福瑞——央视自己的调查公司,这得多大的自觉性才能不注水?艾杰比尼尔森的数据说:当晚有1亿多户中国家庭收看了春节联欢晚会,占所监测市场总家庭户的71.8%。广东地区的春晚收视率在所有的监测市场中是最低的,仅为4.59%,其中东莞仅为0.1%。无论96%还是71%,都是到达率,你可能不断换台,换的过程中由于各地方台均在转播春晚,不得不停留几秒,这几秒也会计入到达人群。那些不看春晚的人,一定连电视都没开。收视样本由调查公司打电话询问,央视市场研究股份有限公司自春晚播出的同时,共访问成功2063个家庭,其中1899个家庭收看了春晚,加权推算出全国有96.5%的家庭收看了央视春晚。2000多个家庭究竟有多少代表性?但是我从未听说周围的人接过类似电话,这个收视人群的组成是城市?农村?网民?始终是谜。

事实也许是:80年代的央视春晚基本每年还都保持着90%以上的收视率,90年代后,开着电视只间断性扫瞄,或者干脆关掉电视的人已经越来越多。有人认为,真正认真看春晚的人,经过近几年连续持续下降,可能已经跌破30%。也许这30%才是春晚的绝对铁杆粉丝——从开场歌舞一直在荧屏前忠诚地守到《难忘今宵》。春晚的确不是网民的菜,央视开会时就开宗明义:春晚是给老人和领导看的节目,尽管他们也很想讨好青年观众,不然不会坚持不懈地弄口水歌联唱。不针对老人的节目,也要修饰得老人可以接受。

春晚有新世纪后已经固化了的节目单:一、开场迎春闹春大歌舞,不求最好,只求人多。二、6位主持齐亮相,依据他们的根基依次排开:朱军、董卿居中,李咏、周涛左侧,刘芳菲、张泽群念电报。春晚总是由文艺频道主办,朱军、董卿是三套的人,主打;李咏、周涛是外来和尚,副攻。三、小品是重中之重,赵本山的时间从以前的21点挪到23点半,因为很多人看这一个节目就换台了,必须靠他拖着遥控器。前两年赵大叔还因为没有独立休息室生过气,现在为了保护镇台之宝,他和宋丹丹可以一来就彩排,无须等待。虽然卸妆必须在水池子边,围着团团记者,毕竟有了自己的休息室。其他的常客就看各自本领了,如果郭冬临、巩汉林被毙掉,导演也会想办法把他们塞进其他节目,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相声地位日趋下降,相声演员是可以牺牲的,相声界的大腕灰心丧气,渐渐绝迹。歌舞是平衡各界关系的法宝,自从发明了大联唱,所有不伦不类的人都可以挤在一起。黄圣依为什么临场戴个粉头发搞突然袭击,本来那首歌是她的,塞进去个梁咏琪,梁又比黄高大许多,为了吸引观众的视线,黄圣依不得不在脚下和头顶下功夫。有个看过彩排的记者说,德德玛原本的歌曲哀伤得他眼泪汪汪,但为了加入另一个流行歌手,曲目改得感动荡然无存。为了统战需要,港台歌手稍有优待,那就是签约。这个条约包括:彩排演出时他们不能放鸽子,拿走两三千元版权费后,自动把版权转让给央视(这点春晚非常公平,所有演员同工同酬),作为回报,港台演员的节目一般不会被拿下——这是特殊优待,连老毕扶着杨光上场说了几句俏皮话,都被铁面无私地毙掉——但绝不承诺节目不调整。陈奕迅在香港算一线吧,他准备好的独唱《爱情呼叫转移》愣是换成了一首合唱,待遇比周杰伦和费玉清差一截,春晚节目单折射出香港娱乐业日薄西山。周杰伦上了两首歌,《千里之外》和《青花瓷》,他还是不开心,原定零点后的演唱提前到零点前。

每年春晚都会有很多人不开心,去年是六大主持鸡飞狗跳,串场词乱得二踢脚都压不住,周涛的白眼飞出了荧屏。今年是赵本山的弟子小沈阳,他的《我要当明星》在最后一次语言类终审时被毙掉,理由一言难尽,归根到底,是与春晚气氛不协调。安排在元宵晚会播出,这就是每次元宵晚会都要比春晚好看的原因。

什么是春晚气氛?所有人都意会,却无法用语言概括的神秘规则。网络歌曲《香水有毒》别看把“擦掉一切陪你睡”改成“陪你醉”,仍旧被拿掉,大家都能理解,无论道德底线怎么沦陷,也不能在全家老小面前公然歌颂二奶的痴情。小沈阳的节目就比较微妙,很三俗,男人穿裙子、露大腿,但除此之外,他的说口(包袱)没有一点可以指摘,既没含沙射影又热闹非常,可一上场又会非常突兀,在其他小品的和谐语境下,他就像满园塑料花中的一株狗尾巴草,怪模怪样,妖气冲天。

一开春晚通气会,总导演就会说:今年要“开门办春晚”。怎么开?开向谁?似乎也提过由观众推荐节目,有几个推荐节目能用得上?我们知道赵本山是姜昆推荐的,小沈阳是赵本山推荐的,杨光是毕福剑推荐,自己人无论对春晚的要求、鉴赏力,还是比观众要知情。就像赵本山不会把讽刺小品放到央视,而是留给辽宁台。春晚的弦越来越紧,10年前,赵本山还有“扯蛋”、“三鞭子”这样针砭时弊的作品,后来只能越来越柔弱,以至于今年《梦幻家园》敢于讽刺开发商,居然令很多人不适应,让总导演检讨“台词上有不妥之处”,不该拿“老年痴呆症”开玩笑,但是在观看彩排的记者眼中,《梦幻家园》是最完整的本子。

观众的欣赏能力一天天上升,猪肉一天天涨价,春晚的剧本价格还在原地打转。一个小品3000块稿酬,中间要改十几遍,如果能在元宵节庆功会上得一等奖,还可以再奖1万块。演员可以凭一个小品吃几年,编剧却不会有人记得他是谁,即使得到圈中人认可,下个本子还是3000块。这样的结果是:要么演员和演员的亲人亲自出马,要么像本山大叔那样开公司,发工资,养专业编剧,《火炬手》就是他公司里的副总写的。

现在的春晚,几乎成了人气温度计,从一线要滑到一线半的艺人,可以借春晚挣扎一下。比如章子怡,去年在国内没有作品,今年男朋友估计想体验一下在中国过年,她连回国机票都没让剧组报销,服装自备,春晚也给她足够的体面。她历年出现过3次:第一次小荷才露尖尖角,开场乱哄哄时唱了小半首《把春天迎进来》;第二次和郑伊健合唱一曲广告歌,有赞助嫌疑;这一次不但独唱,行头也是最夸张,比下了董卿的30万元旗袍和徐静蕾的诗联诵,再一次宣告她女一号的地位不可撼动。

陈临春在今年春晚开始前曾宣布:本次春晚确定的主题为“盛世中国、和谐社会”,策划方案当中加入了很多民俗的内容,大大突出了年味儿和联欢的特点。这也是他们最终胜出的原因。民俗民俗,人民的、庸俗的,也许小沈阳本来就是他们理想中的人民+庸俗,可是除了念春联这种民俗形式常年保留,其他民俗想突破春晚的铜墙铁壁并不容易。曾经留给大家深刻印象的春晚一定有其超常规的做法:1984年的茶话会形式,1990年演员分成两种颜色PK,1998年突出歌舞表演……导演们很辛苦、很为难,想讨好所有人,所有人都不领情。

央视春晚10年内不会消失,陈临春说,春晚是我们的原创,这是一个文化现象。但是10年内它一定像“同一首歌”一样,无法再垄断市场。几年前,湖南卫视就曾想捋春晚的虎须未遂,但今年东方卫视公然在除夕打擂台,只要北京台、湖南台胆子越来越大,敢于把自己的晚会从正月初一改到腊月三十播出,郭德纲上春晚,不再是个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