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安徽雪灾的微观困境

2008-02-25 15:27 作者:陈超 2008年第5期
“这是岳西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大的雪。”安徽岳西县的民政局长这样说。灾后,一些偏远山区依然被隔绝,救灾粮食多依赖乡镇一级的发放。安徽是这场雪灾中受损严重的地方,据安徽民政厅1月22日的统计,全省遭雪灾的城市已经达到12个,受灾人口超过300万,直接经济损失4.3亿元。

1月19日,受降雪影响滞留在连霍高速路上的车辆

“这是岳西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大的雪。”安徽岳西县的民政局长这样说。灾后,一些偏远山区依然被隔绝,救灾粮食多依赖乡镇一级的发放。安徽是这场雪灾中受损严重的地方,据安徽民政厅1月22日的统计,全省遭雪灾的城市已经达到12个,受灾人口超过300万,直接经济损失4.3亿元。

1月19日,惊险的坍塌

安徽省舒城县城关镇的孔集农贸市场是一座典型的乡镇早市,长约50米、宽20米的大棚下有100多个摊位,大棚外是一个环形通道,通道外是一圈面向大棚的门面房,出租给一些销售五金用品和开饭店的小商人。孔集原是舒城的一个镇,后来并入城关镇,这座2004年建成的农贸市场是社区居民购买日用品的主要场所。

1月19日,持续了好多天的雪不但没停止,反而越下越大。热闹了一上午的市场渐渐恢复了平静,最后一个小贩也在中午收摊回家了。周围经营五金和饭店的商户坐在屋檐下议论着这场不多见的大雪。13岁的小文娟(化名)是市场南边一家五金店老板的大女儿,再有两天就要期末考试,直到15点她一直在屋里复习,妈妈出门买茶叶了,耐不住寂寞的小姑娘拉着妹妹和一名邻居小女孩,出去找妈妈。

整个市场被门面店包围着,3个小姑娘有说有笑穿过销售大棚,“我们平时经常在里边玩,进去时候有几个小孩刚从里边跑出来”。小文娟从大棚南侧进去,刚走出西侧大门,就听到身后“哗啦”一声巨响,十几米高的钢架大棚轰然倒塌,3个小姑娘当场吓呆了。

“我们家人好,才让我女儿躲过这一劫。”面对店门口的废墟,小文娟的妈妈事后这样说。

汤先然负责市场里环形通道的管理,当时他正在市场东侧,“就五六秒的时间,整个拱形的顶棚就全塌下来”。整个大棚是由钢架构成,四面开放,顶层是石棉瓦,“中间被雪压倒下来,周围也跟着倒了”。

听到周围人说,大棚倒塌前见有几个小孩在里边玩,汤先然说他心里咯噔一下,生怕自己的孙子出事。看到孙子安然无恙,他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程建仓可高兴不起来,他的三轮摩托车就放在大棚里,“一根横梁掉下来,砸在车上”。车的前端被砸得不成样子,他说,“幸亏是下午塌下来,要在上午就不知道是多少人命啦”。

同一天,舒城就有大量建筑被厚雪压倒,包括菜市场、民房,甚至还有加油站,这里地处平原,距离合肥只有几十公里。

住在舒城的人不会想到,在安徽西部,大别山中的居民面临着更大的暴雪和不同的考验。

从1月10日开始,大别山里就飘起了雪花,最初,人们并没有太在意,按照往年经验,即使雪大,也不会持续很久,很快就会融化。可是到了12日,雪忽然大了起来,越积越厚的雪开始令人感到不安。2005年9月2日的洪水让岳西县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损失,那场灾难后,他们建立起一套防灾紧急预案,当时没人想到,这套预案的第一次应用竟是在罕见的雪灾中。

朱读林住在岳西县主簿镇南田村,他的房子早就进入了村里危房统计名单,1月13日一早他就接到村干部的电话:“你的房子不能住了,小心塌掉,赶紧换个地方。”朱读林当天就和妻子搬到了兄弟家,“晚上,房上的瓦就开始掉下来”,第二天早晨,老屋的房梁突然塌下来,房顶重重砸在地面上。

夫妇俩拿到补贴的500元钱和200斤大米,加上家中的存粮,衣食上没有什么困难。根据岳西县1月23日的统计,全县这样的倒房户达到了159户。

这时,更加困扰山里人的,则是盘山公路上1尺多厚的积雪。

1月20日,危急的孕妇

陈修叶也是南田村人,他妻子的预产期在1月中下旬,在外打工的他今年早早赶回家中,陪在妻子身边。不料,1月12日后,雪越下越大,南田村离主簿镇还有几十里山路,他怕不能及时把妻子送到医院,在16日就和妻子住到了金塘村的姐姐家里,“那里离镇上只有四五里路,万一有事到医院方便些”。

1月20日早晨6点多,陈修叶刚起床就听到妻子喊肚子痛,孩子要生了。他来不及叫车,和姐姐扶着妻子去镇上的卫生院,“地上的雪特别厚,深一角浅一脚,加上我老婆的肚子疼,走了1个多小时才到镇上”。

到镇卫生院后,他又犹豫了,“镇里的医疗条件毕竟差,怕万一有什么意外”。他四处找车,想把妻子送到县医院。到县城还有20公里山路,连日大雪已经让路面上的积雪超过40厘米,几乎没有司机敢在这时候到县城,求告了半天,才说通一个相熟的司机,司机又找了两个要去县城的人同行,“路上全是雪,多几个人增加重量能防滑”。

面包车沿着105国道在大别山中穿行,车开得很慢,雪几乎能没过轮胎,旁边就是万丈深渊,司机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车子,不敢有丝毫马虎。直到中午12点,才进入石环镇境内,这段路是坡度最大的一段,非常危险,妻子不停喊痛,汽车只能缓缓地开,更可怕的是,为了上一个陡坡,司机一踩油门,“啪”的一声,防滑链断了。

陈修叶没了主意,“走不了了,前边更难走,这么走肯定到不了县城”。“那就回去,回镇上生,总不能生在路上啊。”陈修叶决定。可是陷进雪里的车没有防滑链,调头都不可能。司机赶紧给镇上的朋友打电话,要他们送新的防滑链来。除了陈修叶的姐姐和妻子,其他人都下车,找周围一切可用工具,开始清理积雪。妻子疼得冒汗,陈修叶只能机械地安慰,司机无奈地跟他们说,“就在这里生了也没办法”。陈修叶心里叫苦,“哪能在这里生啊,连给孩子洗澡的水都没有”。

直到14点多,新的防滑链终于送来,几个人手忙脚乱地装好,调头回去,陈修叶也注意到,已经有四五辆车陷在雪里动弹不得。回来的路上也不顺利,“10多里地的路,走了2小时”。到16点,车回到镇卫生院,陈修叶搀扶着妻子进了产房,1个小时后,妻子顺利生下一个7斤多的男孩。

“当时我着急啊。”陈修叶反复说,记者见到他时候,他正抬着妻子从镇卫生院回来,妻子躺在竹制的担架上,戴着帽子,裹着厚厚的棉被,甚至把脸也盖住,“都是那天在路上着凉了”。陈修叶也得了重感冒。1月24日,他找了七八个朋友,轮流上阵,走了几小时的山路才把妻子抬到家。“天气预报说,这几天又要下大雪,我怕困在镇上走不了,在医院住着花销太大了。”

1月23日,回家的路

合肥市新亚长途汽车站,有很多发往省内各地的长途汽车,其他地方的车子都停在站台上招徕乘客,写着“岳西”字样的牌子下,聚集着几十个翘首期待的乘客,狭小的候车室里,同样挤满了准备去岳西的人。他们大多是在合肥打工或上学的,快过年了,大家都忙着回家,这场大雪却导致长途汽车停运了好多天。直到1月23日,开往岳西方向的车才恢复,但汽车仍到不了岳西,只在距岳西近20公里的水吼停车。归心似箭的人们只好先到水吼,“就是走也要走回去”。一名学生说。

记者在汽车站见到小王时,他正四处找人拼车回岳西,手里提着两大塑料袋年货,手上满是冻裂的口子。初中毕业后,小王就到合肥一个汽车修理铺打工,至今已经半年的时间,“前几天我就到车站来看过,一直没车。我就天天给家里打电话,看那边的交通怎么样,今天上午听说那边有车进去,我就赶紧来买票”。到售票窗口,只有到水吼的票,每张票上还标明了号码,按照号码顺序上车,犹豫了半天,小王还是买了一张,号码是“501”。

走到站台上,岳西的车刚好准备发车,售票员在扩音器里喊道,“340号到355号上车了!”“一辆车上15个人,等轮到我都明天了,我今天一定要回家。”小王心一横,就把票退了,打算找老乡一起包车,可是好容易凑齐人数,周围的小面包车一听要去岳西都摇头,“安徽最难走的山路就在岳西,这几天雪这么大谁敢去?”小王没办法,只好叫出租车,记者决定与他同行,谈了半天价格,才敲定为720元,4个人每人180元车费,是长途汽车票价的3倍。

到了高速公路入口,出租车司机又有点犹豫,思虑再三,在路口拦下一辆去安庆的小车,把车费分给他一部分,让他带我们一行人回岳西,这样才换上第二辆车。通过高速公路终于到了潜山,距岳西已经不足百公里了,可困难的山路才刚开始。

水吼之前的道路还算平稳,积雪基本上被清理掉了,可是随着进入大别山区,路上的雪已经被压得板结,有的微微融化后又结成冰,车轮在上边不时打滑,司机不敢大意,车沿着山路小心翼翼地前行,不时看到路边停靠的车辆,陷进路边的凹陷处,车轮飞转却无法前进一米。

离岳西县城只有十几公里时,大家刚刚放下心来,不料被堵在了半路,长长的车队在山路中蜿蜒,远近的山上都是白茫茫的雪凇。司机焦急地等了半小时,车队依然没有任何挪动迹象,眼看天色暗下来,他怕到时下不了山,又跑下去跟前边的车商量,我们又换到了第三辆车上。

换车后仍然是漫长的等待,周围出现了一些拖着行李箱、背着书包上山的人,他们从合肥乘长途车到水吼,之后就扛着行李结伴在山路上步行,于是出现了夜色中车灯照着一群登山者蹒跚前行的一幕。

3小时后,汽车才终于挪动了,可车在结冰的路面上不停打滑,4个人被赶下来推车,车子一开动,恰好是一段上坡,只要一停下又动弹不得,只好又向前开,4人跟在车后跑得气喘吁吁。等我们到达岳西县城,已经是20点,小王说,比以往的时间整整多了一倍。而岳西县内很多山里的乡镇,至今无法通车,在外上学和打工的人只能到县城之后,步行几十公里更艰难的山路,很多人滞留在山外回不了家。雪灾带来的交通问题,影响还不仅仅是这些。

艰难的抢修

宜华直流输电线路是三峡向东的主要输电线路之一,从湖北宜昌直到上海华新,途中经安徽省金寨县和霍山县交界的山中。1月17日一早,金寨县狮岩村的护线员汪启兵上山巡查,发现山上的线塔已经倒塌,他立刻向县电力局汇报,“导线落地,铁塔扭曲”。当天,县电力局的专业人员展开巡查,结果发现宜华线1146号至1253号耐张线段的8座线塔,已经有4座塔倒掉,拉力骤然增大,很有可能危及其他4座线塔的安全。

庆幸的是,由于处于长江枯水期,这条输电线路处于备用状态,一时不会影响三峡对华东地区的电力输送。但对于如此重要的输电线路,抢修刻不容缓。据安徽省送变电工程公司的叶义德副主任介绍,一级应急预案立即启动,1月18日,第一批施工队伍就赶到现场,紧急通知制造单位赶制塔材,运输到现场准备安装。从19日开始,塔材陆续运输到张冲乡,可大雪再次制造了极大的困难。

按照施工要求,施工队伍应该携带塔材到现场,从上到下把损坏的塔一节一节拆下来,再从下到上一节一节安装好,第二步才是安装导线。但他们面临的最大困难依然是交通。

根据道路情况,塔材的运输需要三个步骤:首先是大型运输车辆通过国道把器材、工具等运输到乡镇,然后用三轮车等小型运输车辆转运到山下,最终上山就需要靠人力来抬了。“大雪在山路上覆盖了半米,大量的器材甚至没法运到山下。”送变电工程公司调来两辆铲车,近500人的施工队伍,还发动当地的居民帮助清理积雪,总共动员了上千人参加清理道路。

“由于几座塔的位置比较分散,所以要清理多条乡村公路。”这项繁重的工程至今还没有全部结束,而且运到山下,又面临第二个问题,沉重的塔材,“最重的有500多斤”。1月20日,调集了20匹马作为畜力,但又缺乏经验丰富的马夫,大量的工人和村民还是用肩将塔材、工具扛上山。几段山路最长有8公里,最短的也有2公里,“一人一天最多来回两趟,一次扛四五十斤”。

李兴春带着30个人负责1152号塔的立塔,他们的主要任务包括将施工器材运送上山,拆除损坏的线塔,保留塔基可用的部分,“一座塔要拆上千个螺母”,然后还要将周围的积雪清理干净,为立塔提供足够空间。经过几天奋战,23日,终于把乡村公路的积雪完全清理干净,24日把部分工具运输到山上,从山下到施工现场,“即使没有负重也要走3个小时”。而李兴春和他的施工队就一直住在山上的村里,“由于交通问题,床板都运不上去,只能每人发两床被子和一些稻草,十几个人一间屋,挤在村民家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