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那遥远的地方

2008-01-15 14:37 作者:范雉全 2008年第3期
第一次对新疆有遥远的距离感,是在我大学毕业那一年的6月份,一次长达60多个小时,从平原到山峦,从山峦到山峦,从山峦到草原,从草原到荒滩的火车硬座的体验。夜色中,我们抵达了乌鲁木齐,夏日的夜色,弥漫着烤羊肉的味道,还有动感的维吾尔音乐。我吃了一回真正地道的新疆烤羊肉串,还有无花果,它在维语里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安吉尔。

第一次对新疆有遥远的距离感,是在我大学毕业那一年的6月份,一次长达60多个小时,从平原到山峦,从山峦到山峦,从山峦到草原,从草原到荒滩的火车硬座的体验。夜色中,我们抵达了乌鲁木齐,夏日的夜色,弥漫着烤羊肉的味道,还有动感的维吾尔音乐。我吃了一回真正地道的新疆烤羊肉串,还有无花果,它在维语里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安吉尔。

我们没有太费周折就找到了一辆新的大巴车,配上最好的司机,以最低的价格包车给我们,车子是那种跑长途客运的,有卧铺,能够躺下休息睡觉,是一个很好的集体房车,以后的十来天,我们都要在这辆车上生活。

我们离开乌鲁木齐前往的第一站是伊犁。从乌鲁木齐到昌吉,路还好走,不过夜色渐浓,睡意袭人。过了玛纳斯,路开始颠簸起来,临近清晨时分,我在清冷中醒来,外边是广漠的大地,天空的霞彩仿佛幕布一般笼罩着大地,无论我们走了多远,都离不开天幕的笼罩,天地的界限模糊而又清晰,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终于在路边停了下来。这是一个叫做阿里巴巴的小饭馆,也是方圆数十里唯一的一个可以吃饭的地方。房子是带有延廊的平房,围绕着一圈的矮小土墙,墙上被主人放满了生命力顽强的盆栽植物。这里吃饭没什么选择,大盘鸡,拉条子,而且一定要配上大蒜吃,我喜欢吃大蒜。我习惯性地和老板攀谈起来,居然我们年纪相仿,他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20岁出头,但经历却相差太远。在我上中学的年纪,他已经在广州独立谋生,先是在人家饭馆门前摆摊卖羊串,几次被赶走后,终于在一家东北菜馆门前固定下来,3年后,他能在广州开自己的小饭馆了。两年前,父母让他回来成亲,也怕他在外边染上毒瘾。回来就要承担男人的责任,娶妻生子,照顾父母,妻子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他也安定下来,在当地的邮局有份稳定工作。这家小店有妻子和父母家人料理,自己不忙的时候,就过来看看。这里是塔城地区,幅员广阔,人口稀少,很像是美国的西部地区,房子的周围是寂静的荒原,路上的车辆并不多,到这里的如我们一样的外地人,应该更少一些,饭馆的老板和他年轻的妻子,看着我们这样一群年轻而又事事好奇的年轻人,依然平静而又安详,我们不过是一群过客,来自遥远地方的过客,连我们那辆看起来硕大的车辆,跑在这旷野之上的时候,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无尽天际翱翔的一只鹰,天空中的一个小黑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