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疯狂的镇坪

2007-12-24 14:20 作者:葛维樱 2007年第47期
“那道坎下都是周正龙的亲戚,这道坎上都是我的亲戚。”唐世兵说。坎下是周妻子的家人。镇坪的多数人之间都有些关系,打听任何一个人,都会遇到他某一层关系的亲戚。有一个人自称是周正龙的亲戚,最后绕下来是周正龙的女儿的前男友的姨夫。在当地人看来,这些关系都是清晰的,立刻能够对号入座。这些关系是镇坪人赖以生存的根本。

从地理上看,镇坪县是一个圈。县城没有中心,所有机关、店铺都在一条环形道路两旁,环绕的大巴山间是一个个村落。道路入口,是“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的崭新广告牌,右下角印着那只显眼的老虎。全国媒体用尽手段报道了好几轮,而漩涡的中心镇坪,却没有受任何外界争议影响。镇坪人相信华南虎的存在,连最夸张的描述也被收入县林业局的《虎讯报告》:“在县政府广场上听到了华南虎的吼叫,很遥远。”

镇坪迷阵

“我们这里有华南虎。”小店老板、摩的司机、政府官员,不待询问就会迫不及待地告诉来客。两个月里,从县城到周正龙家的“摩的”价格,从5块涨到了15块钱。一个月前,他们见到外地人就吆喝:“去周正龙家不?”但现在,镇坪人更喜欢谈自己所知道的华南虎。“是我先看到而且报告了华南虎,比周正龙早。”猎人彭国海说,他是镇坪县林业局推荐的第一个采访对象,无论哪一天去见他,不用提问就会把原文背诵一遍。一问细节,彭国海就用非常质朴的眼神看着来访者说,“找不到”(不知道)。第二个被访者的固定叙述是看到了“半条牛大的动物”,再问下去就会发现她几乎对问题毫无反应,有时候还需要林业局工作人员提示。但跟随林业局带领起码能得到所谓“目击者”,仅凭《虎讯报告》去找人,经常得出和报告完全不同的描述。

“我二舅把老虎吃剩下的熊掌捡回家了,吃了一个,不好吃,卖了一个200块钱。”一个司机非常诚恳地要带路去采访他二舅。林业局确实记录了有关黑熊尸体的报告,但上面写着,熊掌、皮毛和骨头都被林业局的工作人员拿回,已经上缴。有关熊掌的第三叙述是,被一个四川人从农民手中买走一对熊掌1000元。这个今年内唯一的熊掌故事,被林业局当做旁证颇多的一个“虎讯”,出现了三个版本,主人公、价格、时间、地点都不一样。而所有被访者又都指天发誓自己不说假话。奇怪的是,镇坪人并不因此而互相怀疑,他们确信这就是华南虎存在的铁证,并且互相传递。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