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贵州纳雍“11·8”矿难

2007-11-26 14:24 作者:王丽娜 魏一平 2007年第43期
11月8日14时10分,贵州省纳雍县群力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当时正在井下作业的86名矿工,有52人被救出,其中1人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截至11日凌晨3点34分,最后一具矿工遗体被找到,确认被困井下的34名矿工全部遇难。

11月8日14时10分,贵州省纳雍县群力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当时正在井下作业的86名矿工,有52人被救出,其中1人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截至11日凌晨3点34分,最后一具矿工遗体被找到,确认被困井下的34名矿工全部遇难。

事故和救援

张永顺在井下找到他的老乡陈佳川的时候,他的鼻子正在流血,嘴里流出的口水已经变成白沫,“明显是煤气中毒的症状”,只有微弱的气息证明他还活着。陈佳川被张永顺和另外3名工人抬出井,送往阳长镇卫生院。因伤势较重,一小时后又被转至水城矿业集团总医院,他得以从死亡线上逃脱。

事故发生在午后,采煤工陈佳川正在上早班,“早上8点点名,10点下井”。张永顺上的是晚班,正在工棚里休息的他听到班长喊人,“出事故了,赶紧下井救人,先救活人,抬出来再说”。张永顺说他当时很害怕,“怕万一自己在井下也遭遇灾难,但是想起有那么多兄弟都还在井里,打起勇气就下了井”,一起下井的还有五六十名工人。由于过度紧张,匆忙之中的张永顺甚至不知道进的是哪个巷道,只记得看到井下横七竖八地躺着工友,“很惨,这边一个,那边一个,很多人都像睡着了一样”。

随后不久,专业救援人员到达。贵州水城矿业集团矿山救护大队大队长姜良泉于11月8日15时30分接到贵州省应急救援中心的紧急电话,要求马上赶去救援。他赶紧通知离事故现场只有20多公里的中岭中队,派出两个救护小队赶赴现场,随后又抽出两个小队从六盘水市出发。与此同时,六枝工矿(集团)公司救护大队也前往参与抢险,救援人员一共80余人,9个小队,每6小时换一班。

两个半小时后,姜良泉率队员赶到事故现场,中岭中队通过救护队灾区电话向井上人员汇报了井下情况,“28名遇难矿工的遇难地点已经标示在图纸上,还有6名矿工下落不明”。据水城矿业集团矿山救护大队总工程师穆显碧介绍,救护队员下到井下时候,有些地方的瓦斯浓度还比较高,右侧2121联络巷的瓦斯浓度还在7%?17%左右,接近爆炸界限,救援人员在井下必须非常小心,以免相互碰撞再发生爆炸。突出的煤层把一部分矿工覆盖在里面,最高厚度达1.2?1.5米,长度为90米左右,堵塞了一部分巷道。

穆显碧总工程师下到2121皮带下山巷道,“这个巷道有200米长,巷道长,坡度大,非常消耗队员体力”。穆显碧坦言,作为煤与瓦斯突出事故,这次是他经历的众多矿难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下井前已经感觉到当时的情况危急,不过这个煤矿是一个平巷,井下的条件相对还好一些,不是特别复杂。”当天23点,28具遗体已经全部找到,“用风筒装好,外面用绳子捆上,拿杠子抬到离井口二三十米的地方暂时停放”。

最困难的是寻找下落不明的其余6名矿工。抢险指挥部根据名单,结合工人的工作性质先推测他们所在位置,分析出可能在突出的煤层里,立即对突出的2121巷道进行清理,把煤层挖开。“因为突出的煤层粒度很细,就像蒸馒头用的面粉,粒度细,大部分是煤粉,清理非常困难。”穆总工程师说。截止到11月11日凌晨3点24分,最后一名矿工遗体找到,用了将近20个小时,“救护人员升井的时候一个个身上和脸上都黑得像非洲人一样”。

穆显碧向记者详细描述了事故原因:掘井队放炮诱导的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事故地点距离井口有1500米,突出的地点是一个临时水仓,有2?3米,现场调查发现在水仓放炮点附近的一个遇难矿工身边放有放炮器,“钥匙已经插在了起炮位置,所以应该是在炮放响的那一刻发生的事故”。放炮诱导瓦斯爆炸,有大量的瓦斯涌出,事故发生时的瓦斯浓度应该是100%,瓦斯逆流涌到附近的巷道里,没有撤离到安全地带的矿工遇到瓦斯就窒息而亡,“这种事故是一瞬间的事情,矿工随即倒地而死,我们下到井里就发现很多矿工都是脸朝上仰面躺着”。

善后工作和群力煤矿

最后的抢险工作显示:2121运输巷有14个矿工遗体;右侧2121联络巷里有1个矿工遗体,正是那个放炮员;21皮带下山有12个;还有3个在2121皮带下山,4人在2121回风巷。
11月11日抢险工作结束后,遇难者家属也陆续赶到现场,并和矿上达成了赔付协议。新华社贵州记者站记者刘文国描述抢险现场的情况,遇难者尸体先在井下进行清洗,经过辨认,换上衣服,并贴上条子写上名字,放到离井口20米左右的地方。有关负责人员和遇难者家属一个个谈判,谈判好的家属去认领遗体。《劳动时报》六盘水记者站站长冉兴平告诉记者,得知大致赔偿情况是21.8万元,由于此前矿上购买了50人的不记名保险,赔偿款主要由中国人寿保险毕节分公司承担。遇难者家属告诉他说,矿工遗体被挖出来后,有关人员逐一对遇难者家属进行安抚,并谈判赔偿标准,一旦谈判好,撕下支票,才把矿工的遗体抬出来。为保持秩序,女家属只能在煤矿的大门口等待,由男家属去认领遗体。这些家属,来到事故现场前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他们在来之前被安排住到县里或者乡里的旅馆时已经被做了一些安抚工作。因此在现场看到的家属不多,并且情绪都比较稳定,“泪早已经流干了”。

事发后被救出来的51名矿工除一人因抢救无效死亡外,有5名矿工现住在纳雍县人民医院的高干病房里,陈佳川和另一名伤势严重的矿工住在六盘水水矿总医院。纳雍县人民医院医务科的龙医生说,10日16点钟,伤势较轻的5名矿工被送到了县人民医院,之前他们在阳长镇卫生院已经做过救治,基本上无大碍。“身上没有发现伤痕,经过X光透视、做心电图等身体检查一切正常,只是他们自我感觉有些头晕头疼。现在已经随时可以出院。”

陈佳川和那名重症伤员经过两天两夜的抢救也终于脱离昏迷状态,张永顺告诉记者:“他们现在都不能说话,暂时失去了记忆,不记得矿难发生时的情况。”张永顺一直在病房里照顾他的老乡,他们都是威宁县玉龙乡新寨村人,才21岁的陈佳川自幼命运不佳,父亲很早去世,母亲是聋哑人,因此又遭遇如此变故的陈佳川无人照顾,只能由其老乡在医院看护。陈佳川于今年2月跟随去年来到群力煤矿打工的张永顺一起在矿上做采煤工人,“这里收入还可以,是计件工资,大概一般的矿工能拿到三四千元,好的工人能挣到六七千元,每月15日照发工资”。现在矿上除了一些复产的工人外,很多工人都选择离开。张永顺决定等陈佳川好一些了,就回家去再找活干。陈佳川的具体赔偿标准还没有人告诉他,医疗费由矿上支付,每天再给300元的生活费。问及矿主的具体情况和煤矿的安全措施如何,这些工人都说不清楚。

据阳长镇最大煤矿企业比德煤矿的王先生介绍,阳长镇处在六盘水和毕节的交界处,是纳雍县的产煤大镇。镇上的大型国有煤矿并不多,大部分都是中小型私矿。此次出事的群力煤矿就属于乡镇煤矿,其实就是镇政府支持的私人煤矿,中型规模,两个班,一个班人数在100人左右。在当地投资办矿的人,当地人只占了不到1/3,大部分都来自江浙一带。

群力煤矿的矿主,工人隐约记得是毕节地区织金县人。纳雍县的煤大部分属于低硫、无烟煤,质量上乘,但相比北方地区的煤矿,断层很多,瓦斯量比较大。“这次事故的发生地点就正好在断层边缘,是开采中最危险的地方。由于当地地质情况复杂,采煤时候突然出现断层也是常事,所以大型国有矿一般会保持检测和预警,一旦发现瓦斯含量过大,就会打钻、放排瓦斯。”但据王先生介绍,瓦斯放排的时间通常比较长,像这样的瓦斯突出,会排放两三个月才能生产。所以,对于大多数中小型私矿来说,是不会舍得花这么长时间去停产放排。“群力煤矿六证齐全,虽然年设计产量是30万吨,但照现在的规模,一个班每天的最高产量也就是在800吨左右,并没有超产。”

穆显碧介绍说:“这个片区地质情况复杂,断层多,煤层松散,有煤与瓦斯突出的危险。这相对来说是属于自然灾害,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和瓦斯爆炸不一样,瓦斯爆炸必须有火源。但是煤矿本身安全也存在问题,按煤与瓦斯突出矿井要求,必须有瓦斯抽放系统,压风自救系统,但是我没有看到这个矿井有。” (本文矿工名字为化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