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一个被拟真化的角色:许三多,简单主义

2007-11-20 12:45 2007年第44期
这个电视剧讨论了关于人生存法则的本质问题——比如最单纯的人排除杂质才最有能量,爱人才能爱自己,任何事物都有因果,集体主义优于个人锦标主义等等。但重要的是编导者对许三多简单主义的理解。导演康洪雷说,他的初衷是要表现,人应该抛弃技巧而以真诚的本质生存

电视剧《士兵突击》所构造的那个小环境具有某种实验室的功效,军队这样一个相对封闭、极端、绝对的处境正适合实验室所要求的环境状态,也因为它的封闭、绝对,因而困境和结局都相对纯粹,所以更具寓言性质。寓言才具普遍适用的能量,也许正因为《士兵突击》的寓言性质,把许三多当做一个现实人而非一个电视剧角色来对待已经成了一种不可回避的社会倾向。从它的轮番热播而广泛地被拉入现实对应各自的生活环境,似乎让普遍的生存焦虑在其中得到了抚慰,可以看出它被拟真化的程度之深。一个电视剧中的角色能被如此程度的拟真化,因此也就具有了社会心理意义上的真实性。

《士兵突击》的编剧兰小龙说,他在这部戏中要表现的是一个人怎样才能变得更自由,于是才有了许三多与成才这两个同时入伍、同乡士兵的对比。一个极端聪明的能者,一个反应迟钝、笨拙的傻人。这两个士兵在一个竞技严酷的军队环境中,博弈答案表面看是简单的,但事实却是许三多最终如鱼得水,成才反要经历比许三多严酷得多的打击。兰小龙通过情节刻意化,刻意要叙述的是许三多的自由——相对成才清晰着不断追求的阶段目标,许三多只笨拙地面对眼前的困境。相对成才值得炫耀的技巧,许三多只一遍遍不厌其烦重复着单调的动作。兰小龙超越了关于意志力的描述,刻意强调这种单调重复,带来的是潜能超负荷发挥的结果。被冷落的草原五班是一个深刻的隐喻——成才设计的表面准确的目标,走向的却是它的反面。他与许三多在草原五班,如同丑小鸭与天鹅,完全调换了一个位置。

表面看,这只是一个不需惊讶的龟兔赛跑故事——成才设计的目标太实际,聪明反被聪明误,在聪明中损耗了自己的能量。许三多则在不懈努力下,刺激了潜能,为生存压力积聚了爆发力。如果只停留在这个层面,在能量对比上,许三多只通过省略达到了简单主义。但《士兵突击》中,围绕这两个人,另加围绕他们的众多人物,还有更重要的情感解读。

每一个人,都不能脱离他人而生存,情感总是个人与他人联系的纽带。许三多与成才对他人的理解截然不同——一个依竞争法则,适者生存,我生存是他人淘汰的基础,以此理解他人,必须自我中心,他人只为巩固自我的工具。另一个逆竞争法则,我生本我存,他人才有我,由此我在他人保护中,成就他人才有自我。对他人的不同理解,构成不同的爱人、为人态度,成才当然要被人人抛弃,只剩孤家寡人的能量,必须从中心退场。许三多当然收获人人爱我,变成人人投入的能量场,得人心而自然成为中心。

以自己为目标还是以他人为目标?成才在竞争意识中以自己为目标,他人人人是目标要超越的对象。许三多以他人为目标,或者根本不以他人为目标,要超越的就只是单纯的自己。这个电视剧所带来的影响力,在它讨论了关于人生存法则的本质问题——其实问题非常简单,比如最单纯的人排除杂质才最有能量,爱人才能爱自己,任何事物都有因果,集体主义优于个人锦标主义等等。但重要的是编导者对许三多简单主义的理解。导演康洪雷说,他的初衷是要表现,人应该抛弃技巧而以真诚的本质生存。编剧兰小龙说,这样的本质生存才能找到人真正能超越环境飞翔的自由。

本质生存,这是在当前残酷竞争时代中特别值得讨论的简单主义。站在这样简单主义的立场,再来看聪明人与笨人的差异。许三多与成才、袁朗,究竟谁是好兵?袁朗在结尾处对成才说的话是高水平的,他说:“你要走的路会很长,比许三多的路会长很多,碰到的迷惘也要多很多。”这是简单主义更深入一个层面——聪明人的成功比笨人成功更艰难,因为聪明人太过复杂的心智都会变成他成功的羁绊,聪明人比笨人更难超越自身的引力。但聪明人如能战胜自身,总会产生更伟大的能量,最终一定会超越笨人,完成文明的进步。

许三多不可能成为袁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