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比利时会不会分裂?

2007-10-15 14:40 作者:薛巍 2007年第37期
虽然只有29%的比利时人相信10年后世界上还会有一个比利时,但至少从短期来说,比利时仍有几个保持统一的理由。

虽然只有29%的比利时人相信10年后世界上还会有一个比利时,但至少从短期来说,比利时仍有几个保持统一的理由。

《纽约时报》说:“比利时向全世界贡献了奥黛丽·赫本、画家雷尼·马格里特、萨克斯管和炸土豆片。但这个平坦的、只有马里兰州那么大的国家的幕后故事却是一桩糟糕的婚姻的缩影——两个忍受不了对方的民族生活在一起。现在在大选3个多月之后,比利时仍没有成功组建政府,致使很多人警告、甚至预言这个国家即将消失。”
比利时是1830年为阻挡法国的扩张而建立起来的。它一直都是一个战场,从滑铁卢、巴雪戴尔到阿登,曾经的超级大国不断把战争带到这里。现在则是比利时内部发生了冲突。

北方的弗拉芒和南方的瓦隆从没和谐相处过,这个国家被一道看不见的墙给分割开了。在一边,人们看法语电视,读法语报纸,在学校学法语;另一边的人们说和读德语。在弗拉芒用法语问路,几乎没人理你。很多弗拉芒人认为,瓦隆人是懒惰的寄生虫,太笨了以至于学不会德语,瓦隆人则把德语看做农夫的语言。在历史上,说法语的瓦隆人曾经是比利时的精英阶层,其煤炭资源和钢铁工业带动了国家的繁荣,弗拉芒那时仍是农业区,在他们眼里都是土包子。但近年穷富地位发生了逆转。弗拉芒拥有58%的人口,经济因为高科技公司和国际贸易而迅速增长,南方则因为老旧的工厂、高失业率和昂贵的福利政府而日益衰落。

弗拉芒极右党派利益党的领袖菲利普·德温特说:“我们是两个不同的民族,是大国之间人为建立的缓冲地带,除了国王、巧克力和啤酒之外,再没有别的共同之处。该跟比利时说再见了。”

极端分裂主义者希望将比利时沿民族和经济界限一分为二,分成北方说德语的新贵和南方说法语的日渐衰落的瓦隆。由于北约和欧盟的总部都在布鲁塞尔,这场危机的影响不只限于本国,也将怂恿其他欧洲国家的分裂运动。

比利时6月10日举行了4年一度的联邦议会选举,荷语基督教民主党赢得了北部荷语弗拉芒大区31%的选票,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国王阿尔贝二世7月15日要求荷语基督教民主党领袖莱特姆组建新政府。但对于瓦隆人来说他是不可接受的,说他蔑视说法语的人,这个说法有点奇怪,因为他父亲也说法语。但他确实很傲慢,对法语报纸说比利时是“历史的一个事故”,批评国王的德语不够好。他强烈主张弗拉芒高度自治,而瓦隆人希望保持比利时的统一,因为他们需要从弗拉芒得到财政补助,他们的失业率为17%,是弗拉芒的两倍。

比利时只有1040万人口,国会中却有11个政党,另外还有5个根据区域及语系原则成立的区议会。73岁的国王阿尔贝二世尽力加以调停,虽然按照宪法他除了任命总理和签署国会通过的法律之外并无其他权力。他在皇宫召见了多位政治家,连续任命了4位政治领袖负责解决危机,但都失败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比利时仍很平静。它由很多地方政府部门管理着,火车准点行驶,垃圾也有人收,警察维持着秩序。前任政府还在执行既定的政策,需要一个新的政府来通过明年的预算。

比利时这次的危机不同于以往的是,去年12月13日,比利时法语区国营RTBF电视在黄金时段以突发新闻形式报道,北部弗拉芒大区的议会已通过宣布独立,比利时亡国,国王仓促逃到前殖民地非洲刚果。20分钟后,节目主持人才说明,这是一则仿真新闻,要探讨比利时在今年6月大选后可能出现的分裂问题。电视让公众意识到分裂的可能性是真实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