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台领导都出去开会了……”

2007-09-04 12:20 作者:王晓峰 2007年第34期
在我们复盘那次播出经过时,发现它充满了戏剧性,不仅当时舞台上出现的混乱像是一个巧合,

重庆卫视在“第一次心动”节目直播时出了问题被叫停,

在我们复盘那次播出经过时,发现它充满了戏剧性,不仅当时舞台上出现的混乱像是一个巧合,

而在这背后也都充满了各种巧合,但是这次偶然事件,

却是一种必然结果。

重庆卫视的选秀节目“第一次心动”在8月10日直播的时候出了问题,那天观看这个节目的人发现,场面失控,尤其是那个叫代闯的选手,所作所为有点出格,并直接导致评委柯以敏的情绪失控……这个场面人们以前从来没有在电视上见过,就在人们还在疑惑这究竟是一次播出事故还是选手与评委联手的表演时,5天后,广电总局叫停了这个节目。

就在那天“第一次心动”出现失控的同时,重视文华公司的总裁、“第一次心动”总导演翟雪源在重庆某医院的病床上观看这个节目,“我在重庆住院,我是看到了,延迟10分钟,我嗷嗷直叫,我能看到的,都已经发生了。如果我当时在场,不会这样,切了就完了嘛”。

这个节目的负责人周稚舜说:“我觉得,作为一个现场导演,我的几点把控有几道关,我忽略的直接一个原因就是,我做导演的话,我们可能考虑的是屏幕、直播的真实性和现场效果,只要能安全播出,不触雷,不触犯那几点,这些我都很注意地避免了。娱乐节目可能要轻松一些,也是这个想法,可能让我导致了后面的结果。如果我再保守一些,代闯,我就取消他的资格,控制住,不让他站上来,可能所有节目可以按部就班地走,‘第一次心动’就还在安全的播出中。”

但是周稚舜只想到了电视节目不该触犯法律,作为一个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过的人,应该知道做电视还有很多禁忌。他说:“严格讲,重庆卫视给我在电视屏幕呈现的空间是很大的,毕竟它能让我们来独立操作,实际上是个外围团队,而非重庆台本身的制作群,来做一个直播,作为台领导是要担很大风险的。我们的节目,从去年到今年得到重庆台的认可,确实也是看好节目本身和熟练的程度。有人说‘第一次心动’失败了,我觉得没失败,我们直播是安全有效的,没有说我出了安全事故。我们在每一场直播都做了预案,包括垫播片,10分钟的垫播片我是预备好的,就为应付各种突发情况出现。”

但是那场选秀的闹剧还是播出去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周稚舜解释说:“我忽略了对选手的把握,我没有觉得这是不安全,就让他走下去了。当时我是通过耳返不断在控制,让代闯立即结束,我提醒主持人去控制选手,可能主持人也是经验问题,没控制住。然后,柯以敏要哭,我马上让把音频拉下来,但它不是指向型话筒,结果她的哭声还是出来了。这个节目延时10分钟,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如果传到了重庆电视台,领导在那里审,确实有问题,他们会切掉。结果后来因为是硬盘录制,剪不掉,这是一个技术问题,延时没意义了。按央视的做法,延时就是防止出问题,如果有问题,立即剪掉。央视是在台内直播,很好办,我们是要卫星传回去,全部是硬盘录制,他要剪就要把整个硬盘的东西都弄出来,所以就导致了后来所有的问题。”

翟雪源说:“不是这样,这个直播通过卫星再打回地面,重庆再重新开始接收。他说硬盘是广告硬盘,做好了以后是不能动的,但现场是可以切的。我认为这个周稚舜有责任,我为什么发那么大火,他是放任自流了,他政治上不可靠,任由事态发展下去,所以必须炒掉。”

同时,翟雪源也讲了另一个细节问题:“平时台里都有人管控的,但是在这之前,8日那天,我们在一个叫龙水湖的地方弄了40平方公里的土地做影视城,台里主要领导都去那里开会了。电视台就一个小孩在那看着,他没经验,他认为节目需要呢,错就错在这了。这真的是个深刻教训,咱们得承认,我要在现场就切了,宁可黑屏。”谈到这次播出事故,翟雪源一直觉得有些蹊跷:“一年都没出事嘛,怎么这一天,很怪嘛,这个事儿。”

那么,“第一次心动”这个节目是怎么出台的?

翟雪源原来是做市场营销的,很多品牌都是他策划营销的,并且很成功,同时还策划过电影《大腕》和《手机》。目前手下有两家上市公司,而“重视文华”是他最小的一家公司,偏偏却出了事。他说:“跟重庆卫视合作,是想用它的平台,不是选秀。选秀只是一个手段,目的只是做一个中国真正的互动剧。但是做互动剧,我绝对不去找一个很有名的演员,那个找电影公司就可以了,很简单,有钱,找导演,投钱,做房地产的也能做,挖煤的老板也能做,只要有钱,给导演祸害就行了。我想做个噱头,我们营销讲,卖点嘛,要做市场。我跟李台长(重庆卫视李晓峰台长)商量,我搭建个平台,我们通过选秀方式,在全国选六个人,三男三女,我们就给这六个人写个本子,一定要做互动剧。这在美国、韩国很流行了,这个商业模式非常好,而且真正互动起来,收益是非常好的,短信收益、广告收益、赞助收益、收视收益,演员又进了我们的经纪公司,我们的经纪公司又去拍电影、电视剧,他拍完100集已经成了一个明星。”

但是重庆卫视没有像湖南卫视那样的人才和经验,只能从外面招聘人才。这样,当重庆卫视与翟雪源的公司按照51∶49的股份成立“重视文华”后,必须面对重庆卫视电视选秀人才奇缺这个现实。但是翟雪源一向很自信,他可以把任何一个不知名的品牌推向城市并获得成功,也相信能把这个节目做好。于是,翟雪源找到了周稚舜。“他的策划能力很强,但他导演能力不行,我看中的是他的策划能力。我唯一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我嫌管得累,有的活就包给他了,这就麻烦了,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而且最最麻烦的,是我那天住院……”

周稚舜对自己的定位是:“我们是有点像雇佣军,专业雇佣军,主要为电视机构服务。”在接手“第一次心动”之前,周稚舜曾做过“非常6+1”和“梦想中国”,而在这之前,他是央视的新闻记者,跑社会新闻。周稚舜说他从一个社会新闻记者跳到娱乐节目是因为他在做一个新闻报道时挨了处分,而选择娱乐节目,是因为比较安全,“做娱乐我还挺庆幸的,就是说,很安全,就没想到,这次也很不安全了……”周稚舜说。

谈到如何被重庆卫视选中,周稚舜说:“离开‘梦想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基本上都在家待着,跟这个圈子也没什么接触。11月份,有个朋友让我看重庆卫视有一个节目叫‘第一次心动’,去年7月份就启动了,一直到年底,它的影响都不太大,然后他们让我谈谈这个节目存在的问题,给他们支点招。第二天就约我,‘重视文华’的老总翟雪源率领他的高层都来了,在国际俱乐部,我就谈问题,从节目本身的硬伤到包装,谈了之后他们就问愿不愿意我来接手。后来我们就设计了‘IN/OUT’环节,更真人秀一些。我们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如果能把自己生活真实的一面呈现出来,真我能挤压出来,那么你可能就为做演员铺平了道路。基于这样的理念,当时是用8天时间跟他见面、方案交给他,5天后他说非常好,重庆台非常认可,让我跟他们签约,承接‘第一次心动’的直播。5天时间就第一场直播。第一场直播非常仓促,我连走台时间都没有。”不过翟雪源说,让周稚舜接手这个节目,根本没他说得那么短的时间。

IN/OUT环节是这个选秀节目的亮点,也是后来出事的环节,去年,这个环节提升了节目收视率,翟雪源说:“去年确实有几场很感人的,在IN/OUT室里,真的很感人,连我这种人都能掉泪,你说,那节目做到什么程度?但是今年问的这些问题就有些八卦了。”周稚舜很满意IN/OUT环节,他说:“我首先使用了IN/OUT环节,现在要申请这个专利,我都不知道要去哪里申请。”翟雪源说:“IN/OUT和他没关系,应该是刘宏俊(湖南台的策划)、我还有林莹和周稚舜一起参与策划的,是大家一起想出来的。”

翟雪源对周稚舜的失职和过分表现自己感到不满:“他离开‘梦想中国’,就弄得满城风雨。很早以前他就炒这个炒那个,天天在网上炒自己,我就发火了。我开会骂了他几次,我说,周稚舜你再这样下去弄不好连命都没了,因为你惹电视圈人没人理你,你惹大老板,你死定了。‘第一次心动’很多这种负面的东西,基本都是他弄的。他有段时间是策划中心,他兼着老总、总监,不是他搞的谁搞的?他想借着这个品牌来炒他自己,你说遇到不要脸的人,你有什么办法啊?”但是翟雪源并没有动过换掉周稚舜的念头,“当时是考虑节目做一半了,你要换了他就乱了,如果再找个导演,他再出一套方案,他再给你弄,节目就乱了,结果会更惨,所以没敢动他。后来哪知道出这么大事儿啊。但那天的事情完全怪周稚舜也不对,这个得实事求是,一个选手的自发行为导致了问题。柯以敏加上杨二车娜姆,两个人就不该碰到一起……”翟雪源说。

去年,“第一次心动”广告是1670万元,今年是1850万元,那么停播后会给他们带来多少损失呢?翟雪源说:“这个损失现在还没法算,因为真要算损失可能有七八千万元,大损失,短信收入没了。而且现在麻烦在哪里呢?这帮选手的家长,有的是卖房子卖地给孩子投短信的,因为这个节目老百姓说了算嘛。很多人买卡去投票,投票不都是拿冠军、拿亚军的吗?最后你说不算了,不弄了,那钱我找谁要去?家里卖房子、卖车的,给孩子投短信。普通人家庭怎么办?你告诉我,这个损失有多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