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他们为什么如此迷恋大海

2007-08-30 09:57 作者:李三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为什么都如此迷恋大海。我想,除了大海、光线和船只的变化令人赞叹外,还因为我们都来自大海。所以每当我们回到大海,就是回到生命原初的地方。”这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说过的话。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为什么都如此迷恋大海。我想,除了大海、光线和船只的变化令人赞叹外,还因为我们都来自大海。所以每当我们回到大海,就是回到生命原初的地方。”这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说过的话。

今年初,在位于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路易·威登展馆,一个讲述美洲杯以及路易·威登杯传奇故事的展览吸引了很多帆船爱好者,展览的名字叫“风与航行”。摄影师里瑟维斯(Droits Reserves)的作品再现了肯尼迪在1962年美洲杯帆船赛上的情形。6月12日,美洲杯路易·威登挑战赛已经结束,23日,真正的美洲杯挑战赛即将扬帆。

与美洲杯帆船赛相比,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创始人顾拜旦12年后才出生,第一届世界杯足球赛79年后才在乌拉圭开赛,而F1赛事更是一个世纪后才发车。美洲杯帆船赛自1851年开始,迄今32届,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及F1赛车一起,是全球公认的最具影响的四大体育赛事。显然,在“四大”中,美洲杯帆船赛最为古老。

正常情况下,美洲杯比赛船上会有17名船员,但美洲杯帆船赛还有一个所谓“第18个人”的说法,每只帆船都会留出一个位置来,这是专门留给投资人、船主、赞助商或者其他VIP的。

正如约翰·肯尼迪所说,世界顶级富豪、社会名流以及“蓝血”贵族,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大海的痴迷者,也因此被吸引到帆船的桅杆下。摩纳哥国王阿尔伯特二世、甲骨文公司总裁拉里·埃里森、微软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Prada老板帕特里奇奥·伯特利,以及好莱坞明星汤姆·克鲁斯等都是美帆赛的积极参与者。远的不说,在第32届美洲杯赛分站,尤文图斯教练卡佩罗、前F1车王舒马赫、网球名将桑切斯和库尔尼科娃就都曾到场观战,据说桑切斯还曾登船小试身手,库娃也在船队练习课上与船员们共同出海,而舒马赫则登上了著名的“新西兰酋长号”成为第18位成员。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也曾作为新西兰酋长队的“第18个人”在帆船上度过了一个下午,这位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大当家”非常激动,“对于像我这样的非专业船员来说,感觉真是非同寻常”。

除了名门贵族,迷恋大海的还有另一群人,美洲杯帆船赛的每一支参赛船队都有雄厚的财富支持。与其他赛事强调的运动员的个人英雄主义不同,美帆赛更多是以企业实力和合作精神为载体的国家竞争,因此,在比赛现场,在电视转播画面中,人们不大能够看得清船员个人的细微动作,也不一定记得住所有船员的名字,但船身或船帆上赞助商的Logo清晰可见,是船队背后的强大支持和强劲动力。美洲杯帆船赛号称世界上赞助金额最高的体育赛事,早已形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赞助商阵容豪华,路易·威登、甲骨文、宝马、阿尔卡特、阿联酋航空、丰田等各个出手不凡,赞助商也因此成为船队故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瑞士富豪的“阿灵基”

瑞士阿灵基队(Team Alinghi)有两个主赞助商,其中一个是瑞士联合银行,另外,还有6个二级赞助商,2006年,阿灵基帆船队的船员开始代言奔驰新款R级车,奔驰相信会在这笔投资中获得回报。作为上一届美洲杯卫冕冠军,“阿灵基”可支配的资金在1.2亿欧元以上。

阿灵基队的所有者是瑞士年轻富豪厄内斯托·贝塔莱利(Ernesto Bertarelli)。1965年出生在意大利罗马的贝塔莱利国籍是瑞士,目前他在《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位居第37位,拥有47亿美元财富,他是世界第三大生物技术公司的所有者。贝塔莱利同时拥有哈佛大学管理学位和巴普森学院艺术和科学硕士学历,因为酷爱帆船运动,他在帆船赛上的投入出手非常慷慨,在他支持下,洛桑理工学院的科研人员研究建造了“阿灵基”赛船。2003年,贝塔莱利把美洲杯第一次带回欧洲本土。

阿灵基队的船长是曾经获得美洲杯的新西兰人布特沃斯,经理则是德国帆船界最王牌的运动员。阿灵基队实力雄厚,两条帆船,共雇用了36个船员,平均年龄为40岁。瑞士人很有自信把美洲杯留在欧洲。

传奇的“新西兰酋长”

新西兰酋长队(Emirates Team New Zealand),凭借1995年和1999年两届美洲杯得主的号召力,新西兰队赢得了阿联酋航空公司和丰田汽车公司以及西班牙一家大啤酒公司的赞助,800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让这个船队劲头十足。

新西兰酋长队有136年美洲杯比赛经验,有29个船员,平均年龄36岁。这是一支有着传奇故事的船队。1995年,新西兰酋长队戏剧性地以5比0的成绩终结了美国人对美洲杯长达149年(美国只在1983年时被澳大利亚战胜了一回)的占有,他们的传奇因此成为精彩的故事脚本,被写成书籍拍成电影。而其中的关键角色是彼得·布莱克——一位留着风靡那个时代的克尔特式胡子的伟大水手,他改变了船队的公共关系,和企业模式接轨并首推大型赛事中的体育赞助活动,此举把美洲杯带入了一个崭新时代。

两年之后,情势转变。一部分新西兰队的元老转会去了新成立的瑞士阿灵基队。彼得·布莱克于2001年在巴西亚马逊河遭海盗袭击遇害。新西兰酋长队失去了美洲杯!
第32届,是新西兰酋长队卷土重来的一次挑战。作为2007年瓦伦西亚(Valencia)路易·威登杯的胜者,他们已经成为美洲杯的挑战者,6月23日,新西兰酋长队将再度与阿灵基队遭遇。

软件狂人的BMW甲骨文

从早期的洛克菲勒、摩根到卡内基再到CNN的创始人特纳,美国队简直就是一些具有时代精神的大企业家的传承,现在,传到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手中。

软件狂人拉里·埃里森是美国IT行业敢于叫板盖茨的人,他的甲骨文公司为他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和社会地位,2000年他曾是世界上第二富有的人,甚至一度扬言要超过盖茨成为世界首富。埃里森热爱各种冒险刺激的运动,在帆船上投入更是大手笔。生活在硅谷的埃里森把自己的船队注册在旧金山金门帆船俱乐部,他的梦想是将来在旧金山的港口举办美洲杯挑战赛。

在宝马甲骨文队的赞助商名单上,顾名思义,宝马和甲骨文是船队最大的赞助商,此外,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公司德国安联保险被冠以“船队唯一的主赞助商”荣誉,甲骨文老板还把自己的另外一个公司拉进赞助商行列,瑞士著名奢侈钟表制造商吉拉德·佩罗斯(Girard Perregaux)也在其中。这个队伍有1.5亿欧元的可支配资金。

宝马甲骨文队有两条船和37个船员,平均年龄37岁,参加美洲杯的历史为166年,曾经获得过12次美洲杯挑战赛的胜利。

Prada的“月亮神”

1946年,帕特里西欧·博泰利(Patrizio Bertelli)出生在一个意大利律师家庭,1977年他结识了后来的夫人普拉达(Prada)并一同开发了Prada品牌,Prada集团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世界知名的奢侈品王国。在聚集巨大的财富之后,博泰利把金钱投入到他的航海爱好上,美帆赛这项浪漫而刺激的赛事不但满足了博泰利对航海的欲望,同时,还给他的Prada集团带来一定的品牌宣传。

在经历了1999年和2003年挑战赛的失败之后,博泰利在2007年又回到了挑战者的队伍中,这一次,“月亮神号”(Luna Rossa Challenge)争取到了意大利电讯集团等资金雄厚的赞助伙伴。9000万欧元的资金加上37个水手和150年参加美洲杯挑战赛的经验,意大利人希望一个好的结局。其实,至于到底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意大利人可能并不是十分在乎,即使不能进入最后决赛,“月亮神”也会给Prada集团挣到足够的出镜机会。参与这个比赛本身就是一个商业举动,既然名气最大的奢侈品牌路易·威登都拿美洲杯宣传自己,Prada为什么缺席呢?

胜利挑战者的舵手

雨果·施坦贝克(Hugo Stenbeck)是“胜利挑战号”(Victory Challenge)的老板,他是在美国出生的瑞典人,完成学业后进入美国摩根银行,后来建立了自己的公司,现在拥有欧洲通讯公司以及一家报纸和电视网。他对帆船的爱好来自父亲的遗愿,他的父亲是一个狂热的帆船爱好者,在决定参加美洲杯挑战赛的前夕,59岁的扬·施坦贝克不幸突发心脏病去世。出生在纽约长岛的雨果·施坦贝克是所有参加美洲杯挑战赛中最年轻的老板,而且亲自战斗在第一线,他在船上的分工是“舵手”。
施坦贝克有两条船和40个水手,平均年龄只有34岁是“胜利挑战号”这个团队最大的资本,有了红牛运动饮料品牌资助,这个年轻的团队拥有最多的水手,他们的目标显然不是只参加一次比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