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产者的焦虑与渴望

2007-08-22 14:53 2007年第32期
张宛丽所做的调查表明,近10年来,我国中产者的上升空间越来越小。因为,伴随着市场意识的启蒙,原先的权力拥有者也纷纷开始利用手中权力在市场中谋求垄断,追逐利润,这对于中产者来说是一种打击。“有西方学者甚至说,中国的官员开始偏爱市场了。所以,对我国的中产阶层来说,对财富进行合法保障、对竞争提供公平机制,是他们最大的渴望。”张宛丽说。■

上世纪80年代初,周晓虹在南开大学读硕士,系里有个老师中了1万元的奖券,兴奋得当场昏倒,很多老师都说要是有了1万元就不用上班了,“毕竟,当时教授的月工资才100元”。但现在,已是南京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的周晓虹教授坦言,即便是有100万元也不敢辞职,他用了马克思的一句话来解释,“所有的需求都是历史地被满足的。南京的房价每平方米都过万元了,财富只是一个相对概念,并不能给中产者带来实在的安全感”。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张宛丽看来,地位焦虑是中产者所面临的首要问题。这种焦虑来源于三个方面:第一,工业化社会的变迁导致社会职业结构发生变化,新兴产业逐渐取代传统产业,职业门槛提高,但相匹配的职位相对有限,造成了职位资源的稀缺。第二,中产者对自身能力与未来职业前景往往有较高的期待,他们始终有向上流动的欲望,但因为职业的不稳定性,增添了他们的焦虑。第三,我国社会结构不合理,体制内外有别,市场经济受到权力垄断和政策门槛的阻拦,权力庇护的存在增添了中产者的不安全感,这是我国中产者所面临的最大焦虑。

据张宛丽介绍,不同的是,西方中产者的焦虑有一系列保障机制来加以缓释,比如,健全的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险,对私人财产的法律保护,竞争机制的相对公平等等。在美国尤其明显,由于“二战”时动员全国征兵,政府不得不许诺提供好的社会保障,在这个刺激下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迅速完善。但在我国,市场经济算是刚刚起步,各种法制建设与体制保障还没有跟上,自然加重了中产者的焦虑感。

在周晓虹看来,中产者在我国也就是近10年来的产物,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但中产者的“产”实际上是生活资料,并不是生产资料,所以相对来说,他们也比较脆弱。现在,社会上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2008年奥运会是我国经济的一个拐点,奥运会之后会大幅下滑。“一旦这种想法在社会上弥漫,就像是拔河比赛一样,如果双方都用力,或许可以保持一种均衡,即便是一方输掉,也不会很惨。但如果有一方认为自己没有希望赢得比赛,集体撒手,则另一方就会迅速倒掉。”

很多中产者对中国经济的长远预期比较悲观,认为现在是他们最后一搏的难得机会。所以,甘愿把自己掏空,预支未来。在张宛丽看来,“股市是中产者的一个大陷阱,这与中产者的心理特征及现实处境有关系”。他们对财富往往有比较强烈的渴望,期待着自己的财富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升值,以便过上更体面的生活。在很多中产者看来,股市是他们由下向上流动的渠道中相对公平公正的一种。但同时,张宛丽也表示了担忧,“股市有很强的投机性,虽然有个别中产会依靠自己的智商、经验以及运气迅速致富,但从总体上说,在股市中,中产者将是一个被牺牲的人群”。

张宛丽所做的调查表明,近10年来,我国中产者的上升空间越来越小。因为,伴随着市场意识的启蒙,原先的权力拥有者也纷纷开始利用手中权力在市场中谋求垄断,追逐利润,这对于中产者来说是一种打击。“有西方学者甚至说,中国的官员开始偏爱市场了。所以,对我国的中产阶层来说,对财富进行合法保障、对竞争提供公平机制,是他们最大的渴望。”张宛丽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