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院子里的三国游戏

2007-07-31 13:36 作者:马戎戎 2007年第27期
是三国,又是现代;是戏剧,也是游戏。全场下来,载歌载舞,像晚会,像综艺秀,但又都不是。6月25日在南京的新城市广场首演,《三国志·吴》,显然是一次新鲜的观剧体验。

是三国,又是现代;是戏剧,也是游戏。全场下来,载歌载舞,像晚会,像综艺秀,但又都不是。6月25日在南京的新城市广场首演,《三国志·吴》,显然是一次新鲜的观剧体验。

一种开放式戏剧

广场上搭着舞台,演员却就在观众身边;或者说,观众也就是演员:曹操败走华容道,被关羽拦截,那曹操却先不忙着向关羽求饶,反过来问观众:是杀,还是不杀。前排好心的大妈说得声响:不杀。关羽马上做了顺水人情,放了曹操一条生路。回头那边看刘备,且顾不上和孙权、曹操争吵,正忙着和女观众套近乎,头上的帽子金光灿灿,气昂昂地垂着红色璎珞。仔细一瞧又不对,那金色的分明是火锅,红色的原来是辣椒串。古典一点的这时节可能就怒了,怎么能这么糟蹋历史人物,可想想又是对的,那刘备身居蜀中,成都人爱吃火锅嘛。再瞧瞧,三国交战,骑的马却都是小时候做游戏、闹社火用的纸马;那三国的领军人物一出场就亲切地互打招呼,彼此互称“刘小备”、“孙小权”。曹操为拉拢孙权,用的是无线电话,孙权为了躲避,捏着嗓子回答:“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三国志·吴》是韩国导演孙振策的第24部广场戏剧。事实上,广场戏剧是中国人的翻译——“在韩国,我们把这种戏剧形式称为‘马当’。”孙振策说。“马当”的意思是院子,KBS的中文网站将这种形式直接翻译为“院子游戏”。孙振策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韩国开幕式的总导演,1988年汉城奥运会奥运前夜庆祝会的导演。《三国志·吴》,是他第一次将“院子游戏”这种戏剧形式带到中国。对这种形式,孙振策的解释是:“一种开放式戏剧,并不简单地指在广场演出,它更多是指向当下,即我们今天生活的时间与空间。虽然大多取材于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但它不做单纯的历史再现,而是把历史与现代相结合,演员不仅是他所扮演的历史角色,更是与观众直接沟通交流的媒介,让观众获得最大的快乐,同时带领观众以现代眼光反观历史,感受我们所面临的当今世界,探寻人类生存的意义。”

韩国人的三国记忆

《三国志·吴》的前身,是孙振策2004年在韩国首尔文化体育馆上演的《三国志》。但是“韩国的观众来看这部戏,并没有抱着这是个中国故事的想法,他们好像是在看自己国家的历史一样。”孙振策说。

“在中国的第一部广场戏剧,为什么会选择三国故事,是因为它本身看起来好像是中国的一部古典历史作品,但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部东亚的,甚至是世界共有的文学作品。”孙振策认为,三国故事,已经成为韩国人成长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他介绍说,“潘索里”是韩国的传统艺术形式,在韩国,潘索里有5个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其中有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就叫做《赤壁歌》,讲的是三国故事里的赤壁一战。

“在韩国,我们有一句话,‘读三国不及十遍者,不与其论之’。”孙振策说,他告诉记者,关羽庙是首尔的第五号文化财产,每年举行一次祭祀。

连孙振策的名字,都和三国故事牢牢纠缠在一起:“我爸爸叫孙秉吴(字又蜀);我们三兄弟的名字分别是孙振策、孙振权、孙振益。”之所以有这样的名字,全因为孙振策的爷爷是个不折不扣的“三国迷”,“我小时候在乡下长大,7岁以前,还没上学时候,就已经听爷爷讲了许多三国故事”。

说起来,三国故事还是孙振策舞台生涯的起点——上世纪50年代的韩国乡村,没有电视、电影,只有戏曲,戏曲里不少都涉及三国,戏看得多了,孙振策就和小伙伴们自编自演,当时他最喜欢演的人物是关羽和赵子龙。1954年,孙振策在永州国民小学看的是《三国》连环画;1962年读中学时,译成韩文的《三国》是写作范文和必读书目;大学放寒暑假时,收音机里和舞台上,都是三国题材的戏曲和广播连播;外出旅行时,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了大小不一的关帝庙。

在韩国成均馆大学教授李浩栽的考证中,《三国志》传入韩国是在16世纪末。400年来,不同时期的韩国文人在罗贯中原著基础上翻译、改写,出现了30多个版本的《三国志》和1000余种三国研究书籍。孙振策最喜欢的三国故事,是韩国李文烈版的《三国志》。这个版本从1988年出版至今,已经销售了140多万套。此外,他还喜欢看各种以三国为题材的漫画,事实上,《三国志·吴》的很多手法,都受到了漫画影响。

有趣的是,为了在中国上演这部三国戏,孙振策反而做了许多刻意的“中国化”工作。

花了5个月,听了近200张中国民乐CD后,来自韩国的作曲家赵皙衍终于完成了歌舞剧《三国志·吴》的全部音乐。因为在韩国,演出现场使用韩国的传统乐器伽耶琴,演奏家们散坐在场周,颇有古意;舞蹈部分是研究了三国时期的舞蹈动作而编排出来的。但在南京的演出,舞蹈动作里更多以中国舞蹈学校通行的民族舞身法为基础,还增加了拍手等常见的“晚会动作”。此外,由于三国时代,南京曾是东吴都城,为讨好江苏观众,《三国志·吴》将视角改成吴国人,因此删掉了与吴国无关的刘、关、张桃园结义,突出了周瑜、黄盖在赤壁之战中的作用,还添加了孙坚得到玉玺和孙权宣布向南京进发的两出戏。在接下去的巡演中,还将推出《三国志·蜀》和《三国志·魏》。

传统公共狂欢的回归

孙振策并不赞同通行说法——“院子游戏”是孙振策于80年代初创造的戏剧形式。在他看来,“院子游戏”继承了韩国传统的演剧形式,他只是在传统基础上加入了现代手法而进行了再创造。

“提起‘马当’,观众会讲肯定就是韩国传统的那种艺术,在大广场上,敲着鼓去进行演唱。”孙振策说。在80年代初创作第一部“院子游戏”《许生传》之前,从小在庆州乡下长大的他也是这样看待这种传统戏剧形式的。1974年,孙振策进入话剧界时,也和当时所有学习戏剧的年轻人一样,理所当然地将话剧作为戏剧创作的唯一模式。然而就在“做戏”过程中,他的想法逐渐改变了:“我就发现韩国传统戏剧,包括假面具、扇舞、清唱还有玩偶——原来我们传统戏剧界也有这么多遗产,值得好好研究。”

1981年1月1日,孙振策的第一部“院子游戏”《许生传》在韩国上演。这是一部根据同名古典小说改编的戏剧,讲一个穷书生靠贩卖水果和马尾巴,从官员和贵族身上赚钱来周济穷人的故事。其中杂糅了多种戏剧形式,载歌载舞、轻松质朴、诙谐夸张,在演出时不断与观众交流互动,巧妙地讽刺了很多当时的社会现象。结果一个月里,观众高达20万人次,直播《许生传》的电视台接到观众电话、书信,要求重播。

“用喜剧的方式正话反说”,后来成为“院子游戏”的一大特点。军政府独裁的时候,孙振策写过一部戏叫做《水宫歌》,主角是只章鱼,章鱼是滑溜溜的,当时的总统就是光头。他们通过这个章鱼来讽刺当时的总统,而用章鱼属下的一干水族影射当时腐败的官员。奥运会的时候,韩国民间流行赌球,孙振策的戏中就会出现关于赌球的情节;甚至对全球的温室化或者臭氧层空洞这样子的环境问题也进行过讽刺。由于手法巧妙,被讽刺对象尽管心里不爽,却也无法拿他怎样。

从1981年到1986年,孙振策接连推出了《兔子传》、《懦夫传》、《李春风传》、《房子传》、《凤伊金先达》。1986之后,“观看广场剧逐渐成为韩国公众的生活习惯,成了节日的一部分”。一直到现在,每年的1月1日上午,韩国老百姓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机,收看孙振策最新的广场剧在首尔文化体育馆上演。

对于“院子游戏”的成功,孙振策的总结是:“通过这种戏剧很搞笑的方式来揭示社会的矛盾,观众看了以后觉得心里很痛快,平时积压的心理压力,看完这个片子就觉得有人替我抒发了心理郁结的东西,感觉特别的痛快。”在他看来,韩日世界杯、奥运会的开幕式最重要的地方与“院子游戏”的追求是一致的:“取胜之处就在于他和观众之间的疏通,它是一种将演员与观众的疏通扩大到极致化的形式,通过与观众们交流使他们感受到快乐。”

在南京的演出,是孙振策和南京演艺集团合作的结果。在南京演艺集团新世纪演出公司总经理、《三国志·吴》的总策划张小雪看来,“院子游戏”真正值得借鉴的地方,也正在于“和观众之间的沟通”。张小雪认为,这些年,国内的戏剧市场不景气,很大程度是没有深入研究中国观众看戏的传统,而是一味地建剧院。而事实上,在剧场里仪式化地观看戏剧是典型的西方观众的看戏传统,中国文化里最传统的看戏模式正是戏班子巡回演出、观众聚集在广场上观看。张小雪说,他希望,通过盈利模式上的探索,《三国志·吴》最终能做到:“深入到大城小镇,广场、社区、学校、工厂、村庄都可以演,与大众亲密接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