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为什么是张艺谋

2007-07-10 14:11 作者:贾冬婷 2007年第26期
奥运会开幕式刚刚结束了创意阶段,8月份就要入场排练,奥运村附近的开、闭幕式中心的气氛紧张而忙碌。记者通过重重关卡进入其中,而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一切属于2008年开幕式的话题——在2008年8月8日之前,有关开幕式的一切都属保密内容。

“不是他,还能是谁?”对于总导演人选,

奥运会开、闭幕式组成员几乎众口一词。

在他们看来,张艺谋是“给60亿人上中国菜”的最合适人选,

而且上的是“外国人概念里的中国菜”。

由大型庆典到奥运会开幕式

奥运会开幕式刚刚结束了创意阶段,8月份就要入场排练,奥运村附近的开、闭幕式中心的气氛紧张而忙碌。记者通过重重关卡进入其中,而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一切属于2008年开幕式的话题——在2008年8月8日之前,有关开幕式的一切都属保密内容。

开、闭幕式创意方案于2005年7月开始全球招标,收到409件作品,奥组委选出13个方案,再选出5个方案,将其中主力重组为奥运会开、闭幕式的主创人员。表面看,这是一个全民参与的“海选”过程,但进入13强的派格太合环球文化传媒总裁孙健君对记者说,其实他们13家都是奥组委邀请的专业团队,“海选只是个形式,为了增强群众参与感。但开幕式专业性太强了,普通观众能提出上万条意见来,但99.9%都是烂出鱼腥的”。

北京北奥大型文化体育活动有限公司总经理路健康,国家歌舞团副团长陈维亚,执导过洛杉矶、巴塞罗那和悉尼奥运会的瑞克·伯奇组成的团队进入了5强,路健康也成为开幕式的制作总监。虽然路健康将北奥公司的骨干们都转移到开、闭幕式中心来办公,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并不像往届奥运会那样,以公司制运营。路健康对记者说,往届开幕式大多是制作人中心制——比如雅典奥运会,整体包给英国莫顿公司,由制作人负责整体融资、运营,聘请艺术导演负责创意。而我们则是以导演为中心——由政府出钱运作,总导演统领创意团队,制作人只负责“软件”方面的灯光、舞美、音响、道具、服装等。

尽管北奥公司参与了国内近十几年几乎所有重要的大型庆典的策划,但与面向全球的奥运会不可比拟。“以往办一台晚会花费上千万元,最多的一次是澳门的东亚运动会,6000万元。奥运会开幕式,则是以亿为单位。”路健康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4场,“光演员就有三四万人,服装道具上百万件。”

“早在三五年前,省级以上的大型活动就开始往多功能、多媒体、多样化的呈现方式走了。以翻牌、大型团体操为主体的表演,消失了。”孙健君说,“全年几百万元规模、上千万元规模的大型活动超过千次,来自30多个省(市)、2000个城市,上万个企业的各种名目——体育赛事、博览会、城市的庆典、节庆的庆典。庆典数量的增加引发这一行业的蓬勃发展,专业化的公司越来越多。而且,无所不用其极地拼凑、借鉴全球范围内的最先进的大型活动的经验,尤其是国外的高新科技应用,声光电表演、故事、内幕、音乐,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到了‘登峰造极’”。

这是一个盛典的“大片时代”,所有东西都在视觉上造得很大、很炫的观感。孙健君说,他们参与做了两年的“大地飞歌”,制作成本就两三千万元,所谓“漫天焰火、流光溢彩、大腕云集、万众欢腾”,“我们这四句话,也是当地的领导要求的”。路健康说,策划人也想讲述一个单纯的故事,但未必会被接受。“比如有一次在武汉,提交的方案是一个小孩扔出纸鹤,这时飞出几只真鹤,观众们也向场内扔纸鹤。但当地领导不接受,觉得太简单,不够恢弘,结果搭了一座黄鹤楼,飞出200只金鹤。”路健康说,有句半开玩笑的话,大型活动是“乱乱哄哄,圆满成功”。

“圈子里常说,要‘包装大’”。孙健君认为,中国在整体的创意完整性上还有待提高,目前还是拼凑的多,“乱炖”。

“这届开幕式既要照顾国际,又要照顾国内,还要照顾领导。”路健康说,主要是给全世界看的。奥运会开幕式主创之一、张艺谋“铁三角”成员王潮歌说:“中国人再多,你13亿,整个世界60亿呢!就像请客吃饭,你爱吃什么炒什么吗?不是。客人想吃什么你炒什么。客人吃完了特满意,说我今天在你家很愉快,主人就非常高兴。”王潮歌认为要上中国菜,“而且是外国人概念里的中国菜”。

“中国菜”

为准备开幕式的竞标,孙健君把10年来全球最优秀的大型活动都看了一遍,做了结构分析、细节分析、科技分析,分析结果是,我们运用技术手段的能力已经没有任何缺陷了,缺陷是在于如何把中国文化和全球技术达成高度统一。“是图解中国文化——文物展览,还是完全把洋人的东西搬过来——整个弄一个声光电,炫得让你看傻了?这两种都容易做。关键是两者的嫁接非常难做,这存在一个巨大的问号。”

孙健君列了两张表——一张是把中国元素列了一个表,有上万种,是活动的“博物馆”。另外一张表是“洋武器”,高科技的呈现有200多种。但要在这两张表中找交叉,结果剩下的中国元素少之又少。“这里面的选择标准就是两种,一个是符号好看,容易被使用,这是可行性的选择。二是容易被全球感动和感知的文化符号,这就难了。三是怎么把它用时尚的方式呈现,不是宣讲中国文明,而是渲染中国文化,找到情感的共鸣点。”

孙健君认为,难点在于,中国文化在全球范围内是一个陌生的文化,进入全球公共意识中的中国文化元素很少,需要新的东西嫁接。“知道《茉莉花》这个歌的人万分之一。听歌剧能听《图兰多》,把里面的旋律联想成中国的,那可能是千万分之一差不多。中国文化需要解释,进入知识范围后审美被割断了。温家宝总理说,奥运会开幕式‘要让外国人看懂,看明白’。这是一个挑战。”

如果开幕式延续最近几届的“讲故事”模式,用中国故事来串起,可以选择的似乎很多,就像在奥运倒计时两周年时,开幕式顾问之一汤一介列举的:“盘古开天辟地,大禹治水,女娲补天,鹊桥相会……这些故事可以串联在一起,是中国历史非常好的一个画面,如果天上再有一群我们敦煌画的飞天就更美了。”但要考虑到观众的理解,表现的难度,就不好选了。比如瑞克·伯奇指出,“鹊桥相会,应用起来比较困难。鸟巢的结构没有房顶让我们可以在上面飞”。

“国产”开幕式的优势在哪里?路健康认为,不可忽视的是我们的举国体制。拿他负责制作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开幕式来说,“黄河水”从“天”而落时,场地中间由黄色气球组成的黄河水也汹涌澎湃,一会儿又似巨龙摆尾,最后,几十条巨龙缓缓升天而去。古乐声中,雄壮的兵马俑、轻盈的飞天、四大发明等勾勒出秦汉古韵、唐宋遗风。悉尼奥运会的导演瑞克认为“兵马俑”这一场的表演尤其精彩,他说,如果奥运会开幕式采用这个方案,应该是“开幕式的金牌”。美联社也发表评论说,“很难想象2008年奥运会的开、闭幕式能够超过这次。”路健康说,这种整齐划一、气吞山河带来的震撼力是西方人所喜爱的,而我们国内的观众已经产生了审美疲劳。

路健康说,这些“兵马俑”是经过了一年体能训练的士兵,他们10人一班,互相竞争,谁练得好就往前排。这么大的一场演出,3个月就排完了。这让外国同行们很羡慕。而这种团体操式的广场表演,往往被认为是过了时的“人海战术”,其实这一点国外也想搞,但没有我们这种人员和训练条件。

孙健君刚刚去了朝鲜看了《阿里郎》,“太震撼了,2万人翻牌,一上来就翻出1000个图形,喊声震天动地,立刻我想到了中国古代为什么有“闻风丧胆”之说,真是鼓声和呐喊声震破人胆,就有这个气势”。他认为,中国人用团体操做一些元素没问题,中国人看滥了,是因为没什么创新。“真的把《阿里郎》弄到中国来,中国老百姓肯定要看,3000多个女孩一起翻跟头,翻得一样齐,而且做出各种花型来,肯定会鼓掌的。这也是中国特色。”

张艺谋的“奥运系列片”

2006年4月16日,奥组委宣布了由导演组、技术组、顾问组构成的奥运会开、闭幕式主创人员名单,排在第一位的名字最引人注目,总导演——张艺谋。

这是一个没有多少悬念的结果。事实上,自从他1999年受奥组委之邀拍摄申奥宣传片开始,张艺谋执导了每一次奥运会相关的大型活动,可以构成一套“奥运系列片”了。

副导演陈维亚在开会的间隙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认为,张艺谋的优势在于对中国文化独特的表述方式,是“给外国人上中国菜”的最合适人选。他和张艺谋的合作始于1997年的歌剧《图兰朵》,他记得,仆人柳儿自杀的那场戏,原来剧本中是柳儿拔剑自刎而死,很西方的方式,张艺谋给改了——柳儿拔下公主头上的玉簪,向胸口刺去,公主长发散开,暗含了她心灵的崩溃——这是最传统的东方表达。陈维亚匆匆赶回张艺谋召集的会议上去,“开幕式有千万条线,都汇总在他那里”。

“选择张艺谋的一个特别之处在于,他是一个电影导演。前几届奥运会大多选择舞台导演。”孙健君认为,现场演出跟电影还是两回事,但中国舞台剧近两年没有能说服人的强势作品,这一行业里的最高水准和电影行业里的最高水准不对称。张艺谋的例外是做了很多大型演出,比其他的电影导演要好。从1997年歌剧《图兰朵》开始,张艺谋就不单纯是个电影导演了。他又做了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印象刘三姐》等“印象”系列,还有歌剧《秦始皇》。

“铁三角”张艺谋、王潮歌、樊跃就是从《印象刘三姐》开始合作的。王潮歌对记者说,这是一个叫梅帅元的广西策划人发起的,“白天是桂林山水甲天下,晚上也要把山点亮”,梅帅元说,“只需要一个高质量、有品牌的文化载体,就可将传统资源激活”。他找到了最大的“载体”张艺谋。于是,历经5年零5个月,67位中外艺术家参与创作,109次修改演出方案,600多名演职人员参加演出。方圆2平方公里的漓江水域、12座山峰和广袤无际的天穹,共同构成全世界最大的“山水剧场”。“几乎日日演出,每场3000人,最便宜的票也要180块钱,但仍经常出现一票难求的场面。”孙健君说,“张艺谋往那儿一坐,所有记者都跟着去了,他是一个最大的幌子。挂了一个‘张家楼’,省了几千万元的广告费。”樊跃认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要兼顾商业、政治,跟一个政治家也差不多了。张艺谋如果是个品牌,也是资源整合的品牌,不仅是张艺谋,而且是张艺谋+电影+实景+歌剧……奥组委看中的也是他这个整合品牌。”

王潮歌说,做《印象刘三姐》时也遇到“民族性”的问题,翻译成“刘家的第三个姐姐”,没人看懂,也没人在乎是不是真看懂。吸引人的,不是“故事”,而是山水间的“感怀”。樊跃说,这种山水实景演出就是“借力”,借山水,借当地文化,这是中国人的表述方式。另外,还是一种传统表述方式是比喻,比如在做《印象西湖》时,将西湖比作一团水墨,可书写。张艺谋曾说,“印象”系列的很多东西是可以借鉴到奥运会开幕式中的,因为都是大型广场演出。

2000年2月,张艺谋正式接受聘请,拍摄申奥宣传片。张艺谋表示,要通过此片,告诉世人,我们有能力申办和承办奥运会。一向以硬功见长的国际影星成龙,在宣传片里打起了太极拳。2001年,张艺谋的申奥宣传片帮助北京获得成功。2003年初,张艺谋再次接到奥组委的“任务”,他将执导奥运会徽发布仪式和宣传片。会徽发布仪式在天坛祈年殿举行,张艺谋任总导演。他说:“祈年殿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我们要把它跟现代奥林匹克精神相结合,舍弃传统晚会的构思。”

参与者樊跃说,为了做得跟传统晚会“不一样”,他们借鉴了“实景”——祈年殿有四道白玉栏杆,他们又加了一道,成了“五环”,在演出全程,一直有人围绕“五环”不停运动,这里面,有年轻的年老的,快的慢的,甚至有人跌倒有人搀扶,像情景剧一样。张艺谋说,想借此打造“全民参与”的形式,“仅仅有一些艺术家的歌舞表演,是不够的”。

樊跃说,会徽发布会胜在纯粹,元素单一。就像雅典奥运会,一切都围绕两个元素——海洋,雕塑。“张艺谋执导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也是想要尽量单纯,找到整体而系统的表达方式。”

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的8分钟的接旗仪式,是北京奥运会时间的开始,也是张艺谋第一次向全世界观众的奥运表达,但遭到国内的激烈抨击。参与了“中国8分钟”的孙健君说,一开始,中国出的方案特别恢弘,希望“把中国人第一张牌打亮”,结果雅典的导演说,“对不起,你们的奥运会是2008年,2004年是希腊的,你们不能喧宾夺主”。雅典希望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节目,就是要交接旗,有点北京风味,说“北京欢迎你”、“你好”、“再见”,就行了。所以最终出来一个图解式的中国符号杂烩,张艺谋自己也不满意。“这也给了2008年一个再思考的机会。比如如何展现东方女子的魅力,一定要是‘超短旗袍’吗?这是一个简单的嫁接,没有做到位。但是把东方服饰进行时尚化处理,这个努力和意识方向是没错的,肯定不能弄一个古典旗袍走猫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