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长白山火山矿泉的商业化

2007-07-04 10:54 作者:王恺 2007年第25期
从长春至靖宇,至少需要4小时的车程。汽车行驶到靖宇县所属的公路上,立刻让人产生错觉,以为身处森林之中。

从长春至靖宇,至少需要4小时的车程。汽车行驶到靖宇县所属的公路上,立刻让人产生错觉,以为身处森林之中。

在当地人看来,靖宇县的森林和30年前相比,“已经不算林子了”。现在山间的全部是次生林,是飞机播撒和人工种植的结果,那种数人合抱的大红松已经不常见。
长白山西麓的大面积分布的火山矿泉藏身于森林,到2000年还相对处于封闭的原始状态。如今,随着“农夫山泉”等水商的大规模开发,当地的矿泉水开始走上大规模商品化之路。

森林深处的“暖河”

原县委书记纪德平回忆起他成长年代的靖宇县城,“就像个山村”,离开县城几公里,就是密布的原始森林。而靖宇县当下最骄傲的资源之一的矿泉水,在1980年以前,还是只有少部分人知道,他就是其中之一。

上世纪70年代,在山区打猎时他发现了当地人传说中的暖河,也就是常年喷涌的常温的泉眼汇聚成的河流,这些河流在冬天的大雪中,也要流淌出几公里才上冻。“常年9摄氏度的水温,在周围零下30多摄氏度的空气中,热气足有1米多高。”

如今,这些暖河随着森林中大树的砍伐,不再需要冒着迷路的危险就能进入。

农夫山泉的加工厂距杨靖宇当年就义处不到2公里,是在一片原始林中开垦出来的,而加工厂离水源的泉眼又有将近3公里的森林小路。我们穿上厚厚的雨衣,一是为防雨,二是为保暖,森林里的温度比县城低近10摄氏度,盛夏也只有10多摄氏度。

农夫山泉的水源地错草泉属于靖宇县矿泉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前些年农夫山泉的老总钟考察时候,林子里仅有的一户长白山林蛙养殖户也被迁走,所以,现在这里10平方公里内没有人烟。10平方公里之外,则是大大小小的火山头,也是人迹罕至之处,有些火山顶上的玛珥湖比天池还要美,呈现完美的圆形,可是因为没人知道,就完全没有名字。

森林中实际没有路,因为保安每月要去水源地寻查几次,才有了依稀的小路,路上不断碰到被风刮断的白桦树,有碗口粗细。保安说因为这里没人,所以这些树倒后形成了特别有营养的天然蘑菇培养基,树干上长出的各种野生蘑菇也特别多。

更多的是林蛙,这种号称长白山八珍之首的动物在春秋两季上山下山,在这片森林里时常能捡到,“在县城卖到15元1只,在我们这里,就是随便捡的东西”。

1米高的草丛里,蚊子特别多,因为是夏天,看不见暖河水冉冉上升的白气,但还是远远就能听见泉水往上喷涌的声音,这是一处日涌量7000吨的泉眼,农夫山泉的加工厂为了取水方便,在泉眼旁设立了一个不锈钢大搜集口,用多根不锈钢钢管把多股泉水引到一个像深井的取水口中,在外面设立了木头围栏,简朴得像个森林小屋,它也成为这方圆10公里内唯一的人造工程。

“因为平时完全没有人,所以我们只需要半个月巡查一次。”保安说。

打开取水口的盖子,只见清澈无色的泉水不断上涌,在上面又加设了一根钢管,把每日涌出过量的泉水再输送到林中,“水厂根本用不了这么多泉水”。

保安把手中的瓶装农夫山泉水倒掉,从泉眼里打了瓶没经过过滤的泉水给我们,这水终年只有9摄氏度,喝起来有一种清甜之气。“过滤过的泉水除去了微生物和一些矿物质,保质期会比较长,但是口感还是原始的水更好。”

错草沟的泉眼原来被当地村民叫成“九龙泉”,因为共有9个泉眼上涌汇聚,2000年农夫山泉使用其为水源地时,将之命名为“错草泉”,是因为泉眼附近长满了一种像竹子的小草,完全空心,据说能治疗心脏病,当地人叫“错草”。不过陪着我们进入森林的保安说,林子里的珍贵药材太多了,迄今为止,这里还有采参人能挖到近百年的野山参。这种小草,“没人收购”。

农夫山泉介入后的县城

“第一次去靖宇县,你知道我们喝了21瓶啤酒付了多少钱?”农夫山泉的老总钟对2000年他的第一次靖宇考察之行印象深刻,低廉物价的背后是封闭的环境。

钟说他到靖宇县前曾非常犹豫:当地属国家级贫困县,除了水资源之外,毫无优势。当时县城还只有一条水泥路,其余全是泥土路,整个基础设施非常糟糕。不通铁路,去长春要坐5个多小时的车,对运输而言是致命难题。

当时他也正在全国各地寻访水源地的痛苦过程中,走遍了各个省份,都不合适。云贵的水资源丰富,但水质不够一流;有些地区水质好,可是水流量小,不能商业化,“五大连池有优质矿泉水,我们去看过一个气泡泉,可是完全不能使用,因为水流量太小了”。而靖宇县的泉水,几乎是滔滔不绝的河流。

看过后他才觉得,这里的火山矿泉大概是中国最优质的水源地之一了,环境好,没有污染,水量充足——完全适合商业化的需要。投资前他把矿泉水拿到美国去化验,200多项检测结果,无一不达标。而水质的优良,可以通过水厂设备说明:设立在靖宇的水厂,连过滤程序都比农夫山泉在别的水源地的水厂要简单。“不需要过滤钠离子的机器,因为这里的水钠含量低。”

工厂的投资总额达4.7亿元,主要还是水厂的设备,当地对土地、水资源都给了最大的优惠。10多个连成串的车间几乎看不见工人,完全是自动化生产,当时的县委书记纪德平回忆设备安装中的新鲜事:“靖宇人哪里看见过这些机器?”农夫山泉请德国工程师来这里安装机器,结果县城很多人是第一次看见老外,有几百个人去围观;而巨大的、能每小时灌注6万瓶的灌装机从大连港上岸后,从大连到靖宇所有公路上的收费站都拆掉了,不是因为怕乱收费,而是因为机器太大,怕收费站堵塞了通道。

因为按照国家相关条例,矿泉水属于饮料,并不属于日常饮用水,也不能长期饮用,所以农夫山泉不得不对矿泉水进行若干处理,主要生产线还是生产以矿泉水为原料的天然水,“主要是微生物控制和一些过量的金属离子的控制”。

另外还有生产线生产矿泉水,过滤设备不同,“按照国际规定,矿泉水只能用最原始的沙滤”,所以这条生产线几乎属于天然灌装,用蓝色的火箭造型的瓶子,主要供应各大宾馆,价格更贵。按照钟的目标,这是等待矿泉水市场完全打开后再大规模生产的产品。

前期简单过滤外,农夫山泉在靖宇水厂的大批设备属于后期制造设备,例如吹瓶机、灌装机、冷却机和包装机,因为要保证制造过程中减少污染,所以车间采用全自动化,看不见什么人。

资源的垄断性,是钟选择靖宇的另一原因。在靖宇县供其任意挑选的泉眼中,他选中了最上游的错草泉,“水厂竞争的时候我就能说,我拥有的是最上游的泉水,顾客永远相信上游胜过下游的”。所以,尽管后来又有很多厂家在下游办厂,他始终觉得自己已经享有了优先权。

修建铁路是农夫山泉给该县带来的最巨大转变。纪德平说:“当时修铁路遭到普遍怀疑,县政府召开千人大会来研究靖宇是否要修建铁路,大家的说法是,连饭都吃不饱,还修什么铁路?”他还记得,吉林省的铁路设计院专门开会研究,有专家发言,修建铁路的几亿元投资还不如用来搭管道,不就是水吗,安装个巨大的不锈钢管道从长春到靖宇,还用不了几个亿。

最后拍板的是当时的吉林省省长,“当即拍板,那铁路一直修建到农夫山泉的厂房里,就像专用铁路”。纪德平说:那个厂房是“雪原里新出现的庞然大物,也是靖宇县前所未有的建筑”。

整个县城因为矿泉水的商品化而变化,继农夫山泉之后,“康师傅”等大水商都来到靖宇县,希望能在水源地分一杯羹。而最不可思议的变化发生在纪德平身上,从县委书记的职位调任后白山市经济开发区主任后,他居然辞职,到农夫山泉担任副总经理,也算是当地政坛上的一大新闻。

矿泉城的自我制造

森林中究竟有多少泉眼?迄今这还只有模糊答案。上世纪80年代,还是县林业局局长的纪德平酝酿成立矿泉水自然保护区,当时发现和命名了四五十处泉眼,随着考察深入,目前靖宇县的森林中已经发现了100多处涌泉,“这还是不完全统计”。县政府顾问、地质专家李延喜说。

李延喜解释了这些“暖河”——实为火山岩深处涌出的矿泉——的由来,长白山西麓、靖宇县境内有160多处火山喷发点,被称为“龙岗火山群”,也属长白山大断层,断层深处有大量的水源,经过和火山岩的离子交换,饱含各种微量元素,从几千米的深处涌上地面——从地底出来的水既被火山岩过滤,又吸收了岩浆的热量,所以成为恒温的、洁净的矿泉水。

因为断层的缘故,现在涌出的泉水至少是50年前的地面水沉积下去的结果,“所以水量也不受现在的气候影响,永远是那么多”。

但守着水资源,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县城里人喝的却都是地面的水,县城在整个靖宇地势最低,只有500多米高,有很多沼泽湖泊,这些湖泊水里缺乏碘分子,所以这里还是克山病的高发地带,有31%的发病率。60年代开始饮用水改造,当时在北京十三陵水库工作的李延喜回到县城带头打深井,深井水因为含铁量高,使供水管道逐渐生锈堵塞。90年代,“当时已经知道森林里的泉水的好处了。1985年,有个比利时的工厂想来开采森林里的矿泉,做出了水的检测报告,据说这是难得的好矿泉,可以和欧洲阿尔卑斯山的矿泉水相比”。但因为当时矿泉水市场没打开,工厂没有投产。

纪德平说自己当县委书记的时候特别痛苦,最主要原因就是没钱,当时靖宇县的经济增长已经到了绝境。2000年2月,省政府要发展“县域经济”,“没主意的时候,想到了矿泉水”。

当时国内开始“打水战”,争执是天然水好还是纯净水好,纪德平把自己县的矿泉水资料制作成册,光2000年就去了杭州8次,邀请做天然水的农夫山泉来靖宇投资。
与此同时,整个县政府的领导班子开始投入“矿泉水商品化”,用纪德平的话来说,是“炒作”了靖宇的矿泉水。在中矿联的支持下,他们请来了10多名各地专家,检测矿泉水质量,给人们现场观看既不过滤,也不净化的矿泉水如何优质,李延喜说:“20天,就把‘中国长白山靖宇矿泉城’的称号弄到手了。”

之后,他们成立了矿泉自然保护区。当时钟建议说:“我在欧洲考察,知道出产地都有矿泉保护区的规则,矿泉水水源地附近不能有人烟,更不能有工厂。”双方一拍即合,立刻成立了矿泉水自然保护区,这是中国第一个以矿泉水为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

最意想不到的是,说服联合国饮用水委员会非常容易,这个位于新西兰的联合国机构来靖宇考察后,检查了各项指标,毫不犹豫地宣布,长白山的矿泉水全部符合联合国的标准。其实,靖宇县和附近的抚松、辉南都是长白山西麓的高台坡地,都有丰富的矿泉资源,李延喜说:“他们的水源地规模不比我们小,泉眼不比我们少,可是谁有那几块牌子呢?”

这些牌子成为靖宇招商的最好保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