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上海肯德基女童劫持事件

2007-06-25 14:18 作者:陈超 贾冬婷 2007年第22期
“那天拍电影的叔叔去哪儿了?”汪自银试探着问女儿,敏敏立刻把头埋进妈妈的怀里,小声说:“不知道。”过了一会儿,怯生生地说:“死了。”惊魂初定后,汪自银和李文慧夫妇对被绑架的4岁女儿编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这一切不过是在演电影。

“那天拍电影的叔叔去哪儿了?”汪自银试探着问女儿,敏敏立刻把头埋进妈妈的怀里,小声说:“不知道。”过了一会儿,怯生生地说:“死了。”惊魂初定后,汪自银和李文慧夫妇对被绑架的4岁女儿编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这一切不过是在演电影。

肯德基里的飞来横祸

“这是那天歹徒的刀子划伤的。”母亲李文慧心疼地指给记者看,敏敏脖子右侧有一条约10厘米长的伤痕,涂着红药水。这是劫持案件发生后的第三天,记者赶到敏敏家中。乍看敏敏并不害怕陌生人,她胖嘟嘟的小脸,手里攥着一个掌上游戏机,大眼睛一直盯着妈妈。但李文慧明白,这场遭遇给女儿带来的,不仅是这一道浅浅的刀痕。

他们家住在上海市郊的嘉定区,一栋像工棚一样简陋的二层小楼里,住着的都是安徽芜湖的老乡和亲戚。走进房间,仅有一台电视、一张床和一套旧沙发。汪自银和李文慧夫妻从老家来上海已经18年,汪自银从打工仔做起,拉起了自己的一个装修队,经济条件才有一些起色。

提起两天前的绑架,李文慧仍心有余悸。6月6日那天,她带扭伤了脚的敏敏去普陀中心医院复查,检查完,她一手提着开好的中药,一手领着敏敏,去武宁路乘公车回家。下午14点多,母女俩经过武宁路和杨柳青路的路口,敏敏一眼看见了肯德基,嚷着要进去吃蛋挞,李文慧满足了女儿的要求。

武宁路和杨柳青路路口的这家肯德基开在时代购物广场一层的北侧,餐厅北门开在路边,西门则通向商场内,借助商场的人气,肯德基餐厅自然是顾客盈门,特别受孩子们欢迎。肯德基东边,紧挨着长江天音手机中心,与商场大厅贯通,这里也是李文慧上班的地方。时代购物广场内有一个大型超市,还有大量品牌专柜,形成区域商业中心,平日里许多居民推着购物车进出。商场北侧的武宁路是一条横贯普陀区的大道,往西走经由沪宁高速公路,通往市郊的嘉定区,这也是李文慧上班的必经之路:“我对那个肯德基太熟悉了,哪里想到发生这样的事。”

进店后,李文慧买了两个蛋挞,敏敏只吃了一个,把另一个丢在盒子里,径直跑到东南角的儿童游戏区。里边当时没有其他小朋友,敏敏高兴地在儿童滑梯上玩着。这天不用上班,李文慧坐在儿童区入口处守着。午后餐厅里的人不是很多,李文慧身后还有一个年轻的妈妈陪着儿子吃汉堡。

敏敏玩了一会儿,14点半,李文慧正打算叫女儿回家,一个身材矮瘦的男人径直走进儿童区。李文慧心里有点犯嘀咕:儿童区里只有敏敏,这个男人又没孩子,过去干吗?“后来我看到他身上穿的也是深红色的T恤,心想可能是肯德基的维修人员吧。”这时,那个男人手上突然多了一把菜刀,李文慧完全愣在那里,等回过神来,“他已经拿着菜刀勒着我女儿的脖子了”。

漫长的谈判

李文慧吓得差点叫出来,但又怕惊动劫匪,伤到孩子。焦急恐惧中,她声音都变调了:“先生,你要干什么?”问了几遍,男人不理不睬,依然一手勒着敏敏,一手将刀刃抵在敏敏的脖颈上。这时是下午14点40分左右,餐厅内人不多,店员在北侧前台,欢快的背景音乐让其他顾客对这里的紧急情况毫无察觉。李文慧紧张到几乎不能呼吸,与劫匪交涉未果,她想到此时正在隔壁工作的同事,连忙转身从最近的餐厅西门挪进购物广场。这里的店铺彼此连通,李文慧绕进自己工作的手机店,情急下冲着一个三星柜台前的小伙子喊:“三星!三星!”几个同事诧异地围拢过来,“我女儿在肯德基被一个人拿刀劫了!”一群人顿时惊呆了,不过很快冷静下来,有人报警,有人通知肯德基店员,李文慧赶紧给丈夫汪自银打电话,几个同事陪她回到劫匪跟前,纷纷劝说:“你也有小孩,不要这样。”

“求求你,我小孩身体不好,她还在吃药,让我换她吧。”李文慧拿出刚开的中药,苦苦央求。

“试试看!你不要跟我动脑筋,不要动,退后,否则我对不起你。”劫匪说。

“叔叔,我脚疼!”敏敏已经带着哭腔。

“我小孩真的身体不好,你有什么要求跟我讲,要钱要什么都可以。”

“叔叔,你别杀我!我乖,我以后不来了!”孩子哭着乞求。

“我要吃肯德基。”劫匪终于说出一个要求,人们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此时,餐厅里人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一时不知所措。店员连忙准备了一份套餐,劫匪不让人们接近,李文慧亲自放到儿童区入口北侧第一张桌子上,为了把他引出儿童区,又把餐盘挪到远一点的桌子。等她离远一点,劫匪才控制着敏敏走出来,坐下,改成左手持刀,腾出右手吃汉堡。

警察这时从西门和北门同时进入现场,谈判专家和警察缓缓靠近他,并疏散店内人群,劫匪感到自己腹背受敌,把敏敏揽在怀里,喊着“别过来!”返回儿童区,躲在红色滑梯的后边,倚着墙坐下,菜刀始终架在敏敏的脖子上,孩子吓得不敢大声哭。为防止惊动劫匪,李文慧和同事被警方劝离现场,退出来的时候,李文慧听到女儿哀求最后离开的一位同事:“阿姨,你不要走!”

快15点时,汪自银接到妻子的电话,穿着背心就和自己的叔叔冲出去,15点15分赶到了现场。“那里围了好多人,我以为一般警戒线都是黄色的,那天对着太阳,看着像白色,我心里一下子就懵了,心想这下完了,哭着从警戒线那里一下蹦过去,要冲进去看我女儿。”

警察立即把汪自银拦下来,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被带到餐厅西门,距劫匪的位置有六七米的样子。看到劫匪勒着女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汪自银脑子一片空白。警察问他是否认识劫匪,他看了足有1分钟,才回过神来说:“不认识。”警察让他待在原地,等待警方处理。可他心急如焚,等了半天,双方仍在僵持,他生怕劫匪使劲太大,女儿有什么不测,随着时间的推移情绪又激动起来,“我要救我女儿!”公安人员只好将他送到地下室,心神不宁的他就在地下室中踱来踱去,一直等了4个小时。

汪自银赶到现场的同时,为防止围观的人群对劫匪的情绪造成负面影响,警方将北侧的玻璃墙用纸板封住。外围警戒线最初只有五六米,而围观人群越来越多,警戒线不断扩大,杨柳青路甚至禁止机动车通过,到下午17点以后,这里已经水泄不通,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人群和武宁路上不能动弹的汽车。各种传言都开始传播:“小孩的母亲是这个人的老板,他是来要工钱的。”“他身上有三颗手榴弹。”

店内的气氛似乎凝固了。谈判专家穿上绿色工作服,自称是店长,与劫匪交涉,“你要什么东西吗?饿不饿?需要钱吗?”劫匪对这些试探根本不予理睬,一旦谈判专家接近,他就大喝,“退后!”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狙击:只有一次机会

另一方面,狙击工作也开始酝酿,特警在研究餐厅的示意图:这家餐厅用餐区呈“L”形状,北侧和西侧是狭长的用餐区,前台正对着北门,西门通向商场内部,一进去是儿童游戏区,此时劫匪和小女孩就在儿童游戏区滑梯的后边。针对店内地形,第一套方案开始实施。下午16点,三个盆景和两束鲜花被送进餐厅北门,作为狙击手的掩体,摆在劫匪北侧,位于餐厅“L”形的拐角处。一名女刑警换上绿色的肯德基工作服,埋伏在盆景后,同事为她挑选手枪,“92式还是64式?”“64吧,小一点。”接过枪,别在腰上,利用掩护,缓缓接近,但劫匪背靠着两面墙,儿童游戏区北边还有一道有机玻璃,隔在狙击手和劫匪之间,狙击必须靠近劫匪,风险较大,几次意图接近都不成功。

另一套与此呼应的方案也逐渐成熟:狙击位置移到了西门口,儿童区的出口恰好在西侧,这里劫匪虽然被滑梯挡住,可一旦抓住他移动的瞬间,击中的概率更高。但是,又面临制作掩体的难题。

下午17点,劫匪突然提出要一辆车,对警方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他要上车,就肯定会移动位置,我们就有了强攻营救的机会”。一位现场民警向当地媒体介绍。但是红色的出租车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劫匪没有丝毫上车的意思,只好按原来的狙击方案继续实施。

17点多,新的掩体成功设计出来,十几个电视机大小的纸箱子组成了一道墙,拦在了餐厅的西侧门口,箱子上有瓶盖大小的窟窿,西门外就是商场,此时商场的灯光被关闭,警察就在黑暗中观察着劫匪,寻觅狙击的最佳时机。特警二支队的小何和小顾担任狙击手,两人是老搭档,小顾曾是海地维和部队的成员,小何在去年的上海特警射击比武中名列第一。他们每人端着一把微型冲锋枪,每人只发一颗子弹。“这意味着,只有一次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狙击手必须接受这种强烈的心理暗示。

晚上20点以后,劫匪的情绪开始恶化,狙击的命令随时可能下达,两人进入箱子后的射击位置,平行位于西门外。小何担任第一狙击手,穿着白色上衣,呈站立射击姿势;小顾穿着黑色的防弹背心,位于小何的左侧,采用跪姿射击姿势。谈判专家开始频频从西门进出,两名警察趴在门两侧,在门尚未关闭的瞬间,用手将门抵住,右侧门敞开了,狙击的又一大阻碍被突破。透过纸箱的窟窿和滑梯空隙,小何只能看到劫匪四分之一的脸,敏敏的头就在劫匪的下颌前。

随着时间推移,劫匪愈发不安,身体活动开始剧烈。21点20分左右,狙击命令下达:“选择合适时机,击毙歹徒。”又经过14分钟的等待、寻觅时机,就在劫匪露出面部的刹那,“嘭”的枪声响起,子弹正中眉心。距匪徒最近的是三名埋伏好的普陀区特警队员,小魏第一个冲上去,抱起敏敏迅速冲上了门口的救护车。女孩此时精疲力竭,仍然不停地说:“叔叔,别杀我!”此时,距离敏敏被劫持已经过去了7个小时。

未知的心理影响

值得庆幸的是,敏敏身体无恙。她被解救10分钟后,劫匪的尸体被抬上了另一辆救护车,经查明,劫匪名叫童建生,上海人,今年45岁,住在嘉定区雪松苑小区,父母去世,未婚独居,没有固定工作,居然有4次犯罪前科。2005年6月,因与邻居发生冲突而试图纵火,被判一年有期徒刑。今年“五一”期间,他晚上在街头被联防队员盘问,用刀刺伤联防队员而被拘留15天。街坊们也反映他“性格古怪”。而汪自银和李文慧一家与他素不相识,此前警方称其为疑似精神病患者,但并没有他任何精神病史的记录,他的死亡,使这次劫持事件成了一个永远的谜。

汪自银一脸困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办?谁来赔?”但最让他们担心的,还是对女儿的心理影响,他们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那天妈妈带你去肯德基,那时在拍电影呢。那个叔叔拿的刀是假的。”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儿童心理学专家徐光兴教授说:“很多症状会慢慢反映出来。孩子的心理比较脆弱,在人质事件中,孩子刚被劫持时,会因暴力和冲击感,对现实产生错误的认识,会认为‘我吃肯德基的东西,他才会杀我’,于是说出‘叔叔别杀我,下次我再也不来了’这样的话。冲击感过后,长时间的劫持会造成人质心理疲惫,逐步产生恐怖心理,时间越长,恐惧感越强,而且这还是一个4岁的孩子。”

现在敏敏一离开妈妈就哭闹,“昨天我要出去办事的时候,敏敏就不让我走,说,‘妈妈别走,外边有坏人’”。李文慧担忧地对记者说:“她的脾气越来越不好,有时照镜子的时候,就用手掌像刀子一样架在脖子上,有时还一个人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