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无锡水危机,太湖蓝藻的攻击

2007-06-18 12:37 作者:朱文轶 2007年第21期
4月初,孔繁翔就注意到太湖上开始蠢蠢欲动的蓝藻了。他所在的太湖湖泊生态系统研究站从2000年初开始观察梅梁湾蓝藻水华形成的全过程,这个观测机构在太湖上拥有32个监测点,每个月都要逐一采样。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接近这种蓝绿色的“怪物”。

“蓝藻是场灾害。”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孔繁翔很肯定地说。没有多少人跟科学家一样意识到蓝藻的威胁。人们充满信任地把自己托付给输水管道、自来水厂,他们认为这些层层设卡的工业防线完全值得信赖,可以将污染置之门外。直到5月29日,蓝藻轻易地越过了它们,以最直观的方式侵入了无锡人的生活,整个城市陷入水质型缺水的困境。人们发现再想赶走它并不容易。

蓝藻的入侵路线

4月初,孔繁翔就注意到太湖上开始蠢蠢欲动的蓝藻了。他所在的太湖湖泊生态系统研究站从2000年初开始观察梅梁湾蓝藻水华形成的全过程,这个观测机构在太湖上拥有32个监测点,每个月都要逐一采样。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接近这种蓝绿色的“怪物”。

孔繁翔这样称呼它们。这种个头很小的水生生物,像一串游荡在太湖上的漫不经心的幽灵。它们很容易“长大”,风向湖岸吹的地方,死去的蓝藻就一层一层叠起来,形成一条10多公里长、5厘米厚的水华,最厚的地方甚至达到10到20厘米。“用手摸上去感觉就跟糨糊一样,鱼钩都放不下去。”蓝藻繁殖的过程大量消耗水中的溶解氧,造成湖内其他生物的死亡,它们则成为这个系统内的领主。

一些研究者刚开始也把也把它看做是蓝藻“例行公事的造访”。疯狂扩散的蓝藻并没有使人们感到焦虑。往年正常情况下,它顶多影响一下太湖的景观,不会带来什么骚乱。雨季一来,这些小生物会被大量的雨水冲刷稀释,人们渐渐会淡忘它,直到第二年的来临。还有一些农民把它们捞起来当肥料,亲切地称之为“海油”。

今年蓝藻暴发比以往提前了。在人们看来,太湖像一个“螃蟹”,“螃蟹肚”的广阔水域风大浪急,自净能力强,“螃蟹爪”——那些凹槽水湾地带,流动性差,处于死角,是蓝藻的繁殖地,但现在“连太湖中心的水质也已经坏到足够提供蓝藻生长的养分了。”孔繁翔说。不到5月,浓度惊人的“蓝色怪物”就可能遍布太湖。

科学家们不得不承认,一旦已经形成灾害,人类的干预看起来会无济于事。“你根本阻挡不了它的势头。”孔繁翔说,他看见一些部门组织人力,一人拿一把粪勺坐着船在湖中间捞蓝藻,完全捞不过来。“整个太湖2000多平方公里,任何一个地方和角落都可能生长,你捞光了一处,会有其他地方的漂过来。”几年前,也是在人们毫无办法的时候,台风“麦莎”带来的雨水,让太湖摆脱了困境。

孔繁翔观察到,“它们最开始出现在梅梁湾的最北面,鼋头渚那里,越来越大,并缓慢向南移动”。今年的蓝藻危机的确让他们忧心忡忡。沿着梅梁湾的东侧湖滨从北向南,分布着从太湖取水的12家自来水厂中的4家:青龙口、小湾里……这些取水口对四处游荡的蓝藻毫无设防。

取水口的“抵抗”

蓝藻不像洪水、地震这些显著的灾害,人们无法确定它的量,没有一种测量单位,因此没人知道它的严重性。它像一个随时招募散兵游勇的游击队伍,在广阔的太湖上随意漂浮。它让人防不胜防。只是一些随机的因素,比如风向、流速,或者一个偶然的波浪,它就钻进了分散于湖边的自来水厂取水口里,并在那儿淤积起来。这种古老的藻类原核生物开始攻击生活在这个水域周边的人们了。

“曾经太湖边的芦苇荡帮助人们对付过蓝藻的麻烦。”无锡市滨湖区水利农机局工程师李筱群说,以前太湖平原地带沿岸滩涂,是芦苇林带形成的湿地。“芦苇林分成三个层次,第一层次,直接接触湖水,约有200米纵深、全是喜水的棉芦;第二层,为中间层,为棉芦、杂芦混合层,约有150米;第三层为杂芦,约在150米;最后是一条横河,将芦苇荡与农田隔开。”“被风吹到岸边的蓝藻,被带进了芦苇丛中,湖水退去,污物和蓝藻被盘根错节的芦根草丛留住,成为肥料,芦苇等植物长势更好、密度更大。”这个湿地生态现在被防洪堤坊和自来水厂的取水设施取代。

5月初,无锡的主要官员组织相关专家开了一个紧急碰头会。太湖是饮水源,使用硫酸铜这种最有效的化学方法无法被采用。人们希望在蓝藻可能进入取水口之前,把它拦住。

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的专家建议,在鼋头渚至大箕山一线,采用固体浮子式橡胶围油栏,将梅梁湖主要景观湖区与外太湖隔离,减少外来的湖面蓝藻漂进该湖区,并根据风向开启和关闭围栏。

对于一个巨大的水体,防护栏的作用微乎其微,孔繁翔说,一个浪就能把蓝藻打过去,它在围栏里继续繁殖,因为围栏的阻挡,反而没法再漂出来。

治理玄武湖蓝藻曾使用过的生物办法——引入鲢鱼也未奏效。该方法只对蓝藻发生面积不是很大而且便于控制的情况有用,5月初的太湖蓝藻已经足够庞大了。“当藻已经占据生态系统的上峰时,生态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其他生物连生存的机会都没有。”上海水产大学专家何培民说,一些鱼投进去,很快被蓝藻分泌的大量毒素毒死了。一些鲢鱼能够生存一段时间,但它们不愿意吃藻壁比较厚的蓝藻,根本无法清除。用鱼治理,还有更严重的后遗症,鱼排泄的粪便很可能会残留在蓝藻上,即使它们能把所有藻类消灭,同时也成为蓝藻的传播工具,它们四处游动,给蓝藻提供了更大的生存空间。

5月中旬,蓝藻几乎完全占据了梅梁湖的水面。它们看起来一根一根排列,这在水体富养化的术语里面叫做“风纹状”,是蓝藻严重暴发的形状。

孔繁翔说,这时候连专家也只能心存侥幸,希望流动的蓝藻绕过取水口,“危机就能最小化”。但这并没有发生。

蓝藻轻易地突破了人们的防线。5月20日,它堵塞了第一个水厂的取水口,无锡方面决定暂时关闭这个水厂。但接着第二个水厂被污染,连处于湖东原本并不在蓝藻流向上、相对安全的南泉水厂和溪东水厂也无法幸免。人们几乎束手无策了。
“没有备用水源了”
5月29日,全城的人都开始议论发出严重异味的自来水。江南大学的蔡玲傍晚去学校商业街的超市买水果,看见学校的男生手里提着大桶大桶的水出来。她打开宿舍水龙头,便闻到刺鼻的腥味。“洗过的手,那臭味完全覆盖了洗手液的香味。”她说。

第二天,情况看上去更严重。食堂的饭菜里充斥着自来水的臭味,超市里大桶的纯净水脱销,她们打车去无锡市中心家乐福超市,发现所有的矿泉水货架上都空了,“货架上还挂着‘每人限购2瓶’的黄色标牌。”蔡玲说。

没人想到无锡有一天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缺水。这个地方得天独厚。不到全国国土面积0.4%的太湖流域创造着大约占全国1/7的国民生产总值,人们热火朝天地生活,永远像流传的古老歌谣里咏唱的那样令人向往。

蓝藻并不是第一次给太湖带来麻烦。“1990年死亡的蓝藻堵住自来水厂进水口的事发生过一次。”上海交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日本国立环境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孔海南回忆说,那是蓝藻首次严重暴发,当时太湖完全没有水的形象了,全是白色的泡沫,以及黑色、灰色的堆积物,太湖周围包括苏州、无锡有3个星期左右自来水厂是停工,3周没有生产自来水,老百姓没有水喝,需要以自来水为生产原料或者使用自来水的工厂都停产。“5年后,太湖又出现一次同样规模的藻类暴发,那年饮用水源躲过了,没有被污染到,但太湖通长江望虞河的闸门,被1米多厚的水体沉着物堵住了,闸门不能正常起吊。”

孔繁翔从1978年开始研究太湖的富养化问题,他说,“1990年太湖水质的营养过剩还只是局部水域,那一次危机更有偶然性,而到前年,太湖的富养化基本上已经全湖分布了,像今年这样规模的蓝藻袭击以后会变得更频繁”。

孔繁翔说,1990年,人们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当时整个江南地区到处都是深水井,尽管工厂停产,但居民的生活没有受到太大影响。2年前,因为苏州等地出现的严重地面下沉,江南地区所有的深水井都被勒令封闭了。人们失去了备用水源。“针对一个环境问题的解决之道,给另一个环境问题设了绊脚石。”孔认为,一旦生态系统紊乱,许多问题就相互牵制,矛盾重重,“太湖的问题显然不是‘就湖治湖’了”。

自来水厂陷入了被动。“行之有效的工业生产线,有一系列对付不洁水源的办法,消毒,去除污染,而蓝藻从来就不属于现成工序针对的污染源之列。”孔繁翔说,自来水厂拿它完全没办法。他们慌乱中加入除臭剂和除藻剂一类净化和吸附物质,试图抹去蓝藻的痕迹,这给自来水厂增加了极大的成本,但却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死亡蓝藻浓厚的腐败气味完全无法消除,反而在供应到用户那里的自来水里增加了两种化学药剂的味道,这让水闻起来气味更重。

专家们估计,此次水污染持续的时间将可能超过5个月,尽管“引长济太”会使局面有所改观,但整个用水高峰季节的夏季仍可能受到水污染的影响。

“大闸蟹”的诱惑

太湖是平原水网区的大型浅水湖泊,河网调蓄量大,水位比较稳定,被认为是国内最肥的淡水湖。渔民们无法抵挡这种诱惑。

几乎绝迹的水草原来是藻类生物的“遏制剂”,却成为这种诱惑下的牺牲品。太湖多年禁止捕鱼,太湖周边的渔民随后转向围湖发展淡水鱼养殖业,他们发现,后者利润更大。中国水科院淡水渔业研究所研究员严小妹认为,现在东太湖网围养殖的很多人都不是专业渔民,而是通过各种渠道围湖赚钱的人,“他们甚至不养鱼,而是搞圈湖运动,倒卖水面”。

这种无序的局面一度使航道两侧水面都被围网养殖户大面积圈占,密密麻麻的竹竿和鱼网遍布湖面。从江苏省太湖渔业管理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来看,目前太湖围网养殖面积实际上约为20多万亩,超出规定允许养殖面积的好几倍。国务院批复的太湖水污染防治“十五”计划中,太湖围网养殖面积规定为1.5万亩。在圈湖运动的推波助澜下,2000年,最后实际上增加了1万亩围网轮养面积。很大一部分养殖指标给了市场上畅销的大闸蟹。

李筱群介绍,渔政部门核准的面积是80亩,一个养蟹户通常会超标养殖30亩。而即使根据规定,核准的80亩,他们每年每亩需要交资源增值费70元,超标的30亩尽管要处以3倍罚款,但按照这两年当地螃蟹的市价是每公斤120元,100多亩的螃蟹产量超过3000公斤,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当地还有一些养殖户要求扩大围网养蟹面积。这加剧了太湖水质的恶化。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