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农业的足迹

2007-06-18 12:42 作者:袁越 2007年第20期
“足迹”(Footprint)这个词最近很热门。在环保领域,“足迹”指某种东西对地球环境的影响。比如“碳足迹”,就是指某人或者某工厂的二氧化碳净排放量。作为最主要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是全球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

提起“转基因”,估计大部分人都持否定态度。以绿色和平为首的国际环保组织不遗余力地在中国宣传转基因的风险,使这3个字和“核辐射”或“原子能”并列。那么,转基因到底是有害还是有益?转基因农作物是否会对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为了澄清这个问题,英国“环境释放顾问委员会”(ACRE)于今年5月3日向英国政府递交了一份报告,从农业革命的角度对转基因技术的优劣进行分析,并建议英国和其他欧盟国家改变对转基因农作物的管理方式,重新审视农业足迹对环境的影响。

“足迹”(Footprint)这个词最近很热门。在环保领域,“足迹”指某种东西对地球环境的影响。比如“碳足迹”,就是指某人或者某工厂的二氧化碳净排放量。作为最主要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是全球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

从某种意义讲,农业是人类在地球上留下的最大的“足迹”。农业就是人类对大自然的“改良”。农业这只大脚所到之处,森林变成了农田,湿地变成了牧场,野花野草被斩尽杀绝,野生动物被迫远走他乡。可是,没有农业,人类就不可能有现在的繁荣。

虽然农产品本质上都属“人造”物种,但经过多年种植,这些农作物已经和大自然达成了一种新的平衡。20世纪开始的科学进步打破了这一平衡。化肥、杀虫剂和除草剂等新技术的出现,在短时间内对大自然进行了又一轮新“改良”,其后果已经凸显。

进入21世纪,又一场新的农业技术革命,首当其冲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转基因,其次是能源作物的大面积种植。所谓“能源作物”(Energy Crop)指的是能用来代替石油和煤炭等化石能源,为人类提供新能源的农作物。这些农业革新都需要进行严格的环境影响试验,才可能被允许大面积实施。

欧洲对农业新技术的审查比北美要严格得多,因为北美的农田和居民区都是完全分隔开的,欧洲正相反。2001年,欧盟通过了一部转基因法规,规定所有转基因农作物必须经过严格、长期的危害性测试,才能大面积推广。第二年,在政府资助下,英国开始了为期4年的“农场规模评估试验”(FSE),对4种转了抗除草剂基因的农作物进行大规模田间试验。2005年该试验告一段落,专家们得出结论说,转了抗除草剂基因的玉米对环境没有不良影响,转基因甜菜以及冬季播种和夏季播种的两种转基因油菜对田间杂草的生长都有负面影响,进而会破坏农田鸟类等高等动植物的多样性。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挑选一批专家成立了“环境释放顾问委员会”(ACRE),ACRE委托下属的一个子机构对那次“农场规模评估试验”的结果进行了分析研究,并于2005年3月完成了一份调查报告,提交给该领域的相关人士,让他们提意见。经过一年修改,这份报告终于定型,并于今年5月3日正式提交给了英国政府。

管理农业足迹

作为一个中立的智囊机构,ACRE聘请了一大批相关领域的顶尖专家,从更高角度对那次“农场规模评估试验”的结果进行仔细的分析研究。专家们得出结论,转基因技术只是未来农业所面临的一个小问题而已,即将到来的农业革命必须面对更广泛的挑战。由专家们撰写的这份报告讨论的就是这些来自不同领域的新挑战。

这份报告的题目叫:《管理农业足迹:针对新农业体系的风险和利益建立一个比较性评估标准》。冗长的标题包含了3个关键词,是ACRE想要特别提请英国政府关注的3个重大问题:

1.风险和利益。ACRE认为,欧盟自2001年开始实行的针对转基因农作物的评估标准只强调了对风险性的评估,忽略了转基因将会带来的好处。就拿已经了解得比较透彻的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说,这种作物将会改变除草剂的种类以及喷洒方式,减少农民的工作量和接触有毒除草剂的机会。再比如,抗虫害转基因作物可以降低杀虫剂的使用,减少杀虫剂生产,从而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等等。

2.比较性评估。按照欧盟法律规定,要想评价转基因农作物是否会对环境造成影响,只需比较一下转基因作物和对应的传统(非转基因)作物就行了。但这次“农场规模评估试验”表明,转基因作物和传统农作物之间的区别远不如公众想象得那样大。事实上,即使不种转基因作物,而只是换一种作物,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就足以和转基因作物相比。ACRE建议欧盟修改相关政策,取消对转基因技术的“特殊待遇”,对所有新引进的物种一视同仁。

3.新农业体系。能够对环境产生影响的绝对不只是转基因这一项,还有很多新技术能够带来很多预料不到的结果。比如引进外来农作物,改春天播种为秋天播种,用青储饲料代替割草等等。要想减少农业足迹对环境带来的副作用,绝不能把眼光只盯在转基因上,而应该全盘考虑,对每项新技术都进行严格的科学评估。

ACRE还建议,今后引进任何一种农业新技术,一定要从科学的角度进行评估。这包括同时考虑风险和利益;注重证据(而不是道听途说的理论);将新技术和老技术进行对比;不迷信传统技术;鼓励农业技术革新等等。

煽情是一剂苦药

5月3日,也就是该报告上交英国政府的当天,ACRE在英国“科学传媒中心”(SMC)的帮助下在伦敦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这份报告的起草委员会主席、英国埃塞克斯(Essex)大学环境与社会学教授朱尔斯·普莱蒂(Jules Pretty),以及ACRE的主席、也是“农场规模评估试验”的负责人克里斯·波拉克(Chris Pollock)教授出席了招待会。《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应邀出席了这次会议。

波拉克教授开门见山地指出,自古以来没有任何一项农业新技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必须从正反两面看待新技术。如果过分迷信传统技术,不分青红皂白拒绝新技术,农业就无法革新。“这次大规模田间试验表明,对周边环境影响最小和最大的都是传统农作物,比如,对生物多样性支持最好的农作物是油菜,支持最差的是玉米。”他特意强调,“这一点和是否是转基因无关。”

普莱蒂教授接着说:“随着人口增长,以及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农业正面临巨大挑战。可是,农业革命的步伐明显落后于时代,不足以应付这一挑战。我们应该抛弃偏见,打破常规,对新技术进行就事论事的论证研究。”

二位教授一致认为,因为全球气候变化,以及化石能源的枯竭,能源作物的大规模种植已经不可避免。同时,利用农作物生产有机化学材料(以前这些材料大都来自石油,比如塑料)也是未来农业所面临的不可避免的挑战。这些农业革新几乎不可能离开转基因技术的支持,因此必须改变观念,对这项新技术进行深入而公正的研究。

由于绿色和平等环保非政府组织的不懈努力,国内公众对待转基因普遍持怀疑态度。《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就这个问题征求两位专家意见,波拉克教授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从一本40多年前出版的书谈起:“有一本很经典的书,叫做《寂静的春天》,1962年出版的,作者是美国人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这本书的出版标志着世界范围内环保运动的开始。作者在这本书中指出,滴滴涕(DDT)是造成某些鸟类大规模死亡的罪魁祸首。可是,如果你仔细调查一下关于这个问题的所有证据,就会发现,滴滴涕等化学药品在鸟类死亡这件事上扮演了非常非常小的角色。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农业技术的革新,尤其是改割草为青储饲料。青储饲料技术的大规模运用剥夺了鸟类食物,这才是造成农田鸟类数量减少的最主要原因。这个论据从来没有在媒体上披露过,因此公众对农业现状的了解都是错误的。我所要做的就是把事实告诉公众,引导公众从科学的角度看待这些问题。”

普莱蒂教授补充说:“在英国进行的研究表明,虽然农田鸟类的数量在下降,但生活在森林里的鸟却没有变化。其实两者都接触了化学农药,但森林鸟的食物没有减少。滴滴涕在很多时候是非常有用的,尤其在发展中国家,比如非洲,滴滴涕几乎是唯一廉价而又有效的驱蚊剂。科学地使用滴滴涕将会大规模减少疟疾的发病率,这一优点是生活在发达国家的人很难体会到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