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用后视镜看世界的前“车王”

2007-06-04 15:27 作者:李三
克劳斯·路德维希(Klaus Ludwig)是德国赛车界的元老级人物,他是刚退役的F1车手舒马赫的偶像,上世纪80年代末他几乎成为舒马赫的经纪人,至今,他仍然是参加场次、获胜场次以及积分最高的赛车手。路德维希把赛车飙得太快了,他说他习惯用后视镜看世界。

克劳斯·路德维希(Klaus Ludwig)是德国赛车界的元老级人物,他是刚退役的F1车手舒马赫的偶像,上世纪80年代末他几乎成为舒马赫的经纪人,至今,他仍然是参加场次、获胜场次以及积分最高的赛车手。路德维希把赛车飙得太快了,他说他习惯用后视镜看世界。

路德维希是一个为速度而生并享受速度的人。他1949年出生,在F1车王舒马赫还在学习开卡丁车的时候,他就已经取得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冠军。他现在依然保持着房车比赛的最高积分,在他50岁时候,竟然还拿下了德国纽博格赛道(N rburgring)24小时比赛的冠军。

他的眼睛很特别,餐桌上10个欧洲人,眼睛最亮、目光最锋利的一定是他。他在德国可算是一位大名人,“车王”是他曾经的另一个名字,后来因为他的小老乡舒马赫赢得了7次F1总冠军,“车王”头衔才最终易主。好在他50岁的时候还赢得过24小时比赛,路德维希因此有了一个很体面的绰号——赛车活化石。

路德维希很喜欢镜头,经常在电视台当嘉宾主持,他告诉本刊记者说:“其实当节目主持人也是当记者,我最讨厌那些什么都不懂的节目制作人,说起来是管理者,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赛车运动,不懂就算了吧,不是请了我了吗?不行,他们还老是要搅和干涉我的事情。后来我彻底放弃了电视这个行当。”查阅了一些报道才知道,路德维希在主持节目的时候经常说错厂商的名字,另外他还喜欢奚落他原来的雇主。

Willow Springs Raceway赛道位于洛杉矶北部大约90英里,赛道长2.5英里,对外收费开放,会员年费是7.5万美元,各种比赛都可以进行。我们到达的时候,赛道的一部分正在举行摩托车比赛,另一部分被AMG租用。“在我看来,今天在赛道上开车的人有些简直就是糟践AMG车,我预计不超过3个人知道这样的车如何开。”路德维希奚落人的习惯一直没改,在速度面前,他有这种资格。

三联生活周刊:您现在已经退役了,您一共参加了多少场比赛?哪些比赛最难忘?

路德维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参加了多少场次比赛,官方统计数据大概是1000场,我赢得了120场次比赛的胜利,其中,代表不同车队三次获得法国勒芒24小时比赛的胜利,应该算是不错的成绩吧。那时我还年轻,享受了赛车运动带来的所有激情、荣誉、财富等等。你问我哪一场比赛最难忘?应该是1989年,我50岁的时候获得的纽博格24小时比赛是真正难忘的比赛,一个50岁的人跟一帮和我儿子一般大的年轻人比赛,经过24小时的比拼,我获得了最后的胜利,那真叫刺激,我的男人荣誉感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三联生活周刊:您多次赢得德国场地赛冠军,那是一个怎样的比赛?

路德维希:我更习惯用DTM这个概念,这是一个更接近日常用车的比赛,比赛在封闭场地进行。如果说赛车和一般意义的家用轿车有什么不同,仅仅是因为这些轿车经过改装性能更接近运动跑车。我曾经驾驶的AMG其实就是现在奔驰公司开发的CL65经过多年换代开发的。目前DTM是欧洲最疯狂的一项运动轿车比赛,一共有20辆车参加,在运动豪华跑车技术领先的品牌中奔驰AMG和奥迪是两个绝对主角。以前宝马也曾经参加这个比赛,但后来宝马把主要精力放到F1上面。

说实在的,DTM参加的品牌的确是少了一些,DTM也试图邀请其他品牌来参加这个赛事,例如日本的两家品牌有很大的兴趣,但DTM对赛车的要求很高,日本的几个公司因为没有制造出适合DTM的赛车,因此无法来参赛。

三联生活周刊:与F1比较,DTM这个赛事技术含金量到底有多少?

路德维希:没有太多的可比性,F1与DTM是两个不同的赛事。F1是汽车动力和技术极限的比赛,赛车是敞篷的,或者说是完全开放的,车手暴露在外面,因此F1车手在承受巨大离心力的同时还要承受心理方面的压力。DTM是房车比赛,对轿车的动力性能同样有很高的要求,这点与F1有相同地方。但相比F1,最大的不同在于DTM的车手是在车的里面驾驶赛车,风险系数要高得多。

对厂家来说,在这样的赛车上得到的数据可以更快和更直接嫁接到豪华运动轿车上。另外,从市场的角度看,DTM也是除了F1以外最成功的一个赛事,每站比赛都座无虚席,最卖座的霍根海姆站比赛,观众每年都超过10万,在同一个地点举办的F1也只能达到这个数字。所有的DTM比赛都有现场直播,DTM除主要在德国举办以外,赛事也推广到了荷兰、意大利、英国和西班牙,这个赛事的赞助商也越来越多。

三联生活周刊:赛车也被称为挑战速度极限的运动,甚至一些优秀的车手把生命献给了赛车,您如何看待?

路德维希:赛车的确是挑战速度极限的比赛,但是真正能理解赛车运动真谛的车手是非常少的,真正的王者是永远能控制比赛过程和赛车的大师。我本人参加过1000多场比赛,除了几次有限的赛车本身故障外,我从来没有制造过车祸。我对赛车的理解是,车是一个玩具,真正的车手要学会如何把玩,车手是赛车的主人,再快再豪华马力再大的车也是为人服务的。实际上,赛车跟马术运动有相像的地方,熟悉赛车、知道车的秉性就像马术运动中要了解马匹一样,一旦车手失去了对车的控制,就很难重新找回自信。当然,人的能力大小是有区别的,能力差一些的人可以从比较小的容易驯服的马匹开始练习马术,开车也是同样的道理。在赛车场上,大男子主义是最要不得的,但是男人的天生弱点是狂妄自大。

三联生活周刊:很多车手在速度达到极限时有狭窄通道的感觉,您有过同样的感觉吗?成为像您这样王牌的车手要具备哪些条件?

路德维希:我明白您的意思,速度越快视野就越狭窄。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同时我也不认为会有这样的感觉。真正理解赛车的车手总是有最宽阔的视野,要不然,他根本不可能超越别的车手。赢得120场比赛,需要的唯一条件是天赋,只有绝对的天才才能赢得100场以上的胜利。在我看来,舒马赫和塞纳就是这样的车手。在比赛中,真正的车王实际上也是脑力、体力和心理上最强大的真正杀手,没有这样的杀手本色,天赋再高的车手也只能被别的车超越。

三联生活周刊:舒马赫在中国家喻户晓,您跟他熟悉吗?

路德维希:我第一次获得赛车冠军的时候,舒马赫还小呢,从年龄上讲,我可以是舒马赫的爸爸。在舒马赫还开卡丁车的时候,他还索要过我的签名。因为都是从事赛车运动,我们经常见面,他现在也退役了。舒马赫是一个真正的车手,是我见到过的最强大的杀手型的天才车手,这一点在他成名之前我就已经有感觉。1988~1989年时,我曾经认真考虑过是否要成为他的经纪人,但后来因为我更喜欢参加比赛,就放弃了这个机会。当然在德国会有很多人这样吹嘘自己,我对此的回答是:问问舒马赫本人怎么说吧,男人!德国男人!

三联生活周刊:您今天是否会下场地?您如何评价AMG这几款车?

路德维希:您真的希望我带您飙一圈吗?等您采访结束后,我带您开一圈。在我看来,今天在赛道上开车的人有些简直就是糟践AMG车,我预计不超过3个人知道这样的车如何开,AMG的DIN是来自赛车运动,这款车只有在极限时候才能体现出真正的价值。用120公里的速度进弯,然后加速到160公里,然后把方向盘松开,车子依然笔直前行,什么叫操控性能还需要用专业技术术语来描述吗?很多发动机工程师一辈子也不知道如何控制轿车,但是他们喜欢给别人上课,特别是德国工程师,我唯一尊重他们的是,德国制造的发动机很少让我失望。

(注:在采访结束后,本刊记者搭乘路德维希先生驾驶的AMG车在赛道上飙了一圈,路德维希出发的时候,另外的试车组差不多已经完成了一半距离,当我们完成4/5的距离时,发现那一组竟在我们后面,等我们结束一整圈卸下头盔的时候,早前开始的那一组才刚看见终点线。在狂飙过程中,路德维希先生不断指着仪表盘上的速度,并真的在轿车达到最高速度时候,双手离开了方向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