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4·14”河北邯郸农行金库特大盗窃案

2007-05-21 13:40 作者:李翊 2007年第16期
这是两个无论成长环境、家庭背景、工作经历还是志趣爱好都极为相似的人。

4月14日,河北农业银行邯郸分行的金库管库员任晓峰与马向景携巨款出逃,对于农行邯郸分行来说,这无异于引爆了一颗定时炸弹。在不到一年内,这两名“家境优裕”的银行“模范工作人员”、“点钞高手”多次监守自盗,截止14日出逃时共盗走现金5100万元,其目的主要用于买体育彩票。银行在此案中显示的漏洞已远非案发两天后才报案那么简单。面对记者的采访,参与侦破此案的一位刑警说,“这案子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从点钞高手到彩迷

这是两个无论成长环境、家庭背景、工作经历还是志趣爱好都极为相似的人。

任晓峰从小在距邯郸县城80公里的大名县长大。据任晓峰姨夫高先生介绍,任晓峰的父亲曾是大名县体委主任,母亲是一名教师,如今两人均已退休。读完高中,任晓峰的父亲通过关系把他弄进邯郸农行,并把任晓峰户口迁到了姨父高先生处。任晓峰的妻子也在农行工作,婚后生有一对龙凤胎。

在清同治年间修建的以东、西、南、北四大城门作为进出唯一通道的大名古城寻访位于东街的任家并不复杂。站在胡同尽头体委破旧的操场边,任家的老邻居说,任晓峰的父母大约10多年前就搬离了此处,去了邯郸,体委旁边的老房子已经卖给了外来人家。任晓峰家兄弟姐妹4人,除排行第四的任晓峰在邯郸市工作,他的大哥和两个姐姐都在大名,有稳定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大哥还是大名县政府的一名干部。任晓峰出事后,在任家老大掌控下,任家的所有直系亲属都以固执的沉默作为应对外界的统一口径。

在邯郸市里,任晓峰一家属富裕家庭。“房子买的是农行的,位于开发区附近的滏东路,由于是早年的福利分房,放款要价很低。父母退休后,两人的退休金也有几千块。任晓峰夫妇的收入在系统内也是偏高的。”

与任晓峰类似,马向景同样出生于古邺城临漳县一个干部家庭,家境宽裕。马家的邻居透露,马向景的父亲从一名乡镇干部做到了县统计局副局长,德高望重。马向景在家排行老大,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弟弟在县里一家行政单位工作。马向景和在中学当教师的妻子结婚后,在南关村另盖了幢独门独院的房子单独居住。马向景妻子的同事说,马家夫妇一个月至少有近4000元收入,在出租车起步价2元、不用10块钱就能跑遍的小县城,算是上层家庭了。

马向景的好友、曾同在县农行工作的梁剑锋说,马向景曾在青海格尔木当武警,1993年从部队转业回来安排进了县农行,先是做管理现金的出纳,2004年负责押钞和保卫工作,从没出过差错。2006年邯郸市行组织员工技术大赛,县农行去了包括马向景在内的3人,只有马向景因为点钞快直接被市行留用。在梁剑锋记忆里,马向景“为人不赖,大度,朴素,讲义气,没什么爱好,也就好跟人吃吃饭,喝点酒”。

就在案发前一天,马向景还陪妻子去看望刚出院的老母亲,14日上午在县城上学的11岁儿子考完英语竞赛,马向景在县城叫了辆的士,把孩子送上车后自己就回市区了,离开县城的时间已近中午。而就在当天下午,任晓峰、马向景二人驾驶一辆灰色三星八座面包车潜逃。

在被抓捕后,江苏省连云港市公安局新普分局刑警大队一中队指导员马丙勇说,4月19日,在任晓峰被带进审讯室时,随即向警官提出口渴想喝水的要求,并给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结束了8小时的审讯,任晓峰将被带往河北。此时河北警方正拿着械具等待交换,由于给他换的脚镣比较紧,任晓峰一边看着脚镣一边对警察说,“这个比刚刚那个脚镣紧多了,我戴着有点疼,能不能给我换个宽松一点的”。也许是说话声音太小,河北警方开始并没有听见他说话。任晓峰又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河北的民警听了之后,马上调整了脚镣的大小,这一次任晓峰的脚舒服了很多,他说:“嗯,松多了,好走路。”

高先生说,虽然与侄子一家来往不多,但一直觉得侄子是那种老实,内向,工作努力的人。“他多次参加河北省农行举办的点钞大赛,并获得过河北省农行系统内点钞大赛的冠军,连任晓峰的领导都认为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河北省农行还经特批,将仅有的几个转正指标中的一个给了他。”同事们在案发前也都觉得他是个性情随和的好人,也正是这份信任,让他成为两名掌管金库钥匙的管库员之一,而且担任组长。

“看起来老实憨厚。”也是任晓峰给率先将他擒获的干警——连云港市公安局新普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孙勇的深刻印象。孙勇说,从4月18日晚上22点多钟,分局指挥部在极美苑小区安排了60多人的警力,分成几个组在不同位置设伏。他所在小组负责小区1号楼3、4单元,由于考虑到金库有枪,任晓峰有没有带枪是个未知数,组里的每个警察都带了枪。

然而,抓捕过程出人意料地顺利。19日早上9点多钟,孔劲东和李文拉开嫌疑人所住房间的窗户,向里观察,穿便衣的孙勇则从正面进入4单元。在从西向东第三个车库门前,孙勇停了下来,“防盗门是任晓峰新换过的,很高级。因为这个房间一晚上都没有亮灯,我们并不确定人是否在里面。所以我贴着门想听听里面的动静。这时,门把手在转动,门突然打开,我们打了个照面”。虽然楼道内光线很暗,但孙勇说,“我一看就知道是任晓峰,比照片上看着成熟,长了胡子,显得很憔悴”。趁着任晓峰发愣的瞬间,孙勇立即上前,用胳膊一把勒住他的脖子。“我问他,‘你干什么的?’他说不干什么,我就拽着他往外拖,他基本上没怎么反抗。我将他拖出楼道后,骑在他身上,问他:‘你是不是任晓峰?’他说是,还一再嚷嚷‘我配合,我配合,我一定好好配合’。”孙勇说,他问过任晓峰开门时的感觉,任的回答是,“我一开门看到你就知道是个警察”。

但是有20年警龄、负责突审工作的马丙勇看法却有些特别,“他看着很老实,实际城府比较深,智商并不低。从买彩票到案发,他没跟任何人提起过此事,预谋得相当深”。“从银行拿钱到逃跑,所有预谋策划都是以任晓峰为主,马向景主要负责协助他从银行金库拿钱,拿出来后钱的保管和使用都由任晓峰掌握,甚至买彩票的号码编排也是他负责。”

无论是任晓峰还是马向景的家人、朋友,都矢口否认两人有买彩票的爱好。任晓峰的表妹说,在家里连一张买过彩票的凭证都没有见过。然而,据马丙勇的讲述,任晓峰在去年就因为受同事影响,迷上了彩票,开始是几张几张地买,老是中不了奖,就加大了投入,逐渐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彩票迷。

去年底,任晓峰在两名同事、前任金库管理员的怂恿下,第一次和他们一道,拿了金库20万元去买彩票,他总共用了12万元。那一次,任晓峰中了10万元,最后倒贴了2万元把账做平。“考虑到合伙人太多容易出事,他在今年3月初,对同样热衷于彩票的金库保管员马向景说,去拿点金库的钱买彩票碰碰运气,中了奖再把账做平,谁也查不出来。”在邻居、朋友口中“就是借10个胆子给他也不敢”的马向景当即同意了。随后他们从金库拿了5万元,结果买彩票只中了2万多元,一人一半均分后,谁都没把钱给补回去。

任晓峰买的是体彩3D玩法,每次固定投153注固定号码。由于那段时间没人中大奖,彩池积累资金非常高,这给了任晓峰不断下注的信心。他们又从金库拿了5万元,结果全赔了,因为怕查账被查出来,一心想着买彩票“把本扳回来”,他们就不断从金库拿钱,累计拿了20多次,3000多万元。

马丙勇说:“其间马向景因为害怕曾跟任晓峰谈过一次,任晓峰回答说,到了这个程度,只有走下去了。”到今年4月12日,任晓峰也有点害怕了,对马向景说,这次多弄点,投2000多万元一定能中。4月14日,两人一共拿了1800万元,当天花了1410万元钱去买彩票,结果又是血本无归。任晓峰和马向景彻底失望了,“又害怕又绝望”,当晚任晓峰约马向景在邯郸中心医院门口见面,给了马向景60万元,自己带了330万元,分开出逃。

在马丙勇看来,任晓峰相当细心,预先设计好了逃跑计划,可以说是考虑一步走一步的。

“早在12日,他就利用给妻子妹妹办小灵通和帮同事办驾照的机会拿到了两人的身份证,同时又在邯郸以‘步卫新’为名办了个假身份证。从邯郸开着面包车出逃时,他选择的道路是没有摄像头的。考虑到现金太多,带着累,他在山东德州的工行分两次存了110万元。之所以没多存,是担心引起银行注意。舍弃面包车后,他用妻妹的身份证买了辆新的捷达车,后扔在德州宾馆。他去了青岛,然后直接打车去了日照,想着连云港离海近,就来了这里。到连云港后,他直接打的去了4S店花20.55万元买了辆广本,钱就放在后备箱。在极美苑小区租了个车库后,他第二天去了离市区很远的墟沟镇租了个房子并交付定金。这一路上,他曾买了3个手机号码,但是一个也没有用。他说,知道警察会追踪电话,所以连一个电话都没给家里打。”

即便如此,每到一地满大街的警察依然让任晓峰如惊弓之鸟。“他从16日到连云港到19日被抓,只吃了三顿饭,半碗拉面,半根火腿肠,一个面包。18日晚上看了中央电视台马向景在京被抓的新闻,他‘一夜没睡’,想通过一切办法回到邯郸先与家人见个面,再去自首。”

马丙勇说,整个突审过程中,任晓峰交代问题没有任何隐瞒,眼神很迷茫。一般人到案后想到家人,想到后果都会痛哭流涕,而任晓峰显得十分麻木,基本不提到家里人,对妻子和孩子显得并不关心,可只要一提到彩票,就眼神放光。“从警20多年,常见的嫌疑人犯罪后会有畏罪心理,目的能回归原因。而任晓峰很特别,他似乎并不考虑是否会判极刑,心里并不害怕,常说的话是‘没想过这么多,也不考虑后果’。他看起来不是个很讲究生活情调的人,衣着简朴,被抓时候上身穿一件卡灰色夹克,里面有件白色圆领衫,下面是一条休闲裤,脚上穿着拖鞋,都不是名牌。我问他,如果你真中了大奖将来有什么打算呢?他说,就想中大奖,没什么打算。”马丙勇的感觉是,任晓峰买彩票就是好玩,寻求刺激,“就像赌博,吸毒一样,对一个事物迷恋到上瘾的程度了”。

失控的银行和彩票

在警方看来,如此没有技术含量却盗窃金额如此巨大的案件之所以会出现,“至少从一个方面显示了银行金库管理的漏洞以及彩票销售监管的缺失”。

据办理案件的武警司机透露,14日下午,与市农业银行金库关联的邯郸市报警中心发现报警,工作人员打电话到农业银行,银行方面告知没事。相隔不久,报警再次响起,打电话过去催问,又是答复没事。临漳县农业银行的一位出纳在接受采访时说,14日就听到内部在传这个事,“当时说拿了3000多万元跑了,一开始我还不信。到了16日,看到报纸上出了消息,我才确信”。

一名银行系统内部人士指出,根据银行金库管理制度相关规定要求,金库必须坚持查库制度,按照查库内容进行检查。中心库管辖行的出纳负责人(中心库主任)每旬对中心库和分金库查库不少于一次,分管行长每月对中心库和分金库查库不少于一次。上级行要对下级行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查库,采用出纳部门逐级检查,越级抽查,分管行长督促查库,检查查库记录,抽查的方式。

具体到农行,据临漳县农业银行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县农行以前也有金库,去年省行规定,取消县级金库,“集中押运”到市行,由中心库统一管理。他指着县农行院子一楼三个小气窗的位置说:“那是以前的金库,墙有60厘米厚,用钢筋混凝土浇灌。按照农行金库管理规定,两名管库员各有一把钥匙,每天24小时值班,进出金库至少有3道门,每道门都必须由两名管库员同时带齐钥匙才能开启,制约这两名管库员的是金库门口的监控探头。每拿一次钱按规定要登记,行长、主任、任一主管领导随时都可以‘验库’,有时一天验3次,间隔天数最长不能超过10天。”这名工作人员也承认,市行如果按照这些制度实施,金库现金不可能被盗。

银行的漏洞并不仅于此。马丙勇说,4月14日,任晓峰拿了1800万元,通过银行后门出去,在被保安拦住检查时,他谎称是银行的一个存款大户要取钱,这样方便点。他还抱怨钱太多不好拿,让保安帮忙到街上买了3个化纤袋用来装钱。

邯郸市体彩中心同样被卷入这一案件之中。据悉,涉及任晓峰案的彩票投注点共有4个,一共5位业主。其中开在人民路的投注点的老板毕某已被警方控制,毕是邯郸市体育运动学校的散打教练,和犯罪嫌疑人任晓峰是同乡——都是大名县人。这一投注点属毕和同事刘某所开,刘目前也已被警方控制。马丙勇说,任晓峰专门开了个买体彩的账户,大笔从金库盗取的现金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源源不断汇往这个账户。“人家(卖彩票的)也有过怀疑,任晓峰就说是一个做煤炭生意的老板委托自己买的,从而打消了别人的疑虑。”

而与此相关的一个背景材料不得不提:今年4月仅半个月时间,邯郸市体彩的销售额一下子猛增到了4000多万元,是往年一个月销售额的4倍。从年初到案发前半年不到的时间,邯郸市体彩销售总额已经过亿元。4月15日,河北省体彩中心还向邯郸市体育局发来贺电,祝贺该市体彩销售过亿元,凭此,该市还获得河北省体彩销售的冠军。而去年全年邯郸市体彩的销售额也才1.5亿元。

但是,邯郸市体彩中心并未觉察到这种异常以及可能带来这种异常的原因。“当时是惊喜。”邯郸市体育局助理调研员、负责协调邯郸市体彩中心财务工作的李智学在接受某媒体记者采访时说,“大家都很高兴”。之所以会惊喜,根据我国体育彩票的相关规定,邯郸市体彩中心的人事、财务、组织都直接归省体彩中心管理,该市体育局在体彩销售业务上只有配合、协调的职责。体彩销售后,款项全部上交中央财政,然后按比例下拨给省、市两级,用于地方体育事业发展需要。而依据相关规定,河北省体彩中心会将该市体彩销售额中的35%返回给邯郸市,用作该市的体育公益事业——销售额越高,返回就越多。而据邯郸一家彩票销售点人员介绍,投注点的利润也主要来自于销售额的返点,也即销售得越多赚的也就越多,一般而言,依据彩票的票种不同,投注点老板会拿到销售额5%~7%的利润。因此,不少投注点都喜欢大额的投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